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浅叶木寒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admin
1889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22日09:20:36 评论 8 views

凌浅叶木寒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凌浅叶木寒小说名为《影帝老公超给力》,由作者小虫儿精心编写,又名《影帝宠妻不手软》,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情故事。叶木寒是国际一线男明星,也是娱乐圈的流量王。凌浅是一直待在叶木寒身边的小助理,可大家都是不知道,凌浅其实是叶木寒隐婚多年的妻子!当叶木寒当众宣布自己早就名草有主那天,所有粉丝都心碎了!

凌浅叶木寒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凌浅叶木寒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影帝老公超给力章节阅读

凌浅不自然的红了脸,低头猛吃。

墨羽曦回了房间,刚准备好午餐,敲门声响起。

想着这个时候会是谁来,她走过去开了门。

是一个面生的女生,手里拿着一张邀请函,看到墨羽曦时,脸上勉强的扬起笑容,语气有点似乎不太乐意:你好,羽曦姐,下个星期六是我们NANA姐的生日,准备在S市的瑞圣苑酒店办个生日宴,希望你到时候来参加,这是邀请函。这个讨人厌,装纯情的墨羽曦,还假装手滑烫伤了NANA姐!要不是NANA姐心地善良,跟自己说了好多好听的话,她才不屑把邀请函给这个墨羽曦呢!

语毕,她伸手,将请帖递到墨羽曦面前。

墨羽曦眉头轻挑,顿了片刻,才接过邀请函。

那么,我先走了,再见。女生好像一刻也不想多留,立马转身离开。

墨羽曦关上门,翻开邀请函,精致又漂亮的粉色包装,里面印刷的字体可爱调皮,还有一张NANA的自拍大头贴,甚是少女心。

她轻轻一笑,想起自己在微博上被人骂得那么惨都拜NANA所赐,不禁翻了个白眼。

凌浅手中拿着跟墨羽曦一模一样的邀请函,摸着纸张的边缘,她眸眼一转,看向叶木寒:要去吗?看情况似乎整个剧组的人都请了。要是他们不去的话,感觉好像是在耍大牌呢。

你决定。叶木寒连碰都没碰那张邀请函。

唔,我看看

凌浅翻了翻行程表,下星期六晚上也还没有什么安排,她吐了口气:去走个过场吧。

不过,要参加生日宴会的话,肯定要穿礼服之类的正装了。

她起身,打开衣柜找了一番,叶木寒倒是有带了几套合适的,自己的都是比较休闲类。

下午你还有戏是吧?她问叶木寒。

叶木寒微点了点头,抬眸见她在找衣服,立刻知道她是要下午出去逛衣服,说道:那我自己去吧,我让雪茜安排人来接你去买。

不用那么大费周章,羽曦也没什么事,我跟她一起去就行。

凌浅关上衣柜,走到一旁挂着包包的衣架边,翻了翻钱包。

心算着自己的卡里剩下多少钱,够不够买。

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手掌中躺着一张信用卡。

密码九六四五五七。声音平淡无奇,叶木寒说着。

凌浅回头看了看他,虽然花的基本都是他的钱,但觉得还是有些别扭:我怕密码忘了,我自己的够。

他不由分说,将信用卡塞到她手里,低沉的嗓音,解释道:不难记,九宫格按键,叶木寒爱凌浅。

她僵住了,愣愣的看向他。

叶木寒的耳朵有点泛红,他走回去,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手机,仔细瞧他,眸眼微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凌浅的手指稍稍收紧,看着信用卡好一会儿,才放进自己的包包内。

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过去片场那边了。

她依然站在衣架旁,被他刚刚突然的话弄得手足无措。

叶木寒起身,拎起外套穿上,走过去,轻轻抱了抱她:路上小心,有什么意外立刻打电话给我。

好,你自己也小心点。凌浅点了点头。

等到他关上了门,凌浅才长长的呼了口气,双手捂着脸,扭扭捏捏的跑到沙发上趴着,头蒙在枕头内。

这是被叶木寒表白了吗?怎么感觉如此的不真实,她是在做梦吗?

