楚厉沐云槿的目录全文手机版阅读

admin
18883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13日16:47:56 评论 12 views

楚厉沐云槿的小说目录更新好了,这本小说叫做《绝世风华冷王妃》,是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古言小说,又名《狂妃嫁到冷王请躺好》,作者是元熙。沐云槿穿越后,本就想随便打击下庶妹的势力,顺便奠定下自己是丞相府大小姐的地位。谁知竟然惹上了当今最厉害的皇子楚厉。于是,沐云槿装傻充愣不想嫁!楚厉强势霸道非要娶!众人都觉得白菜拱猪了,却不知沐云槿成为了通晓古今的天才!

绝世风华冷王妃

>>点击阅读:绝世风华冷王妃沐云槿楚厉点击:全文阅读<<

绝世风华冷王妃章节阅读

见北堂闻风都让她放心了,沐云槿也不好多说什么,站在了一旁,往城楼下看去。

过了片刻后,城楼底下传来一道道熙熙攘攘的声音,沐云槿回身侧目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从皇宫来的大部队人马到了,此时底下正停了十几辆精致的马车。

见此情景,沐云槿冷笑,这南庭国国君真够闲的,杀个人还邀请了这么多人来观看。

正想着,已有人踏上了城楼之上。

沐云槿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是觉得不自在,不禁往北堂闻风带来的随从堆里站去,混在一群男人堆里,遮挡住了自己的身形。

不一会儿,南庭国国君在一行人簇拥下,踏上了城楼的最后一节台阶。

北堂兄,这么早就到了?南庭国国君一眼看见坐在席位上的北堂闻风,关于北堂闻风和**雪的传闻,他倒是也听说了,所以此时并不诧异北堂闻风会来的这么早。

北堂闻风回之一笑,也不搭话。

南庭国国君面色一僵,悻悻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往城楼下看去。

沐云槿站在随从队伍里,发现从城楼上来的人,几乎无人往她这里看一眼,这才放大了胆子,观察了一下走上城楼的人。

看了一圈,并未看见月妃和安国师。

心想这两人也知道避嫌,万一被西元国的人撞见了,他俩才是今日最大的风波呢!

想到西元国,沐云槿又细细的看了眼四周,发现西元国的席位里,只坐了两个无名大臣,东临国的席位里,更是一个都不认识。

楚清和容岷去哪了?

难道是提前知道了楚厉要打掉他们的暗桩,所以不来参加?

莫名的,沐云槿都不想留在这了。

待城楼上的席位全部坐满人之后,沐云槿看见了南庭国的太尉莫经纶走到南庭国国君身旁,弯腰开口,国君,时辰到了。

南庭国国君淡淡点头,接着站起身来,走到城墙边,双手扶着城墙,皱着眉头,表情严峻。

带人犯入刑场。莫经纶道。

话毕,底下一处道路,原本围着的人群纷纷散开,留了一条空地出来,接着一排排的南庭国禁卫军走在前面开道,不一会儿,沐云槿看到了一抹青色的身影被押着走入了底下的刑场。

沐云槿眯起眼,打量了一下那个身影。

圣女**雪触犯圣女条约,令南庭国蒙羞,罪无可恕,今日沧华大陆三国使臣相聚在此,请诸位共同做个见证,也请余下圣女使者,恪守本分,谨遵使命。莫经纶替南庭国国君发言。

话毕后,看向南庭国国君,等待吩咐。

南庭国国君坐回席位,朝莫经纶点点头,末了又用余光看了眼北堂闻风,只见北堂闻风此时眉心紧皱,拳头拢紧,一看便是极力隐忍的样子。

南庭国国君微叹口气,心想这回和北鸣国算是结下梁子了。

斩!莫经纶站在城楼上,发号施令。

底下,围观的人群发出了一阵的起哄叫好声。

沐云槿折扇遮脸,微微往前两步想要看仔细底下的场景,看着刑台中央那个身影,不知此人是哪里找来的,竟然可以避过这么多人的耳目。

最终,看到底下那青色身影被斩了后,沐云槿觉得这就是场无聊至极的闹剧,也不知道其余三国的人是怎么想的,竟然这么配合的来看这行刑。

行刑结束后,南庭国国君邀请三国之人入宫赴宴,北堂闻风婉拒,南庭国国君见此也不多作挽留,寒暄了几句后,便走下了城楼。

四周渐渐恢复如初,沐云槿抿了抿唇,刚准备离开去找楚厉时,被北堂闻风叫住。

云槿

沐云槿回身看向北堂闻风。

和父皇一起用个午膳吧。北堂闻风话中带着一丝期待。

沐云槿垂眸想了想,最后还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北堂闻风见沐云槿竟然答应了,心中大喜,立即带着沐云槿一同往城楼下去,带着她坐进了马车内,连带绮绮和修昧都被允许一同坐马车。

