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晓染沈梓川免费全本阅读

admin
1886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15日14:18:49 评论 7 views

方晓染沈梓川免费全本阅读,方晓染沈梓川是什么小说?《十年痴念知始终》是一本讲述了女主方晓染在和沈梓川结婚之后,因为方嫣容的插足,和沈梓川走到了末路的故事。故事中,方晓染是方家的养女,在沈梓川看来,方晓染是一个用尽了所有方法都一定要嫁给自己的恶毒女人,却不知道,当初沈梓川之所以被下药,全都是方嫣容的手脚,方晓染也是一个受害者,而这几年的婚姻中,方晓染受尽了沈梓川的冷暴力,当方晓染孩子的死去,方晓染终于决定离开。

方晓染沈梓川免费全本阅读

>>方晓染沈梓川免费全本阅读<<

方晓染沈梓川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黑色迈巴赫一路疾驰,车速很快,方晓染坐在副驾驶位,胃部早就翻江倒海地难受,但她白着一张脸,没有多少表情。

她这幅不同以往的冷淡态度,被沈梓川看在眼底,冷厉的心肠竟有了莫名的异样。

最后,他只是抬了抬手,力道轻缓却不容拒绝的将她凌乱的长发挽到耳后,俊脸冷峻脸色极差地开口说道,跟我回去很委屈?如果现在坐你旁边的是萧景城,你不仅不会冷着脸,还会对他投怀送抱吧?

嘲讽的口吻,听得方晓染愣怔了一下。

她努力压抑从喉管里溢出的酸涩和伤痛,盯着眉眼沉铸的男人看了一会儿,安静地笑了,沈梓川,我决定不离婚了!只要我没死,我就一直霸占沈太太的名分和位置,我要全桐城的人都知道方嫣容是破坏掉我婚姻的小三,我要她一辈子只能当见不得光的小三,我要她永永远远被钉在耻辱柱上,被人嘲笑咒骂!想要光明正大把她娶进来,除非我死,或者你丧偶!

你再多说一个字试试看!

沈梓川心头已经熄灭的怒火,随着方晓染的字字句句又重新熊熊燃烧起来。

双手稳稳控制住方向盘,他踩下刹车。

随着吱地一声刺耳声响过后,车子突然停靠在路旁,由于惯性方晓染的身体狠狠地朝前栽倒,虽然被安全带卸了一些冲劲,但她的额头还是重重地磕撞在茶色的挡风窗上,疼得她眼冒金星,差点痛呼出声。

而罪魁祸首却冷漠地看着她,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眸光深邃,让她无法猜透,他此刻心里的真实情绪。

方晓染扭过头,决定不和他一般计较,腹部早就憋的难受,捱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去卫生间释放,憋得她脸色涨红。

透过茶色玻璃窗往外看,在街边发现了一间快时尚类的饮食餐厅,她深呼吸,解开安全带,推了推车门,打算下了车就狂奔进去。

不料,车门被中控锁着,无法推开。

卧槽!

方晓染气得差点大爆粗口,别过脸朝沈梓川淡漠地开口,麻烦解下中控锁。

男人皱眉瞥了她一眼,五官沉了下来,薄唇冷然勾起,理由!

我要上洗手间。

腹部下坠的感觉越来越难熬,方晓染急得快要发疯脱口而出六个字。

闻言,沈梓川勾唇,愉悦地低低笑了,没有再难为方晓染,修长手指利落地摁了下黑色键,咔嚓一声,车门应声而开。

门一开,方晓染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十万火急地冲入餐厅,目标非常明确。

几分钟后,她的人走出洗手间,路过一个拐弯处,刚转过身,忽然就被一个中年贵妇人挡住了去路。

刺鼻的香水味,迎面扑来。

方晓染抬头,看见是面色不善的赵莉,皱着眉头轻声喊了声,妈,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巧什么巧?

