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情深同行夏一涵这本全文小说哪里可以看

admin
20128
文章
2
评论
2020年6月30日12:28:14 评论 7 views

他与情深同行夏一涵这本全文小说哪里可以看,他与情深同行是什么小说?叫什么名字?《冷婚娇妻》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中夏一涵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她,有着一个十分好的发小,他的名字叫做小军,而当小军被人设计,更是背负冤屈死了之后,夏一涵遇到了省商会会长的秘书海志轩,更是从他这里得知了亿万总裁叶子墨的父亲,有能力为小军翻案,夏一涵也因此被送到了叶子墨的家中成为了无数女佣中的一个,而将她塞进来的海志轩,其实和叶子墨并不对付,更是叶子墨时刻防范的人,而海志轩将夏子涵安排在叶子墨的身边,也有着监视叶子墨的意思。

他与情深同行夏一涵这本全文小说哪里可以看

>>他与情深同行夏一涵这本全文小说哪里可以看<<

他与情深同行夏一涵该怎么值班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正想到这儿,忽然感觉到耳边有温热的气息浮动,他的声音很低柔地响起:“对这个感兴趣?只是母亲和儿子的合影而已。”

夏一涵吓了一跳,随即平复自己的情绪,低声解释道:“很抱歉,我,我只是不知道在这里该做什么,就随便看了一下。”

......

叶子墨的表情是不信的,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床尾的沙发,说:“睡觉!”

他也没说晚上要做什么,她总觉得他这么做就像上次说她引 诱他一样,也许只是为了明天看她被那群女人为难吧。

她们肯定不会让她失望的,如果他非要这么折磨一个女人才觉得好玩,她也不会让他失望的。

她在那张沙发上躺下来,他在他宽大的床上也躺下,还刚认识没两天,就这么奇怪的同住一室了。也许他早就习惯了有人服侍,所以他在她面前能那么自然的脱掉衣服,她却还是不习惯跟一个陌生男人这么近的接触。

他就像一个恶魔,让她觉得他就像一只抓住了老鼠的猫,想法设法逗弄她,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看起来已经睡熟了的叶子墨其实很警觉,一直在暗暗的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他知道父亲的对手也就是省商会会长那边会安插人到他身边。无非是想要搜集一些不利于他父亲的证据,想把他扳倒。在视频里他就已经能确认,这个被安插进来的人就是此时睡在沙发上的女人,因为她一看就不是个世俗的女人,不会像方丽娜那样,为了嫁进豪门接近他。

整晚,他没有任何吩咐,夏一涵还是提着精神,不敢睡着,实在困了,就打个盹。

天亮以后叶子墨起床洗漱,她发现,其实没有很多人围观的时候,他并不喜欢别人伺候。她跟在他身边,真显得很多余,完全没事干。

“叶先生,马上就要集合了,我回工人区行吗?”她轻声问。

“不行!”

他就是故意的!这种官家子弟为什么这么招人恨?

她只能跟着他,等他洗漱完,跟他去健身房。

六点钟的时候,工人区门口,所有女佣集合。

管家黑着脸问夏一涵去哪里了,赵天爱怪声怪气地说:“不知道啊,一个晚上没回来,说不定睡到哪个男人床上去了。”

一个晚上没回去,这可是爆炸性的消息,方丽娜和孙萌萌暗地里猜,可别是上了太子爷的床了吧。

在管家的带领下,她们还是老规矩,排好队去健身房。

一群人刚跨进门,正好听到叶子墨在对夏一涵说话,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昨晚你服务的还可以,不过以后没我的吩咐,不要随便到我卧室里去,我很反感主动的女人。”

天呐,她竟然真的是跟太子爷睡在一起了?

三个善妒的女人心里顿时燃起了熊熊怒火,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把她给撕了才解恨。

夏一涵即使早预料到,他又会把她这样丢进这些饥饿的猛狮之中,亲耳听他说出来,她心里还是说不出的委屈和难受。

叶子墨的语调很冷漠,听起来像生气了,管家赶紧上前训斥夏一涵,以平息他的怒气。

“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干出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我……”

这到底是要让她收拾东西滚蛋,还是留下,他心里也没个谱。

正在犹豫之时,方丽娜跨上前一步,说了声:“我来帮您教训她!”边说着,她就已经伸出手,冲着夏一涵娇嫩的脸上甩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方丽娜的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到了她,夏一涵白皙的脸上很快现出清晰的五个指印。

她没看方丽娜,而是直直地看向叶子墨。

她的眼光分明在说:“这下,你满意了吗?”