马车内,北堂闻风打量了一下沐云槿,发现她真的和**雪长的很像,几乎遗传了**雪所有的优点,硬是想从她身上看出和自己相像的部分,北堂闻风扯了扯嘴角,一时半会儿倒是还真没有地方像自己的。

片刻后,马车驶进了一间别馆内。

北堂闻风先下了马车,**雪听到动静后,立即跑了出来,朝北堂闻风投去一个笑容。

青雪,你看谁来了。

话落,沐云槿已经跳下了马车,瞥见**雪和北堂闻风都在看着自己时,莫名的有些不自在。

云槿来了。**雪笑着走过去,本想伸手拉住沐云槿的手,可手伸到一半,又无力的垂落下去,笑笑开口,饿了吧?我去做饭。

闻风,你好好招待下云槿,我去做饭。**雪难掩兴奋,往一旁厨房的方向跑去。

北堂闻风带着沐云槿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在大厅坐下后,一旁有侍婢上前奉茶,又端了些点心来,沐云槿确实渴了,喝了几口水后,只听北堂闻风开口道,云槿,如今北鸣国上下,都十分想见见你这位神秘的公主。

那就让他们想着吧。沐云槿无谓的开口,反正这辈子她应当是不会去北鸣国当什么公主的。

北堂闻风听闻,倒也不怒,反而笑了笑,对,那就让他们慢慢想着。

你们以后,要怎么生活?沐云槿看向北堂闻风,如今让她对着他们叫声父亲母亲的,她还真的叫不出来。

你母亲准备将青隐阁迁移到北鸣国去。北堂闻风道,提起这事,心底有些怅然,本想给**雪一个名分,让她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她却拒绝了。

沐云槿点点头。

闲聊了一阵子后,**雪系着围裙走进了大厅里,云槿,闻风,午膳已经备好了。

膳厅内。

云槿,来,尝尝这个

这个也不错,你母亲这个醋溜排骨做的很好

**雪和北堂闻风争着帮沐云槿夹菜,沐云槿面前放着一碗白米饭和一个空的小碗,此时那空的小碗里已经堆了满满的菜。

我自己来就好。沐云槿拿起筷子,朝两人笑了笑。

好,那你多吃一点,你第一次吃我做的,我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雪说着,莫名有些鼻酸,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北堂闻风宽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见她情绪不对,笑着道,别给孩子看笑话了。

**雪点点头,隐忍着情绪。

沐云槿吃着**雪做的菜,不得不说,**雪做的菜还是很合她胃口的,虽然比不上专业厨子做的,可**雪的饭菜内,多了一丝烟火气息,更能让她体会到寻常生活的滋味。

一顿饭,北堂闻风和**雪吃的很高兴。

吃完饭以后,沐云槿心系楚厉那边的情况,便提出了要先离开,北堂闻风和**雪虽是不舍,但也不敢强留沐云槿。

如今他们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他们可不会因为这个来让沐云槿不高兴。

父皇命人送送你。北堂闻风开口。

沐云槿摇头,我自己回去就好。

话毕,沐云槿又看了眼**雪,朝她扯了扯嘴角,接着带着绮绮和修昧一起离开。

离别馆有些距离后,沐云槿吹响玉哨,暗处的宋淳听到哨声隐现了出来,一脸恭敬的看着沐云槿。

带我去楚厉要打掉的暗桩。今日楚清和容岷都没有现身,沐云槿莫名的有些担心楚厉。

宋淳有些迟疑,楚厉吩咐过,此次任务有些许的危险,因为并不想让沐云槿牵扯进来。

怎么了?快带我去!宋淳的几分迟疑,让沐云槿更加担心,催促着宋淳。

见沐云槿态度坚决,宋淳也不敢再违背沐云槿的意思,只好应声点头,王妃跟我来。

几人使着轻功往一处僻静之地飞去,一路上,宋淳帮沐云槿解释着这个暗桩,殿下查到楚清与容岷联手许久,在南庭国设立了一处暗桩,并且在此地养了不少的精英暗卫,殿下今日便是要来铲除这个暗桩的。

