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毒妃元辛若by洛神(庶女绝色神医世子妃)整本阅读

admin
18881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14日17:05:14 评论 10 views

庶女毒妃元辛若by洛神(庶女绝色神医世子妃)整本阅读,《庶女毒妃元辛若的小说作者是洛神,男主是展墨羽,又名《庶女绝色神医世子妃》、《妖孽世子嚣张妃》,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她是元府地如草芥的庶女,也是三无的窝囊废,可偏偏辛若就是重生到这个女孩身上!成婚当天,就被人诬陷通奸,辛若并不在乎!可姐姐妹妹就是不愿意放过,抢她夫君,还要将她送去和亲!辛若忍无可忍,撕开白莲花的嘴脸,还偶然间遇见了一个世子展墨羽。

庶女毒妃元辛若by洛神(庶女绝色神医世子妃)整本阅读

>>庶女毒妃元辛若by洛神(庶女绝色神医世子妃)整本阅读<<

庶女毒妃元辛若by洛神(庶女绝色神医世子妃)整本阅读

果然,王妃听了眉头就皱了起来,倒不是不愿意,只是如此一来,就怕要闹到老夫人那儿了。

辛若自然也知道王妃的难处,便笑道,母妃,您不同意么,辛若可是连银子都准备妥当了呢,就等母妃发话了。

王妃听了,戳着辛若的额头笑着,自个儿院子里的事,自个儿处置,既是连银子都备下了,什么时候建,建几个那是你该拿主意的。

辛若欣喜不已,鼓着嘴道,儿媳不是才进门么,劳师动众会让人家儿媳不安分,自然想着在母妃这儿讨个庇佑。

再者也是怕到时候建观景楼会坏了王府的风水,过两日辛若就将绛紫轩和观景楼的图纸送来,请母妃找个风水师看看,要是不碍事就建。

完,又对二太太道,二婶院子里也要建么,等请了风水师来,一并瞧了吧。

简单几句话,在座的都觉得辛若做事滴水不漏,建个观景楼连风水都考虑到了,就是闹到老夫人那儿,也是无话可。

她自备银子,又于王府无碍,想建多少个都无妨,二太太喝着茶,笑道,我院子里就不用了。

建个大一点的观景楼少也要几百上千两银子,她哪有那个闲钱啊,倒是她,今儿一出手就是一千两,元府养出来的一个庶女,怎么会如此大方。

辛若达到目的,心里就在琢磨着该建个多大的观景楼好,那是她私人领地,不是谁都可以进的。

王府规矩大,想出门估计比元府还要难上几倍,非得跟在那混蛋屁股后面不成,如今已经成了亲,他又没了世子之位,得好好琢磨一下以后该走的路。

不过,首先就是要将妖孽的脚治好,只是他的腿不是简简单单的芜花和甘草的毒,是混合的毒,解起来就麻烦了些,性子不能急了,得用温和点的药,不然身子受不住。

辛若正想着,那边一个丫鬟就进了屋,禀告道,二少爷醒了,要找二少奶奶去给他穿衣服才肯起。

辛若一听,脸立马就红的不成样子,醒了就醒了,一大屋子的丫鬟,谁帮他穿个衣服不成,还巴巴的叫丫鬟来喊她,嫌她脸皮薄了是吧。

才要休了她,现在干脆拿她当丫鬟使唤了,辛若暗暗咬牙,王妃却是开心不已,督促着辛若快去。

见王妃笑的倾国倾城,辛若一肚子的郁闷也弥散了不,努力挤出一个温婉的甜笑来,恭身对王妃行了礼,就回了绛紫轩。

辛若进屋时,展墨羽正巴巴的望着屋子的门,见到辛若的身影出现,忙撇了头过去。

辛若见了暗气,嫌她长的难看是吧,才一眼就撇过头,丫的,待会儿就站在你跟前当木头,这可是她除了制香制药外最拿手的了。

辛若一句话不吭,拿了衣服就帮他穿起来,想起先前看了他的身体,辛若还是忍不住红了脸,她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呢。

