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木寒凌浅结局哪里可以阅读

admin
1886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20日15:17:30 评论 9 views

叶木寒凌浅结局哪里可以阅读,叶木寒凌浅全文小说目录已经更新完毕,这本小说名为《影帝老公超给力》,又名《男神老公养成计划》,一本娱乐圈现代小说,作者是小虫儿。为了叶木寒的前途着想,凌浅一直隐藏自己是她妻子的身份,在他身边安心做一个小助理。叶木寒人帅心善,还特别的细心,生怕小娇妻受一点点委屈。所以,当铺天盖地的骂名在凌浅身上发生的时候,叶木寒公开了两人的关系,实力护妻!

叶木寒凌浅结局哪里可以阅读

>>叶木寒凌浅结局哪里可以阅读<<

影帝老公超给力章节阅读

凌浅刚刷完了所有的新闻,另一边房间的门便开了。她看了看时间,不禁感叹,一下子就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了。

耳边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凌浅顺着声源看过去,叶木寒正拖下外套,挂在衣架上。

回来了啊,好饿啊。她呼了口气,懒懒地伸了伸腰。

叶木寒没有说话,直径走入厨房,撩起衣袖,着手准备晚餐。

预料中的等会就可以吃了没有听到,也没有任何其他言语,凌浅端坐着,目光跟随着他的身影移动,好奇的观察着他。

他这是怎么了?感觉在生气啊

从刚刚他的电话就觉得他在生气了,可是自己完全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凌浅微微蹙着眉头,翻开手机的通讯录,打算去跟戴经纶导演探探口风,这么想着,指尖利落的按下了一串文字:戴导演您好,我是木寒的经纪人凌浅,今天他拍戏没有出现什么状况影响到你们吧?

发送成功。

很快的,就收到了戴经纶导演的回信:木寒表现得非常好!还让我们快点拍完,很敬业!

唔,戴导演这么说的话,就是片场那边没出什么事。

那他在闷什么?

凌浅客气回了戴导演的短信,然后放下手机,佯装无聊的在两个房间逛来逛去,时不时偷偷瞄叶木寒有没有注意到自己。

叶木寒很专心的做着晚餐,连个眼余都没给凌浅。

熬不住这么怪异的气氛,凌浅大步走进厨房,站在他身侧问着:什么时候可以吃?我好饿。

叶木寒低垂着眉眼,淡然的声音:快了。

噢~

接下来,片刻的寂静。

凌浅盯着他直瞧,最后还是开门见山的问了:你在生气吗?

他没有回答,像是没有听见,又或者是默认。

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吗?

又是默认。

凌浅有些不知所措了,怎么感觉他在冷暴力处理自己啊?可是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啊!

你气什么?

他还是不说话。

凌浅没头没脑的热脸贴着他的冷屁股,这下子也不开心了。她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喂,怎么了啊?

叶木寒动作一顿,眸眼瞬间一凝,修长的手将她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终于肯转头看她了,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冷漠:戒指呢?

他没有控制住力道,有些大力,疼得她倒吸了口气。

凌浅想要挣脱,奈何力气小过他,完全动不了他丝毫。

莫名其妙的委屈感顿时涌上她的心头,她憋红了脸,声音带了点颤抖:戒指收起来了,你松手。

收起来做什么?叶木寒听了她的回答,脸更加阴沉了许多,手劲还是不放松。

你抓疼我了!凌浅忍不住跺了跺脚,鼻子一酸,眼眶刹那间就红了起来,羽曦已经发现我们结婚了,要是再让别人发现,你就完了。

叶木寒似乎不相信,冷嘲热讽一般的道:借口?难道不是为了要暗示别人你未婚吗?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借口,什么暗示别人自己未婚,她什么时候这样过了?

凌浅忍不住了,被他这么诬蔑,眼睛不过轻轻一眨,泪就顺着她的脸一直滑落。

她偏过头,另一只手为自己擦去了泪水。

耍小性子一般,被他抓住的手用力一甩,这次倒是轻轻松松挣脱了。

无缘无故发什么疯!

