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痴恋知始终免费全本阅读

admin
1889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15日14:21:08 评论 6 views

十年痴恋知始终免费全本阅读,十年痴恋知始终结局小说在哪看?小说中方晓染怀上了沈梓川的孩子,而当方晓染痛苦的发现,害的她和沈梓川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方嫣容,竟然站在了沈梓川的身边,更是诬陷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沈梓川的。沈梓川父亲的去世,是沈梓川心中的一根刺,而在方嫣容的故意误导下,沈梓川将凶手方嫣容当成了受害者,将深爱着沈梓川的方晓染当成了一个杀人凶手,方晓染没有办法帮自己解释,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梓川将自己的孩子给打了。

十年痴恋知始终免费全本阅读

>>十年痴恋知始终免费全本阅读<<

十年痴恋知始终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你神经病!

方晓染被沈梓川给掐得差点喘不过气,为他冰冷的羞辱与指责,心仿佛浸入了冰窟中,凉透了。

算了,就这样吧,索性顺他的意思说下去,狠狠地刺激他所谓男性的尊严,他恼怒之下肯定会摔门离开的。

就这样放手彼此都解脱不好吗?

方晓染狠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等待男人手下的力度慢慢松懈之后,她抬起一双水润光泽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沈梓川,真想听我说心里话?那行,你听好了。我确实是打算离婚以后就跟景城在一起,因为景城宠我疼我处处都为我着想,他让我感受到了身为女人被宠成公主的美好感觉,而且,我相信景城一定不会背叛我伤害我。沈梓川,你的心里从未有过我,只有方嫣容,作为你的妻子,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甚至不如其他的女人,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以前我以为你不爱我没有关系,只要我把一颗真心捧给你,迟早你都会感应我的感情,但现在,我承认是我错了,你的心比铁石还要更硬,无论我怎么试着去靠近你温暖你,都没有办法把你的心焐热!事实上,我不是神,也就是个普通的女人,呆在你身边我真的感到累了,我想换种活法

所以,我为什么不离开你?

沈梓川面容肃然地聆听着她的每句话每个字,高大身躯微微一顿,冷峻的五官,却没有流露一丝一毫的表情。

察觉到自己突然对她产生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用了整整七天七夜的时间,带着慌乱焦灼的一颗心来找她,却发现她早就做好了抛弃他的心理准备,另谋他路,下定了决心要跟别的男人双宿双飞。

他站在原地那般死寂,安静地再次点了根香烟吸上,恶劣地朝着方晓染的脸上吹了口浓浓的烟雾,视线注意到萧欢歌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并把萧景城搀扶着坐回到轮椅上,眸子深处猛然掠过讥诮和冰冷,真就那么想要离开我?

方晓染呆呆地凝视着他,心脏仿佛被一只铁爪反复地撕扯着,撕心裂肺的疼。

姓沈的,有种找我单挑,特么的欺负染染你算什么男人?!

萧景城在一旁注意到沈梓川那冷漠的姿态和嘴角的讥诮,下意识察觉到了危险,连忙双手撑在轮椅的两只黑色橡胶轮胎上,用力地滚动着,朝沈梓川冷峻的背影凶猛地冲过去。

嘴里还不忘柔声安慰方晓染,染染别害怕,有我在,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方晓染看见萧景城不管不顾地滚动轮椅朝沈梓川狠狠冲过来,直觉会坏事,连忙腾地站起来扑向沈梓川的背后,打算拦截住萧景城的自寻死路。

不料

男人猛然出手攥上了她纤弱的手臂,冰冷沉重的力量,把她带入到他冷硬的胸膛后,飞快地闪身避过萧景城自不量力的攻击,紧接着,长腿凌厉地一脚踹在萧景城的胸口,把人连轮椅踹飞到对面金光闪闪的窗台上。

哐当咔嚓!

轮椅散架得支离破碎,凌乱地四下飞溅在地板上,萧景城更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直接被踹断了几根肋骨,断裂的骨头可能又刺入了某个内脏器官,疼得他皱眉痛苦地仰面跌倒在墙角,呼吸急促,嘴里不断地吐着血沫。

但他那双倔骜的眼睛,仍然紧紧地盯着方晓染看,透出深深的担忧。

染染,你不能回去,千万别跟沈梓川回去他不爱你,那就是条死路,没有尽头的死路!

