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蛮毒妃王爷请走开凤长歌君墨炎小说全目录结局

admin
1886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21日16:11:12 评论 7 views

娇蛮毒妃王爷请走开凤长歌君墨炎小说全目录结局,《娇蛮毒妃王爷请走开》是一本穿越类型的言情小说,主人公是凤长歌君墨炎。凤长歌苏醒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一个架空的时代,还带了一个随身系统!爹不疼妈不爱,原主凤长歌还是个出了名的丑女。为了所谓的爱情撒泼、私奔,未婚夫和妹妹居然还早就暗通款曲!一堆的烂摊子等着她来处理。复仇路上撩了一个俊俏王爷君墨炎,她杀人,他撑腰!自古皇家多薄情?君墨炎大手一挥,江山赐美人!

娇蛮毒妃王爷请走开凤长歌君墨炎小说全目录结局

>>娇蛮毒妃王爷请走开凤长歌君墨炎小说全目录结局<<

娇蛮毒妃王爷请走开章节阅读

此时,凤长歌的疾风苑中,亦是灯火通明。

张氏和凤若雪过来的时候,凤长歌刚收拾完那一身的狼藉,此番正靠在床上,听着那些瑟瑟发抖的下人,一个接一个的扇着自己巴掌。

理由就是没有保护好她,害她大晚上的差点淹死于泥潭。

她这园子里,有不少是张氏安插进来的眼线。

而今夜这杀鸡儆猴还是很有效果的,剪春死的那么凄惨,作为张氏的左膀右臂,她都没能保下来,更不用说这些喽啰了。

至于月暖,凤长歌留了她一命。

她的存在,更能震慑那些心怀不轨之徒,叫他们看清楚,谁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子!

此番张氏过来,便听到了那满院子的啪啪声。

那些人打的面颊通红,一见张氏来了,顿时眼前一亮,还以为来了救星。

却不曾想,张氏连个正眼都不曾给他们,便快步走进了凤长歌的房中。

我可怜的长歌,你的伤怎么样了?张氏说着,两行热泪,掐着点似的,便滚落了下来。

凤长歌低垂着头没有说话,看上去就是一副受了委屈,在耍小性子的模样。

姐姐还在生气吗?见状,凤若雪柔声道,母亲并不是故意的,此番回去之后,她连脸上的伤都顾不得处理,便亲手给你熬制了静心凝神的莲子汤。你赶紧趁热喝了吧!

是啊长歌!母亲知道你今晚上受委屈了!都怪母亲瞎了眼,竟然没看出那剪春是这等包藏祸心的东西!险些让她害了你不说,还害得你爹冤枉了母亲!张氏嘤嘤啜泣道,

长歌,你是素来知道母亲的!母亲素来是恨不得掏出心肝来的对你好,可是今天晚上,这事唉!你若不原谅母亲,母亲还不如死了算了。

闻言,凤长歌泣声道:我没有怪母亲!母亲对我一直都很好!

那姐姐,我们还是最好的好姐妹,对不对?凤若雪一脸期待的看着她,眸中泪光闪动,一派真诚之色。

我们当然是最好的姐妹,你可是我唯一的亲妹妹!凤长歌亦是一副欢喜,且毫无心机的模样,其实今天晚上,我也想过了!我日后虽然是靖王妃,但也阻止不了靖王去纳别的女人。与其便宜旁人,倒不如让妹妹你入府。我们姐妹二人,还能做个伴不是?

听闻此言,凤若雪却是差点没忍住火气。

她想要的,是靖王正妃一位,而不是什么妾室!

凭她的才情,莫说是靖王妃,便是称为皇妃,都绰绰有余!

凤长歌却想叫她做妾,还摆出这么一副故作大度的模样,真当她是没脾气的软柿子吗?

但不管心中如何翻涌,凤若雪面上却仍是一副浅笑盈盈的模样道:姐姐误会了,妹妹对靖王并没有男女之情,在妹妹心中,只当靖王是哥哥而已。

真的吗?凤长歌诧然道,可是我看靖王似乎很喜欢妹妹啊!

没有的事!凤若雪违心的道,靖王对妹妹,顶多是爱屋及乌罢了!别忘了,姐姐才是靖王真正的未婚妻。有姐姐在,靖王怎么会娶旁人呢?

说的也是!凤长歌一脸娇羞的道,过不了几日,我和靖王便要成婚了呢!我们一定会非常幸福,非常恩爱的,妹妹你说是不是?

凤长歌如今的一番话,句句都像是扎在凤若雪心口窝的一把刀子。

她看着凤长歌卸掉了浓妆之后,那绝色脱尘的脸,嫉妒的心口都发疼了。

君祁煜是她的,只能是她的!

