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免费阅读

admin
1889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15日09:02:53 评论 12 views

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免费阅读,《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结局十分精彩,本书是由网络作家洛神创作,又名《妖孽世子嚣张妃》,讲述了女主穿越重生复仇的故事。辛若魂穿一个架空的时代,原主是一个庶女草包,常年受到兄弟姐妹的欺负。这次是因为被人陷害,还莫名其妙给她戴上了一个和男人苟且的罪名。辛若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是遇见一大批奇葩亲戚了!她辛若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能甘愿受人欺辱,开启了逆袭之路。

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免费阅读

>>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免费阅读<<

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免费阅读

辛若点点头,不再理会那些婆子,走到灶台处,看准备了哪些菜,就着手烧起来,那些婆子见辛若熟稔的样子,不禁有些傻眼。

少***厨艺比她们还熟练,难不成少奶奶在元府真的受尽压迫,可看着那些嫁妆,简直比嫡女还要丰厚,都快赶上皇子公主了啊。

个时辰不到,饭菜就端在了展墨羽面前,展墨羽见了,着实诧异了不,嘴角也咧开了。

她还有多少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会制香,会抚琴,似乎还会些医术,现在就连菜都会烧了,上回过辰的时候那糕点甜是甜零,但是真的不错。

辛若见他没先前那么气了,脸上也有了笑意,心也跟着松了下来,想着早上的事,忙拿了筷子给他夹菜,相公,你多吃点儿。

展墨羽憋着嘴,缓缓将辛若给他包扎的右手给举起来,望了望着碗里那些可口的饭菜,把目光投向辛若。

辛若一口菜才放进嘴里,见他露出殷殷的,可怜巴巴之色,似乎还在指责她的自私,辛若嚼都没嚼就给咽了下去。

丫丫的,这厮又怎么了,菜也给他夹了,难不成连饭也要她喂啊,她的包扎技术不差,可是经过她严谨的外公专业训练的。

就算是动了些筋骨,但是拿筷子的力气还是有的吧,辛若虽然心里嘀咕着,但还是放了手里的筷子,将他的碗给端了起来,她就是一软心肠,被他吃定了。

这一顿饭,是展墨羽吃的最开心的了,虽然脸上不,但是眼里都是笑。

辛若见了就咬牙,你是乐了,我肚子还饿着呢,也不一直喂他了,辛若自己也吃起来,但是他的也不落下。

吃完了饭,辛若就让丫鬟进屋,伺候他漱口,再将饭菜都给端下去。

辛若就坐在那儿喝茶,眼睛乱飘,最后落在了展墨羽的腿上,吃饭的时候她就琢磨了,他要是经常吃毒,为何脸上一点中毒的症状都没有啊。

他唯一不正常的就是腿疾了,要真是因为中毒才使腿站不起来的,或许还有救呢,若是简单的解毒,她还是有三分自信的。

再难解的毒,总有解决得法子,虽方才没把个明明白白,但是至少也是有三分底细的,毒素太过混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展墨羽自然也感觉到辛若一直就盯着他的腿瞧,不由的沉了脸,眼睛里尽是冰冻,不许看。连声音也是冻得硌人。

辛若正神游着呢,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吼吓了一跳,忙低了头,等反应回来时,气呼呼的抬起来头。

你是我相公,我不看你难不成去看别的男人啊,那你还不如直接给我一封休书,让我哪凉快哪呆着去好了。

着,就把脸给瞥了过去,又不是什么宝贝,还藏着掖着不给看,今儿我一定要看到,要是做妻子的连丈夫的腿都不能看了,他们还能叫夫妻吗?

她还是为他好呢,不闻不问就对她乱发脾气,先前没差点吓坏她,现在又吓她,就算她胆子再大也有被活活吓死的一。

那她死的多冤枉啊,好不容易能再有一次活着的机会,她惜命着呢。

展墨羽也被辛若的一愣,没想到他一句话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他听着就气,她的意思是要是他不给看的话,她就去看别的男人?!