赵莉从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不见半分好脸色,声音尖锐地咒骂道,方晓染,你个忘恩负义的小贱人,还知道我是你妈啊!你不愿意给容容捐肾,能不能早点说清楚,啊?临到手术的时候,竟然李代桃僵换成了个死人,你可真够恶心的!容容现在还在医院,移植了一个死人的肾,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我可怜的容容,她到底哪里得罪你了?贱人,你巴不得我的容容早死是不是?容容死了,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

妈,对我的好处可多了!方晓染暗暗咬了咬牙,抬头直视着对方,就那么轻轻地笑着问,至少,再也没有人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却每天都想着勾搭我的丈夫,不是吗?

这些年,方嫣容就好像无孔不入的苍蝇,围在沈梓川身边嗡嗡地转个不停,别提多恶心了。

她看在养父养母的份上,强忍着一言不发,但不代表她不计较。

也就赵莉两夫妻不仅没有责怪,反而怂恿方嫣容积极上位,无所不尽其极地企图取代她沈太太的位置。

说穿了,不就是因为她是从福利院抱养来的,非亲生女儿,而方嫣容才是她们亲生的。

赵莉脸色瞬间仿佛吞了一坨翔般难看,眼看着围观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议论纷纷的,眼珠子一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指着方晓染的鼻子,冷笑点头,行行行,我说不过你,从小你就牙尖嘴利有理没理都要争赢!四年前你不要脸抢走了妹妹喜欢的男人,四年后你对病危的妹妹见死不救!方晓染,我真后悔当年把你从福利院抱回来,一养就是二十六年!没想到,你不仅不报恩,反而处处对我的容容下毒手说来说去,都是我和你爸从小没有教育好你,让你越长越歪了,变成一个心肠歹毒的人。今天,既然你还喊我一声妈,我就好好教导你该怎么做人!

说完,赵莉抬手往后面摆了摆,人群中突然窜出两个穿黑西装的大汉,都是赵莉的随身保镖,凶恶地冲到了方晓染身边,一个掐住她的肩膀,另一个狠扯她的头发,逼迫她不得不抬起头。

方晓染喘息着挣扎,心像无风的湖面,没有起一点波澜,睁大眸子面如止水地看向赵莉,平静地说道,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你和我心里都有数。难道非要我把那些丑事张扬出来,你才开心?

闭嘴!

赵莉踩着高跟鞋走上去,伸出手用力挑起方晓染的下巴,尖锐的指甲狠狠地刺入方晓染的肌肤,她的声音很尖锐很刺耳,死不悔改的东西,今天我就替你的亲爸亲妈好好教训你。

她脸色狰狞地抬起右手,高高扬起在半空中,忽而往下甩落,直直地甩向方晓染的脸。

方晓染没有躲避,也没有挣扎,倔强又冷漠地盯着赵莉,心仿佛被尖利的荆棘一下又一下地扎着,说不出来的悲凉。

她静静地闭紧了眼眸,等待赵丽沉重的一巴掌凶残地打在脸上。

记得高二上学期因为一张当红歌星的演唱门票,她和方嫣容闹了场小矛盾,赵莉二话不说,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她的内耳膜打出了血,当晚就发烧,足足烧了四个多小时才退烧,她差点就成了聋子。

但是,等了很久,记忆中的疼痛并没有再次出现。

方晓染猛然听见了赵莉发出凄厉的惨号声,错愕睁开双眼,等看清楚眼前的一幕后,彻底惊呆了。

方晓染看见,那个无比挺拔伟岸的男人,及时赶到,露出半截白皙皮肤的结实手臂强势地把赵莉肥腻腻的胳膊拦截在半空中

方晓染愣了愣,她被那两个黑衣大汉给压制的半蹲在地面上,抬头就看见男人包裹在黑色修身西装外套里的冷硬胸膛。

映射在水晶灯光下的沉峻五官,竟隐约透出几分戾气。

我说过,我的女人由我自己调教。

沈梓川慢条斯理地说着,一手悠闲地插在西裤口袋里,森白冷厉的另一只手按住赵莉那条凶狠甩向方晓染脸上的手臂,眸光一冷,在对方的肘关节部位,用了几分狠劲下去,赵莉顿时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肘关节处弥漫到全身。

面对喜怒难辨的沈梓川,赵莉害怕得腿肚子都快要抽筋,不敢再像对待方晓染一般放肆,急忙垮下脸连声求饶,嘶梓川,快,快放手!我真的没有要对晓染怎么样的意思,刚才她看见我就咒骂容容不得好死,还咒骂你和容容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我听到这些话实在是很生气!