沐云槿一颗心吊起,想起红菱之前提醒过自己,容岷此人擅长用毒,又心机深沉,着实不容小觑。

不一会儿,前面不远处传来打斗的声音。

沐云槿听到声音,立即加快了速度,飞离了过去,只见一块空地上,丁羡正与五名蒙面黑衣人围在一起打斗,身旁不见楚厉的踪影。

那五名黑衣人武功不低,此时丁羡一人与他们打斗,虽然还能纠缠一阵,但明显已经有些吃力。

宋淳见此,立即上前加入了战斗。

沐云槿四处张望,想要寻找楚厉的踪影,身旁的绮绮轻轻嗅了嗅鼻子,主子,那边有血腥味传来。

绮绮指了一处方向。

修昧,你留这帮他们,我和绮绮去那里瞧瞧。沐云槿吩咐完后,便和绮绮往血腥味传来之地跑去。

不一会儿,沐云槿和绮绮在一处小溪边停下了脚,只见沿着溪边往前,一路都有血迹。

这到底是谁的血?楚厉又去哪了?沐云槿想想有些害怕。

绮绮又嗅了几下,接着竖着的耳朵微微动了动,眼内带上几分警惕,主子,那边有人

沐云槿停顿了一下,接着看了眼绮绮,压低声音开口,上去看看。

顺着绮绮指着的方向走去,沐云槿越走心越沉,生怕自己担忧的事情会发生,见刚才丁羡一人陷入了苦战,便知刚才这里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的。

正走着,四周忽的又隐现了一批黑衣人,将沐云槿和绮绮团团围住。

沐云槿眼眸微微眯了一下,紧接着一席锦蓝色长衫的容岷从黑衣人堆里缓缓走了出来,见到被围在中央的沐云槿后,一下子血红了眼。

怎么就你一人?第一次与容岷正面打照面,沐云槿先发制人,率先向容岷发问。

容岷睨着沐云槿,忽的冷嗤一声,知道她在套自己的话,于是扬起眉梢,双手负在身后,沐云槿,咱们之间,有些账是不是要好好算一算?

眼前这个女人,先是杀了自己麾下的千叶杀手,接着又毁掉了自己与楚青蔷建立的花月楼和月花楼,后来又救了容玖,阻挠了他即将完成的大计。

算起来,这个女人还真是该死!

沐云槿大概数了一下黑衣人的人数,此时约莫百人,硬拼一定不会占到上风,况且楚厉不知现在情况如何,她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

你见到楚厉了?沐云槿还是忍不住,回避了容岷的话,继续发问。

容岷冷笑,满眼嘲弄,你觉得呢?

和你说话真费劲!沐云槿无语,手腕上的凤尾鞭蠢蠢欲动,估摸着今日免不了一场恶战。

蓦地又有些后悔没有一早就跟着楚厉。

此时,他们正站落在一处悬崖下,四周依山傍水,若不是空气中凝结满了杀气,此处不失为一个欣赏风景的好地方。

沐云槿的余光再次触及到了溪边的那些血迹,眉心皱起,却又不能在容岷面前过分的暴露自己在乎楚厉。

绮绮往沐云槿身边移了几步,用凰羽阁的内部的秘音之术,传音给沐云槿,主子,悬崖上有人在打斗。

沐云槿一怔,眼皮抬了抬,往悬崖上看去。

容岷见她视线落在悬崖上,倒也不隐瞒,缓声开口,楚厉中了本皇子的独门秘毒,此时与本皇子的部下纠缠着。

本皇子本想亲手解决他的,但察觉到你来了,还是觉得你我之间的梁子更大一些。容岷嘴角带着笑,眼中杀气显露。

你说楚厉中毒了?沐云槿眯起眼,心一紧,不知该不该信容岷的话。

既然容岷在这,那楚清呢?

按理说楚厉做事前,应当已经有了万全的计谋和准备,怎会被容岷和楚清轻易勘破。

还是说,是她一直把楚厉神化了

不得不说,沐云槿现在心里很乱。

自己都死到临头了,还在想别人的死活,不过不要紧,你们这对苦命鸳鸯,马上就会在黄泉相见了。容岷朝身旁的黑衣人使了个眼色。

黑衣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每个人都有深厚的内功,沐云槿此时可以感知到四周传来的真气,直逼自己的心肺。

绮绮镇定的站在原地,早在她刚刚见情况不妙时,就已经暗中了催动了凰羽阁的灵号,此时凰羽阁所有部下接到了指令,纷纷在赶往南庭国。

丁羡和宋淳此时解决完了那几个黑衣人赶了过来,见到这里一群庞大的黑衣人队伍后,大惊之色,闪身游移到了沐云槿的身边。

见丁羡来了,沐云槿立即转头发问,楚厉呢?