凤长歌这个草包,怎么配得上他!

思及此,她愈发收紧了手指。

啊却在此时,凤长歌痛呼了一声。

凤若雪猛然回神,触电似的松开了手。

妹妹你干什么?掐的我好疼啊!说着,她抹起了衣袖,露出了皓腕上的那一圈红痕,不满的道,都给掐红了!

呀!长歌你不要见怪,若雪她不是故意的!张氏也没曾想,凤若雪会有这么大的力道,想来是听到了凤长歌那一番扎心的话,太嫉妒了吧!

思及此,她赶紧打圆场道:若雪只是听说你将要嫁人,太过高兴了而已!

是高兴吗?高兴就好!我也很高兴!凤长歌欢声说着,就见张氏赶紧把那碗莲子羹端上前去,温声道,来,长歌,赶紧趁热喝了吧!

这莲子汤,表面看上去并无任何问题。

但是里面添加的一味药,恰恰会加重人的伤情。

她原本就手上有伤,喝下这一碗莲子汤,怕是这伤口一时半刻,不会好转了!

但这就是她们对付她的手段吗?未免太不痛不痒了一些!

凤长歌心中疑惑,面上却是不显,还做出了一派感动的模样。

而后,她看向了张氏脸上的伤痕,蹙眉道:母亲,您脸上的伤怎么样了?

我这是小伤,并无大碍!养几日便痊愈了!张氏道,倒是长歌你受苦了。快点喝了汤,早些休息吧!

是啊!姐姐!明日母亲打算带我们去郦清山中泡热泉,去去身上的寒气。凤若雪淡声笑道,之后,我们再顺便再去清光寺,为你和刘姨娘腹中的孩儿祈福。

说着,像是怕凤长歌会拒绝似的,她赶紧道:听说那边新调制出来一种绝佳的饮品,于女子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呢!姐姐可一定要去尝一尝!

对,长歌你被那恶奴所害,在泥浆里泡了许久,容易寒气侵体。泡一泡那热泉,祛除寒气,最好不过!张氏亦附和道。

真的吗?我一直想去呢!就是听说挺贵的,所以没舍得!凤长歌再次感动的一塌糊涂,母亲您真是太好了!

为长歌花钱,再多母亲也舍得。张氏现在只想哄着她赶紧喝下,她这碗特制的莲子汤。

故而,她掩下心中的不耐,将汤递上了前去。

凤长歌接了过来,作势喝了一口,张氏脸上顿时露出了舒心的表情。

太好喝了!母亲您熬制的莲子汤,真的好喝极了!凤长歌欢声道,比从前那些都要好喝!母亲,您也快些尝尝!

闻言,张氏赶紧浅笑着拒绝道:不必了,母亲这是特地为你熬制的。

可是我也想为母亲熬汤,但我不会!便想着借花献佛,叫母亲也喝一些莲子汤,然后好好的睡一觉。凤长歌道,母亲这是嫌弃我吗?我就喝了一小口而已!不脏的!

没有没有!母亲怎么会嫌弃你,我只是晚饭吃多了,喝不下。张氏连忙推拒。

没关系,那我来喂您喝!就喝一小口!这可是我的心意呢!凤长歌说着,举着碗便朝张氏递了过去。

不要!我不喝张氏自然忙不迭推拒。

而后一个不慎,凤长歌便打翻了这碗莲子汤。

好巧不巧的,这汤水洒了张氏满脸满身。

你见状,凤若雪顿时变了脸色。

但是没等她开口斥责,凤长歌却率先痛哭了出来。

母亲,您有没有怎么样?都怪我这手太疼了,没有力气!都是我不好!凤长歌泣声道,您责罚我吧!狠狠的责罚我吧!呜呜呜

她这般先发制人,却是叫张氏无话可说了。

想到明天的计划,她只能忍着满肚子的怒火,佯装和蔼的道:没事,长歌,你别自责了!母亲知道,你不是有意的!

那母亲没有生气吗?凤长歌试探道。

不气,一点都不气!你是母亲的孩子,母亲怎么会跟你一般见识呢?你早些休息,我也回去收拾一下。张氏脸上的笑容,几乎僵硬的挂不住。

没等她转身,凤长歌便急亟的拉着她的手臂,不好意思的道:那明天母亲还会带我去泡热泉吧?我真的很想去啊!

