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世子嚣张妃辛若展墨羽目录阅读无弹出

admin
18881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14日17:18:06 评论 13 views

妖孽世子嚣张妃辛若展墨羽目录阅读无弹出,《妖孽世子嚣张妃辛若展墨羽全本小说已经完结了,本书的作者是洛神,又名《庶女毒妃》,是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言情小说。辛若是被一个巴掌打醒的,睁开双眼后,辛若发现周围堆积了大批人,这些人还都身着古装。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无才无德的三小姐身上,刚醒来就被人诬陷通奸。初来乍到,既然这么多人不想她好过,那辛若就得慢慢玩,慢慢复仇。

妖孽世子嚣张妃辛若展墨羽目录阅读无弹出

>>妖孽世子嚣张妃辛若展墨羽目录阅读无弹出<<

妖孽世子嚣张妃辛若展墨羽目录阅读无弹出

老夫人见他们谁承认了自个儿俗,辛若就都送了一份可心的见面礼,不由的暗气。

这会子见辈都围着辛若打转,一个个清脆的喊着要礼物,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王府里还有没有规矩了。

辛若背对着她,对这些应该是弟弟妹妹们的突如其来的亲切,有些不适,忙叫紫兰把事先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展墨羽见了好些熊,不由的嘴角抽搐,这丫头太会送礼了。

可不是,她们一见到白熊,恩,是的,是白熊,比辛若昨晚抱着的那个熊了不少,但是依然可爱的慌,一个个眼睛就盯着了熊,太可爱了,太喜欢了。

辛若自然是一人送一个了,男孩嘛,辛若也送他们喜欢的东西,总之,皆大欢喜就是了。

她们越是喜欢,老夫人就越发的气恼,卢侧妃自然也是一样,亲自给老夫人奉茶道,羽儿如今也成了亲了,暄儿的婚事也该有着落了。

老夫人一听,眉眼就舒展了开来。

望着王爷道,冰娴那孩子我瞧着就喜欢,孝顺乖巧又懂事,也知道如何的讨长辈欢心,如今羽儿已经成了亲,也该适时迎娶冰娴了,只是她毕竟是郡主,身份上不可太委屈了她。

辛若自然听的出老夫人明里暗里都在讽刺她不懂事不知道如何讨长辈欢心了,只是她全然不在意,反而觉得奇怪。

不委屈冰娴郡主,难不成原本冰娴是要给展流暄做妾的么,辛若疑惑的望着展墨羽,他美丽的凤眼微黯了下来,里面挟了丝伤痛和自卑。

虽然都只是一瞬即逝,但辛若还是捕捉到了,握着她的手力道也大了些,就听他轻声道,娘子,我若没了世子之位,你。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出来了,径直的松了手,眼底一片黯淡,她也是在意的,是吗?

好吧,辛若神游了,他才了一句,辛若就陷入了太虚境地,原来她们的身份不能委屈了她,就是要让展墨羽和她让出世子和世子妃的位置啊。

她原先还奇怪展流暄长的一表人才,怎么到现在还未娶亲,原来是等着世子之位呢,也是,若仅是一个少爷,又是庶出的,郡主之尊嫁他确实委屈零儿。

晌,辛若回过神来,见展墨羽望着她的眼睛有一丝的绝望,辛若有些心疼,不是因为世子之位没了,而是他被人给否决了。

不过就是腿残了而已,他们是他至亲的人,为了个位置,就连祖母都逼迫他,辛若抓住他的手,紧紧的握着。

轻声道,一个王位而已,没了就没了,又不会饿死,我原也没想过嫁入公卿世家,要是相公愿意陪我游历下名山大川,那样比给我一个王妃的位置,还能让我开心。

辛若着的时候,一直就直视着展墨羽的眼睛,展墨羽见她的真诚,冰冻的心一点点的融化,嘴角就也溢出了笑意。

美目顾盼,眸光流转,是风情万种绝不为过,辛若看着看着就傻掉了,展墨羽见了,眉头就又蹙了起来,妙目一瞪,注意点儿,口水都流出来了,还不快擦擦。

辛若下意识的去擦嘴,等反应过来,狠狠的瞪着他,展墨羽却是低低的笑着,眉宇间尽是捉狭。

辛若恨不得去狠狠的咬他几口才好,可是元忌着这么多人在,只得忍了,你个死妖孽,你等着,风水轮流转,姑奶奶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你再惹我,心我拿针扎你。

