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易攻爱难守穆离林愉悦章节目录阅读全文手机版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5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4 10:07

婚易攻爱难守穆离林愉悦小说章节目录已经大结局了,这是一本豪门言情小说,是由作者风住尘香精心打造,又名《错过爱情错过你》。三年的婚姻生活,林愉悦宁可心甘情愿的做穆离婚姻的挡箭牌,也不想放手让他离开。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温依的孩子死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林愉悦,林愉悦百口莫辩!小三示威,老公出轨,林愉悦分不清自己留下来是因为执念,还是爱情。

婚易攻爱难守

>>婚易攻爱难守林愉悦穆离全文阅读<<

婚易攻爱难守章节阅读

林愉悦低头,洁白的婚纱穿在她身上那么可笑,像一个嘲讽她愚蠢的手机木偶,她伸出手,用尽全身力气把头上的头纱扯掉甩到穆离的身上。

头发被撕扯的痛她也没有感觉,固定头纱的皇冠歪歪扭扭的勉强站立在林愉悦已经乱掉的发型上。

林愉悦知道自己现在肯定像一个疯子,在穆离面前她就是在无理取闹,是啊,堂堂的穆宏总裁都低头了,她凭什么矜持。

但是如果所有事都是那么可以原谅的话,世界上怎么还会那么多跳楼自杀的人,真正绝望的时候你是感觉不到那种痛楚的,像一个提现木偶。

林愉悦提起裙子,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让她恐惧和伤心的地方。

“林愉悦,不许走。”

她刚下床就被穆离握住手腕,死活不松开,她脸上的表情太过悲愤,悲愤的让穆离害怕,害怕再也看不见她。

“放开我!!”

林愉悦挣扎无果,回头怒视着穆离的眼睛,像头要吃人的豹子,眼神里全是绝望以及怒火。

“不放,林愉悦,别闹了。”

穆离皱眉,林愉悦挣扎的太用力了,他索性把林愉悦拉近怀里拍着后背细细的安抚。

熟悉的怀抱以及熟悉的味道却让她有些反胃,她环顾四周,趁穆离不备冲过去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架在脖颈处。

“林愉悦,放下!你是不是疯了?”

穆离眼中的恐惧和焦急被林愉悦全部纳入眼睛,她嘴角扯出一丝凄凉的笑,事到如今,她只剩下自己这条命可以用来威胁穆离。

但是她也没有把握,只能去尝试,因为她不想死的,她还有林相离,穆离不值得林愉悦为了他去死。

“穆离,放我走,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林愉悦的眼里全是绝望和冷漠,加上凄惨的笑,脖颈上的寒光还在反射着光芒,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林愉悦,在我身边就那么让你害怕吗?”

穆离眼里的悲戚像要溢出来,林愉悦的至死威胁让他没有任何拒绝的办法,他不想看着林愉悦死。

“穆离,我不怕,只是觉得恶心,很恶心。”

“放我走!”

林愉悦抵着脖颈的手没有松懈,而是越来越用力,反正她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能感觉的只是无尽的凄凉。

穆离沉默,就这么一直悲戚的看着林愉悦。

看的林愉悦有些心慌,握着刀的手有些不稳,刚建好的堡垒有丝崩塌。

她狠狠的掐了下手心。穆离,我好像不能再对你心软了,再对你心软的后果就是让我死的体无完肤。

林愉悦把闭眼,狠心加重手上的力道,随着力道的增加,一道血痕在娇嫩的脖颈立马呈现。

“好,好,好。林愉悦,你走吧,别伤害自己了好吗?”

刺目的血痕在林愉悦洁白的脖颈上非常显眼,穆离咬牙松口,这个女人真的太狠心了,他没有办法。

林愉悦闻言睁眼,手上的刀没有移开脖颈,保持着原样往后退,一点一点的退,防备着穆离随时会冲上来把她的刀夺走。

“林愉悦!放下刀,听见没有,我不会在靠近你了,真的。”

架在她脖子上的刀明晃晃的,晃的穆离的眼睛刺痛,他有些怒吼的出口。

难道他就那么不值得她信任吗?

穆离不得而知,他只知道,如果林愉悦再把刀架在脖子上,他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把那把该死的水果刀扔到窗外。

幸好,林愉悦把架在脖子上的刀拿了下去,但是还是紧紧的握在手上,她太害怕穆离会反悔了。

穆离知道林愉悦在担心什么,停下步伐,坐在凳子上不动,看着林愉悦继续倒退。

想了一下,他掏出钱包扔到林愉悦的脚下,晖宅在郊区,她身无分文,想要走出去是不能没有钱的。

可他的举动并没有换来林愉悦的感激,她低头捡起钱包,提着裙摆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穆离没有起身去追,躺在凳子上看着天花板的灯,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挫败感。

林愉悦,我该拿你怎么办?

林愉悦夺命似的在郊区的路上狂奔,她真的好怕穆离把她抓住,然后回去折磨她一番。

跑了好久都没有人追来,林愉悦放下心里的忌惮,在路边气喘吁吁,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路边疾驰的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带着尾气喷了她一脸,精致的妆容早已哭花,再加上尾气的喷射,林愉悦像极了女鬼。

她站起身来对路过的汽车拼命挥手,但是她现在这幅样子谁愿意载她。

挥手良久都无果,林愉悦有些泄气,她真的有些累了,和穆离斗智斗勇让她觉得简直经历了世界大战。

一辆白色的捷达慢慢悠悠的行驶过林愉悦的面前,她下意识的扬手,没想到这辆车居然停下了。

林愉悦欢喜的走到车门前,车窗摇下,露出一张中年男人的脸,看起来十分的和善。

“大叔,可以载我一程吗?我可以付车费的。”

林愉悦用期翼的眼神的眼神看向车里的男人,如果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脸有多吓人,她就不会在这么做了。

大叔沉默良久点头,林愉悦提着裙摆把高跟鞋甩掉上了后座,说出了目的地,然后就开始闭目养神。

她需要舒缓一下自己的心情,今天的事情太多了,快要撑爆她的脑子,一件一件的向恶魔索命一般,不给她残喘的空隙。

穆离说爱她,穆离祈求她,穆离霸道的语气,穆离卑微的样子,在林愉悦脑子里回放,像幻灯片一样。

她真的很想和穆离白头偕老,可是他们中间的鸿沟是数不尽的,林愉悦抬手看着左手上的伤疤。

五年的每个夜晚,她都会去数手上的伤疤,一条,两条,三条,总共25条,代表她割了25次。

也代表她对穆离的心,已经彻底死寂,不能回头。

她现在就是个孤独的刺猬,只对熟悉的人收起满身的刺,对敌人竖起锋利的刺。

但是谁会知道刺猬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刺猬也是有心的啊,一次次的伤害,一次次的原谅,如此反复,让林愉悦的心千疮百孔。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