丁羡脸色一顿,看向沐云槿,王妃,这里情况不妙,你先离开这里。

原本沐云槿还抱着一丝期待,可听丁羡都这么说了,心里更是一团麻乱,此时看向容岷的眼神,也布满杀气。

混蛋,敢伤她的男人,活腻了!

沐云槿手腕凤尾鞭抽出,手腕一扬,一个翻转朝着为首的容岷就打了过去。

见沐云槿起了头,原本就一触即发的战斗正式打响,黑衣人全数涌了上来,丁羡等人立即又加入了战斗。

容岷也早就想会一会沐云槿了,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的身手到底有多厉害,否则怎么千叶杀手以及派去刺杀容玖的皇家隐卫都死在了她的手里。

此时沐云槿挥来第一鞭,容岷轻松闪身躲避,可那一鞭子落到地上,溅起了浓浓的尘土,原本平坦的地面上赫然留下一条细长的坑。

可见刚才那一鞭子力道多大。

容岷见状,心知不能小瞧了这个女人。

沐云槿连连挥鞭,就从刚才第一下落鞭时,容岷闪身躲开,并没有正面迎上时,沐云槿就估摸着容岷的拳脚功夫应该一般。

不过此人会用毒,不得不防范一下。

一旁,丁羡宋淳等刚才已经经历了一场战斗,此时又敌对约莫百人,不禁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绮绮和修昧倒是以一敌十,模样轻松,绮绮此时双手变成尖利的猫爪,狠狠的朝着黑衣人扫去。

修昧一双翅膀此时也显露出来,不断的挥舞着,一时让黑衣人无法近身。

见那边勉强能应付一下黑衣人,沐云槿这边想着速战速决,但容岷此人一直没有正面应对她,反而四处闪身躲避,沐云槿当下就来气了。

丹田处涌上一股强劲的气息,沐云槿双眸变的暗沉,原本要挥舞出去的凤尾鞭收了回来,重新放回手腕处,而掌中却凝结了一团红色的火光。

容岷也发现了沐云槿的变化,想到前不久听说的凰女传闻,心间骇然,指缝间的毒粉当下流出,朝着沐云槿喷洒过去。

沐云槿一直防范着容岷下毒,此时见他洒出粉末,掌中的火光也同一时间打落了过去,火球冲散粉末,直逼容岷的门面。

容岷下意识躲避,却发现火光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躲避,正中他的腹部,将他弹出了几米远,身体撞在一棵大树上,吐了几口血,发髻上的玉冠也被冲碎,发丝散落下来,尽显狼狈。

这个女人,果真恐怖之极。

沐云槿回过神来时,看了眼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眼容岷,歪头抿唇想了想,自己怎么总是会在无意之中,打出玄灵真经的招式来。

另一旁,黑衣人见容岷受了伤,纷纷调转方向往沐云槿打来,沐云槿来不及应对这么多人,正想要避身躲一躲时,一名黑衣人的身后忽然飞扑过了一个身影,紧接着一道利光扫来,那名黑衣人缓缓跌落在地,后背的皮肤整块被撕了下来,血肉模糊。