凌浅没有去看他,低声念了一句,快步出了房门,又砰的一声关上了。

房间片霎的安静。

叶木寒一只手还保持在半空中。

他是要打算帮她擦去泪水的,最后还是没来得及。

锅内还在煮着汤,已经滚得热气腾腾。

鼻尖飘过汤的香甜味,脑海中立刻浮现了一句话:浅浅肯定很饿了。

可自己刚刚为什么还那样对待她?他满脑子都是对她的猜疑、不信任。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

视线一移,他点开信息,是雪茜发来的几张照片。

一男一女亲密的黏着,男人勾着女人的脖颈,笑得很开心,女人微低着头,看不出表情。

拍摄者站得有点距离,照片也有点模糊,可是他一眼就认出来,那个女人就是凌浅。

手一滑过去,又是另一张,一男一女互相面对面的坐着,谈论着什么,还有另一个女人坐在一边默默垂头无言。

指尖一用力,他心口的闷气又开始升起来了。

叶木寒关掉炉火,拖着厚重的步伐走到沙发边,沉沉的坐下,眼眸无焦距的盯着前方出神。

墨羽曦准备今天早点洗澡,逛街了一个下午,虽然天气冷没出汗,但脚有些酸,想早点休息睡觉了。

刚叠好换洗的衣服,敲门声响了响。

她看了下时间,想着也许是凌浅,可能找自己有什么事。

放下衣服,起身走过去开了门。

看到来人,确实是凌浅,她猜中了,可还是让她惊讶的微张了张嘴巴。

凌浅眼睛红红的,鼻子也红红的,脸也红红的,一眼就瞧出她哭过了。她鼻音很重,摸了摸肚子:你吃了吗?

吃了。墨羽曦愣愣的回答着,见她手放在肚子边,开大了门:我随便煮点清粥吃了,还有剩下的,你要吗?

要。凌浅垂着眉眼,十分颓废的走进她的房间,有气无力:我好饿。

虽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但也大概猜出是跟叶木寒有关的,墨羽曦走进小厨房,帮她加热了下清粥,一边道:你坐会,很快就好了。

粥在加热,墨羽曦打开冰箱拿出鸡蛋,煎成荷包蛋,给凌浅当菜。

不过一会儿就弄好了,墨羽曦端着放了两颗荷包蛋的粥,递给凌浅:给,我没做什么菜,凑合吧。

谢谢了啊。

凌浅扯了扯嘴角,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接着低头猛吃了起来。

她饿了好久,早知道会这样,就该自己弄点什么先垫垫肚子,也不至于狼吞虎咽了。

边吃着,凌浅还不忘夸了夸墨羽曦:蛋很好吃!

你慢点,不够我再弄。

墨羽曦上下看了看凌浅,怎么也想不到,好好的一个经纪人沦落到这种地步,这么的狼狈。

明明下午还好好的,才几个小时没见而已啊,就弄成这样。

凌浅吃完后,自觉的走进厨房洗了碗,墨羽曦本想要拦她,最后还是由她去了。

等到她洗好擦干手,坐在沙发上时,墨羽曦才看了看她,小心翼翼的问着:吵架了?不用说,都知道指的是凌浅跟叶木寒。

凌浅摇了摇头,耸耸肩:不知道他发什么疯。

连吵架都不算吧,最多算是冷战。两人说的话还没超过十句。

喂饱了肚子,她心情也好多了,拿出手机,又不知道要做什么好,重新放在桌子上。

眼余看到床边折叠得很整齐的衣服,凌浅道:你是要去洗澡吗?你去吧,不用陪我。

恩。墨羽曦也觉得她精神了许多,起身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又探出个头,对她说:看看电视什么的吧,我笔记本电脑放在床头柜上,你要也可以去玩,没有密码。

见凌浅点了点头,她才去洗澡。

一边洗,一边琢磨着他们两人发生了什么。其实也是他们的事,她只是很好奇,叶木寒平时这么注意着凌浅,怎么舍得凌浅哭着来找自己啊?