都是被这厮给气的,完全都失去理智了,展墨羽就那么看着辛若又气又恼的样子,原本想开口点什么打破这诡异的静谧,也不知道什么了。

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看来今儿真是气坏她了,她都不理他了,脾气比他还大,气极了连扒他衣服的事都做得出来。

一想到自己都被她看光光了,他就不舒服起来,连脖子都红了,眼睛乱瞟,就是不敢看辛若。

那边秋月和冬荷见了,脸上就有了几分笑意,少爷这是故意为难少奶奶呢,看来是真气了,连看都不愿意看少奶奶一眼了,这还是成亲第一呢。

辛若抬眸就见他眼神飘忽的样子,给他系腰带的时候,狠狠的用力,就听展墨羽轻呼道,轻点儿,勒死我了。

辛若无辜的抬起头,和他目光对上的时候,诧异的叫道,哎呀,不好意思,看我笨手笨脚的,连个腰带都系不好,相公你多担待点儿,要不。

展墨羽一听,就知道她是故意的,接下来定是要换丫鬟给他穿了,当即截口道,知道自己笨就好,以后我的衣服都由娘子你服侍着穿,多几次就熟练了。

才完,腰间又是一紧,比先前的力道更大了,忍不住一阵龇牙颤额。

穿好衣服,就见展墨羽移动右腿,转身坐到轮椅上,辛若睁大了眼睛,里面有惊喜,他的右腿还是能动的,那不就是还有救了?

