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挽江山任长央赫君还全章节阅读

admin
1886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16日09:32:46 评论 4 views

袖挽江山任长央赫君还全章节阅读,《袖挽江山》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任长央赫君还。任长央是北朝公主,可自从北朝在八年前灭亡之后,这个所谓的公主也就成了一个笑话。传言得到江山阙歌图,就等于得到了无尽的财富和权利,所以无数人开始扑杀任长央,可只有任长央知道,对于江山阙歌图的藏处,她一无所知。在一次逃亡中,任长央从天而降掉入赫君还的怀里。对于这个战乱纷飞的世界,赫君还最长情的告白是:许你太平盛世。

袖挽江山任长央赫君还全章节阅读

>>袖挽江山任长央赫君还全章节阅读<<

袖挽江山任长央赫君还全章节阅读

容月郡主在玲珑居遇刺,未来的豫王妃被劫,半柱香不到的时间就已经是传遍了整个金陵城,轰动一时。

豫王府内,闻声赶回的赫君还正笔直地坐在上头,一张俊朗挺拔的脸上阴气沉沉,眼中的怒火正在一点一点的燃起。下面跪着低头不语的黛青,旁边站着惊魂未定却故作镇静的盛涟漪。

看着一言不发的赫君还,她盛涟漪心如刀绞,当她知道那个公子竟然是豫王府未来王妃,她受到的惊吓远远超过了遇刺的心惊胆颤。她想着两人关系匪浅,却是硬生生没有想到那人女扮男装!

想着想着,那藏在衣袖里的双手紧紧握住。突然间又是看到了赫君还那张脸,她立即下跪,王爷,是容月害得未来王妃被人劫走,还望王爷不要怪罪黛青姑娘的失职。

闻言,涧亦侧眼一看,自己王爷的脸色是愈加的难看。

容月郡主,从即日起,你便不要再来豫王府了。赫君还说一不二,冷冷扫过盛涟漪,冰冷的语气,如同一把刀刺进了盛涟漪的胸口,生疼生疼。

盛涟漪几乎是要失去理智地站起来,她震惊意外,她花了三年的时间才有了机会踏进豫王府,如今却是被突然禁止。王爷,可是容月做错了什么?容月知道都是因为自己未来王妃现在下落不明。。。

容月郡主,如今你也知道本王即将有王妃,那么容月郡主出入王府,是不是太欠妥当?赫君还丝毫不领情地打断了盛涟漪激烈的反驳,用最直接的关系掐断了盛涟漪心中希望已久的事情。

盛涟漪觉得此时此刻脑子一片空白,仿佛失去了说话的能力,豆大的泪珠不断地滑落而下。她以为像赫君还这样的人,这辈子都不会有喜欢的人,如此她也是心安。至少她是最幸运的一个,能与他接触。

而如今。。。

看到盛涟漪这副模样,赫君还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黛青,送容月郡主出去。想必恭亲王的人已经在府口等候多时了。

盛涟漪是受尽宠爱的,她有自己的傲气和尊严。她对自己是有着信心,那么她今日就不会做出继续跪地求情的事情,这豫王府她会进来,想尽一切办法。容月会让父王调出十三卫不惜一切办法找到王妃的下落。

本王的人不必恭亲王的十三卫差。又是这般冷酷无情的拒绝。

缓缓起身的盛涟漪仿佛已经失了魂,她的脑海中已经是浮现出赫君还是如何温柔对待那女人的场景,心如刀绞。死死咬着嘴唇,依然保持最端庄优雅的姿态,用尽全力说出最后几个字,容月告退。

黛青随着盛涟漪的脚步,渐行渐远。

如何?

这时候,涧亦走到了赫君还的面前,轻轻点头,神色凝重,我们的人已经查到了王妃踪迹,但是劫走王妃的人轻功很是厉害而且非常奇怪,我们的人根本追不上。

怎么奇怪?

听他们的描述像极了青峰山庄的独有的轻功鬼影步。

青峰山庄?赫君还肃然起身,又是开口说道,去将那云书人的身份给本王查仔细!

夜色漫漫,繁星点缀,恰似一张水晶网,布满整个夜空。

群山环绕,一群乌鸦叫声打破了这番寂静。翻开那片林子,一片黑暗中,只有一个蜡黄灯笼孤立的在风中摇曳着。慢慢接近一看,是唯一的茅草屋。

任长央逐渐恢复了意识,一丝寒意从耳边拂过,令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顿然间就清醒了七分。环顾四周,简陋而又陌生的环境。她冷静地回想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玲珑居。

当时她命令了黛青去救摔落下来的容月郡主,一股刺鼻的香味瞬间吸入了鼻子中,登时眼前就一黑。

如今仔细一想,原来对方根本不是冲着容月郡主,而是声东击西要将自己劫走。

看来是自己大意了,以为进了金陵城,那么就会安全些。

其实不然,却是觉得安全的地方,才会有让对方下手的机会。

这时候,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闻声望去,一身黑衣缠身掩不住他卓尔不凡的英姿,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透着几分狡猾,淡淡的嘴唇总是微微翘着一角,显得放荡不羁,满满的江湖之气。只见他单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素面走到床边,递给了任长央。荒郊野外,也没有什么美味佳肴,倒是这素面可以暖身。

任长央不言不语,淡然接过,开始一口一口吃起来。

看着任长央不娇不作,一副平静的样子,令他很是意外,你不怕我下毒?

