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严辞楚幽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4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4 10:11

本站提供厉严辞楚幽小说无弹窗完整版阅读。现代言情小说闪婚娇妻宠不休讲述的是楚幽在前男友的订婚礼上,把厉严辞给睡了,还不小心怀上了他的孩子。尽管这很荒唐,但是楚幽想好了,她要留下这个孩子,不能让这个孩子跟她一样,变成可怜的人。此时厉家也派人找上门,要求楚幽和厉严辞马上结婚。

厉严辞楚幽小说无弹窗完整版全文阅读

>>厉严辞楚幽小说无弹窗完整版全文阅读<<

厉严辞楚幽小说无弹窗完整版精彩章节导读

聚会地点就在孤儿院,具体还有谁要去楚幽不清楚,她也没抱多大希望,毕竟没人喜欢“孤儿”这个身份,尤其步入社会,取得一些成功后。

楚幽先斩后奏,跟厉严辞说这事时男人十分平静,把玩着她的头发,沉声问:“需要我陪同吗?”

楚幽心动了一瞬,然后赶紧否决,“别,万一有认识你的,传出去不好。”

厉严辞蹙眉,“有什么不好的?”

楚幽浅笑了一下,没说话。

厉严辞却不依不饶起来,他抬手捏住楚幽的下巴,迫使女人看向他,“说说,有什么不好的?担心你的身份给我丢人?”

“算是吧……”楚幽低声,外界都知道厉严辞的妻子是个没什么背景的孤女,但嘴上说说就算了,真要当面撞见,那就变味了。

“楚幽。”厉严辞眸色一沉,“我有没有教过你,人不自轻自贱,便无人可使之轻贱。”

“并非自我轻贱。”楚幽钻进厉严辞怀里,“你是公众人物,又是厉家家主,就当是为了厉家颜面,那种地方你别去了。”

“你去就没问题了?”厉严辞板着脸。

“毕竟认识我的人不多嘛。”

厉严辞本来没什么兴趣,但此刻听楚幽这么一说,反而非去不可了,但运气不好,聚会那天,厉严辞有个特别重要的会议。

楚幽松了口气,给厉严辞系好领带,“好了,别沉着脸了,一会儿合作商都要被你吓跑了,那天是我说错话,以后不会再犯了,你好好谈生意,晚上我等你回家。”

厉严辞“嗯”了一声,俯身深吻了楚幽一通,气息不稳道:“回来再收拾你。”

楚幽一个人去了孤儿院,因为要举办聚会,所以门口张灯结彩的,活像过年,楚幽到了后四处打量了一番,比起从前,是好了很多。

“你是……”有人开口。

楚幽转身,看到有些发福的中年女人,于是温和一笑,“院长,我是楚幽。”

“楚幽呐!”院长面露惊喜,赶忙上前。

虽然这些年一直有联系,但两人说起来也七八年没见过了,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看起来是在一个城市,但兜兜转转,各种繁杂事情纠缠在一起,便总能错过,再者,楚幽也没有专门回访的心。

她刚毕业那些年,靠翻译赚了不少钱,私底下断断续续给了院长二十多万,也算回报了。

楚幽跟院长聊着天,又陆续来了一些人,大家彼此都不认识,都尴尬而含蓄地打着招呼,最后走进来一对男女,男的英俊挺拔,女的年轻靓丽,很吸引人的眼球。

当然,在见过楚幽后,在场几个男士看那个女人的眼神基本没什么波动,因为不是一个级别的美。

“尹安跟林彩来了?”院长起身笑道。

一听到这两个名字,气氛一下子热络起来。

“呦!原来是你们两个啊?小时候就关系好,现在是……在一起了?”有人笑着问道。

尹安在为人处世方面很有一套,他立刻拿起桌上的酒杯,给自己倒满,“我跟彩儿迟到了,来,自罚三杯!”

众人跟着起哄,重点都偏到了尹安对林彩的称呼上,“哎呦,彩儿?这么亲昵啊,我们的林彩公主儿时除了尹安,可是谁都不给碰呢。”

林彩娇俏地笑了笑,跟满脸不好意思的尹安悠然落座。

大家围在一个长桌前,大有儿时吃饭的感觉,一些人不由得追忆起往昔来,楚幽样貌出众,气质沉稳清冷,在场男士频频朝她投去目光,习惯成为众人焦点的林彩很快发现了不对劲儿,她看向楚幽,“这位是?”