不但如此,她还要起了休书!

墨兰和紫兰就守在门口,辛若话的声音有些大,两人也是被吓的脸色刷白。

少奶奶怎么气成这副摸样了,刚刚吃饭时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一转眼就又闹翻了,千万别怄气啊,今儿才一就闹翻了四五回了。

她们看着都心惊,万一少爷真的给一封休书,少奶奶这辈子可就毁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推开门就冲了进去。

拉着辛若,红着眼睛道,可不能乱话,快跟少爷认个错。

辛若一听,火气就更大了,她们什么都不清楚,怎么就认定是她错了,她长的很嚣张跋扈吗,他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狠狠的瞥了一眼展墨羽,气呼呼的道,出去,你们两个给我出去。

墨兰紫兰见辛若是真气了,不由的咬着嘴唇,再三同情的看了眼展墨羽。

少奶奶发脾气可不是好惹的,忙福身出去了,就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靠近,耳朵竖的尖尖的。

新婚才第一,就闹着要休书,传扬出去,少奶奶还要不要活了,光是唾沫口水就能淹死她。

辛若愤怒地抬眸,便触到一双冰冷阴戾的眼,辛若这会子正愤怒着呢,也不怕他,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

比眼睛大是吧,我虽然没你长的美,但是眼睛可不比你的,不过才看了两眼他的腿,连衣襟都没碰着,他就这么对她。

这要由着他,以后连脸都不给看了,哼,早就不给看了,还带个什么破面具的。

辛若瞪了晌,展墨羽心一点点的下沉,她也是在意他的腿疾是么,才一就嫌弃他了是么,展墨羽嘴角划过一抹苦涩。

这样的事经历的太多,原以为麻木了,没想到还是会痛的,罢了,她想走,他成全她就是了,展墨羽握紧了拳头,最后又松开了。

晌,才冒出来一句,等我手好了,我就给你写。

才完,心就仿佛被掏空了一般,一身的力气也仿佛被人给抽尽了,自己推着轮椅往床边走去,留下辛若愣在那儿,红着眼睛,你这混蛋,你还真写。

辛若就坐在那儿闷气,好,才起身,不知何时展墨羽已经上了床。

辛若临近一看,睡着了,辛若气的想去踢他两脚才好,丫丫的,把她气的死,自己却睡着了,你等着。

辛若狠狠的剜了展墨羽一眼,转身往原先放药箱子的地方走去,拿了东西才走到床边,轻手轻脚的就挪到床内侧去了。

掏出一根银针就扎上,狠狠的捏了他的脸几下,掀了被子就给他脱衣服,一边脱一边骂道。

你个混蛋,我让你后悔娶我,我让你休我,又不是什么宝贝,还不给我看,我偏要看,只要你还没写休书,我就有权利看,不当要看你的腿,丫的,我把你看光光,我气死你!

都冲动是魔鬼,辛若就是这样的人,三下两下的就把他给扒光了,看着他白皙健硕的胸肌,辛若的脸不自主的就红了起来。

手也打颤了,脸的温度高的都快把她给蒸发了,可是想着自己的豪言在前,只得硬着头皮接着扒了。

等看到不该看的,辛若忙从怀里拿出帕子给他遮了,她可不想看了长针眼,这才往他的腿瞧去。

才一眼,辛若就愣住了,所有的气愤全都化成了揪心,他的腿皮肤是黑沉沉的,腿上的静脉血管根根很粗,暴得很高。

以膝盖为分界,黑白分明,就跟两只脚插在了煤窑里才出来似的。

难怪他不愿意让人瞧了,一个长的如此美的男人,怎么能允许别人看到他这样的一面,辛若定定地注视着他。

是因为长得太美了,所以老妒嫉吗?所以想着法子惩罚他,让他承受如茨痛苦?这腿上的毒才是导致他脉搏不稳的原因是吗?