容容她躺在医院生命垂危,也不知道能活多久,我这心情实在是太难受了,晓染她不仅不关心容容的病情,还在我面前变本加厉说容容的坏话,作为一个母亲,我真的忍受不了晓染口口声声侮辱容容。

梓川,如果当时你听到了那些话,你肯定也会为容容打抱不平。

是吗?

男人面容冷沉地松开了手,望着舌灿莲花的赵莉,声音透着把对方早就看穿的讥诮,以我对我妻子的了解,她不是多嘴的人。

这话的意思,反过来在讽刺她是爱嚼舌根多嘴的人?

容容不是说沈梓川被她牢牢玩弄在鼓掌之中,待她百依百顺吗?

既然他深爱容容,为什么连她这个作为容容亲生母亲的脸面都不放在眼里?

无论沈梓川现在已经娶了方晓染,还是离婚后娶了容容,她都是他的丈母娘,是他的长辈,可现在他根本就没有一点尊重她是丈母娘的态度。

赵莉瞬间惊呆了,被沈梓川这句话给驳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飞快地扫了眼气息冰寒的男人,圆润的身体抖了抖,不敢再呛声。

她和方信元两夫妻在沈梓川的面前,从来不敢摆长辈的谱,一向恭恭敬敬待他为上宾,害怕和恐惧,早已深深刻入了骨子里。

见赵莉不再叽歪,沈梓川迈动长腿平静地朝方晓染走过去,扫了眼抓拽方晓染头发和扭扯她手臂的黑衣大汉,眯了眯眼,薄唇边的笑意浅淡如风。

下一秒,如同快镜头一般,他的动作快到让方晓染目不暇接!

啊!

嗷!

方晓染听见几声痛苦的闷哼声,紧接着,困住她的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如同破败的麻袋般被沈梓川几脚踹飞到半空中,惯性的作用下又沉重地砸在地上,纷纷捂着肚子痛苦地蜷缩成一团,嘴里不断地吐出鲜红的血沫。

见两个保镖毫无还手之力就被沈梓川给踢成了废人,赵莉不敢多说一个字,吓得好似一只惊恐的鹌鹑鸟缩着脖子钻进人群中灰溜溜地撤了。

事情发生的太快,快到方晓染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呆呆的,直到耳畔传来男人低低的轻笑声,她才回过神,震惊抬眸,视线里依旧是男人笔挺凌厉的黑色外套,气息平静,仿佛刚才出手伤人的不是他,正拧着墨色长眉面无表情地凝着她。

忽而勾唇笑得温文尔雅,修长的手掌朝方晓染伸过去。

谢谢你!

他突然转了性子出手相帮,方晓染恍然在做梦似的,愣愣怔怔,柔软的腰肢被男人温热的手臂一把握住,半搀半扶着站起来。

她就这样一路沉默地被他带回了家。

方晓染回过神时,人已经站在了沈梓川的卧室里,发现他踱到落地窗边,手里夹着一根烟皱眉抽了口,掏出手机拨给助理沈白,最近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和方氏集团有什么合作项目?有就全部给我停止!

