掳情掠爱四少夜欢难消燕西爵苏安浅全章阅读整本小说阅读

admin
208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7日11:51:33 评论 31 views

掳情掠爱四少夜欢难消燕西爵苏安浅全章阅读整本小说阅读,《掳情掠爱四少夜欢难消》的主角分别是燕西爵苏安浅,又名《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是一本现代言情甜宠文。几年前,苏安浅是燕西爵的合约妻子,最终这场婚姻以失败告终。几年后,苏安浅成为了赫赫有名的主厨,两人再次相遇。苏安浅再也不是之前听之任之的傀儡,现在的她风情万种,引得无数男人另眼相看。而燕西爵也心动了,他再次想以爱之名将她圈禁在身边。终于将她圈到自己身边,“说过别让我见不到你。”下一句是:“否则生不如死。”

掳情掠爱四少夜欢难消

>>点击阅读:掳情掠爱四少夜欢难消苏安浅燕西爵点击:全文阅读<<

掳情掠爱四少夜欢难消章节阅读

正好公车来了,苏安浅巧妙的避开,一步踏上车门。

那天起,她耳边时常就会听到叶家项目危机的事,她尽量不去在意,每天出去找工作,再按点回家,让妈妈以为她在正常上班。

晚上她每天在书房呆很久,翻阅爸爸用过的东西,以期获得一些可用信息。

爸爸出事前,接触最频繁的其中之一就是叶氏,而叶氏如今也问题百出,如果她没猜错,后边必定还有别人。

她足足整理了一周。

然后开始不动声色。

“叶凌晚上是有个局在我们家酒店,怎么了?”陆晚歌听到苏安浅问叶凌行踪,皱了眉,“你不会还念念不忘吧?”

苏安浅拿起包匆匆出门,“你想多了。”

挂了电话她直接打车去盛世,除了高档会所,陆家名下这个酒店是上层人士最爱洽谈的地方了。

一辆黑色悍马缓缓行驶着,电话响起时,明承衍皱了一下眉,“有事?”

“托你办件事。”燕西爵醇厚的音调,微严肃。

明承衍听完,难得冷冰冰的一句:“如果是苏安浅的事就不必说了。”

燕西爵扯起嘴角打趣:“又在陆家吃鳖了?做养子这么憋屈,你倒是自立门户啊。”

明承衍在外素来温文尔雅,但私底下本性是冷冰冰的,平时没表情是温和,私下没表情就是刻板。

“给你三秒,不说我挂了。”明承衍终是一句。

燕西爵道:“东西发你邮箱了,迪韵查了受阻,你也许方便些。”说完,他想起了什么,问:“你去赴局?”

明承衍“嗯”了一声,“不放心的话,半小时后你过来。”

燕西爵倚在后座上,略微疲惫,“再说。”

挂了电话,他才问季成:“她在御景园么?”

“林森说今天上午就过去了,刚刚出去。”

男人略微沉默,片刻,道:“那就先去盛世。”

语毕,他微仰脸倚了回去,深眸阖上。

过了一会儿,听季成无奈的叹息:“北城今年冬天别有情调,虽然冷,这绵绵细雨还挺有情调。”

尤其马路上处处可见笑着淋雨的情侣。

听到下雨,燕西爵忽然睁眼,眉峰轻轻一蹙,幽然沉声:“问问她在哪。”

季成听完拿了电话,笑着,四少这可真像是娶了妻的样儿。

不过打了一次,季成皱眉抿了抿,为难的侧首:“太太把电话挂了……”

男人眉峰紧了紧,亲自给她打。

好在那个小女人识趣的接了,几天没听到的声音清雅的传来,“燕先生?”

燕西爵懒得这个时候纠正她的称呼,薄唇微翕,“在哪?”

苏安浅紧皱眉,也没空想出差的人怎么会忽然给她打电话,捂了话筒,声音倒是淡然,“不好意思,我……在卫生间,一会儿再说可以吗?”