说着,也不顾张氏的挣扎,顾自一脸憧憬的道:我好想去喝那美容养颜的饮品,然后变的美美的,等成亲的时候,一定会做最美的新娘。

张氏几乎咬碎了牙根,也没能把自己的手腕给挣脱出来。

这莲子汤,虽然没有那么热了,可是里面的东西,会对伤口有害。

此番那些汤洒到了她的伤口处,她觉得自己的伤口都开始发疼发痒了!

偏生凤长歌顾自在那啰嗦,叫她难以脱身。

凤若雪见状,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赶紧去拉凤长歌的手道:你快点放开我娘!

话音方落,凤长歌像是才想起来似的,骤然松开了手。

而那母女没有防备,两人齐齐的撞到了身后的桌子。

而好巧不巧的,桌子上一个茶碗滚落了下去,摔成了碎片。

而张氏更是不受控制的,摁到了那瓷片之上。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夜的宁静。

外面那些扇巴掌的人,更是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

看向凤长歌房间的眼神,更像是在看什么凶煞恶鬼。

啊!母亲!母亲您怎么样了?

凤长歌说着,便欲下床。

张氏哪里还敢跟她接触,当即急声道:没事!我没事!我这就去找大夫处理一下!

说着,两人便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这个时候,听到了动静的翠微,这才快步跑了进来。

小姐,您有没有什么事?翠微急声说着,将她来来回回打量了一番,见她无事,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凤长歌淡声道,叫人进来,把东西收拾一番,都下去歇着吧!明天,我还有要事去做呢!

闻言,翠微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多说什么。

刚才她被凤长歌指派出去监督那些人扇巴掌,但是屋子里的声音,她可是一直留意着。

听闻张氏要叫凤长歌去泡热泉,她心中直觉其中会有蹊跷。

但是要怎么跟凤长歌说,却也犯了难。

毕竟,自己这主子,着实太信任张氏了!

似是看透了她的心思,凤长歌淡声道:放心吧!你家主子,已经不是曾经的凤长歌了!现在的我,是钮钴禄长歌!

翠微,啊?

凤长歌自然没有跟她多说的打算,只是挥了挥手,让她退了下去。

半个时辰之后,园子里彻底安静了下来。

凤长歌正打算入睡的时候,却猛然察觉到了房中的不对劲。

有人在那里!

这人必然是个高手,她之前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来人的痕迹。

思及此,凤长歌心中微微一紧。

但很快,她便收敛了心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拉了拉身上的被子。

一边拉着,一边借着被子的掩护,她从系统里取出了一把淬满高浓度麻药的银针。

而后,她装作要睡觉的样子,猛然掀开被子,朝着那人便丢了过去。

紧接着,她身形一转,捏着银针朝着那人刺了过去。

却不曾想,尚未沾到那人的衣角,便被他顺势一扭,给摁到了面前的梳妆台上。

紧接着,伴随着咄咄几声轻响,方才她的那把银针,悉数刺入了一旁的柜子上。

柜子被震得微微晃动了起来,针头更是深深的没入其中,唯有一小节针尾还在那发出阵阵的轻颤声。

凤长歌,!!!好强的内力!

出神间,耳边却响起了那个熟悉的冷沉的声音道:女人,你很能耐啊!

是你!乍然听到这个声音,凤长歌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恰此时,铜镜中映出了君墨炎那俊美非凡的脸。

两人的视线在镜中相遇,凤长歌只觉得毛骨悚然。

这倒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快便找到她?

当时她在那崖底,虽然救了他,却为了拖延时间,故意把他的衣服都给剥的差不多,丢进了系统之中。

没曾想,这才短短的一两个时辰,还是叫他给找来了!

一时间,她却不知该作何感想!

大约是看透了她心中的想法,君墨炎微微勾了勾唇角,冷声道:看样子,你是记起来了。

他此时离着她很近,说话间,那呼吸间的热气,毫不客气的喷洒到了她的耳朵上,惹得她不适应的打了个哆嗦。

明明本该是亲昵的姿势,偏生叫人生不出分毫旖旎的心思。

知道害怕,还敢那么放肆,恩?君墨炎说话间,顺势收紧了扣在她腕上的手。

凤长歌嘶嘶的抽了口凉气,赶紧道:放手!你要恩将仇报不成?

他刚才自称本王,可见也是个王爷,绝对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人物。

如今,她有意避重就轻,先搬出救命之恩再说!

恩将仇报?君墨炎饶有兴致的道。

当然是恩将仇报了!要不是我,你现在早就在那温泉里变成个溺水鬼了!等别人发现的时候,你都泡胀了!巨人观什么样你就什么样!哪里还能有机会来找我的麻烦!凤长歌愤声道,你看看你现在,就这么对待你的恩人?