说完顿了下,吐出淡淡的烟圈,薄唇冷然开启,对,告诉项目负责人,是我下的命令。

方晓染愕然地听着他打电话,渐渐地,心跳不知怎么的,就哐当哐当地跳了起来。

她有多久忘记了,心跳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他挂断电话后,徐徐走过来,淡淡烟草味道夹杂着独属于他的冷冽气息,瞬间就萦绕在她的鼻端,经久不散。

四目相对,是面对面的尴尬。

没没有。

方晓染的心跳越来越加速,再蹦得快一些估计沈梓川都能听得到了,脸红耳赤的,再没胆子盯着他看,急忙转身急促地说道,之前的事谢谢你,我有些累了,先回客房休息。

刚转过身,肩膀却被男人一手摁住,一节骨节分明的手指,温情地抚摸她被掐得青紫的下巴,力度控制得很轻柔。

回客房干什么?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个房间陪我一起睡。

他不说这番话倒还相安无事,这一说方晓染立即想起了四年的婚姻里所受到的委屈和屈辱,眼眶泛起了红意,愤怒地呛了回去,沈梓川你到底在搞什么搞?四年都过去了,我睡客房足足睡了一千多个日夜,你到今天才知道我是你的妻子吗?别再假惺惺的对我关心了,好吗?

我知道是我自己不自量力爱上你,我活该,以前你伤害我的那些事,我都认了,也不想再追究,但你能不能别装出一副对我情深意重的模样?

一片好心竟被她当成驴肝肺,沈梓川立即沉下五官,脸色极其阴沉,从薄唇中冰冷地蹦出一句话,方晓染,你不是我喜欢的女人,确实没资格住在我的卧室,出去!

没资格她没资格!

方晓染的呼吸一下子凝滞,目光牢牢地盯着沈梓川那双冷漠的眸子,身体像是刀割似的刺疼。

他终于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是的,她没资格睡他的房间他的床,在他心底,最有资格的,是她那个表面上看起来单纯无暇善良无辜的妹妹吧。

半晌后,方晓染抿紧惨白的唇瓣,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砰!

房门在她身后,被人用力甩上,振聋发聩。

赵莉揣着一肚子火气走进方家大宅,扔了包给佣人,迎面撞上了方嫣容,见到女儿仿佛见到了主心骨,忍不住把在餐厅吃早餐遇见方晓染的事竹筒倒豆子般全部倾诉出来。

容容,我刚才差一点就被方晓染给气死了,还有啊,我看梓川对小贱人的心越来越偏了,你可一定要想办法弄死那个小贱人,越快越好!

方嫣容漂亮的小脸闪过阴鸷,妈,我心里有数!以后你遇见了方晓染的时候客气点,别总是被梓川哥抓到现场,这会影响我在他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行行行,我知道,都听你的。

家里不能再待下去了,我先回医院。

说完,方嫣容站起来,拎着手提包袅袅娜娜往外走。

赵莉一怔,为什么?家里可比医院舒服多了,你又闻不习惯消毒水的味道。

妈,你忘了,在梓川哥的心里,我现在就是个重症病人,只能躺在病床上。

方嫣容露出娇艳的笑容,笑意里的每一丝纹路,却是凉的。

自从方晓染被沈梓川搞得小产后,他是越来越在乎上她那个姐姐了。

这么多年她精心策划,一步步殚精竭力,甚至不惜和魔鬼做交易,就差最后一步,她就能嫁给他如愿成为沈太太,获得梦寐以求的幸福。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娘子陪为夫种田陆曼免费全本阅读 言情小说

娘子陪为夫种田陆曼免费全本阅读

娘子陪为夫种田是一本由作者浮生创造编写的小说,小说中陆曼穿越来到了古代,成了穿越大军中的一个,而当她身份不明,只有一个猎户丈夫可以攀附的时候,陆曼决定要带着陈子安一起创造财富,改变...
十年痴恋知始终免费全本阅读 言情小说

十年痴恋知始终免费全本阅读

十年痴恋知始终结局小说在哪看?小说中方晓染怀上了沈梓川的孩子,而当方晓染痛苦的发现,害的她和沈梓川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方嫣容,竟然站在了沈梓川的身边,更是诬陷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沈梓川...
苍城有女,其名为安薄在线阅读无广告 言情小说

苍城有女,其名为安薄在线阅读无广告

苍城有女,其名为安薄安安在线阅读无广告,苍城有女,其名为安的小说是作品《纪少的如意娇妻》,小说讲述了在苍城之中,薄安安的美貌无人能媲美,而她的绝世容颜在被纪时谦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