正瞪着他,就听老夫人继续对王爷道,我知道你心里愧疚,可羽儿的样子如何入朝为官,你也不想福宁王府到他手里就落寞了吧。

那样我就是下了九泉也愧对先王,迟早都是要交出来的,你又何必执着,还连累了暄儿。

那边王爷听了,脸上就带着愧疚之色,这原也是好的,羽儿如今已经成了亲,是该交出世子之位了。

王爷走到展墨羽跟前,摸着他的脑袋,道,就算羽儿没了世子之位,父王也会保你们夫妻一辈子衣食无忧。

衣食无忧么,母妃不一样衣食无忧,她不也一样不开心,父王对他好只是源于心中的那份愧疚罢了。

福宁王府的传承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他一早就知道,不当是他就是母妃也早就认清了,展墨羽回头吩咐岚冰道,阿冰,去将他们要的东西拿来。

王爷没想到展墨羽如此爽快的就将世子之位给交了出来,点犹豫之色都没,仿佛世子之位在他眼里什么都不值,心底的那份愧疚就更深了,是他愧对他们母子。

岚冰很快的就将东西取了来,一份册封世子的诏书,一个锦盒,里面装的是玉印,是世子之位的象征,展墨羽直接就示意岚冰交到王爷的手里。

转身,推着轮椅就走了,充满了落寞和被伤害的疼痛,辛若迈着脚步就跟了上去,接过岚冰的位置,推着他走远。

身后是一连窜的祝贺声,每一声的祝贺都像是一根刺插在辛若的心上,听着是那么的刺耳。

这还是王妃的屋,他们竟然在王妃的屋里祝贺,王妃就坐在那儿看着,嘴角溢出讽刺的笑,随即转身进了内室,由着他们闹吧,这一总算是来了。

辛若推着展墨羽,岚冰早已影身不知何处,墨兰紫兰远远的跟在后面,眼睛红红的,布满了泪水,连路也看不清了。

两人满是心疼,心疼二少爷,心疼王妃,心疼辛若,更恨福宁王府的薄情。

辛若见展墨羽一路都不话,忍不住伸手去戳了戳他的背,喂,别这样嘛,不就是个世子之位,没了就没了,有什么大不聊。

我没在乎它,他早就不在乎了,从他们第一次提出来的时候,他就不在乎了,只是母妃一直抱着他能治好腿的希望罢了。

送我去练功房,展墨羽沉静的道,辛若还真跟不上他的思维,跳的太快了,不由的眨着眼睛,由着展墨羽指路。

辛若一直想着先前问的问题,忍不住又戳了戳他,展墨羽气呼呼的回头瞪着辛若,有话就直,不许戳我。

辛若手指头都还指着,见了他噌怒的样子不由的又傻掉了,展墨羽见了脸又沉了下来,就听辛若道,你以后少瞪我,怎么我也是你拿世子之位换回来的,你得好好待我。

展墨羽被的一愣,就听辛若得意的笑着,你要是打一辈子光棍,那不是就不用交出世子之位了,所以嘛,你得好好待我,以后不许我笨,不许我花痴,不许。

白痴,展墨羽白眼一翻,推着轮椅就往前走,不过眼里都是笑,这傻丫头当初还嫁给他,她就去当和尚呢,不过那光棍是傻意思?光光的棍子?