叶子墨的眉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只一瞬就神色如常,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转回头继续在跑步机上运动。

管家连忙冲方丽娜喝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站回队伍里去!”

方丽娜能亲手打夏一涵,别提多解气了。赵天爱和孙萌萌看着夏一涵的脸上被掌刮的印记,也觉得非常解恨。

她胆敢公然去引 诱太子爷,就是活该被打。要不是怕被开除失去机会,她们都想把她围起来狠狠的揍一顿,最好把她那张招人恨的脸弄花。

夏一涵的脸火辣辣的痛,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两口起后,默默地去拿了毛巾和托盘跟其他人一起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站回队列里。

叶子墨不用看也知道她神态如常,这种安静和自制总让人有一种想要挑战的欲 望。他不禁在想,到底是什么让她甘愿去做一颗棋子。

叫管家特意安排人去查,并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很难推测到她的动机。

不管原因是什么,她的存在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也别怪他手下无情了。

叶子墨运动完,擦汗时用的还是方丽娜的毛巾,这细微的动作让管家和所有的女佣都觉得太子爷对方丽娜的所作所为是赞同的。

几个善妒的女人好像找到了靠山,心里都开始盘算要怎么样把夏一涵赶出去。

伺候叶子墨用完早餐,他没出门,吩咐管家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来。

“你们可以称呼他海先生,注意礼仪要到位。”

“是!”管家毕恭毕敬地说道。

叶子墨说完,自去他的书房,管家知道,他在书房里,一般就不需要人伺候着了,便吩咐女佣们做其他的杂事。

裁缝把衣服做好送过来时,管家集合所有人,按照衣服内里标签上的名字给她们发下去,每个人两套。

“这两套衣服,一洗一换,从今天开始,不管出现在什么场合,你们都必须穿制服。谁要是不穿,或者穿了脏的坏的衣服出来,必须受罚,严重的我会让她走人。听懂了吗?”管家扬着声音问道。

“听懂了!”众人齐声回答。

“现在回房间去换衣服,十分钟后集合!”

回房的路上,方丽娜赵天爱和孙萌萌聚在一起,小声商议了一会儿。

夏一涵在前面走的飞快,她打开门进去,刚把两套衣服放到床上,准备脱换,刘晓娇忽然在门口叫她。

“一涵,你出来一下,行吗?”

“来了。”

她走出房间,刘晓娇把她拉到一边,小声问她:“你的脸疼吗?方丽娜太过分了,她昨晚还打了我,不过没这么重。”

夏一涵皱紧了眉,问她:“她为什么打你?”

“昨晚我想出去帮你擦地,刚出门就被她发现了,所以就……算了,也不疼,就不说我了。我看她们刚刚好像在研究着怎么对付你呢,你小心点儿。”

夏一涵重重点了点头,握住刘晓娇的手,说道:“真对不起你,你别管我的事了,自保要紧。”我不会让你白白挨这一巴掌,你放心,不过这话,她并没说出口。

“快回去换衣服吧。”夏一涵提醒道。

“是啊,晚了管家又要骂,我最怕看他那张阴森森的脸了。”刘晓娇说完,赶快回房了,夏一涵也回到自己房间。

她一边拉裙子侧面的拉链,一边伸手去拿床上的衣服,却怎么也想不到,她抓起来的,只是几片碎步……

她有些不能相信,再去拿另一条裙子,也是碎步。

夏一涵死死捏着那些大块的碎步,真想冲出去找那几个女人理论一番,也很想很想去叶子墨面前告一状。

可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姓叶的能默认方丽娜打她,对这件事根本就不会管。

还有管家,他永远都是揣测姓叶的意图办事,也不会帮她的。

十分钟很快就要到了,她扔下那些碎步跑出去,正好刘晓娇刚换好衣服从房间出来。

“小娇,能不能把你那套衣服借给我穿一下?”她走上前,急切地问。

刘晓娇一愣,随即说道:“好啊,可是我衣服这么小,你也穿不了啊。”

两人正说着酒酒走过来也了,她一看夏一涵还穿着她那条白裙子,惊讶地问道:“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啊?”

“我的,被她们剪了,已经成了碎布片。酒酒,你能把你换洗的那条借我穿一下吗?我晚上会洗干净还给你的。”

“啊?太过分了吧?你去跟管家告状啊!”酒酒惊呼道。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