想着,凌浅伸手往自己的手臂上一掐,疼得倒吸了口气。

不是在做梦!

车里,叶木寒坐在驾驶位上,盯着前方出神。

他刚刚是不是太冲动了?应该慢慢来才对,这样吓得她了好像。

算了,说都说了,只希望她不要躲着自己,那样自己可有得难受了。

浅浅啊。这个让他全身心谨小慎微对待的女人。

叶木寒轻轻念着,有些无奈,视线往别墅上他们的房间方向望去,好一会儿,才启动引擎,开往片场。

墨羽曦正打算要去找凌浅,门一开,凌浅刚巧站在外边了。

凌浅穿戴完毕,笑着道:我让木寒自己去了,NANA的生日宴会邀请函你也有吧?

恩,刚刚有人拿给我。墨羽曦琢磨着她的语气,有些许的讶异:你们要去?这么给NANA的面子?她觉得,不去也可以的,没必要去。

凌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走个过场,我猜她是所有人都邀请了,要是木寒不去,被人落下话柄说他耍大牌也不好。

墨羽曦穿上鞋子,好奇的问道:那我们要去哪里?她让叶木寒自己去片场了,那她们呢?

买衣服,我没带礼服类的衣服。凌浅眉眼一弯,一想到可以逛街,有些小开心,都好久没逛街了,之前大都是跟叶木寒直接被接到目的地,买完就走人,丝毫慢慢逛的心情都没。

现在,有了墨羽曦作伴,又没了叶木寒这颗耀眼的星星,可以慢慢逛。

墨羽曦情不自禁的也跟着她笑了笑,她回了房间,戴上帽子,才跟着凌浅一起出发。

热闹的市中心,街道两边都是满满的店面,也许是因为上班日,路上的人没有想象中的多。

凌浅跟墨羽曦两人像是普通的小女人,手勾着手,有些兴奋的逛着。

明明目的只是想要买件小礼服,不知不觉中,两人的手里都拎了好几袋衣服。

凌浅看了看,不禁叹了叹:抵挡不住诱惑啊。

本来没想要买这么多的,一下子,被店员忽悠了几句就买了。

墨羽曦也是轻轻一叹,败光了好多钱。

突然回想起凌浅刚刚付账时刷卡签的名字,她想了想,问道:你是钱不够吗?

怎么这么问?凌浅偏头看着她,瞬间就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呃,我没带那么多现金,先跟木寒借。

凌浅望向一间饮品店,怕自己说漏了什么,赶紧道:我有点口渴了,你在这等我一下啊,我去买点饮料喝。

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墨羽曦微微蹙着眉头,要不要跟凌浅说自己已经知道他们是夫妻的事呢?不然总是这么躲来躲去,凌浅不自然,她也不自然。

凌浅点了两杯柠檬汁,站在一旁等着,手无意识的摸了摸无名指上的戒指。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小心翼翼的叫喊:凌浅吗?

她回过神,这道声音很是陌生,而且还是个男音。

转头往声音来源看去,是一个跟叶木寒差不多高度的男人,一身休闲装,鸭舌帽戴得很低,遮住了双眼,只看到他微勾起的唇瓣以及高挺的鼻梁。

想了想,好像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你肯定认不出我了,我们都快十年没有见了。男人声音里刻意的压抑着兴奋的心情,他走前几步,很是熟练的伸手拍了拍她的头顶,天哪,还是这么矮。

凌浅被他这么一拍,有些愣了,看到鸭舌帽下的那双狭长的媚眼,脑海中有个身影跟眼前的人开始重叠,她拧着眉头,有些纠结的猜着:牧英亦?