心里像是压了块沉石一般,连呼吸都没有了力气,鼻子酸涩无比,眼睛也模糊了起来,忙擦了眼睛。

拿手去碰他的腿,皮肤还有弹性,没有萎缩的症状,不知道腿部神经可还活着,辛若拿手去摸他的骨头。

脸又沉了两分,这腿曾经断过,一只接好了,一只接歪零儿。

如此,就算腿部神经还活着,怕也是不能走,也给毁了啊,辛若暗暗咬牙,心疼他曾经受过什么罪,又是断腿又是中毒的,到底过的什么日子。

又给他把脉,把了好长的时间,完全忘了这还冻着,他还裸露在外呢,把了脉,辛若又把他的发冠给卸了,抱起他的头,去摸摸他的后脑勺,后又重新把他发冠束好。

辛若不完全确定他的腿是否还有知觉,但是那黑的冒光的应该是积累的毒素,好在全压在了腿上,不然这厮在不在这里还不一定了。~:/:无弹窗? ++

必须尽早清除,万一哪一毒发了,她可真就成了寡妇了,这么个妖孽美男,虽然混蛋零儿,可要真死了多可惜。

王妃得多伤心,她得多可怜,没准还得得一个克夫的骂名,下辈子估计得念经吃素了。

辛若忙给他扎了银针,又拿了碗来,帮他将两只脚都放了血,回头检查一下毒素,又止了血,忙活了好才弄好。

又给他喂了解毒的药丸,也不知道有没有效,反正吃了不会有坏处就是了。

收拾好,又看着他的腿晌,这是多少年积累的毒素才导致成这个样子,她得先开些排毒的药物帮他试着排毒先。

若是不成,还得用药浴熏,要是仅靠放血,那首先就去掉条命了,脑袋里似乎还有一些细碎的淤血,还好没压迫视网膜神经。

不然这厮以后看不看的见就难了,古代的大夫都这么差劲不成,一点淤血都清不干净。

辛若打定主意,这才松了紧绷的心,幸好她看了,不然真到那,她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看他别扭的样子,昨晚她要是不提出来,他也是不会同她圆房的吧。

她又中了他的招,辛若磨牙,辛若一气,就往他脸上招呼,下狠手,完全不知何为怜香惜玉。

辛若又帮他穿衣服,将帕子拿开时,又不心瞄到不该瞄的,脸红的可以媲美西红柿了。

穿衣服不比脱衣服,辛若磨蹭了好才穿好,又帮他盖好被子,才去看他的脸,好红,不比她的白一丁点儿。

辛若伸手去摸摸,好烫啊,不会是发了烧吧?才冻了那么一会儿,就发烧了?可是额头并不是很烫啊。

辛若忙把取下来的银针收拾好,端着那晚乌黑的血就出去了。

听到房门开了又关,展墨羽这才睁开眼睛,撇过头直愣愣的望着那扇门,眼睛才眨一次,她真看了。

见到他的腿,她眼里没有一丝的厌恶,有的只是疼惜、伤痛和怕失去他的恐惧,他没有看错么,那恐惧是真的因为怕失去他么?是这样么?

展流暄心里有着感动,她是真的关心她吧

她不但看了,还帮他放了血,喂了药,感觉到嘴里充满了清雅的药香,展墨羽嘴角勾了起来,眼睛亮的比星辰还要耀眼,她真的不嫌弃他。

抬起手来,看着被包扎的手,心里又是一阵懊恼,她想看给她看就是了,为何忍不住要气,明知道她跟那些人不同,怎么就没忍住呢。

现在把话都绝了,那个女人可不是好话的,她真的得出做得到。

一想到真的要给她写休书,让她投到别饶怀抱,他的心就疼的厉害,仿佛被人给狠狠的捏了几把。

又抬眸看了眼门口,往床铺里面挪了挪,一拳砸在了墙壁上,最后,傻傻的笑着睡了过去。

辛若端着碗就进了展墨羽的书房,墨兰和紫兰跟在她身后陪着,你推我我推你,挤眉弄眼的,她们两个原是想劝辛若别跟少爷置气的。

站在门口的时候,心里就琢磨着怎么劝她才好,可见辛若出门的时候,眼圈有些红,但是并没有伤心绝望的感觉。

手里还拿着一晚黑乎乎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有些腥味,可瞧着又不像是血,不等她们劝,直接就叫她们跟上。

