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到我碗里来何安安卢阅言完整全文手机版阅读

admin
18883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14日16:58:47 评论 10 views

夫君到我碗里来何安安卢阅言完整全文手机版阅读,《夫君到我碗里来》是一本重生类型的言情小说,主角分别是何安安卢阅言。金陵南城所有人都知道,卢阅言爱何安安爱到极致,可以给她一切,却唯独不能给她女主人的身份。直到卢阅言死的时候,何安安才知道,不是卢阅言不愿意,而是卢阅言克妻并死过五个老婆。重生,何安安回到了当年与卢阅言定下婚约的时候。这辈子,何安安看清了前世渣男的面目,更加不在意卢阅言的命格,就算是命犯天煞孤星又何妨?

夫君到我碗里来何安安卢阅言完整全文手机版阅读

>>夫君到我碗里来何安安卢阅言完整全文手机版阅读<<

夫君到我碗里来何安安卢阅言完整全文手机版阅读

卢阅言想拦时,已经拦不住了。

卢颜言进门时,便听见了隐约的啜泣声,可她再听时,便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嫂嫂,是我。她柔声道。

何安安从被子里抬起头来,露出通红的眼眶和一双盈着水光的眸子。

卢颜言端庄的一推手,弯腰,行了一个大礼。

你何安安被她弄懵了,前世她认识卢阅言时,这姑娘已经夭亡了,这一世,她也只是碰巧远远见过几面。

兄长有错,我代他赔礼。卢颜言一本正经道。

何安安脸上空白了一会儿,虽说他要和离这件事让她着实伤了心,可前世是他为她积劳成疾,是她欠了他,此番磋磨不过是应当还他的。

她心中难受,可哭过一会,已经找到了能安慰自己的理由。

方才回过神来,见小姑娘还一本正经的站着,她不由得失笑,过来坐吧。她拍了拍自己的床边。

卢颜言有些羞怯,不过还是依言坐了过去。

坐过去之后,她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本来是打算劝哥嫂重归于好,可她竟不知这事该怎么开口。

你很少和别人打交道吧。何安安见她的样子不由得心生怜惜,这样年轻的一个姑娘,怎么会早亡呢?

我听说你身体不怎么好,你四哥好像也不太喜欢有人去打扰你,所以我也一直没去,倒叫你先来瞧我了。

她这边一说起话来,卢颜言顿时放松了许多,她细弱的咳了两声:我来,是想谢谢嫂嫂,我哥哥他,这些年过的其实很苦,谢谢你愿意对他好。我知道你们吵架了,但是不管他说了什么,他定然是怕自己连累你,才想疏远你的。嫂嫂,我知道我这样说很自私,可我不想你离开他。

也许他不是呢。何安安深吸了一口气,也许他心里一直惦念着的是一个已故的人呢。

他只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也如约娶了她,算起来他们那桩生意已经结束了,他想和离,其实也挑不出什么错来。

嫂嫂是听了什么话么?

何安安倏然落下两滴泪来,被她慌乱的擦下去。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想通了的,可为什么她还是觉得很难过?

眼前这个小姑娘就像有一种无端让人想要亲近想要信赖的魔力,好像什么话都能和她说一说,何安安也便说了。

你四哥心里一直有他第一位夫人,无论我怎样,都比不上的。活人她尚可一争,可死人,她拿什么来比?

哥哥的第一位夫人?卢颜言疑惑道:她长了哥哥八岁,待我们也不算好,但总算住在一起,哥哥算是把她当做姐姐看待的。

何安安抹了抹眼泪,诧然道:八岁?

对,哥哥那时也才十岁,所以你说,哥哥心中一直有她,我是不信的。卢颜言道。

何安安此时是真蒙了,她茫然道:夫人怎么会这么早就给他安排婚事?

卢颜言这回是真的有点不自然了,何安安奇怪的看着她,好一会,她才支支吾吾的说:夫人,不是我们的娘。

啊?何安安咽了口唾沫,靠在了床边上,一时间觉得后脑疼的更厉害了。

卢夫人居然不是卢阅言亲娘,她两辈子是白活了吗?怎么感觉这男人的什么事情她都不知道。

嫂嫂会看不起哥哥吗?卢颜言小心翼翼的问。

怎么会?何安安脱口而出,而后又有些唏嘘:只是我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怪不得卢夫人那么明显的偏心大哥一家,原来差着血脉关系呢。

我那时还小,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只是哥哥说,我们欠着大哥和大嫂的情分,嘱咐我谨言慎行。

何安安迟疑道:那你,和他的母亲呢?