凌浅坐在沙发上,手拿着遥控,一台又一台的换着看,她心不在焉,纯粹只是想动动手指。

墨羽曦一不在,她满脑子就都是叶木寒那双冷漠的眼,那只毫不怜惜自己的手,还有他说出的那句刺耳的话。

暗示别人我未婚?她轻声念着,越想越是气,拎起抱枕,狠狠的捶了几拳:暗示你个头!还不是担心你星途毁了才摘掉的!无缘无故对我发什么脾气啊!

暖男个头!男神个头!影帝个头!

她嘀咕的骂着,说一句就揍抱枕一拳,等到有些累了,才歇了歇,按捏着自己的手腕。

真是的,刚刚还那么用力的抓着她,她都喊痛了!他还不放!

凌浅还在抱怨着,突然,手机一震,她拿起来不经意的一瞥,顿时愣了一下。

是叶木寒发来的一张图片。

一桌子的好菜,光是看着,都感觉能闻到阵阵香味了。

虽然刚吃饱了,凌浅还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但她还是选择无视。

过了片刻,手机又是一震。

这次是他发来的短信,非常的短:可以吃了。

冷哼了哼,凌浅快速的回了回去:吃饱了,你自己吃吧。

她已经不稀罕了!谁让他乱冤枉自己!

接下来,叶木寒没有再回她了。

可凌浅还是时不时瞄一瞄手机,有意无意的等着。

墨羽曦出了浴室,回头看凌浅一脸气愤的瞪着手机,不禁微微勾了勾嘴角。

他们俩闹脾气吧,自己还是不去干涉了。

洗澡了没?她问道。

凌浅摇摇头,想了想,还是问了她:你有多余的衣服吗?我在你这儿睡一晚。

恩,她才不要回去跟叶木寒呼吸同一个空气,他这么侮辱自己,太过分了!

有。

意料中的事,墨羽曦翻出新的备用衣物递给她,干净的,水温有点高,你自己注意别烫到了。

谢谢。凌浅抱着衣服进了浴室。

墨羽曦吹着头发,耳边只有吹风筒呼呼的声音。

叶木寒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桌子的菜,毫无胃口。

手里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停留在凌浅发来的短信上。

他轻轻一叹,指尖点了点屏幕,找了别墅的监控画面,倒放到凌浅出房门的时候。

凌浅气冲冲的出了房门,站在门口许久,似乎是在等着他来找她。

可自己那时候并没有。

接着她便抬脚去了墨羽曦的房间。

我肯定是疯了。叶木寒低声喃喃着,心头泛起无力的感觉。

一碰到有关凌浅的事,他就不是他自己了。

盯着手机画面好一会儿,他才起身,走出房间。

墨羽曦房间的门外,一个身影站了许久,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准备,抬手敲敲门,但,没人来开。

一个工作人员路过,有些好奇的看着他,又看了看房间号,诧异不已:寒哥,你有事找墨羽曦吗?

叶木寒没有说话,只是一个眼神冷冷的瞧着她。

工作人员被他这么一瞧,凉意尽显,立刻尴尬的笑了笑: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走远了几步,一拐弯,又偷偷探出头,看着叶木寒。

叶木寒还在原地,他抬手再次敲了敲门,依然是没人来开。

难道,叶木寒跟墨羽曦有点什么奇妙的关系?怎么墨羽曦不给叶木寒开门呢?

工作人员惊讶的捂住了嘴,赶紧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按了静音,咔擦咔擦的拍了几张。

叶木寒等了一会儿,就转身回房间了。

直到他进了房间,工作人员才离开。

墨羽曦吹好了头发,又把床整理了一下,发现只有一个枕头,只好拿了沙发上的抱枕凑凑数了。

凌浅洗完澡出来神清气爽,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说着:你的沐浴露好香啊。

我妹妹喜欢这款,挺好的。她回头看了看,凌浅的身材跟自己差不多,衣服被她穿着刚刚好。

轮到凌浅去吹头发,墨羽曦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玩了玩。

刚点开微博,就有好多消息提示。

她立刻有些不详的预感,点开这些消息看,吓得倒吸了口气。

墨羽曦拒绝叶木寒进她的房间

叶木寒深夜找墨羽曦

墨羽曦叶木寒恋情疑似曝光

天!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公司给自己跟叶木寒炒绯闻了?可是凌浅怎么没跟自己说?