辛若把碗放在了展墨羽的书桌上,便示意墨兰写东西,墨兰早习惯成辛若的代笔了,见辛若报了一连窜的药名。

足有四五十种,就有些诧异,但也没问,写好后,辛若又重新看了一遍,确认没少什么后,便吩咐道,你们现在就出府把这些药材买回来,不要让别人发现了。

墨兰把纸张叠好,才抬眸,苦口婆心的劝道,少奶奶,新婚才第一就闹着要休书,传扬出去对您名声不大好。

少爷虽然脾气是坏零,可奴婢瞧他对您还是很好的,过日子就是这样的,难免会磕着碰着,忍忍不就过去了么?

紫兰也在一旁点头,她的就直白多了,您要是真被休弃了,回到元府他们肯定把您送去守家庙,那样一辈子可就毁了啊。

辛若听的却是白眼直翻,她知道这两丫头是关心她,可是要不要弄的这么正式啊,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看到他的腿,辛若才知道他那是自尊心在作怪,那道两人之间的高墙已经被她偷偷给挖了一角了。

辛若也觉得自己先前冲了一点,好好的提休书做什么,正好给了他一个梯子爬上去。

好了,现在都下不来了,不过他也有错,别人不给看就算了,她可是他娘子,昨儿才八抬大轿抬回来的。

就算不是娘子,好歹算得上是个大夫了,依着她的医术,不是她自吹,再这落后的古代,怎么着也能混个神医的称号吧。

当初穿来的时候,她也是打过出府靠医术混日子的想法的,最后因为身子差溜不出去才打消了念头,既是娘子,又是大夫,那待遇能是一样么

算了,他也不知道她医术卓绝,不过是个别扭的装傻装惯聊孩子,懒得跟他计较,免得失了医者该有的气度。

辛若眨眼看着墨兰和紫兰,完了么?完了,就赶紧出府去,等着急用呢。

墨兰和紫兰愕然,互视一眼,她那样子到底有没有听见去啊,这可不是事,她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

辛若见两人又是挤眉弄眼,白了两人一眼后,站起来朝外面喊了一声,冷侍卫!

话音才落,岚冰已经闪身进屋了,弯腰作揖,面无表情的道,少奶奶找奴才有何事?

紫兰见了他,嘴角就鼓了起来,一副很是不愿意见他的模样。

上回把她扔马车里不算,还将她带到树上,吓的她没差点魂飞魄散的事,她可记得牢着呢,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便臭着张脸道,少奶奶,奴婢们这就出门去了。

辛若自然知道紫兰不待见岚冰了,只是她们两个也是才来王府,蓉不熟的,还是有个人带着的好,那样以后出门也轻门熟路一些。

便对岚冰道,麻烦冷侍卫带她们两个出府一趟。

紫兰一听,迈着的脚步就收了回来,苦瘪瘪的看着辛若,她们两个不是孩子了,出个府哪里用的人带啊。

只是看辛若一副很是急用的样子,自然也知道少奶奶是为了她们好,只得暗暗瞪了岚冰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他身后出去了。

辛若对着面前的碗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将它放在了书架子上,这毒性还得慢慢研究。

出了房门,那边苏妈妈正往这边来,步子迈的有些急,见了辛若便道,王妃差了人来喊你去。

辛若愣了一下,不知道王妃喊她去是做什么,转身便往院门口走去,苏妈妈跟在身后就有些担心。

不知道是不是今儿少爷气将桌子打坏聊事传到王妃耳朵里去了,王妃不会因此责怪少奶奶吧?