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得方晓染和萧欢歌根本来不及反应。

回过神后,方晓染蓦地心惊肉跳,想要从沈梓川的怀里挣脱出去,却被他沉沉地按住了肩膀,动弹不了。

她气的想也不想,低头就朝那只按着她肩膀的大手一口狠狠咬下去,沈梓川,放开我,你凭什么对景城下黑手?

这男人凶狠如恶魔,是要把萧景城即刻弄死的节奏啊!

太可恨了!

被方晓染死死地咬住手臂,沈梓川仿佛一点痛感都没有,眉头都不曾皱一下,长腿往她的两腿中间一挤,直到西裤腰间的黑色皮带扣子硬梆梆地抵住她柔软温暖的腹部。

他垂目,森冷的长指从嘴里取出香烟,轻轻一弹,烟灰飞洒得方晓染满头满脸,跟我回去,我留他一条命。

男人说的话,一向一言九鼎。

方晓染没有质疑他的话,但跟他回去之后,又要把四年生不如死炼狱般的日子重复一次,她真的不想也不愿意。

可不跟他回去,就要眼睁睁看着萧景城被他揍死

一时间,方晓染陷入了两难。

那边,萧欢歌迅速地取出医药箱给萧景城包扎止血,进行了最简单的护理之后,马上吩咐几个佣人把几乎陷入昏迷的萧景城抬出卧室送往距离最近的医院。

做完这一切,萧欢歌转身,眯着漂亮的凤眸盯着沈梓川看了几秒钟,并没有象萧景城那样冲动,而是缓缓地走到方晓染身后,双臂抱在胸口冷冷地盯紧那残忍冷酷的男人,慢悠悠地掀唇冷笑,沈先生,男女之事,你情我愿,既然染染已经不想爱你了,你心里也压根就没有染染,凭什么她就不能和我堂哥谈情说爱了?强扭的瓜不甜,你这样有意思吗?

既然不想头顶绿油油,你就对染染好一点啊!结婚四年,你对染染不闻不问,仗着她爱你就肆无忌惮地伤害她,不仅跟方嫣容那个不要脸的白莲花勾勾搭搭,还残忍地干掉了染染肚子里的孩子,沈先生,你还是人吗?别仗着染染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就往死里折磨她,别忘了,她还有我这个好朋友替她撑腰!

今天,我就把话撩在这里了,这婚沈先生你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

萧欢歌的一席话,除了最后一句,说话的口气太大,还算是有理有据。

但以她萧家大小姐的身份,这样颐指气使的口吻,也不为过。

沈梓川一眼就认出眼前怒气冲冲明艳如火玫瑰般的女人,正是那天从手术室走出来戴着厚口罩把脸遮拦得严严实实颇为怪异的主治医生。

难怪当时他觉得很不对劲,原来如此!

这女人,竟然敢在他的面前叫板,也不知该说她天真还是说她傻。

沈梓川对萧欢歌本人很陌生,因为萧家自从出了她和萧景逸的丑闻之后,就强行把她送去了M国留学深造,没有萧家老爷子的允许,绝不能踏入桐城半步。

尽管如此,萧欢歌的名声在桐城还是太糟糕了,以至于从不关注豪门私密丑闻的沈梓川也得知了她的大名。

男人长指夹着的烟蒂随手一丢,精准地丢进垃圾桶里,另一只手的掌心还握住方晓染柔暖的肩膀,颇为享受地捏了把后,侧过脸暗沉黑眸寒恻恻地俯瞰在萧欢歌的脸上,一副身居高位者的倨傲姿态,萧小姐回到桐城,是萧老爷子还是萧景逸同意的?

沈梓川对待不在意的女人,真的是无情狠戾,短短的一句话,却字字如刀刃般深深地扎进萧欢歌的心窝。

萧欢歌脸色一白,红艳艳的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不甘心地咽进了肚子里。

这次她是自己偷偷买机票潜入回来的,如果被萧老爷子知道了,少不了一顿打骂,并给她更严重的惩罚,不允许踏入桐城的五年期限绝壁会增加到二十年或者三十年。

那么长的时间不能见上萧景逸一面,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而且如果被萧景逸知道了,他绝壁避开与她见面,远远地离开,避她如蛇蝎,不再给她任何注目他拥抱他觊觎他的机会。

看不到萧景逸,简直能让萧欢歌生不如死!

算你狠!

