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莫慌奴家有礼了白君灼殷洵精彩剧情阅读整本小说阅读

admin
208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9日09:23:13 评论 24 views

王爷莫慌奴家有礼了白君灼殷洵精彩剧情阅读整本小说阅读,《王爷莫慌:奴家有礼了》主角是白君灼殷洵,是一本穿越重生文。白君灼本是国家一级微生物研究专家,在一次研究过程中被感染,一觉醒来穿越成一个炮灰。原主是神医白公录的女儿,父亲去世后,继母卷走了所有资产,独留白君灼一个人变面对要债的大爷们。半路杀出一个王爷殷洵,逼她成为殷洵的王妃就算了,还一度将她丢出去赚钱养家!别人穿越都是过好日子,白君灼果真是扫把星附体没错了。

王爷莫慌:奴家有礼了

>>点击阅读:王爷莫慌:奴家有礼了白君灼殷洵点击:全文阅读<<

王爷莫慌:奴家有礼了章节阅读

大当家白君灼沉言道,安插奸细的事情我还没跟他算账呢,咱们先将这笔生意拿下,其他的,慢慢来。

沈记药堂在洛阳也有几十年的发展,虽说不及白家药堂,实力也不容小觑。原先洛阳发生蝗灾之时,白家与沈记有过合作,只是白公录是想将两家的药材集中到一起救治灾民,沈家大当家沈泽却想哄抬药价,狠捞一笔。从那以后,白家再也没有与沈记合作过。

白君灼将沈记二当家沈睿约在了香茗楼二楼雅座,沈睿来了之后,开门见山地问道,白三小姐,在下也知道小姐是想谈商陆之事,只是这件事是大哥经手,你约我来,可什么用也没有啊。

白君灼微微笑了笑,抬手给沈睿倒了杯酒,道,沈二爷,也同意沈大爷将你们沈记的商陆价格调低一半?

沈睿面色沉重,半晌未曾言语。

白君灼接着道,就为了和白家作对,自家亏损那么多也无所谓?

沈睿叹气道,白小姐,你说的话,我都明白,只是你与我说真的没用,此事不归我管。

白君灼也不纠结于此事了,转而说道,我听说,沈二爷才是沈家嫡子,沈大爷的娘亲是在二爷娘亲去世之后才被提为平妻的?

白君灼声音淡淡,沈睿目光却沉了下来,语气不善地问道,你想说什么?

说起来,沈二爷与我倒很是相似呢,白君灼微笑道,只是我比沈二爷幸运些,爹爹并未提姨娘为平妻,他的妻子一直只有我娘一人。如今,我还靠着自己的努力取得了与长姐一样的管理药堂的权利。

沈睿眉头微蹙,拍着桌子站起来,道,既然白三小姐没有其他事,在下就告辞了。

慢着,白君灼也缓缓站起,稍稍抬头,直视沈睿的眼睛,道,沈二爷,沈家药田今年种植的不是桔梗和大枣么?你们哪里来的七千斤商陆?若是这笔生意你们真的拿下了,交不出货,吃亏了还是你们沈家。

谢谢白三小姐好心提醒!不过这是沈家的事,不劳小姐费心!

我看,白君灼突然眯起眼睛,冷声道,沈二爷是想让沈大爷狠狠摔个跟头,将药堂夺到自己手中吧。

你!沈睿气冲冲地说道,谁说我们沈家拿不出来七千斤商陆!我们本来就有三千斤,大哥让我再从其他药堂收购四千斤,我告诉你我们沈

话说到这,沈睿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说的太多了,他心有余悸地看了眼白君灼,却见对方含笑望着自己。

不多说了,告辞!沈睿出了一头冷汗,暗骂自己竟然被这女人一激就说出了这么多话,脚步几乎虚浮地走了出去。

他走之后,白君灼若无其事地坐下来喝茶,不一会儿,刘顺进来道,小姐,大小姐与徐老板,没有谈成。

自然谈不成的,白君灼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招呼道,刘叔,坐下来喝杯茶。

刘顺稍微犹豫一下,便坐了下去,端着杯子却没有喝,他忍不住问道,小姐看起来很开心,莫非与沈二爷商谈好了,沈记愿意放弃这笔生意?