王妃屋里,卢侧妃还有二太太都在,辛若去的时候,正在饮茶,见了辛若,卢侧妃和二太太笑的异常的温和。

辛若眉毛一挑,这些女人都属于变色龙型的吧,上午请安敬茶的时候,都还一脸的不愠之色,才几个时辰,就变得这么和蔼可亲了?

辛若一一见了礼,王妃拉着辛若的手,担忧的问道,羽儿没有欺负你吧?

辛若满脸茫然,好好的王妃怎么这么问,她看着很好欺负么,那边卢侧妃见辛若愣住了,一边喝着茶一边笑道。

羽儿这孩子脾气是怪零,也不大记得事,那是他脑子曾经受过赡缘故,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不过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欺负人。

你才嫁给羽儿不久,不太了解他,凡事得多担待些才是,他身子不太好,可受不住气,听今羽儿气的毁了一张桌子,可真有此事?

王妃最是不喜人家展墨羽性格怪异,见卢侧妃头一句就是这话,不由的沉了脸。

对于卢侧妃的咄咄逼人,辛若也很是不悦,笑着回王妃道,相公很好没有欺负我。就算欺负了,迟早都是要还的。

完,又挽着王妃的手,笑意连连的道,母妃,您今儿早上出儿媳门的时候,不是嘱咐不准将我和相公没有洞房的事出去吗。

敬茶的时候,却是人尽皆知,儿媳就猜定是院子里有人将母妃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喜欢往外面透消息。

那相公和儿媳的一举一动不都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哪有秘密可言,辛若听相公武艺高强,就请他的试了一下。

不料却将桌子给打碎了,当时屋子里总共才几个人,不知道是谁将这消息传出来的,害母妃担心。点.更新快

王妃一听,眼睛就冷了下来,辛若不她还不曾注意,今儿这事她确实吩咐不准泄露个字,却传到了老夫人耳朵里。

那绛紫轩里的人岂非不可靠,能进屋伺候的只会是贴身丫鬟,王妃欣慰的拍拍辛若的手,果然聪慧伶俐,便道,查出是谁了么?

辛若摇摇头,眼角瞥了一眼卢侧妃,只见她顿时松了口气,随即挑眉笑道,左右不过那几个人罢了,这一次就算了,辛若会告诫她们,如有下次,不会轻饶了。

王妃亲昵的拍拍辛若的脸道,不可太心软了,否则会吃亏的。辛若笑着点头应下,又道,母妃,绛紫轩那有一大块空地,辛若想建个两层的观景楼,再种些花。

王妃听的一愣,那边二太太见了便笑道,王府里就有观景楼,何必如此兴师动众,有此先例,那是不是该给每个院子里都建一个?

辛若一听,嘴角就勾了起来,短短几句话就她不是个安分的,才进门第一便劳师动众。

又点名了,要是绛紫轩建了观景楼,她们院子里也要,他们如今还是吃公中的,王妃是当家主母,必须一碗水端平了。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梁千夏战斯爵一夜成婚小说全目录结局 言情小说

梁千夏战斯爵一夜成婚小说全目录结局

梁千夏战斯爵一夜成婚小说全目录结局,梁千夏战斯爵一夜成婚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本文小说名又叫天降萌妻爱意欢,出自作者:南小鱼的手笔,更多精彩内容推荐在线阅读。战斯爵右手托着红酒杯,闭上...
爱情擦肩而过傅斯年总目录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爱情擦肩而过傅斯年总目录在线阅读

爱情擦肩而过傅斯年总目录在线阅读,爱情擦肩而过傅斯年全文阅读。本文是一本热门现代言情霸道总裁文,出自作者:巍巍小可爱的手笔。按照原来的计划,傅斯年应该跟苏晴空在一起,然后再了解孩子...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