被沈梓川抓住了巨大的把柄,萧欢歌心有不忿,也无可奈何了。

男人的面目陡然森冷,朝萧欢歌冰冷地吐出两个字,出去。

没办法,萧欢歌悄无声息地递给了方晓染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讪讪地转身走出了卧室,并体贴地关拢了房门。

你,你想干什么?

突然意识到男人坚硬的某处部位正直直地戳在自己的小腹上面,方晓染木木地低头,脸色一点点煞白,吓僵了。

他不会在这里打算对她那样吧?

方晓染浑身哆嗦着想要挣脱沈梓川的钳制,挪动脚步的时候,可能急了些,脚下踩的一双不合脚的拖鞋,刚迈腿一个趔趄差点就要往前摔倒。

身体突然腾空而起。

沈梓川及时张开双臂把她扯进了怀里。

男人把方晓染重新抱回到床上,稳稳当当地放下,在俯身垂眸的那一瞬,从她敞开的领口瞥见了雪白鼓胀的两团,呼之欲出

两道深深锁紧墨色的长眉,渐渐地松开,心里如火如荼的怒念一股脑全部化为了身体某处的邪~火。

他朝她压了过去,随之而来的,从薄唇低低地说了一句,我想干你!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逐渐变得炽热,伴随着滚烫的呼吸,喷薄在方晓染的鼻梁,唇瓣,下巴,从细嫩的脖子一路往下蜿蜒,最后定在那一对魅惑迷人的雪白处

方晓染实在想不到,这该死的男人说不要脸就不要脸,身上光滑舒适的睡衣领口因为他的举动,几乎兜住了他大半张俊脸,低头从她的角度看下去,就好像他牢牢地贴在她的胸口,正激情地啃噬着。

这一刻,方晓染的脸,由煞白变成了羞红。

不要!沈梓川,你放开我!

方晓染实在不能接受这个男人之前泼了她一大盆脏水却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面色淡定地把她压在床上寻欢

她在他的身下,拼命扭动身体,气得嗓子都快嘶哑掉,沈梓川,你混蛋!你想要那种事的时候我就必须配合,凭什么?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我不是表子,我也有心情不爽不想配合的时候,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做这件事,更不想跟你做,你起来,别碰我!

他要吻她,她就咬他掐他!

又狠又烈性!

指甲长长的,还尖锐,狠狠地刺入了他结实有力的手臂肌肉里

不过这该死的男人肌肉硬梆梆的,最后疼的却是她的手指头。

闹什么闹!

几次三番的,没有让沈梓川得到心满意足,男人终于冒火了,腾出一只手用力撑起她的下巴,冰冷的眸子定定地盯着她,瞧了半晌。

望见了方晓染惨白的脸庞和惊慌失措的双眸,心口一软,勉强克制住内心那股子焦躁,薄唇轻轻地,柔柔地吻上了她失去了血色苍白的唇。

这样的温柔,是四年以来他从不曾给与方晓染的。

如触电般,方晓染只觉得视线朦胧神智恍惚,渐渐地身体放松软了下来,不再抗拒他的吻。

忽地,她身体猛然一震,微微闭上的水眸遽然打开,额头迅速沁出了一层薄汗。

差一点,她的心肠就被他偶尔施舍的一点温情给软化了。

他对她做的那些事,一桩桩一件件,没办法原谅的。

真的,没办法原谅!

方晓染扭头,避开了男人的亲吻,湿漉漉的眸子愤恨地瞪向他,沈梓川,想要我原谅你跟你回去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把我失去的孩子还给我!

沈梓川心口狠狠一拧,果然,她介意的,还是她肚子里流掉的那个无辜的孩子。

但孩子没了,作为亲生父亲,他能不痛?

男人冷峻如渊的五官,一闪而过的伤感情绪,却在方晓染看过来的瞬间,稍纵即逝。

他望着她,低低地说,只要你跟我回去,孩子迟早会有!

说完,沈梓川的心里迅速掠起一抹若隐若现的刺痛。

他记得,宋子健曾经跟他郑重其事地说过,方晓染的子宫受到了巨大的重创,今后再次怀孕的机率少得可怜,不到百分之十。

内心早就承认,错在于他,不顾她刚流产的身体强行占有了她的身体,导致她很有可能永远失去了做妈妈的机会。

而一个不能再生孩子的女人,离了婚,离了他,再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娶回家他能想象得到方晓染孑然一人孤独终生的凄凉下场。

所以,他才不能放手让她离开。

既是他造成的错,他一己承担!