心里的疑问一下子涌起好多。

墨羽曦点开热门,自己也上了热搜,真是神奇,这是第一次她的名字上了热搜。

热门第一条微博,才刚发表没半个小时,转发评论已经快要破万了。

醒目的标题连她自己都看懵了:叶木寒深夜进墨羽曦房间未果,墨羽曦并没有帮他开门,叶木寒这是要潜规则了墨羽曦?

什么时候叶木寒来找自己了?她一直都在房间啊,怎么没听到

耳边响起吹风筒呼呼的声音,墨羽曦一僵,不是吧?就在刚刚自己吹头发的时候来的?

她点开图片,满满的九张图,每一张都是叶木寒站在她房门口的照片,看情况,叶木寒还站了有一段时间的。

她竟然没听到叶木寒的敲门声,还把他晾在外面这么久!

墨羽曦不禁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她是不是以后都要面对叶木寒的黑脸了?

她可是无辜的啊!

凌浅吹完头发,将吹风筒放回原位,不经意间看了墨羽曦一眼,发现她一脸纠结样,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了?

墨羽曦抬头看向她,公司没有跟你说要我跟叶木寒闹绯闻什么的吧?她抱着希望的问,她宁愿这是公司的主意,而不是自己没给叶木寒开门。

不可能会闹绯闻的,叶木寒自己不喜欢,你也不喜欢,公司也不缺这点热度。凌浅很是肯定的回答。

听了她的回答,墨羽曦一下子拉耸下了肩,有点无措的看着她:凌浅,我好像得罪叶木寒了。

啊?好端端的怎么会得罪叶木寒了?要说得罪的话,应该也是自己吧。

凌浅呆呆的回看着她,见她把手机递过来,伸手接住,看了看。

墨羽曦观察着凌浅的表情,却是看不出什么,她一边解释着:他来的时候我在吹头发,没听到。

没事,小意思。凌浅安慰了她一句,拿出自己的手机发了短信给公司的公关人员:处理一下绯闻的事。

很快的,她就收到了回信,内容却是让她愣了。

【叶老板让我们不要理。】

他又搞什么!凌浅低声骂了一句。

墨羽曦看了看她:怎么了?不好处理吗?

她摇了摇头,沉吟片刻后,拨通了叶木寒的电话。

墨羽曦看到她打给的人是叶木寒,立刻起身去忙别的。

嘟了三响后,才被人接起来。

凌浅深呼吸了一下,直接问道:你干嘛不让公司的人处理?

手机的另一头安静了一会儿,才传来叶木寒的声音,很是平静:你吃饱了?

很饱,谢谢关心!凌浅咬牙切齿:我刚刚跟公司的人联系了,他们说你不让他们处理,你又搞什么鬼?

叶木寒似乎轻轻叹了口气,用无奈的语气说道:不这样你会来找我吗?

凌浅默了,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心里头还是有些别扭:不然我找你做什么?

明明是他错在先的啊,怎么他这样感觉像是自己错了然后他迁就自己?

真是郁闷!

墨羽曦掀开被窝,躺了进去,一边忍不住竖着耳朵,虽然偷听别人电话不是很好,但这关乎到自己,还是小小的听一听。

听着凌浅的声音,她猜应该就是两人闹别扭,自己只是过渡的工具。

好像不太好啊。不过想想还是释然了,公司的公关人员很有一手,之前跟尚晗容的事都处理得这么完美,这次肯定也是小意思,就看叶木寒肯不肯松口了。

当个工具嘛,她也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助他们一臂之力也好。

这么思索着,墨羽曦一下子就放松了,安心的玩着手机,也不去注意凌浅跟叶木寒说什么了。

叶木寒安静了一会儿,才回答她:我还没吃。明明他还在生气,可没见到她,又很不开心,别扭的心理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哦,我吃了。凌浅没有再跟他多说别的,直接问:那你想怎么样?