卢颜言平静的说:不知道,也许是死了,哥哥没和我提起过母亲。

何安安揉了揉她的肩膀,安慰道:抱歉啊。

卢颜言平静的摇了摇头,她今天似乎说的话太多,又虚弱的咳嗽了两声。

你这病,没找大夫看看吗?她其实猜得到,卢阅言定然为她寻过不少大夫,可她最后还是年纪轻轻就走了,这病怕是不好治。

无妨,我已经习惯了。

何安安怜惜的看着她:你若无事也多走动走动,不好去别人那就来我这,别总在自己那闷着。寻常人就是没病也要闷出病的。

卢颜言眼睛一亮,随即又暗下去:哥哥不许。

我说了算。何安安握住她有些苍白的小手,她不知道如何救这个姑娘,可她如果真的就剩下几年的日子,又何苦把她困在府中呢。

卢颜言苍白的小脸上染上红晕和笑意,她此时才有些十二岁小姑娘活泛和纯真的样子。

连着两日,卢阅言没回家,何安安也没见到他。

只有秋棠被他点名派到了何安安身边贴身伺候,并留话说她若是不愿意在府中呆着,可以去管管从娘家带来的两个铺子。

何安安陪了卢颜言两天,谋划着带她出府溜达溜达。

她俩先去了醉仙居,醉仙居里好吃好喝的多,卢颜言平时吃的太清淡了,何安安琢磨着也让她换一换口味。

烧鸭、酱牛肉、翡翠卷、蛋黄酥、杏仁糕一样一样端上来。

何安安顺手给卢颜言夹了一片酱牛肉,尝尝,都是这拿手的东西。

卢颜言小小地咬了一口,浓香的滋味在口腔里飘荡开,她幸福的眯了眯眼睛,然后就没再吃。

见何安安看着她,才不好意思的解释:郎中不许我吃油腻的东西。

何安安把烧鸭推走,把翡翠卷拖过来,没关系,酱牛肉是我们店里特制的,油腥已经去掉了,还有翡翠卷你也可以尝尝。我叫秋棠问过你的三餐,也太清苦了,既不能吃油腻的,以后你去我那喝喝汤,我煲的汤还行。

卢颜言又咬了一口翡翠卷,有些腼腆的说:嫂嫂,你对我真好。

傻丫头,这就算好了?何安安失笑,心底又有点落寞,这实在算不得好,她明知她寿数不长,却没办法救她。

两人吃了一会,忽然闯进一个人来。

卢颜言吓了一跳。

别怕,这是我哥哥,也不算外人。何安安安抚的拍了拍后背,嗔怪道:哥,你怎么来了?

何安阳看着惊弓之鸟似的小姑娘一时也很抱歉,我以为就你一个人。

她是卢阅言的妹妹。何安安介绍道。

何安阳哦了一声,给妹妹使了个眼色。

何安安疑惑地皱了皱眉头。

何安阳急急的又使了一个眼色。

卢颜言忽然起了身,柔柔道:嫂嫂,我袖子这弄脏了一块,想找小二要点东西擦擦,你等我一下。

何安安叹了口气,无奈道:好。

等她离开,何安安才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以一个十分不端庄的姿势看着自家哥哥:你找我什么事啊?眼色打的小姑娘都看出来了。

还不是你最开始不愿意和我出去。何安阳一撇嘴,转而又正经起来,我问你个事。

怎么了?

何安阳犹豫了一会,你前两日是不是被花阴阁抓了?

何安安顿了一下。

何安阳一看她的停顿就知道了怎么回事:卢阅言是怎么照顾你的,怎么能让你我就知道他说的什么拐卖孩童就是鬼扯!亏得我和爹当初还以为他靠得住!哎!你有没有事,她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你看我像有事吗?何安安用下巴点了点一桌子菜。

何安阳一卡。

不过,这消息封的死死的,你怎么知道的?何安安挑眉问道,卢阅言当时就处理好了一切,会影响她名节的话音一丝一毫也没露出来。

何安阳拿过一块杏仁糕扔进嘴里:这你就别管了。

哥,你是那天晚上去了花阴阁吧。何安安阴森森的问。

何安阳险些没被杏仁糕噎死。

我不管你在外边怎么样,跟谁好,反正以后,花阴阁你不许去。何安安冷声道:这两日,我正想着要怎么教训教训她们呢!

何安阳艰难的咽下杏仁糕:不用你出手,卢阅言已经放出话去,金陵城的布商都不敢往她家卖料子了。

何安安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甜蜜地笑着道:那算什么,我要她们关门大吉。

她可不是什么以德报怨,吃了亏往肚子里咽的人,跟着卢阅言的那些年,她学到的最多的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若不是卢阅言找到她,她现在还不知道被卖到哪去呢!