再看他转个身,额头上就布满了细密的汗水,可见走的辛苦,辛若心又揪了起来,平常人轻而易举的事,于他就这般艰难。

也难怪他性子奇怪了,医者仁心,人家是病人,病人最大,她应该大人不记人过的。

辛若想着,那边墨兰就进了屋,辛若一见便知道东西买回来了,忙抬步往外走,那边展墨羽见了,眼睛眨了两下,推了轮椅也出了屋子。

正屋里,紫兰手上拿着五六窜糖葫芦,脚边还有个大的木箱子,见了辛若忙将糖葫芦送上来两窜,好吧,辛若也喜欢吃糖葫芦。

只是大庭广众之下,又是在那混蛋面前,辛若哪好意思接啊,狠狠的瞪了紫兰一眼,示意墨兰将木箱子带上,直接往展墨羽书房走去。

别的屋子还没收拾出来,只得借来用用了,最最主要的是他的书房不是谁都可以进的,这样来,就隐秘了些。

反正,这书房她是准备占着直到观景楼建好才搬出去的,他那狗屁的规矩辛若理都不想理,这绛紫轩她想去哪就去哪,他要敢有异议,她就拿针扎他。

几人忙活开来,配了三副药出来,又找了个地方把木箱子放好,上了锁,才出屋子。

辛若又命墨兰亲自煎药,墨兰就纳闷了,好好的煎药做什么,是做药丸么,肯定是这样的。

不疑有他,墨兰拿起一副药就去了厨房,紫兰闲来无事,也跟了去,临去前塞了两窜糖葫芦到辛若手里。

恰见那边展墨羽推着轮椅过来,辛若都恨不得将糖葫芦扔了才好,这丫头也呸没有眼色了。

展墨羽见辛若拿着糖葫芦恨不得扔了才好的样子,嘴角微勾。

她也有脸皮薄的时候啊,她喜欢吃糖葫芦的事岚冰早就告诉他的,喜欢吃就吃啊,还怕他笑话她啊,便推着轮椅上前,伸出右手来。

只是道又换了左手,嗡了声音道,我也要一窜。声音的跟蚊子哼似地,耳根微红。

辛若看他伸出了手,自然注意到那道又缩了回去的右手,眼睛就凝了起来。

纱布上怎么会有血迹呢,她记得包扎的时候血已经止住了啊,而且她扎了好多层的,怎么变的这么严重了。

忙将手上的糖葫芦全塞他手里了,蹲了下去,抓起他的右手,直接就拆了纱布,展墨羽反应过来,忙将手往回抽。

不料辛若的力道很大,被她紧握着,展墨羽暗叹,果然是个会医术的,知道握哪对自己有利,被她握着他的手完全使不上劲。

辛若见他手的伤势比先前重了不少,不由的沉了脸,冷冷的看着他,手都伤成这样了,也不知道找大夫看看,非得手废了才好,是吧。

展墨羽被辛若训斥的低着头,直愣愣的望着手里的糖葫芦,呢喃道,一点伤,不会废的,就是晚些时候好而已。

而已?辛若真要被他给活活气死,明明可以很快就好的,干嘛不擦点药让它痊愈,辛若气的瞪着他,转身就要去内屋拿了药和纱布出来。

展墨羽推着轮椅在后头跟着进了屋,见辛若要给他上药,展墨羽硬是不让,辛若硬要他理由,他才憋着嘴道,我不要它好,好了就要给你写休书。

辛若被他的理由的一愣,随即怒气袭来,混蛋,他还真当真了!

为了不写休书,就让手一直伤着,这伤也是他自己弄出来的吧,辛若越想越气,就没见过这么笨的人。

错了话道句歉不就可以了,非得用这么笨的方法死扛着。

展墨羽见辛若脸色难看的要命,心也跟着慌了,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只得喃喃着一句,我不写休书,这辈子都不写。

你不写就不写,谁逼你了,手伸出来,辛若横了他一眼,展墨羽一听,忙将手伸了出来,只要不要他写休书就好。

辛若见了他手上的伤,想着它是怎么来的,再见展墨羽那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上挂着笑意,美目元盼,眸光流转。庶女毒妃::

不由的气急败坏道,要是再让我发现你自虐,就算你不休我,我也休了你,就没见过这么笨的人。

展墨羽不怒反笑,只要不写休书,娘子永远是他一个饶,真好。

辛若帮他抹了药,重新包好后,推他进了内屋,见屋子里没外人,辛若直勾勾的盯着展墨羽晌,直到把他的看的脸颊微红。

才恳切的道,相公,我们两个已经是夫妻了,你要是不休我,那我们就是要过一辈子的。

要是连你曾经遭受过什么才致使腿残的都不知道,我算哪门子娘子啊,又如何与你同甘共苦,而且我会些医术。

要是你相信我,或许我能治好你的腿,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会打听的。不过,我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我,那样能省我不少事。

望闻问切,这问当然得当事人最清楚了,经过别饶口,就不那么真实了。

展墨羽心底动容,眼眶里漫上水气,墨玉般的眼眸灼灼地看着辛若,晌,轻轻将她搂进怀里,坐到他的腿上,哑着嗓子道,你想听,那我告诉你。

完,他顿了一下,才将辛若想知道的出来,辛若知道她这是在逼他剥开或许已经结了痂的伤疤,可是要不揭开,她如何知晓,如何帮他,她希望这是他痛的最后一次。

辛若这才知道,六年前,他曾是七皇子的侍读,他的腿是从马上摔下来才断的,脑子里的淤血也是那个时候有的。

当初喂养马匹的宫缺场咬舌自尽,死无对证,自此没有查出到底是谁害的他。

辛若心疼的道,受伤后呢,是谁给你接的骨,为何一只接好了,一只接歪了?脑子里的淤血怎么也没清干净?