没有,白君灼摇摇头,笑道,我也从未打算让沈二爷放弃这笔生意,我只是想从他这里知道些事情。

刘顺满脸不解地望着她。

原先爹爹与沈记合作的时候,奶奶就提醒过爹爹,沈大爷奸诈,沈二爷冲动,都不适合来往,白君灼解释道,所以我从这藏不住话的沈二爷入手,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事情四千斤,也够我们大赚一笔了。

刘顺还有些疑惑,不够他却是绝对相信白君灼的决定的,问道,小姐,接下来要怎么做?

去让与白家有生意来往的所有药堂,将商陆的价格提高三倍。

这刘顺一听这话,便犹豫起来,说道,可是沈记都将商陆的价格降低一半了,其他药堂可能不会同意在这个时候将商陆的价格提高吧。

你就告诉他们,赚了钱他们自己留着,亏了钱我们白家全给。

白君灼声音不大,却令人无法反驳,刘顺不再质疑,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办。

刘顺走后,白君灼也从香茗楼出来,此时已将近戌时,无星无月,除了几个大一点的酒楼还点着灯之外,路上一片漆黑。

白君灼从这边回府需要经过几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子,她看着这天色,稍稍迟疑了片刻,便往回走去。

离了恭安里(当朝将城市分割为XX里),便一点光也见不到了。不知为何,白君灼心里忽然一阵悸怕,总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她连忙加快了脚步。

她完全看不见路,突然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与此同时,她听见有一阵脚步声向自己这边走来。

她害怕地缩到墙角,心想那些人应该看不见她,也不会是来找她麻烦的,可此时,一只大手毫无征兆地摸上她的脸。

啊救白君灼大叫一声,刚想喊救命,便被那人捂住了嘴巴。

老实点!听声音似乎是个中年男子,他低声威胁了一句。

白君灼微微喘息,平静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用脑袋撞了那人的肚子,那人惨叫一声放开白君灼,白君灼刚想趁着这个机会逃跑,却又撞上了另外一个人。

娘的,那人骂了一句,伸脚将白君灼踹在地上,恶狠狠地说道,既然你不老实,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完,几个人一哄而上,有人动手扯她的衣服,有人拉着她的手,还有人按着她的身子,让她动弹不得。

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白君灼惊地大声叫喊起来。

嘿嘿,那人淫笑两声,道,白姑娘,你也别怪我们,我们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要怪,就怪你自己平日惹了不该惹的人!

白君灼一听这话,不禁想着,她惹了谁?是白君桃还是沈睿?

那人给你们多少钱,我双倍给你们!白君灼立马反应过来,对这群人说道。

众人一听这话,果然动作停了下来,不过片刻,又笑将道,不如这样,等我们与白姑娘共度良宵之后,白姑娘给我们双倍的钱,我们不将消息泄露出去成不成?要知道,那人可是让我们强了白姑娘,再让全洛阳的人都知道白姑娘失了清白的。

白君灼咬着牙,听他们这么说,她便知道要害她的人是谁了。

她虽然恼怒,但知道现在自救才是最重要的,冷静下来思考逃走的方法,此时突然有人将两根手指伸入了她的嘴巴。

白君灼想都没想就狠命地咬了下去,那人惨叫一声,冲着白君灼又踹了一脚。

一股腥咸涌上喉头,之前被殴打的身体还没有全好,如今又受了这样的责辱,白君灼愤恨地瞪着眼睛,也无法在漆黑之中看清那些人的长相。

耳边又是一阵风,白君灼感觉有人又要打过来了,连忙将头一缩,就听见身后的人惨叫一声,骂道,你他娘的踢我干吗!

这么黑我能看见?两人吵起来,白君灼见有一线生机,刚想趁机逃走,只听那人又道,奶奶的,中了这小贱人的计了!