这一次她没有自作主张,听到他“嗯”了一声才挂断。

而她哪是在卫生间?此刻已经换了一套衣服,长发散下来,准备去给包厢的客人倒茶。

她知道叶凌还没到,所以早先一步去看看到底谁跟叶氏洽谈。

进包厢之前,她理了理长发,尽量低头,看起来规规矩矩的给客人上茶。

几乎走了一圈,没有她认识的脸,只能回去再查。正这么想着,蓦然觉得一抹视线黏在她脸上。

待她略微抬眸时,手里僵了一下,脸上也愣了。

明承衍怎么会在这儿?

苏安浅忙低了头,匆忙往外走,明承衍却是若有所思,目光一直淡淡的跟着她出了门才收回。

酒桌上谈事二十来分钟,明承衍看起来儒雅谦和,但是话极少,大多安静的听着,手指磨着杯沿,脑子里装着一句陆夫人的话:“承衍,你也不小了,什么时候带个女友回来给妈见见?”

那时候他的视线扫过一旁撇嘴的陆晚歌,温淡的回应:“公司事务忙,年底再说吧。”

表面上他的烦躁丝毫看不出来,只是席间站在走廊,自顾默默的抽烟。

“知道我会过来也敢躲懒?”身后,燕西爵慵懒低醇的嗓音,单手插兜,闲庭迈步而来。

明承衍侧首看了一天,眯着眼最后抽了一口,想起了刚刚还来包厢倒茶的苏安浅,问了句:“手臂痊愈了?”

燕西爵压根没想回,因为他不可能关心自己痊没痊愈,不过是想说离苏安浅太近有害无利罢了。

“陆夫人让你相亲不好?北城多少千金等着你点?”燕西爵这么说。

明承衍温着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女色对我没什么吸引力,再说,那种东西,碰了就难戒。”

说到这里,明承衍颇有意味的看了他,“我可没你的闲心。”

燕西爵将思绪拉了回来,“我就不进去了,只是路过。”

明承衍微微蹙眉,“邮箱里的东西我看了。”

燕西爵停了下来,看了明承衍,明承衍才略有深意的看着他,“燕雅换肝之后一切稳定,还有什么可查的?谁捐的不都一样?”

“一样么?”燕西爵勾了勾嘴角,“查出来才知道。”

明承衍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想查苏安浅,但这显然不是个好兆头,他若真的一头栽到苏安浅身上,会是什么后果?

但他决定的事,一向劝不了,只好抿了抿唇,最后淡然一句:“叶凌刚到,你真不打算进去说两句?”

最终燕西爵点了头。

盛世酒店后房,服务生更衣室。

苏安浅被叶凌缠了一会儿终于脱身,定了定神,快速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

从更衣室出来没走两步,她忽然停了下来。

燕西爵在几步远处长身玉立,单腿支地悠然倚着,见到她出来,幽暗的视线看过来,身子却没动。

苏安浅捏着包走了过去,不冷不热的打招呼:“回来了。”

燕西爵不无认真的低眉,“看起来你没想我?”

她皱了皱眉,只听他声音沉了沉,“忙着兼职,忙着和前男友偶遇?”

叶凌来这儿,她也在这儿,巧了。

苏安浅坦然的看了他,“我是瞒着你兼职,但我没跟他偶遇。”

燕西爵垂眸静静的看着她,几秒后倏地弯了弯嘴角,大概是信了她,点了点头,“表现不错,正好我今晚不想跟你生气,乖一点。”

修长的手臂绕过她揽着往外走,也不管她情愿与否。

刚上了车,他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锦盒,一枚熠熠生辉的戒指捻在他干净的指尖。

苏安浅的手刚被握过去就忽然缩了回来。

“太贵重。”她皱着眉,因为摸不透这个男人,所以她希望这两年能跟他有多干净就多干净,不扯不必要的瓜葛。

男人无视她的反应,拉过来戴上,正好遮盖了她指根上的印记,“燕太太就该戴这样的东西,那些低劣品只会脏了眼。”