那你下了吗?又是一口,身体开始逐渐有了暖意。

你也不问我为何抓你?

我听说青峰山庄的少主墨闫末一向喜欢习武,何时还有十年寒窗苦读进京赶考的喜好了?一碗素面已经见底,任长央毫不客气的将碗递还给了墨闫末。

听到任长央说的话,墨闫末不由又是重新打量了一番,散发着警惕的气息,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慢慢靠近带着质问的语气,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云书人?

真正读书人又岂会有时间想着玩?

墨闫末放下碗,端正地坐在对面的凳子上,左手在桌子上很有节奏的敲打着,好笑的问,就没有了吗?

在公堂上的供词字迹跟你在张府交给我的供词字迹是两个人的。

原来是这里出了错。

青峰山庄素来与多国交好,不知墨少主这一回是帮谁办事?南平?大酉?还是缙江?收起了随意的态度,任长央双眼微微眯着,神色开始变得凝重而又严肃,甚至带着一丝怒意。

可是须臾间,任长央觉得眼前晃过一个黑影,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明显地感觉到了一股温热的鼻息吹在自己的脸上。她下意识的将右手臂当在面前。

此时此刻在外人的眼中,仿佛就是墨闫末压在了任长央身上,暧昧至极。而实质,墨闫末也是一只手撑在了任长央脑后的墙壁上,两具身体之间留着很大的距离。

本少主也算是知道赫君还为何想要纳你为王妃,你果然是与寻常女子大有不同。一阵笑声尾随而至,如今整个金陵城的百姓都知道豫王爷的王妃在玲珑居被人劫走,光想着他那张黑得跟碳似的人,真是可惜自己看不到。

你劫走我,就是为了引来赫君还。

对!引到本少主的青峰山庄去。墨闫末的语气嚣张至极。

三月,是个春暖花开的时候,随处可见桃红李白,微风拂在脸上也是带着股暖意。

五熹山,是位于赤邡、缙江和南平的中间,不属于任何一方的管辖之地。

而六国举名富可敌国的青峰山庄就在五熹山的半山腰间。

从正大门进去,经过大堂后,便是到了山庄内的中心,诺大的青沉湖少说也有百里宽,将整个山庄分割成了两部分。青沉湖上,几处不高的楼台立在水面上,这是青峰山庄独有的待客的地方,由着几条石板小道连接而成。

经过青沉湖,便是真正的各处别院。

青峰山庄最有名的莫过于整个大陆上最珍贵的竹子都被养在了此处,放眼望去整片苍绿小竹林,着实比百花争艳的五颜六色养颜了许多。这自然也是让青峰山庄更加闻名遐迩,慕名而来。

而近几日,青峰山庄张灯结彩,随处可见大红色灯笼和随风飘扬的彩色喜绸大绣球,整个山庄内都是侍女家丁来回忙乎着,热闹不已。

三月初八,青峰山庄少主墨闫末大婚。

据说,新娘子是个绝美女子。

青涫院,位于最高处,也是整个青峰山庄最偏僻的院子,却是个能一览群山的绝佳之处。任长央一袭白衣飘飘,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玉颜清丽秀雅,绝美常伦。她站在二楼,淡然地俯视着整片青沉湖。

这些日子,整个山庄的变化,都尽在她的眼中。唯独她如今居住的青涫院,清冷得很,就是经过的侍女也是会选择绕道而走。这样正随了她的意,落个清静。

这时候,一个蓝衣少女面容姣好,低头垂眉,双手举着一套红如枫叶的衣裳,站在了任长央的面前,毕恭毕敬地道,姑娘,少主吩咐让姑娘换上这套衣服。

少主果真是大胆的很。任长央淡淡一笑,落在喜儿的眼中,她猜不透姑娘是怒是喜。

喜儿帮姑娘换上吧,吉时就快到了。喜儿身子微微一动,手上突然间一轻,任长央一把抓住了那套红衣,望着身后屋内那一排摆着的精致头饰,她的眼中毫无波澜浮动,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去帮我拿一壶竹子酒。

闻言,喜儿有些慌愣,她大胆地抬头,反问,姑娘,这个时候你还要喝酒?若是被少主闻到你身上的酒味。。。

若不想我去你少主那里告你一状,便给我去拿来。

喜儿不敢再说话,忙是应下,转身离开。

进了屋,关上门,褪下白裙,换上红衣,三千青丝倾泄而后背,坐在梳妆台面前。所有动作都是一气呵成,任长央拿起木梳子开始轻柔地梳着秀发,望着铜镜中的自己,她莫名一阵的嫌弃。