说完,白君灼便感觉有人抓着自己的头发将自己拎了起来。

白君灼咬着牙,惹着疼,她现在也知道这地方的确没人,再喊救命也不会有用的,不如省点力气留着逃跑。

费什么事,赶紧办了她!有人又说了一句,众人应着,便又上下其手。

突然,巷口出现一盏幽黄的灯,提着灯的人整个身影都影藏在幽暗之中。

有人来了!他们中有人喊了一句,都转头看向那个提着灯的人。

虽然看不清那人的脸,但那人的身影却很瘦小,看起来像个女人。

嘿嘿,要不要跟哥几个一起玩啊?有人起了色心,如此问道。

提着灯的人走路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在这暗夜之中格外恐惧,他似乎没有听见这些人说话,也没有看见他们,只是低着头向这边走来。

他的脚步很缓,带着周遭地空气都压抑起来,渐渐走进了,众人才看清,他穿着破烂的衣服,头发脏兮兮地粘在一起,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食物馊掉的味道。

原来是个乞丐,赶紧给我滚!

又有人这么喊了一句,白君灼松开紧咬地牙关,喊道,救救我!

白君灼的话音刚落,那人猛然抬起头,手中的灯照着他的脸,众人全部安静了下来。

白君灼同样呼吸一滞,面前究竟是怎样一张脸!

他眼睑处的赘皮一直耷拉到脖子,脖子上的赘皮又耷拉到肩膀,就像蝙蝠翅膀间的肉翼,又像极了沙皮狗。

鬼鬼鬼啊!按着白君灼肩膀的人将白君灼松开,惨叫了一声,跌跌爬爬地跑走了,其他人一听,越看越瘆的慌,也不再管白君灼,脸色惨白地逃走了。

白君灼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衣服穿好,那人又提着灯盏慢慢离开了。

喂!白君灼开口喊了一句,那人脚步一滞。

谢谢你救了我。

那人并未说一句话,又迈开步子接着走,白君灼却又说道,我知道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那人猛然转过头来!

我可以治好你白君灼震了震,吐字清晰道。

他眼睑处的赘皮将他的眼睛遮住了一半,白君灼从这半只眼睛里看见了他眸子一闪而过的希翼,可只是一瞬,他又垂下头来,开口说道,不可能的

白君灼听到声音,才发现她是个女人。

我可以把你治好的,你脸上的赘皮只需要简单的外科手术切除就好了。

那人苦笑两声,道,别骗我了。

说完,她便提着灯笼慢慢往前走,白君灼略微迟疑一下,连忙跟了上去。

那人不再理会她,自顾自地往前走。最后进了一间破庙,便吹灯躺下。

眼前又是一片漆黑,白君灼看不见她,只好对着空气说道,姑娘,听你的声音,你也不过二十岁的年纪,难道你真想顶着这张脸活一辈子吗?

那人没有理会白君灼,从她的方向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似乎已经睡着了。

为什么不让我试试呢?白君灼顿了顿,又问道,你救了我,我不想欠别人,你不让我治好你,那我明天送一千两银子过来如何?

那人叹了口气,终于开口道,我原本也是富贵人家的女儿,母亲在世时寻遍天下名医,也没有治好我,后来家里来了个道士,说我不干净,被鬼上了身才会落得如此容貌,父亲听信谗言将我赶出来,至使我终于落得如此下场

别人治不好你,不代表我治不好你,白君灼听着她的声音走到她身边,对她道,你的病名叫毛细血管瘤,在我的家乡是最常见的病了,这病只要手术切除就可以了。以前那些大夫,一定是被你家里什么人收买,或者都是庸医。

还有那个爹爹,听什么鬼神之论,简直糊涂迂腐!

真的?女子听不懂白君灼口中说的话,将信将疑地问了一句。

白君灼轻笑一声,道,反正别人都治不好,让我试试又何妨?