不,我不会再回去!难道非要让我再承受一次失去宝宝的痛苦,你才愿意放过我吗?

方晓染痛苦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沈梓川,你喜欢的女人是方嫣容,方嫣容也喜欢你,我插在你们两个人中间,反而成了阻挡你们真爱的第三者,你不爱我,为什么又不愿意放手?

放了我吧,也成全你自己,更成全了方嫣容,难道这样不好吗?

原谅她再也没有承受生不如死的勇气!

她铁了心拒绝他的提议,沈梓川听得清清楚楚。

一直以为她对他的爱,不会流逝,更不会消失,无论他怎样伤害她,她都不会移动半分脚步,乖乖地呆在原地等他,不离不弃。

没想到,最后要放弃他的,却是她!

方晓染,你最好灭了离开的心思,我永远都不会放你走,知道为什么吗?

沈梓川心中莫名一阵无名火升起,勾了勾薄唇,倨傲天生,因为,你的身体天生就是为我准备的。

说完,男人起身,不顾方晓染奋力的反抗,两条有力的铁臂把她整个人从床上抱起来,大踏步往前走,到了门口,他长腿一伸,踢开房门头也不回地走出卧室,沿着金碧辉煌的走廊一步步走出别墅,走向那辆方晓染熟悉至极的黑色迈巴赫。

逃跑无望,方晓染黯然垂眸,盯着自己的睡衣领子,还有滑落在领口上的眼泪,眼神一点点放空,最后变成了一潭死寂。

凌晨六点,沈梓川面容静如止水地抱着方晓染钻进豪车,片刻后,黑色迈巴赫离开萧欢歌的别墅化为一道愤怒的闪电,驶在宽阔的街道急驰而去。

很快,两人亲密拥抱的这一幕,被有心人拍摄成照片发布在各大报社杂志刊上。

位于桐城的新城区,这一带的别墅群被列入为华夏国重点扶持的热门项目,方宅是其中最气派豪华的。

方宅一共是六栋大楼组成的,被郁郁葱葱的名贵树木包围在其中。

三号楼位于南边,是方嫣容的住所,此时卧室里灯火通明。

一个中年女佣胆战心惊地将今天新鲜出炉的杂志报刊递给了躺在沙发上冷恻恻的方嫣容。

方嫣容接在手里,杂志封面,一目了然的红色字体:沈氏集团总裁疑似金屋藏娇,凌晨六点亲自公主抱一女子钻进车内双双离开!

下面是一副清晰可见的照片,两人都是侧脸。

你先出去。

等佣人走出门后,方嫣容死死地盯着照片中的女人,忽地嫣然笑开。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娘子陪为夫种田陆曼免费全本阅读 言情小说

娘子陪为夫种田陆曼免费全本阅读

娘子陪为夫种田是一本由作者浮生创造编写的小说,小说中陆曼穿越来到了古代,成了穿越大军中的一个,而当她身份不明,只有一个猎户丈夫可以攀附的时候,陆曼决定要带着陈子安一起创造财富,改变...
方晓染沈梓川免费全本阅读 言情小说

方晓染沈梓川免费全本阅读

方晓染沈梓川是什么小说?《十年痴念知始终》是一本讲述了女主方晓染在和沈梓川结婚之后,因为方嫣容的插足,和沈梓川走到了末路的故事。故事中,方晓染是方家的养女,在沈梓川看来,方晓染是一...
我爱你深入骨髓方晓染无弹窗阅读 言情小说

我爱你深入骨髓方晓染无弹窗阅读

我爱你深入骨髓方晓染完整版小说已经完结了。小说中方晓染知道自己的丈夫沈梓川对自己有误会,可她没想到,当自己怀孕之后,沈梓川竟然逼着她将孩子打掉,甚至在被方嫣容欺骗之后,还要将她的肾...
几度深爱成秋凉沈梓川目录阅读无弹出 言情小说

几度深爱成秋凉沈梓川目录阅读无弹出

极度深爱成秋凉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中沈梓川的妻子方晓染,和沈梓川结婚了几年,却从来没有获得沈梓川的信任,沈梓川觉得方晓染就是当初害的他父亲去世的真凶,却不知他一直宠着...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