直至门外传来喜儿的敲门声,任长央这才放下木梳子,抬头一喊,进来。

推门而进,喜儿看到任长央已经是换上了红衣,她竟然情不自禁有些晃神了。这些日子看惯了任长央白衣素雅,竟然不想这身红衣衬得她又是有着几分风情万种。

良久之后,喜儿才想起来自己还端着竹子酒,姑娘,竹子酒来了。

嗯,放下吧,你也去忙你自己的。

喜儿不敢忤逆,只能应声退下。

听着喜儿的脚步声渐远,任长央拿起剪刀剪下裙摆的一角,又将竹子酒洒在上头。她又是起身打开了屋内另一扇窗户,很快雪银雕就落停在了此处。

看着雪银雕,任长央不自觉的带着微暖的笑意,她轻轻地抚摸着雪银雕的毛,重八,你似乎又胖了。

雪银雕鸣了一声,算是回应了任长央的话。

任长央将沾着竹子酒的红布递到了雪银雕的面前,重八,把这红布交给你家主子吧。

很快,雪银雕就叼住了红布,转身拍拍翅膀就是又飞走了。

黄昏将近,整个山庄都是陷入一片红灯中,喜庆的奏乐声,青沉湖上来来回回都是宾客。

赫君还快马加鞭,累倒了两匹千里马才到了五熹山山脚下,他吁了一声,阴沉着脸抬头望着那半山腰处高挂着两个大红灯笼的青峰山庄,他左手拿着酒香四溢的红布。

爷,我们要将王妃抢回来吗?眼前已经是火烧眉毛,涧亦也是替自己主子担忧不已。若不是西北处突然涌出一批凶恶的土匪,可偏偏年轻皇帝要自己主子亲自帅旗剿灭,他们也不会耽误到今日才赶到青峰山庄。

当雪银雕将这红布交到了自己主子手上的时候,涧亦和黛青皆是相视一望,心也是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处。

显而易见,青峰山庄少主墨闫末今日要娶的是他们的未来王妃啊。

可是,他们的主子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带着他们两人快马加鞭赶到此处。

青峰山庄聚集了许多的江湖高手,虽然对他们自己的武功也是十足信心,只是单凭他们三人,如何做到全身而退?

主子不急,他们急。

走!赫君还又是一鞭下去,马儿嘶叫一声,高扬着前脚,又是朝着青峰山庄狂奔而去,随后紧跟着涧亦和黛青。

三人皆是在青峰山庄面前停下了马,大门是开着的,迎面而来一个过半百的老人,他浅浅地鞠躬,镇定如山,小的是青峰山庄的大管家范庚,特地在此等候豫王爷驾到。

墨少主可真是神机妙算,料到本王定然会赶到参加婚礼。赫君还嗤之以鼻,高高在上的强大威严,震慑地范庚几乎要失了分寸,乱了规矩。

赤邡素来与青峰山庄交好,豫王爷好歹也是看在这情分上,否则又岂会请得动豫王爷。范庚恢复自然,不轻不重地回了赫君还的话。

下一刻,涧亦立马是走到了赫君还的身旁,站在范庚的面前,我家王爷路途跋涉,有些乏累了。

小的已经准备好了房间,这就带豫王爷前去休息片刻,待时辰到了,小的便派人去通知。范庚抱拳低头行礼,随后又是侧身做出请的手势。

在范庚的指引下,他们三人直接是绕过了最热闹的青沉湖,朝着僻静的小道来到了一处幽静的院子。范庚笑吟吟地说,少主说了,豫王爷喜静,不喜有人打搅,特地让小的准备了安静的院子,好让豫王爷好生休息着。

赫君还不言语直接进去,涧亦在后与范庚点头,替我家王爷谢过墨少主的好意了。

哪里哪里,这是应该的,豫王爷身份尊贵。范庚又是一阵笑言,那小的就不打搅豫王爷休息了。

慢走。涧亦微微点头,也是转身进了全章节阅读院子。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林锦绣莫楚风妙手嫡妃全章节阅读 言情小说

林锦绣莫楚风妙手嫡妃全章节阅读

林锦绣莫楚风妙手嫡妃全章节阅读,《妙手嫡妃》是一本穿越古言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林锦绣和莫楚风,主要讲述林锦绣本是21世纪的医学天才,一场意外导致她穿越到古代,成为了林家嫡女,原...
苍云剑帝天帝重生林尘全章节阅读 武侠玄幻

苍云剑帝天帝重生林尘全章节阅读

苍云剑帝天帝重生林尘全章节阅读,小说名叫《苍云剑帝》,主角林尘因为被自己的徒弟陷害而死,重生在青国林家嫡子的身上,然后却因为觉醒了觉醒武脉,本来大好的前途,却因为太子也在那一天觉醒了武脉,然而却是废武...
苍城有女,其名为安薄在线阅读无广告 言情小说

苍城有女,其名为安薄在线阅读无广告

苍城有女,其名为安薄安安在线阅读无广告,苍城有女,其名为安的小说是作品《纪少的如意娇妻》,小说讲述了在苍城之中,薄安安的美貌无人能媲美,而她的绝世容颜在被纪时谦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