女子沉默半晌,终是开口说道,好。

现在天色已晚,明天天亮我便回去拿些药材和用具,辰时之前过来找你。

女子轻声嗯了一声,二人便不再说话,不一会儿白君灼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露出了鱼尾白。

她连忙起身赶往药堂,拿了药和器具回到破庙,正好女子也醒了过来。

我要将你脸上的赘皮全部割掉,就算先给你吃些麻醉的药,也会很疼,你要忍着。

女子没有一丝惧意,轻轻点了点头,吃下白君灼拿出的药丸,便闭上了眼睛。

白君灼给刀消了毒,便开始割她脸上的赘皮,这里不比现代,没有完善的手术设施和无菌保障,她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大约一个时辰,女子脸上的赘皮差不多割尽,白君灼又为她敷上一层草药,然后将她的脸包好。

女子从昏迷中醒来,睁眼便发现自己的眼界开阔了许多,忙不迭伸手摸自己的脸,白君灼却拦住她道,别碰,碰了以后新长出的皮肤就不平滑了。

女子点了点头,白君灼又道,每六个时辰,我就得为你换一次药,但我又不能总是往这边跑不如你先跟我回府,等你好了之后再离开吧。

女子眼中皆是感激,便要跪下来,白君灼连忙伸手拦住她。

先别谢我,我也不是完全为了你。白君灼挑起嘴角,微微笑了笑。

企图害她的人,她会让她付出代价!

白府。

白君桃一大早就醒来,派碧荷出去打探,碧荷里里外外跑了三次,却并没有听闻哪里发现衣衫不整的白家三小姐躺在大街上的消息。

碧荷,你找的那帮人究竟有没有用?白君桃有些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

小姐放心吧,奴婢找了七八个呢,那些人都是出了名的地痞流氓,她这次绝对插翅难逃!

听碧荷这么说,白君桃才安下心来。可此时,她院子里的嬷嬷进来报道,小姐小姐,三小姐回来了,还带了一个脸上裹着纱布的人。

什么?白君桃一惊,连忙问道,她可有什么地方看起来不同寻常?

嬷嬷想了想,犹豫着说道,三小姐看起来很开心,好像发生了什么好事一般。

什么?!白君桃一听这话,眼睛都红了起来。

就算自己找的那些人没有得逞,她又有什么可开心的?难道

白君桃心下一惊,连忙也赶去邹氏的院子。

她到了之后,远远就听见邹氏的笑声,心里更加担忧,该不会白君灼与沈家的事情真的谈成了吧?

命人通报了之后,白君桃便进去,之前所有的神色一扫而光,换上担忧地表情看着白君灼,道,三妹妹,你昨晚彻夜未归,奶奶和我都很担心你。

邹氏一听这话,才想起来,问道,对了,灼儿,刚才只听着你说这笔商陆的生意,还不知道你昨晚究竟去哪里了,我派出的人找了一晚上,都没有找到你。

白君灼抬眼望了望白君桃,良久,才别有意味地微微一笑。

白君桃心里一惊,她该不会知道什么了吧?

是灼儿的不对,叫奶奶和姐姐担忧了,白君灼说道,昨夜我与沈二爷商谈过后,本想即刻回府,可沿路遇见一位重伤的姑娘,就去救了她,耽搁了一夜的时间。

邹氏赞赏地点点头,道,不错,公录的女儿,都和他一样心地善良。

白君灼低头笑着,看向白君桃,白君桃虽然有些心虚,却依然不动声色,也回之一笑。

对了,桃儿,听刘顺说,你昨晚与徐老板商谈去了,结果如何?邹氏开口问道。

白君桃本想将这事瞒着邹氏的,可却没想到被刘顺说了,心中对刘顺的怨恨又深了一分。她低着头想了想,便露出一副愧疚地表情,说道,奶奶,桃儿办事不力,徐老板不愿意买我们白家的商陆

这也不能怪姐姐啊,白君灼笑着说道,毕竟沈家的价格摆在那里,只要是个商人,都会对这价格动心的。那么姐姐可想到什么解决的办法么?

商谈的事情白君桃已经失了一城,再想什么办法才能补救回来?

她心思微动,看向邹氏,试探着开口道,要不然,我们白家的商陆也降价?