哇塞你竟然猜中了!牧英亦夸张的瞪大了眼,脸上的笑容越是大了几分,他长手一伸,勾过她的脖颈,亲昵的搂了搂:老实说,这么多个同学,就你一眼猜中!啊,不愧是我心心念念着的小同桌。

凌浅噎了。

牧英亦,她的初一同桌,那个圆圆的脸蛋,胖滚滚的身子,当时外号英熊,狗熊的熊,被几个男同学逗得哭着回家转学的小胖子,现在竟然变成大帅哥了?要不是那双狭长的媚眼她印象深刻,真认不出这就是那个畏畏缩缩的英熊了。

现在,他除了眼睛还一样,其他地方可都是完全找不到相似点了。

想当初,自己还嫌他经常哭哭啼啼像个小姑娘,每次他哭了,自己还得施舍点纸巾给他擦鼻涕,可心疼死她了,纸巾对她这种有鼻炎的人来说,都是命啊。

凌浅啊,你还一点也没变呢,刚刚一眼就认出你了,我还怕认错人,跟了一路!牧英亦笑嘻嘻的说着,完全不把凌浅当个女人,还勾肩搭背着。

凌浅缩着脖颈,想要躲开他的禁锢:啊,好久不见啊。

我看跟你一起的女生,也很眼熟,是不是墨唔。

牧英亦的话还没说完,凌浅赶紧捂住了他的嘴:不是不是,你认错了。

她往四周看去,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幸好,墨羽曦只是低调了些,要是被人认出来,麻烦也是大。

你的两杯柠檬汁。服务生将柠檬汁打包好,递到凌浅面前。

牧英亦自来熟的帮她拎了过去,一边掏出钱包替她还了钱,接着又是勾着她的脖颈,半拉半推的往外面走去:恩,我们需要找个地方坐下叙叙旧,首先,去找你的朋友吧。

我自己走。凌浅怎么觉得他这是在报复以前自己嫌弃他呢?他的手臂很有劲,勒得她差点喘不过气了。

牧英亦没有理会她的话,长手一伸,指着墨羽曦的方向,凑近她的耳畔,低声说着:你朋友,就是那个墨羽曦对吧?

他注意了好久,虽然没看电视剧,但也常看到一些娱乐八卦消息。

凌浅暗自叹了口气,这个老同学,不知有什么目的啊。

她使劲的想要挣脱他的手,憋了脸都红了:大哥,能先松开我吗?

松开你跑了怎么办?牧英亦嘴角一上扬,脸上浮现坏坏的笑。

墨羽曦低头正数着自己花了多少钱,无意间一抬头,就看到凌浅被一个陌生男子勾着脖颈,一脸痛苦。

她心一急,走上去几步,毫不留情的抬起脚,往那个陌生男子胯/下一踢,厉声道:放开她!

噢我的天!

牧英亦躲闪不及,痛苦的躬下身子,勾住凌浅脖颈的手也松开,手撑在地上,半蹲着,捂着发痛的地方。

凌浅怔在原地,一边揉着脖子,一边看看墨羽曦,又看看牧英亦。

呃,羽曦下脚似乎有点狠了。

墨羽曦把凌浅拉到自己身旁,帮她捏了捏脖颈,担心的问道:怎么样?他是谁?有没有伤到你?最近也很多什么人肉贩子伪装成女生的什么老公啊亲戚的,硬是把人拐走了,要是这个男人是人肉贩子

越想越觉得刚刚打得太轻了,她走到牧英亦身边,抬脚又是用尽全力,踩了他的手一下。

她虽然穿的是低跟,但也是下足了力气,想着这是个可恨的人肉贩子,还碾了碾。

啊,你这女人!!牧英亦一声惨叫,下身的痛感还没消失,手背又传来锥心的疼,他真想爆粗口了!

停停停凌浅见墨羽曦还要再踩一脚,赶紧上前把她拉开:不是,这是我老同学来的。

凌浅一瞄牧英亦,啧啧,好可怜,刚刚被他勾得喘不过气的事已经完全忘光了。

老同学?墨羽曦动作一顿,狐疑的瞧了瞧她:真的?

见凌浅认真的点着头,她有些尴尬的看向还在默默忍痛的陌生男子,又把目光落在凌浅身上,语气虚虚:惨了

她打错人了。

安静的一间转角咖啡厅内。

二楼靠着落地窗的一桌,气氛似乎有些凝重。

墨羽曦偷偷觑了对面的人一眼,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啊,还很痛吗?