众人不管此时是敌是友,默契的朝着刚才的黑衣人身后看去。

只见这片空旷的郊外里,不知何时又来了一只队伍,并且各个样貌奇特,似乎都是半人半兽之躯,无比邪门。

刚才撕下黑衣人后背血肉的是,是一名半人半狮模样的男子,此时那人面貌为狮象,无比严肃,张着尖利的牙齿,正怒瞪着四周的黑衣人。

雷阎哥,你好棒!绮绮激动的扑了过去,抓着半人半狮的手臂,满眼亲昵。

被叫雷阎的半人半狮收起严肃,笑看了绮绮一眼。

沐云槿估摸着这支队伍都是凰羽阁的人,此时一眼望去,竟然有狮灵,蛇灵,白熊灵等等的灵兽,沐云槿抓了抓脸,好似觉得自己统治了一个动物世界。

容岷没料想到会突然出现这么一支强劲的队伍,并且这些人面貌各异,几乎都称不上是人类。

此时暗道情况不妙,想要立即抽身离开。

想跑?蛇灵花缨察觉到了容岷想跑,吐了吐舌头,朝容岷喷去了一口毒汁。

被毒汁打中,擅长用毒的容岷一时也分不清这是何种的毒药,想要离开时,却发现全身已经开始瘫软。

花缨姐是五步蛇,你敢走试试?绮绮挑眉。

见暂时控制住了容岷,绮绮拉着凰羽阁众人来拜见沐云槿,这位就是你们心心念念一直想见的主子。

凰羽阁众人朝着沐云槿看去,接着眸露诧异,又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眼。

你们别看了,主子就是人类,不是我们半人半兽。绮绮打岔,将凰羽阁众人解释。

众人闻言,立即明了,异口同声的道,凰羽阁众属下,拜见主子。

沐云槿被这么齐的声音吓了一跳,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点点头,免礼

简单的和凰羽阁众人打过招呼以后,此时中了毒的容岷还瘫软在地,心中对沐云槿的恨意又浓烈了几分。

这个女人,果真是他施展宏图大业上的克星!

楚厉在哪里?沐云槿又问了一遍容岷,此时见他虚弱的奄奄一息,便知是发问的最好时机。

容岷不语。

哼,中了我的蛇毒,还敢如此嚣张?花缨不屑,冷魅的一笑,又朝着容岷吐了吐舌头。

容岷被吓得缩了缩身体,在悬崖上

沐云槿立即施展轻功,往身后那座悬崖而去,身后原地,只有花缨和修昧留在原地,其余的人纷纷跟在了沐云槿的身后。

见识过了花缨的蛇毒,此时剩余的黑衣人,无一人敢靠近她。

沐云槿快速的往悬崖上方去,刚才来的时候就听绮绮说悬崖上有人,又听容岷说楚厉中了毒,此时沐云槿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即到达悬崖顶端。

沐云槿在飞向悬崖的过程中,悬崖上一直有碎石落下,好几颗碎石都打到了沐云槿,在她的手臂和脸上留下了痕迹。

当沐云槿终于踏上悬崖时,便见悬崖上也有十几名黑衣人与一穿着紫色锦袍的人在打斗,紫色锦袍的人明显受了重伤,一步一个血脚印,脚步虚浮,可仍旧与黑衣人敌对着。

沐云槿愣了一下,看着身着紫衣的人,这衣服是楚厉的没错,脸也是楚厉没错,可这背影,不是楚厉

正想着,丁羡与宋淳已经上前一步。

沐云槿立即反应过来,抽出凤尾鞭,也加入了战斗之中,身后的凰羽阁部下,同样不甘示弱的加入。

原本一场已经注定了输赢的战斗,一下子扭转了局面。

暗处,有一抹黑色的身影见到眼前的场景,悄悄的离开

十几名黑衣人顷刻间被消灭。

紫衣男子此时也软软的倒了下来,沐云槿上前一步扶住,接着只觉得眼前一晃,原本楚厉那张清寒的俊颜,一下子变成了黄炎那秀气温意的脸。

是你沐云槿有些诧异黄炎会出现在这。

夫人,小的中毒了黄炎见沐云槿来了,好似见到了救星一般,刚才硬拼那一战时,觉得自己一定死定了。

没想到,沐云槿竟然及时出现,不过自己已经中了剧毒,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一次。

他黄小爷这次也栽大了!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都市超凡逆袭刘江秀英完结版 都市异能

都市超凡逆袭刘江秀英完结版

《都市超凡逆袭》是一本都市小人物逆袭的小说,主人公是刘江秀英。未婚妻秀英要被迫嫁给村里的土财主,刘江为了挽回这段婚姻只能去想办法凑集十万元。而那天晚上,刘江意外找到一个功德瓶。第二...
余沐恩陆辰修小说阅读 都市异能

余沐恩陆辰修小说阅读

余沐恩以为自己永远不会被陆辰修抛弃,在获得了陆辰修的陈诺之后,余沐恩愈加肯定,而从小的经历,让她失去了父母的疼爱,养母也在夜场中被人害死,余沐恩唯一渴求的就是不被人抛弃,而当余沐恩...
七叔陆辰修余沐恩小说完整版 都市异能

七叔陆辰修余沐恩小说完整版

"七叔,我喜欢你"余沐恩藏了十多年的感情终于告诉了陆辰修,可陆辰修却收了所有的宠爱,甚至将她赶了出去,在余沐恩看来,自己和陆辰修没有血缘关系,更是一直相伴生活了十几年,而陆辰修更是...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