“楚幽。”

尹安跟林彩同时脸色一变。

提及楚幽,话题更是止不住,有人打趣,“我记得小时候尹安跟楚幽关系也不错啊~”这话意有所指的味道很明显,楚幽微微蹙眉。

“是吗?我都不记得了。”楚幽平静,“毕竟那个时候太小了。”

她真不明白这些人在隐晦什么,或许孤儿院里的经历会将某些疼痛放大,但说到底都是孩子,楚幽小时候很喜欢蝴蝶结头绳,但没那个条件,如果让她当时丢失一个蝴蝶结头绳,肯定比跟儿时的尹安决裂更加伤心难过,但等长大了,这些都不算个事。

尹安听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尤其在见到现在的楚幽后。

林彩没想到楚幽会这么说,再看看那张绝美无暇的脸庞,心中忽的烦躁起来,但她脸上却笑得十分开心,“是吗?那真的可惜了,我记得是我有次失足落水后,尹安哥才特别照顾我的。”

气氛瞬间透出几分诡异,楚幽深吸一口气,她知道林彩想说什么,当年林彩被救上来后,对尹安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是楚幽推我下去的,她说她讨厌我。”

苍天作证,那个时候的楚幽怂的像个包子,又土苍苍的,哪有这个胆子?但也正因如此,像个小公主似的林彩,说出口的话才更容易让人信服。

楚幽静静看了林彩一眼,思考这个女人到底是无意,还是在那么小的时候,就藏着恶毒的心思。

林彩碰到楚幽的视线,莫名心虚起来,好像一个谎言,忽然被无情戳破,带着无声的嘲讽。

“咦?好端端的怎么会掉进水里?”有不知情的人问道。

林彩发现楚幽面色平静,好像这事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她咬了咬唇,正要张嘴,便听尹安笑道:“那会才多大?彩儿早就忘了,来来来,吃菜。”

林彩诧异地看向尹安,好在她智商在线,知道场合不对,于是咬牙忍住,但脸色却沉了下去,后面不管尹安怎么献殷勤,都爱答不理的。

“楚幽现在做什么?”有人垂涎楚幽已久,忍不住打探消息,此言一出,几个男人同时看来。

“在家。”楚幽言简意赅。

“在家工作吗?”有人脸色微妙的一变。

“我老公养我。”楚幽落落大方。

众人愣住,就在这时,林彩忽然开口,“这女人啊,还是坚强独立些比较好。”她说着微微坐直身子,好像从哪里得来些自信,一下子甩开楚幽几条街。

“没办法。”楚幽叹了口气,“我找了好几份不错的工作,后面还开了一家咖啡店,但我老公黏我,非要每天看着我,我便辞了工作在家了。”

林彩顿时面露不屑,“小奶狗类型的吗?这种男人我最不喜欢了,在社会上肯定也吃不开,男人还是要阳刚一些。”

小奶狗类型?楚幽想了想自家厉总,实在不能将这个三个字套在他身上,绷了半天才憋住笑,浅声道,“这就像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言下之意,就不用你多管闲事了。

但这说辞在林彩看来更有几分欲盖弥彰的味道,于是心情更好,“尹安哥最近刚升职,成了独揽建材的区域经理,你们谁搞房地产建设,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就来找我们,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不用客气。”

“天呐,独揽建材?尹安你可以啊!”有人惊呼。

尹安摆摆手,“哪里哪里,运气好罢了。”他说着偷瞄了楚幽一眼,发现对方正低头专心看手机,心里顿时发闷。

“林彩呢?去哪里发财了?”又有人问。

林彩挽了挽耳边的碎发,有些不好意思,“前天刚升了酒店主管。”

“可以可以,郎才女貌,都是牛人!”

林彩挑衅地看向楚幽,发现她还在看手机。

是厉严辞的短信,楚幽既然看到了,肯定要第一时间回复。

厉严辞:聚会如何?过于无聊的话就早点回家。

楚幽感叹厉总的洞察力,敲字:好,再待一阵就找借口离开。

厉严辞:那个儿时跟你玩的好的小男孩也来了?