还有不许我白痴,你才白痴呢,辛若在后面追着,丫的,把轮椅推的那么快做什么,她都快跟不上了,辛若提起裙摆就往前跑,想起头上还有只簪子,随手拿下来,朝着那边湖里就是一扔,荡起阵阵涟漪。

展墨羽见了,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就连手上的动作也都缓了下来,或许,失了世子之位得了这么个宝贝,是上眷元他呢。

辛若终于追了上来,就挡在了展墨羽的跟前,气喘吁吁的,瞪着展墨羽,我又不是老虎,你跑什么。

我又丢不掉,你追我做什么,展墨羽无辜的回道。

辛若一时哑然,是啊,她吃饱了撑的追他干嘛,不由的鼓着嘴,狠狠的挖了他一眼,若无其事的道,你少臭美,谁追你了,我只是想早一点回院子而已。

完,转了身就往前走,展墨羽见了不由的摇头,转身推了轮椅往回头,笑道,那边不是回院子的路,叫丫鬟跟紧了,别走丢了。

辛若听了直跳脚,回身看他优哉游哉的推着轮椅往另一边走,气的站在那儿咬着牙,死妖孽,欺负她是新来的,竟然乱带路。~:/:无弹窗? ++

辛若在后面跺脚,就听展墨羽悠悠的道,以后可得记清楚了,绛紫轩在母妃院子的东边,别出了门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辛若气的咬牙,分不清东南西北怎么了?我以前认路都是靠左拐、右拐、直走的,不也长大了,没丢。

完,大步越过他往东边走,这一条路来时是用心记得,不怕迷路,墨兰紫兰两个见辛若气呼呼的样子,就知道八成是被少爷气着了。

可这么正大光明的撇了少爷走了,是不是有些不敬啊,她们就想不通了,以前大夫人那么对她,她都不气。

二少爷才了一两句话,还是好意的提醒,怎么就把她气成这副模样了?可不能随意少爷的气,或是惹少爷气啊,王府里可就指着少爷过日子呢。

辛若先前走的还很快,后来就慢慢的了,最后还落他后面两步,谁让这条路有丫鬟路过呢,她不得不悠着点啊。

那么多人不喜欢她,辛若想着就头疼,她真有这么不讨喜?不然怎么一个个见了她活像她欠了人家银子耍赖不还似地。

展墨羽回到绛紫轩就去了练功房,辛若只好回屋,今儿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都有些饿了,幸亏早上吃的多,不然这会子早被饿死了。

辛若拿起糕点就吃起来,那边林妈妈领着四个丫鬟还有六个婆子进来,辛若见了她们,忙将糕点放下,擦了手,才道,都起来吧。

几人忙站了起来,站成一排,林妈妈挨个的介绍着,一个一个的与辛若听,让辛若清楚她们平日里都负责什么活计。

辛若一听院子里有厨房,嘴角就弯了起来,对林妈妈道。

这院子里的事林妈妈最清楚,由着你打理我放心,又指着如晴和沉烟道,她们原是我身边的二等丫鬟,林妈妈看着什么工作适合她们,就吩咐着,不用客气。

一大早的就对某妖孽抛媚眼,当她是瞎子呢,离了大夫人,她们就是捏在她手里的柿子,这么多,也该软了,敢觊觎她的相公,真是嫌命长了。

辛若这是将绛紫轩管家的权利教给林妈妈了呢,林妈妈有些微愣,只要新妇进门,这院子里的事都要接手的。

少奶奶怎么都不问,就直接指了她身边的两个二等丫鬟给她,让她管着,两个大丫鬟是近身服侍的,苏妈妈是她的奶娘,那两个丫鬟呢?

就听辛若道,其余几个只听我的吩咐,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就都下去吧。

林妈妈领了丫鬟下去了,如晴和沉烟咬着嘴,也跟着下去了,屋子里就剩下辛若和墨兰紫兰还有南儿北儿。

俩丫鬟因为辛若把她们也都留了下来,笑的眉眼弯弯的,辛若见了不由的摇头,站起身子好好视察她可能要住一辈子的院子。

绛紫轩很大,这是辛若的第一感觉,风景很美,这是辛若的第二感觉,辛若将院子看了个大概就回了屋里,屋子里已经摆好了午饭。

展墨羽正坐在桌子旁,看着辛若进来,眼睛一眨再眨,颇有点怨夫的味道,你去哪儿了?怎么丫鬟都没找到你。

辛若净了手然后坐了下来,看着饭菜都没冒热气了,定是等的有一会儿了。

又听展墨羽话的语气,便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就在院子里走走,相公饿了怎么不先吃,不用等我的,这菜都冷了呢。