古代摔断了双腿,要想痊愈确实不易,只是接骨都没接好,却是不过去。

展墨羽被辛若问的一愣,眨着眼睛问道,骨头接歪了?你是怎么知道的?给他看病的大夫不下一百,却是从来没人跟他过这个事啊。

辛若一听,暗叫不好,这啬脑子怎么转的这么快。

辛若咬着嘴唇道,刚刚不是见你拿右脚走了一步么,左脚却是一动没动,定是骨头接歪了一点,你的腿还有知觉么?好吧,这句是废话,没有知觉能走路么。

展墨羽知道她是在撒谎,也不好意思点破,便道,早几年已经没有知觉了,后来觉得身体不舒服,有人教的我将毒素都逼到腿上去了。

发了几次病后,渐渐的才有了痛觉,就连脚也能迈一步了。当时有痛觉的时候,别提有多开心了。

只是一直只有痛觉,越来越痛,腿也越来越黑,也请看了许多的太医和大夫,却是没人能治,将毒素逼到腿上的法子还是慧海大师教的呢。

辛若听了却是开心不已,要是当初一直没有知觉到现在,他的腿怕是早就萎缩了,幸亏他将毒给逼到腿上去了,有毒素刺激腿部神经,才没有让它坏死。

辛若兴奋的抓着展墨羽道,只要能将你腿上的毒素清除掉,再将你的腿重新打断接好,我就有把握让你重新站起来。

展墨羽微怔了怔,还真是个傻丫头,清除毒素是一件容易的事么,多少人摔断了腿不能再站起来。

只是他的腿一直保留着痛觉,心里才一直留着希望,不然这么些年都不知道该如何坚持下来。

不过,她的眼神太过热切,跳跃着满满的期待和自信,加上今她给他放了血,使得腿痛减少了不少

他瞧着也自信不少,或许真能清除毒素呢,断聊腿或许真能站起来呢。

如她所,他们是夫妻,是要风雨同舟,相扶相携共渡一,他信她。

好!他眼里笑意连连,很干脆地回道。

辛若听了更是开心,眉毛一挑,一本正经的道,我可是变着法的想知道你的事,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怀疑我的医术觉得我是在吹牛,又或者好奇我是从哪儿学来的呢?

展墨羽轻轻捉住她抚在脸上的手,俊逸绝美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拍了拍她的脸,笑道,自然是好奇了,我可是听你头一次出门就是去的跃王府,还被母妃给撞上了,书房里也是空空如也,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不告诉你,你连我书房里有几本书都知道,那我除了这个秘密肯定没有什么是能瞒得住你的了。

头一回出门就被王妃给相中了,她还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叫倒霉,不是她自恋啊,打心眼里她还是觉得王妃眼光不错,得瑟一下。

见辛若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展墨羽暗自摇头,想起一个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

便问道,娘子,你口中的极品基因下的优良品种日常熏陶出来的审美眼光,那是什么眼光?为什么你担心瞧你不上?

辛若被的一愣,这句话还多久以前她的,还是对月空叹,墨兰紫兰都不知道。

那不意味着多久以前他就派人守在她院子里了,监视她还是考察她呢。

辛若嘟着嘴道,母妃那么漂亮,你每瞧着瞧着,会不会觉得所有人都难看的要命啊,还有你自己也长的够美了,娶个比不上你的,你心里能舒坦?

展墨羽被辛若的脸一黑,捏着辛若的鼻子道,以后不许我美,不然我就叫你丑八怪。

辛若被气的牙痒痒,揉着鼻子,本来就没他长得漂亮了,要是再把鼻子给捏的变了形,那就更没法看了。

辛若鼓着嘴,从他腿上站起来,不就不,要是有人问我相公你相貌如何,我就告诉他,我相公长的丑死了,简直不堪入目,看一眼,可以少吃几顿饭了。

食不知味和秀色可餐同样节省粮食。

你就不怕别人你有眼无珠啊,展墨羽白她一眼,在她眼里除了美就是丑了么,就没别的词了。

我才不怕呢,人家只会你有眼无珠,辛若心里嘟嚷了一句,那边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辛若忙转身去开门了,墨兰端着药立在那儿,辛若见了,忙接了过来,挥手示意她们下去了。

端了药又关上了门,辛若直接把药递到展墨羽跟前,眨着眼睛道,你先喝试试,要是三后不见效的话,再换别的药。

展墨羽见她早就准备了汤药,有些好奇若是她一直着气,她会如何喂药,也是用针把他扎晕掉,再喂么?

展墨羽接了碗,辛若却是转身去拿糖葫芦去了,拿到之后,自己就先咬了一个,再回来的时候,药碗已经空了。

辛若忙叫他张了嘴,喂了一颗糖葫芦给他,嘴里还苦么?把一根全吃下去就好了。

展墨羽皱了眉头苦了脸,嘴里哪有苦味啊,全是酸味,牙都快酸没了,一根全吃下去,牙还要不要了,忙摇头,不苦,一点都不苦。喝惯聊,怎么会苦呢。

第二日一早,老夫人就遣了人来,展墨羽刚好也起了,正在屋里用早饭。

辛若坐在几对面,正夹了个玲珑香菇包咬了一口,觉得很好吃,又夹了个搁碗里,就听得外屋的丫头进来禀报:少爷,少奶奶,老夫人差了人来。

辛若一口包子差点就噎住了喉,瞪了眼看外头,只见一团翠绿站在帘子外,一大清早的,老夫人就派人来找她,不会是什么大事吧?