糊涂!邹氏一听这话,拍着椅子就站了起来,指着白君桃道,我们白家药堂,这半年来亏损多少你可知道?若是这笔商陆赚不了钱,还因为降价而亏损了更多,那白家药堂可真的是要落入万劫不复之渊了!

这是邹氏第一次对白君桃发这么大的脾气,白君桃连忙跪了下去,解释道,奶奶,是桃儿的错,是桃儿没有弄清楚白家如今的状况

白君灼心里窃笑,口上却劝道,奶奶别生姐姐的气了,我想以前姐姐和姨娘一同管理药堂的时候,也是姨娘瞒着姐姐,才使得姐姐不知道药堂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邹氏冷静下来,坐回椅子上,对白君桃道,灼儿,你刚才跟我说的办法很好,就按照你说的做。桃儿,你最近真是越来越冲动了,以后遇到事情要仔细考虑,然后再去做。

是,桃儿知道了白君桃顿了顿,又道,桃儿以后会好好跟妹妹学着的。

姐姐过谦了,白君灼笑着将白君桃扶起来,道,是妹妹要跟姐姐学习才是。

邹氏见她们和乐融融地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件事要好好做,你们先下去吧。

二人退下,出了房间之后,白君桃转过脸便咬牙切齿,她身后的白君灼嗤笑道,姐姐是不是心里不服气啊?

白君桃抬起头,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妹妹说笑了,还不知道妹妹出了什么主意,让奶奶如此开心呢?

这件事我来办就好了,姐姐不必知道,白君灼看着白君桃,不怀好意地笑道,但是妹妹说要跟姐姐学习,是真的哦,姐姐昨晚派人对我做的事,妹妹也学会了呢。

白君桃眼神暗了下来,却道,妹妹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白君灼不再与她多说,微微笑了笑,便离去了。

白君桃的眼睛似乎淬了毒一般看着白君灼的背影,许久,她紧握的拳头才松开。

*

殷洵府上,莫鹰对殷洵道,主子,派去白家的探子说,白姑娘昨晚彻夜未归,今晨才回去,带了一个脸上受了重伤的人,白姑娘也似乎受了伤。

殷洵眉头微蹙,托着下巴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属下只派人监视着白府,并未派人一直跟着白姑娘,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鹰说道,主子,白姑娘救了陆抗

就算她没有救陆抗,我也不会允许别人随便动我的人,殷洵说道,去查吧。

是!莫鹰领命出去。

殷洵沉默半晌,又对身边的沈青道,沈青,以后你就跟在白君灼身边,别让她死了。

王爷沈青立即跪了下来,道,可是属下的职责是保护王爷!

白公录死了,白君灼的实力你也见识了,所以现在能救我的,估计只有她。

殷洵如此说,沈青长眉微蹙,只好点头道,属下明白了。

这边白君灼从邹氏那里离开,直接去了药堂。

到了药堂,便看见伙计将商陆一箱一箱地往外搬。刘顺看见白君灼过来,连忙笑着迎上来,道,小姐,事情妥了。与沈记来往的药堂着了魔似的疯狂买商陆,这不,一上午就卖了两千斤。

一切都不出白君灼所料,她微微笑了笑,道,照这个趋势,也许我们可以卖得比七千斤更多。

只是刘顺一副不解地样子,问道,为什么我们和其他药堂联合将商陆涨价,反而卖得更多呢?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陈生字八荒章节在线阅读无广告 言情小说

陈生字八荒章节在线阅读无广告

陈生字八荒章节在线阅读无广告,陈生字八荒小说免费章节由网络作家神无踪写作,是一本都市兵王逆袭小说,讲述的是主人公陈生姓陈名生字八荒,是个孤儿,十三岁他就进入特种部队历练,十年后已经...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 言情小说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陈生字八荒的小说名为战狱修罗又名绝武神卫,是一本都市神豪逆袭小说,讲述的是主人公陈生字八荒,是个孤儿,十三岁时从小无父无母的他选择了参军,又在部队历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