完,就有些讪讪的,万一人家没等她,多掉面子啊。

不过好在展墨羽没这么,辛若忙示意丫鬟把菜端下去热热,墨兰和紫兰忙上前帮着将菜撤下去,那边秋月就端了一碗粥上来,少爷饿了吧,先吃碗燕窝粥垫垫肚子先。

辛若坐在一旁瞧着,那粥就放在展墨羽的跟前,辛若闻着燕窝的味道,鼻子轻轻嗅了嗅,眉头就皱了起来,眼神也冷冽了下来。

疑惑的眨了两下,秋月见了,便道,少奶奶也要么,奴婢这就去端来。她是以为辛若见她只给少爷了没给她端,不高兴所以眼神才冷冽的。

辛若摇头笑道,不用了,我还不饿,你们都下去吧。

屋子里一干热都退了出去,展墨羽端起燕窝粥就要吃,辛若一伸手就把粥给夺了下来。

展墨羽见了眼睛直眨,嘟嚷道,你不是才不饿么?怎么现在又抢他吃的了,他才练完功回来,肚子早饿了。

我是不饿啊,辛若着,拿勺子盛零燕窝粥放在嘴里尝了尝,随即又吐在了碗里。

拿眼睛去睃展墨羽,正见展墨羽睁大了眼睛,对辛若方才的动作真是愕然无语,她不吃就算了,他可是还饿着呢。

辛若把勺子放了下来,无辜道,别那么看着我,我是为你好,我可不想才嫁进门就当寡妇,你知不知道芜花和甘草凑合到一块,是会中毒的,会死饶。

你闻芜花的香味,最好还是不要吃干草,万一中毒了怎么办,燕窝里好好的加什么干草,解毒也不是这么解的啊。

回头你解什么毒,跟我就是了,不收你银子,当然了,你要给我银子,我也不会客。

辛若自元自的着,脑子却在转着,这干草是有补脾益气,清热解毒,祛痰止咳,缓急止痛,调和诸药的效果。

用于脾胃虚弱,倦怠乏力,心悸气短,咳嗽痰多,脘腹、四肢挛急疼痛,痈肿疮毒,缓解药物毒性、烈性。

不过甚少有去独服用的,更别提是参合在燕窝里了,会坏了燕窝的味道的。

辛若洋洋洒洒的着,直到觉得周围的空气突然降了下来,这才闭上了嘴,嫌她聒噪了?她才了两句话而已啊。

一抬头就见展墨羽脸色沉得吓人,眼如疑露,双手握紧,指节咯吱作响,青筋暴起,最后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一张花梨木的桌子顿时四分五裂。

辛若吓了一跳,那碗燕窝粥也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碎了,辛若忙撅了嘴,跳起来,抖了抖衣服的碎木屑,疑惑的望着他。

干嘛啊,句话也能发这么大的活,不想听就直嘛,她闭嘴不就可以了,好好的,砸桌子干嘛?

辛若越想脸越沉,依着他的性子,不想听她话八成会直接拍她的,而不是拍桌子,那就是她的话惹着他了。

她只提了两句中毒,可他瞧着人挺好的啊,没有一丝中毒的气色啊,莫非

那边墨兰紫兰端着菜进屋,见展墨羽大发脾气,吓的手一抖,忙端着盘子上了前,少奶奶又怎么惹着二少爷了。

二少爷阴着脸的样子不会是想打少奶奶吧?怎么今儿一就风波不断呢。

两人忙将辛若护在了身后,双眼警惕的看着展墨羽,那边秋月和冬荷随后进屋,见此情景,也都冷眼瞧着辛若主仆。

辛若见展墨羽又捏紧了拳头,忙从一旁绕到他跟前。

抓住他的手,红了眼睛道,相公,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耽误你用饭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我亲自下厨做几个菜给你赔罪好不好,你别气了。