越拖久,就越多人注意到那条微博,无论是对叶木寒还是墨羽曦,都不好。

你回来。他轻声说了三个字。

凌浅僵了僵,不自然的瞄了墨羽曦一眼,发现她玩着手机没有注意到自己,才道:你不是还在生气吗?

难道要自己回去继续面对他的冷言冷语啊?自己好端端的干嘛要去找罪受呢?

他恩了一声。

凌浅立刻就腾的生气了:那还要我过去干嘛?

果断的,她把电话给挂掉了。

搞什么呢他!

竟然还在生气?重点是,自己还不知道他在气什么,他又不说,他不憋,她都被他急死了。

墨羽曦听到动静,抬眸看了她一眼,见她气呼呼,立刻知道是谈崩了。

唔,看来那微博还得再留点时间才能解决,只希望不要影响到羽朵。

视线一移,忽然觉得凌浅的手缺了点什么,盯着看好一会儿,墨羽曦才看出是少了枚戒指。

她把戒指摘掉了?一直不是都戴着的吗?两人都吵到要离婚了啊?

墨羽曦琢磨了一会,假装不经意的问了问:凌浅,你的戒指呢?洗澡的时候滑掉了吗?

凌浅低头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手指,撇了撇嘴:不是,我收起来了,免得被人瞧出端倪,害了他就不好了。

刚刚收起来的?逛街的时候还看到了呢,跟那个牧英奕一起喝咖啡的时候,也还在。

等等,牧英奕

会不会是叶木寒知道了什么,误会了凌浅啊?看样子凌浅,像是不明白叶木寒在跟她吵什么吧。

墨羽曦恍然大悟,看向凌浅:他在生气啊?

对,不知道生什么气!她郁闷的翻了翻白眼:谁知道他在闹什么,说又不说。

会不会是他误会了什么啊?墨羽曦慢慢暗示着凌浅:最后我们也遇到你的同学了是吧,他知道这事吗?

凌浅眨眨眼,有些懵:是没跟他说同学的事,这有什么好说的?她也没这个习惯跟他报告遇上了什么,除非是有趣的或者是让自己不开心的。

好吧。墨羽曦无奈的轻声一叹,还是跟他说开的好,总不能这么一直蒙下去吧。

有什么好说的。

嘴上是这么不屑的说道,心里却是想了想。

确实不能这么白白受他的气啊,他不开心自己也不开心!

恩,还是直接问问他吧。又或许雪茜知道些什么?

凌浅灵光一闪,立刻拨通了雪茜的电话,很快就被接起来了:少夫人。

她没有客气,直言问道:叶木寒有让你做什么事吗?下午的时候,派人跟着我了?

雪茜正在丁瑞身边整理着文件,回道:是的,少夫人,少爷怕你出什么意外。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影帝老公超给力凌浅叶木寒小说整本阅读 言情小说

影帝老公超给力凌浅叶木寒小说整本阅读

影帝老公超给力凌浅叶木寒小说整本阅读,凌浅叶木寒小说什么名字?这本小说名为《影帝老公超给力》,作者是小虫儿,又名《腹黑总裁高调宠》,是一本豪门娱乐圈小说。叶木寒刚出道的时候,凌浅为...
陆宴北苏黎的名字结局哪里可以阅读 言情小说

陆宴北苏黎的名字结局哪里可以阅读

陆宴北苏黎的小说名字是:首席上司心尖宠。小说作者:楠坞。小说主要人物:陆宴北苏黎苏辰九。小说中陆宴北庆幸自己的侄子陆辰九和苏黎离婚了,因为在他看来,苏黎的可爱简直要将他软化,而在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