楚幽下意识环顾了一圈,怀疑厉严辞在这里安插了监控,这本是句无关痛痒的话,却因为尹安的出现而变得古怪起来。

楚幽犹豫了几秒,那边短信追来:那就是来了。

楚幽无奈地往后一靠,有个过于聪明的老公怎么办?她敲字:是来了,但各有各的生活,没说几句话。

等发出去后,又觉得力度不够,补了一句:乖,我一会儿就回去。

“楚幽你跟谁聊天呢?这么专注。”林彩问。

楚幽含笑,“我老公。”

“还真这么黏?”林彩语气嫌弃,“亏得你受得了。”

“那是,比我忍性更高的尹安都好好坐着,我岂能认输?”楚幽淡淡。

林彩一愣,直到一道闷笑声响起,她这才反应过来楚幽是在说她更让人受不了,她脸色一变正欲发作,却被尹安按住手腕,尹安冲她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冲动。

林彩好面子,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翻脸,但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一摔筷子,“我闷得慌,出去走走!”

按理来说,一般这时尹安都会跟在林彩身后哄着她,但今天不同,尹安觉得林彩有些无理取闹,明明是她一再挑衅楚幽,于是没了平时的耐心。

“你老公对你好吗?”尹安忽然问。

楚幽点头,“非常好。”她说的是实话,自从两人解开心结,厉严辞恨不得把她宠上天,厉家主母的戒指都拍了。

这话让尹安接不下去,他低头喝了口酒。

“楚幽,你老公是做什么的?”坐在右手边的一个女人开口,“能把这样一位美人娶回家,肯定很厉害吧?”

众人看到楚幽的神色终于鲜活起来,两颊上飞上嫣红,瞧着迷人极了,“还好,做生意的。”

“这年头随便开个店就能说自己做生意呢。”林彩靠在门口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

楚幽不明白她哪儿来那么大的火气,反正不管林彩怎么折腾,她不理就好了。

“不闷了?”尹安看了林彩一眼,“不闷了就回来坐着。”

林彩拧着脖子,“不想坐!看到某些人就心情不好。”

“随你。”尹安罕见的觉得林彩真是个事儿精。

“你什么意思啊?!”林彩登时火了,她在尹安这里一向有求必应,第一次被当众拂面子,心里委屈的不行,又隐约觉得尹安的变化跟楚幽有关系,于是心里对楚幽敌意更大。

大家赶紧劝和,只有楚幽淡定地坐着。

林彩听了几句好听的话,再看尹安的模样,也不敢多闹了,顺势不情不愿地坐回去。

话题又被带起,这次说到了孤儿院的建设上,院长感激这些年不忘旧恩,回捐孤儿院的大家,有些人则面色讪讪,可能因为没怎么打过钱,就在温情时刻,林彩又出来煞风景,“楚幽,出来几年了,你捐过多少钱啊?我跟尹安哥,前前后后给了差不多七八万吧。”

众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如果说之前一切还能用巧合来形容,那么此刻林彩对楚幽的恶意,每一个人都感受的很清楚。而林彩总是咄咄逼人,相比较而言楚幽格外温婉沉静,再加上颜值就是正义,大家多少偏向于楚幽。

就在这时,院长悠悠开口:“楚幽前后打了二十多万。”

林彩脸上的笑,这下子消失干净。

二十多万?!有些人瞪大眼睛,他们工作这些年,存款也没二十多万啊!

尹安捂住脸,觉得丢人极了。

有个这个插曲,林彩终于安静下来。

楚幽看时间差不多,握着院长的手起身道:“大家慢聊,我家里有点儿事,就先走了,以后有时间再聚。”

“这就要走啊?”一个穿得像成功人士的男人站起来,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楚幽,“难得相聚,我们一会儿去唱歌,一起啊。”

“不了。”楚幽看似温和,语气却没任何商量的余地,“院长下次再举办聚会,我还来。”

“别啊。”男人看楚幽一动,跟着一动挡在她面前,说着就要去抓楚幽的手,“我是李峰,小时候咱们经常一起玩。”

“我忘了。”楚幽往后一退避开李峰的手,神色已经有些冷。

李峰点了根烟,“你老公在哪儿工作?没准以后遇到了,我还能多加照顾几分。”

楚幽眯了眯眼,这是威胁?

“你怕是照顾不起。”楚幽冷冷,能在生意场上照顾厉严辞的,还没出生呢。

“如果峰哥今天非要你去唱歌呢?”李峰身材魁梧,微抬着下巴,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光。

都知道李峰怀着什么心思,尹安看楚幽一个女孩子被为难,不知怎的心中有些不忍,只是他刚动了动,就被林彩狠狠按住。

“我夫人说她不去。”一道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你听不懂吗?”

楚幽一愣,紧接着整颗心都雀跃起来。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