着,眼泪就流了下来,谁有事没事的在粥里加甘草,而且甚少有人在香里添加芜花的,这根本就是有人要害他啊。

可他中的毒呢,辛若趁机给他把了个脉,脸色就沉重了起来,脉搏时而沉稳时而混乱,一下重一下轻,芜花和甘草的毒性不该是这样的啊。

还没把完,展墨羽就抽了手,拳头一直就没松开过。

辛若抓着他的手不放,温热一点点传来,展墨羽也慢慢地平复了自己心里的灼灼然烧的怒火,脸色也一点点的散开。

辛若暗暗的捏紧他的手,要他沉住气,这事不该是个丫鬟就能设计的,背后肯定有主谋,他们不可以打草惊蛇。

展墨羽见辛若故意这么自然也能明白,不由的抽回了手,推着轮椅进了内屋。

辛若忙吩咐墨兰和紫兰,将厨房里的菜准备好,转身跟着展墨羽进了屋,然后把门关上了。

翻箱倒柜的找出药箱出来,拎到展墨羽跟前,熟练的就把箱子给打了开,刚刚那一拳头打在桌子上,用的力道不,手上的筋骨肯定是震伤了。

辛若握着他手的时候,都感觉到自己手上沾的有他的血,估计是气极了,力道用到极致了,那张桌子被砸的根本瞧不出原型了。

再想着先前在老太太屋里,他手被烫着的时候,辛若就感觉到他手上有不少老茧,那是推轮椅推出来的。

辛若忙给他上了药,只是现在还沾不得水,不然连手上的老茧,辛若都想帮着一并处理了。

他是仙人之姿,不该有一双长满老茧的手,就算是有,那也该是拿剑磨出来的那种。

展墨羽就那么看着,辛若心翼翼的给他手上药,又轻轻的抚摸着手上的老茧,就连母妃也没这般悉心的呵护过他,心里不禁软的一塌糊涂。

辛若帮他上了药,又拿纱布给包上了,将药箱收拾好,才道,相公,你先忍会儿,我一会儿就把饭菜送来。外面桌子都被打的七零八落的了,少不得就在内屋用饭了。点.更新快

辛若完,将药箱子放回原处,就出了屋,秋月和冬荷就守在外面,辛若冷声道,就在外面守着,不要进去打扰他。

还是让他自己冷静冷静的好,秋月和冬荷听了就有些不快,少奶奶惹着了少爷,把他一个人留屋里,没个人在一旁照应怎么成。

少奶奶就那么不待见少爷么,连她们都不许进去了,还是她顾忌着她们对少爷有想法。

可是她是少奶奶,她的话她们不可不听,只期盼少爷能将她们喊进去伺候,那样少奶奶也无话可。

辛若完就去了厨房,厨房里的婆子见辛若进了屋,忙道,少奶奶,厨房油烟重,哪是你呆的地方啊,快些出去,要吃些什么,吩咐奴婢们一声就是了。

她一个大家闺秀,哪里会厨房里的活,没得耽误她们工作才好。

无事,你们忙你们的去吧,我只是炒两个菜,着,那边紫兰就拿了围兜帮辛若围上,又帮辛若将袖子给处理好,道,少奶奶,菜都准备齐整了。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免费阅读

《庶女毒妃》辛若展墨羽结局十分精彩,本书是由网络作家洛神创作,又名《妖孽世子嚣张妃》,讲述了女主穿越重生复仇的故事。辛若魂穿一个架空的时代,原主是一个庶女草包,常年受到兄弟姐妹的欺...
重生之武尊逍遥陈元小说整本阅读 穿越重生

重生之武尊逍遥陈元小说整本阅读

重生之武尊逍遥陈元小说整本阅读,小说重生之武尊逍遥全集是由著名的大神级别网络作家元婴上人最新呕心创作的一部重生类型的都市异能小说,小说情节跌宕起伏,丝丝入扣,引人入胜,是一部非常好...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