你给我踩一下试试?牧英亦依然捂着被她踩到的右手,他没好气的回道,右手背有个明显的鞋印,又浮肿又发红,可见墨羽曦刚刚是多用力。

羽曦她也不是故意的。凌浅帮他把咖啡推近了几分,讨好的笑了笑:喝咖啡,我请。毕竟理亏在她们这边。

看不出,小小个子,爆发力这么强。感觉手指骨头都快要被她踩断了。

牧英亦甩了甩手腕,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算是一笔勾销了,自我介绍道:我是牧英亦,凌浅的同学。

你好。墨羽曦看了一眼凌浅,见她没有什么反应,才道:我是墨

她的话还没说完,牧英亦就接过了:墨羽曦,我知道,跟叶木寒演同部偶像剧的女主。

凌浅听到他的话,有些诧异的抬眸看了他一眼。不错啊,一个大男人,连偶像剧都有看,还认识叶木寒。

感觉气氛有些微妙,她开口问道:你怎么变了个样?以前挺挺圆的。现在又高挑,又帅了不少。

我啊,去了趟韩国啊,刚回来不久。他开着玩笑,接着得意的拿出手机,把屏幕当镜子,照了照:啧,真帅。

凌浅抿嘴笑着:恩,判若两人。

诶,凌浅,你现在在哪工作呢?牧英亦挑眉看着她。

唔,就帮人跑腿的。也差不多性质。凌浅简单的回答着,脸不红心不跳的。

啊,这么惨。他啧了一声,摇了摇头,片刻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兴奋的看向她:要不,你来帮我跑腿呗,做我的小助理。

墨羽曦一个不小心,自己呛了一下,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咳咳。

凌浅一个经纪人,怎么也没必要沦落到给别人当小助理的地步,更何况,某个人可能还不乐意呢。

不了,我这工作,挺好的。去给别人当小助理凌浅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下,估计叶木寒会生气吧?想着,不禁勾了勾唇角。

她回过神,意思意思的回问他:你是做什么的?还需要到小助理啊。

牧英亦惋惜的叹了一声,耸了耸肩,将帽子摘掉,又重新戴好:混混演戏的,这两天也刚接到一部剧,去试试看。

凌浅讶异的睁大了眼:你什么时候进这圈子的?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啊。

刚进不到一个月,没出过面呢,就拍拍小广告,拍着玩。他咧嘴一笑,有些玩世不恭。

凌浅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一身衣服看着挺休闲,却也是价值不菲。回想了一下,似乎他家里还挺有钱的,可能是无聊进这圈子玩玩吧。

牧英亦往椅背一靠,手搭在桌上,指尖轻轻点着桌面,对着凌浅抛了个媚眼:怎么样?来给我当小助理吧,给你试用期一天!我好歹也是演员了,总不能孤身作战吧?

你签约了吗?凌浅问道,见他点头,才说:那公司应该有给你配个助理的。

别家公司才不像他们公司这么随意,出门都只有经纪人而已,跟演员关系也跟朋友差不多,没什么拘谨。

是有配啊,她们太烦人了。牧英亦自信的拨了拨额前的刘海,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办法,谁让我这么帅,她们总爱盯着我瞧。

墨羽曦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虽然他长得确实不错,但也没必要这么自恋吧。

我说的可是真话,你严肃点。他瞪了墨羽曦一眼,我没你火,但你也不要太高傲啊。

墨羽曦转头看了看凌浅,自己有高傲吗?她可没说什么话啊,也没表现得多自大。

凌浅低头偷笑,没有说什么。这牧英亦可真逗,像是被人宠坏的公子哥。

牧英亦垂眸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不经意间,瞥向凌浅手上的戒指,动作一顿,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凌浅,你这么幼稚啊,还带戒指当装饰呢?

凌浅摸了摸戒指,笑了:我结婚了。

咳咳这回轮到牧英亦被呛到了,他缓了缓气,好一会儿,才道:你结婚了?什么时候?