说着,她努力的挣了挣手腕。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话起了作用,君墨炎竟然松开了她。

她赶紧退到几步开外的地方,满目戒备的瞪着他。

与此同时,君墨炎也在打量着她。

被他用那种眼神注视着,凤长歌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被狮子盯上的猎物,根本无处可逃。

一连看了好一会儿,君墨炎这才收回了视线,冷笑道:有趣!

凤长歌,拜托,可千万别说那句经典的,女人,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好在,他没有!

但紧接着,君墨炎的话,还是叫她的心,冷不丁的提了起来。

他说:你不是凤长歌,你到底是谁?

凤长歌,

但她也只是愣了一秒,便疑惑道:你和我很熟?

君墨炎微微摇了摇头,淡声道:不熟!

他认识凤长歌,也不过才一个时辰。

从凤长歌离开之后,他便派手下去调查了她的身份。

得出的结果,同他对她的认知,大相径庭。

在此之前的凤长歌,是个名副其实的草包,做出来的丢脸事,足够京中的茶楼,讲上三天三夜。

但是,今夜的凤长歌

出神间,就听凤长歌冷嗤道:既然不熟,你凭什么随意怀疑我!我不是,难道你是?凡事要讲求证据!

本王没有证据!君墨炎冷声道,不过,今天晚上,你所做的一切,本王都看的清清楚楚!

凤长歌,!!!

他什么意思?在诈她的吧!她明明做的很隐蔽,不可能被人发现。

思及此,她稳住了心神,回了他一声冷哼。

对于她这死不认账的不敬态度,君墨炎倒也没有计较。

他只是饶有兴致的道:你回府之后,得知自己处境不妙,便去偷了张氏的东西,放到门房那里,嫁祸于他!

而后又假装跌入泥潭,高声呼救,让他们发现了你!这步步设计,环环相扣,足见你是个心思缜密的聪慧之人!这绝对不是个徒有其表的草包能够做到的事情!所以,你到底是谁?

这么短短的一个时辰,他便把原主的老底都给摸了个透彻!

非但如此,他甚至还躲在了暗处,把她所做的事情,看了个清清楚楚!

这个人,未免太可怕了!

若她是假扮的凤长歌,此时必然无所遁形!

但很不巧,她借用的乃是原主的身体,任凭旁人查破了天去,也不可能查到什么!

思及此,凤长歌又道:你说的没错!那些都是我做的!那又如何?这就说明我不是凤长歌了吗?搞笑!

终归抵赖无用,索性痛快的认下!但她的身份,她不会承认!

她倒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似是看透了她心中的想法,君墨炎冷笑道:本王只是好奇,凭你的聪慧,完全可以过得更好,何至于让自己背负那样不堪的名声!甚至,连你的未婚夫都厌弃了你!

王爷应该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我若不如此,怕是连平安长大,都是奢望!凤长歌冷声道,

我的处境,像王爷这等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怎么会懂!况且,这份婚约,乃是我娘生前定下的!并不合我的心意!那君祁煜,也并非是我的良配!

闻言,君墨炎微微敛起了眸子,饶有兴致的道:哦?京中人人趋之若鹜的靖王,竟不合你的心意?莫不是,你当真有了意中之人?

凤长歌,王爷管的似乎有点多!

君墨炎没有说话,凤长歌睨了他一眼,冷笑道:难不成,王爷对我一见钟情,想要以身相许,来还了我的救命之恩?

话音方落,周围的气氛,瞬间就变了。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替嫁新娘乔陌漓小说全目录结局 言情小说

替嫁新娘乔陌漓小说全目录结局

替嫁新娘乔陌漓小说全目录结局,替嫁新娘乔陌漓免费阅读小说全章节。本文小说名叫《余生为你着迷》,颜汐落乔陌漓是本篇小说的主角名。颜汐落已经醒了,她睁看眼睛,看见自己睡在床上,裹着毯子...
主角陆瑶和邵允琛小说全目录结局 言情小说

主角陆瑶和邵允琛小说全目录结局

主角陆瑶和邵允琛小说全目录结局,小说主角陆瑶和邵允琛的故事中,陆瑶对邵允琛彻底失望了,两人的结婚一开始,就已经算好了什么时候离婚,邵允琛的冷淡没有在陆瑶三年的苦守中动摇,陆瑶觉得自...
总裁的娇宠妻小说全目录结局 言情小说

总裁的娇宠妻小说全目录结局

总裁的娇宠妻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宫景天看着旁边的女孩,眼神阴冷的说道:“宗政小姐,你帮我父亲诊治已经结束,现在我父亲也已经好了,还请你离开,因为接下来是我们家族内部的事情,你一个外...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