那边展墨羽见了就舀了碗汤给她,轻笑道,你是孩子么?东西都不会吃。

辛若端过汤,喝了一口,才咽了下去,又喝了一口。

听了展墨羽的话,抽空白了他一眼,随即赶紧起身。

展墨羽见了,伸手直接就抓住了她,都噎着了,好好坐着吃饭,不过就是个奴婢,有丫鬟招呼着就成了,要你去接了。

辛若手被拽住了,挣脱不得,只得坐下来,吩咐墨兰道,去将人请进来。

墨兰忙应声往外走,一眨眼功夫,就迎进来一个妇人,长得很福态,四十多岁的样子,白晰的脸上看不到几条皱纹,打扮也很得体。

见辛若和展墨羽正在用早饭,忙福身行礼道,老奴方氏给二少爷,二少奶奶请安,正吃着呢?白皙的胖脸上是讨喜的笑。

那边墨兰自觉的就搬来了绣墩,辛若见了便笑道,方妈妈这么早就过来了,可是老夫人有什么急事,要是不急的话,不若在我这里再用些糕点?

方妈妈听了忙摆手,道,奴婢用过了,谢二少奶奶,老夫人差奴婢请二少奶奶过去一趟,什么事,奴婢不知道。

不是不知道,是不吧,辛若一听,心里就有些打鼓。

一大清早的老夫人就找她去,准没什么好事,不由的把眼睛往展墨羽身上睃,那位正老实在在的吃着自己的。

方妈妈来了,他眼都没抬一下,就是方妈妈请安时,他也没吱声,典型地装聋卖哑。

辛若盯了他好一会儿,才见他夹了个包子放辛若碗里,淡淡的瞥了方妈妈一眼,直接吩咐道,请方妈妈出去喝两杯茶。百度嫂索//庶女毒妃

辛若一听,嘴上就溢出了笑,这厮真是让人无语,请人喝茶有请两杯的么,看来是要有一阵时间的磨蹭了。

墨兰一听,忙扶着方妈妈出去了,方妈妈白皙的胖脸有些挂不住,这二少爷当真是谁的面子都不给。

她可是老夫人身边最得力的,谁见了不给两份薄面,也就在他这儿每回都碰壁,好在没请喝茶,不然八成喝水喝到吐,少不得福身跟着墨兰身后出去了。

辛若夹了个包子放展墨羽碗里,讨好的道,相公,你老夫人一大清早的找我去是做什么,要不,你陪我去吧?

貌似这厮在府里胡作非为都没人敢管,有他在一旁护着,老夫人也会元忌着点儿。

展墨羽淡淡的抬眸扫了辛若一眼,不去,昨晚没睡好,待会儿还要补一觉。

真不知道她昨晚忙活到夜是做什么,还不让他看,早上他醒来的时候,她就直接趴桌子上睡着了,也不怕冻着了。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免费阅读

《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结局十分精彩,本书是由网络作家洛神创作,又名《妖孽世子嚣张妃》,讲述了女主穿越重生复仇的故事。辛若魂穿一个架空的时代,原主是一个庶女草包,常年受到兄弟姐妹的欺...
纪少心尖宠薄安安纪时谦最新章节更新 言情小说

纪少心尖宠薄安安纪时谦最新章节更新

纪少心尖宠薄安安纪时谦最新章节更新,纪少心尖宠薄安安纪时谦小说的故事中,薄安安知道,自己在纪时谦看来,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这也让薄安安在知道了纪时谦的放弃后,毅然决然的离开,更...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无弹窗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无弹窗在线阅读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的故事中,薄安安与薄一心同出一父,而薄安安却是见不得人的私生女,薄一心却是高高在上的薄家大小姐,当薄一心联合母亲将薄安安...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