更何况那个红娘还误导了她,让她以为卢阅言心里有个白月光!

不可饶恕!

何安阳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却又兴致勃勃的问:你想做什么?哥肯定帮你啊!

何安安凑过去低声和何安阳耳语了一番,何安阳眼睛越听越亮,亮后越来越惊悚。

待何安安说完,何安阳一脸心有余悸的说:妹妹,哥哥哪天要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千万直说啊!

何安安露出一个温婉甜美的笑容来:好啊。

何安阳好容易才撂下一颗心,又道:你刚出了事,卢阅言怎么就放心你和一个小丫头出门,他也不说照顾照顾你?

我俩出门他跟着干嘛?何安安神色不经意的一暗,卢阅言这两日在故意躲着她。

那他也应该派两个人跟着,咱们费尽心思帮他做琉璃镜,他理当把你当宝贝似的捧着!何安阳道:你在他们家可不准被欺负,不然我第一个不答应!

放心吧,谁能欺负得了我。何安安心头一暖,他哥这跋扈的样子可真好。

何安阳想起妹妹之前的交代,默默闭上了嘴。

是啊,谁能欺负得了她,那手段也忒狠了。

何安安没让他多留,何安阳不走,卢颜言那孩子估计会一直在楼里闲逛。

走吧,酱牛肉和翡翠卷我都给你带着了,今晚嫂嫂给你煲汤喝。何安安牵过卢颜言的手。

那哥哥呢?她瞪着一双纯真的眼睛问。

何安安顿了顿,道:他这两日忙,应该不会回来吃。

卢颜言有些不好意思道:嫂嫂可以多做一人份的吗?兴许哥哥会回来。

何安安倏地笑了,捏了捏卢颜言的手指:好啊。这小丫头也是妙人。

她得为她这病想想办法,这样玲珑剔透的小姑娘不该那样早死,更何况,她还是卢阅言唯一的亲人。

何安安有心带着卢颜言多走走多看看,金陵的一条条街道,都是一幅铺开的繁华和充满烟火气的画卷。

安安。顾海潮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见到何安安,自从红娘那得到了她还是处子的消息后,他已经连着几个夜里没睡着了。

她和卢阅言什么都没发生,就是个挂名夫妻。

也是,她那么喜欢他,怎么可能会愿意和别人在一起呢?当初嫁给卢阅言,八成是知道了她和陆三小姐的事,一冲动才做了错误的选择。

不然,新婚小夫妻,哪有不同塌而眠的道理?

何安安瞧着眼前人自以为风度翩翩的嘴脸,不悦的皱了皱眉,卢颜言及时的紧了紧她的手。

没事儿。她低声安慰道,这丫头也太容易紧张了。

顾公子别来无恙。她在脸上画出一个温婉的笑容,端庄有礼的说。

顾海潮总觉得何安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变得漂亮了,以前的她就像一个小姑娘,也算好看,但万万没达到美的程度,可她却悄然从含苞变成了盛放,如今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有恙,我很想你,我很后悔当时没有把你抢过来。他饱含深情道:安安,我很后悔。从前是我不懂喜欢,直到失去你之后才追悔莫及。

何安安脸上的笑容差点没掉下来,顾海潮抽什么风?想把她吓死好抢何家的家产吗?

顾公子自重,我现在已为人妇。她脸色撂下来。

安安,你是不是还生我的气,我与陆三小姐不过是有些生意上的往来,我没有对不起你。他忘情地近前一步,安安,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想要你。

他伸手要抓何安安,卢颜言眼疾手快的护着何安安退后了一步。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盛夏有晴空传斯年苏晴空全文手机版阅读 言情小说

盛夏有晴空传斯年苏晴空全文手机版阅读

盛夏有晴空传斯年苏晴空全文手机版阅读,盛夏有晴空传斯年苏晴空免费阅读小说全集。“抢人家男朋友就算了,这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只能说明男的女的都是人渣,你他妈的污蔑晴空抄袭就是你...
柯北臣小说叫什么名字? 言情小说

柯北臣小说叫什么名字?

再回首已无归期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再回首已无归期完整版无弹窗在线阅读。本文主角名叫蓝琥珀柯北臣,是作者:雪未央著作完成的一本热门言情小说。据说,柯北臣是Z国的首富,有钱人还一付...
纪少心尖宠薄安安纪时谦最新章节更新 言情小说

纪少心尖宠薄安安纪时谦最新章节更新

纪少心尖宠薄安安纪时谦最新章节更新,纪少心尖宠薄安安纪时谦小说的故事中,薄安安知道,自己在纪时谦看来,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这也让薄安安在知道了纪时谦的放弃后,毅然决然的离开,更...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