她歪头想了半晌:不知道,好几年了吧。

坐在她身旁的墨羽曦瞳孔一缩,也是惊讶得微张了张嘴,凌浅跟叶木寒结婚这么久了?那就是,从叶木寒出道就结婚了的?她还以为,两人是因为经常在一起工作才产生感情结婚的。

天哪,一声不响的就结婚了,我竟然没收到消息!牧英亦咬了咬牙,似乎在懊恼着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牧英亦一直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再开口说话。

直到咖啡喝得见底了,他才跟凌浅交换了下手机号,离去。

呼,总算走了。凌浅吐了口气,看看时间,她们也该回别墅了:走吧,回去了。

她正要起身,手被墨羽曦拉住了。

等等。墨羽曦有些纠结的看了看她:再坐一会吧。

她想,要不要跟凌浅摊牌,免得两人都难熬。

脚酸吗?凌浅观察着她的脸色,好像却是不太好,她拿出手机,按下一串电话号码:我让人来接一下吧。

不,不用。墨羽曦深吸了口气:凌浅,我有话要对你说。

她很认真,弄得凌浅赶紧坐直了身子,什么?说吧。

你她沉吟一会儿,脑海里整理了一下思绪,才放低了声音道:其实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凌浅疑惑的看着她,见她将目光慢慢移到自己的戒指上,心一惊,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跟你结婚的人,是叶木寒。墨羽曦抬眸看着她,叶木寒脖子上的项链,吊坠着一个戒指,跟你一样的。

凌浅愣愣的与她对视,一瞬间不知道是要直接坦白好,还是要再隐瞒一下。

墨羽曦突然笑了笑,轻轻碰了碰她的肩膀,语气有些随意:放松,我不会说的,我只是想跟你说下而已,不用再躲躲藏藏啦。她轻松,自己也轻松了。

她起身,拎起购物袋,走了几步,回头见凌浅还呆坐着,退回去推了推她:走咯。

好。凌浅扯了扯嘴角,还没缓过神,跟着她走。

一辆黑色私家车上。

将头上的帽子盖住整张脸,他的声音低沉,问着前方的人:她跟谁结的婚?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这件事?

牧少,我们查了,没查到她结婚这事,也许,也许这女人在跟你玩欲纵故擒呢,骗你玩的会不会?副驾驶上,戴着眼镜的男人回道。

欲纵故擒?他轻声念着,将这个词在心中辗转了一遍,片刻后,摇了摇头:不,她不是这种女人。

她个子矮,智商低,又善良,脑海里那个一脸不舍的抽纸巾给自己的女孩,是那么的蠢萌。

一点也不像那种心机重重的女人。

可是,她竟然结婚了

再去查查,跟谁结的婚。结婚了又怎么样,不是还有离婚吗?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梁千夏战斯爵一夜成婚小说全目录结局 言情小说

梁千夏战斯爵一夜成婚小说全目录结局

梁千夏战斯爵一夜成婚小说全目录结局,梁千夏战斯爵一夜成婚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本文小说名又叫天降萌妻爱意欢,出自作者:南小鱼的手笔,更多精彩内容推荐在线阅读。战斯爵右手托着红酒杯,闭上...
爱情擦肩而过傅斯年总目录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爱情擦肩而过傅斯年总目录在线阅读

爱情擦肩而过傅斯年总目录在线阅读,爱情擦肩而过傅斯年全文阅读。本文是一本热门现代言情霸道总裁文,出自作者:巍巍小可爱的手笔。按照原来的计划,傅斯年应该跟苏晴空在一起,然后再了解孩子...
女主薄安安纪时谦无弹窗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女主薄安安纪时谦无弹窗在线阅读

女主薄安安纪时谦无弹窗在线阅读,女主薄安安纪时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哪看?小说中女主薄安安是一个私生女,她可以允许自己待在纪时谦的身边三年,哪怕没有身份,可却不能容许在纪时谦有了未婚...
梁千夏战斯爵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 言情小说

梁千夏战斯爵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

梁千夏战斯爵大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梁千夏战斯爵小说免费大结局。本文出自作者:南小鱼的手笔,小说名叫《天降萌妻爱意欢》,是一本内容丰富,剧情精彩的现代言情霸道总裁文,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