叶凌手上的戒指燕西爵刚在酒桌上还见了,普普通通。

之后他没再说话,似乎很疲惫,靠在椅背上阖眸养身。

苏安浅手机响起时,急忙拿起来接了。

“什么时候回来?”是付嫣的声音,连女儿的称呼都免了,语气略带情绪。

“妈……”她偏过身子,压低声音:“有什么事吗?我还在加班。”

听到她的称呼,燕西爵掀开眼皮扫了一眼,眸底闪过几分阴暗。

“你现在就给我回来!”付嫣语气很重。

“您身体不舒服吗?药在床头柜子……”苏安浅试图安抚,但声音被那边的人打断,付嫣脾气更重,命令两句之后狠狠挂断。

苏安浅皱着眉,妈妈很少这么生气,她现在还在吃药,医生说了不能动怒,担心的紧了紧手机。

“燕先生。”她转过头,尽量平和。

但男人却微仰五官,充耳不闻。

苏安浅抿了抿唇,敲了季成的后座,“季先生麻烦停下车。”

她当燕西爵是睡着了,也就不打算叫醒他。

季成却看了看后座,继续开。

“坐好。”男人淳沉的嗓音,听起来没什么温度。

苏安浅看了他,皱起眉,原来是装睡,态度也就坚定起来,“我必须回去一趟,我妈可能身体不舒服。”

男人无动于衷,直到被她盯得烦了,才给下边打了个电话,“叫上迪韵去香雪苑看看。”

苏安浅无话可说了,迪韵是医生,如果妈真有事,她也该放心了。

车里气氛有些闷,直到御景园,燕西爵先一步往别墅走,背影微凉,她淡淡的跟在身后。

进了玄关,看着他把外套脱掉,苏安浅终于皱了眉,看着他手臂的位置。

受伤的地方还没好,衣冠楚楚时什么都看不出来,这会儿却隐约看到衬衫下深色狰狞的刀口,他竟然连个纱布都不裹。

也不说话,她忽然走过去阻止了他粗鲁抬手扯领带的动作,低眉仔细给他解纽扣,就当是表达让他受伤的歉疚。

她细白的手指灵活转动,纽扣一粒一粒解了,然后把袖口掳上去,露出吓人的刀口让她不舒服的蹙眉。

“还会疼吗?”她微微仰脸问,语调听起来只是简单的关心。

燕西爵低垂的视线却一点点变暗,深邃的目光在她精致的脸上徘徊。

不听他说话,她也没打算说对不起,转手替他把领带接下,顺手解了两粒纽扣。

细腻的指尖碰到了他的喉结,男性气息忽然从头顶压下来……

男人看着苏安浅身上的紫鸢纹身,低低的问:“做过手术?”

看似随口一问,深眸里却带着浓浓的探究。

苏安浅猛然惊了一下,好似什么至深的秘密怕人发现,身体即将缩起来,想要把纹身藏起来。

男人继续问:“会疼?”

纹身的时候疼,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她被他深邃的视线盯得无处可逃,终于摇头,“不会。”

他松开了她,沉声:“纹身不是好女孩,但,我喜欢!”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陈生字八荒章节在线阅读无广告 言情小说

陈生字八荒章节在线阅读无广告

陈生字八荒章节在线阅读无广告,陈生字八荒小说免费章节由网络作家神无踪写作,是一本都市兵王逆袭小说,讲述的是主人公陈生姓陈名生字八荒,是个孤儿,十三岁他就进入特种部队历练,十年后已经...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 言情小说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陈生字八荒的小说名为战狱修罗又名绝武神卫,是一本都市神豪逆袭小说,讲述的是主人公陈生字八荒,是个孤儿,十三岁时从小无父无母的他选择了参军,又在部队历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