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白轻灵古代总目录在线阅读

admin
20862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13日14:40:57 评论 54 views

白锦白轻灵古代总目录在线阅读,白锦白轻灵古代小说冷王盛宠:娘亲是鬼医》中,白锦身为嫡女,也是的姐姐,在白轻灵看来是一个温柔贴心的好姐姐,却没想到,白锦为了勾搭上端王容启,不仅将白轻灵给容启的救命之恩给抢了,更是在新婚当晚设计白轻灵的清白给了一个陌生男人,所有的真相竟然还是在她怀胎九月之后,被端王容启告知!当容启在将她娶回家之后温柔贴心,在她怀孕后却冷言冷语的真相,竟然是因为孩子不是他的,而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原来的白轻灵无从得知,而从现代而来的灵魂白轻灵却帮助她找到了真相!

白锦白轻灵古代小说目录阅读

>>点击阅读:白锦白轻灵古代小说目录阅读<<

白锦白轻灵古代小说章节白清灵反虐渣渣免费导读

苏嬷嬷最先反应过来,沉着脸喝道:“白姑娘,我家王爷可从来不兴这一套,你在他的院子里打骂沈姑娘,是不将王爷放在眼里,老奴这就去找王爷凭凭理儿,给沈姑娘讨一个公道。”

苏嬷嬷说完,她转身走出房间。

这时,白清灵已回到床榻,重重坐下。

大病侵袭,她本该好好休息,但遇到当下这种糟糕的事情,怕也只能靠自己。

眼前这位被人称为“沈姑娘”的人,怕就是沈阁老的嫡孙女,沈家也只有她一人行医。

她随手扯过了一旁的衣物,披在身上,裹住有些畏寒的躯体,顶着一张惨白的脸,语气森凉:“高门贵女遇到这等事情,不是考虑自己解决问题,而是先到王爷跟前哭委屈,沈姑娘可是没半点魄力,将来如何做一个掌管夫家府邸的女主人,王爷是拿来给你擦屁股的吗。”

沈柔媚脸色瞬时惊变,最后的一句话着实的羞辱到了她,可……却又让她没有半点反驳之力。

因为……白清灵说的对。

她出身高门弟,又是嫡长孙女,母亲教了她许多为人处事之道。

太后也时刻告诉她,她将来是要做荣王府女主子,她就必须得要有未来女主子的样子。

眼下她却因为一个女子而争风吃醋,实在是不该。

白清灵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戳中了她心底最阴暗的一面,让她……无地自容。

而房中的人皆不知,容烨领着白憧笙来到了院子。

刚好听完了白清灵所说的每一句话……

容烨脚步一顿。

齐管事和尚嬷嬷悄悄抬眸看了他一眼。

他们家主子的脸上,长年不见什么表情,现在亦如此。

冰冷的像凝结了千年的寒川,让人不寒而粟。

尚嬷嬷心里暗骂:“白姑娘怎能用屁股来形容王爷,低俗粗鄙。”

齐管事眉心冒着虚汗。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敢用词。

这时,小笙儿撒开了容烨的手,气鼓鼓的说:“你王府的人竟然欺负我娘亲,我娘亲救景世子已经很辛苦,你还叫那么多人打扰她,娘亲生病的时候喜欢安安静静的睡觉,你简直没有大丈夫之威,也不管管这些下人,就会欺负我娘亲。”

她这几日在王府听到了很多有关于娘亲的事。

王府的下人说。

娘亲是为了讨好王爷才巴着上门给景世子治病,若治好了景世子,她就会一直赖在王府不走。

娘亲是不可能做荣王府女主人,她就只能做妾,这种自己上门来的,就只能做最低等的贱妾。

她原本就不是好惹的主,听到王府下人这般编排她的娘,她哭闹着要找白清灵。

但是下人做不了主,她哭闹了一个晌午。

直到容烨回来……

如今再次撞见白清灵被众人“讨伐”的场面,小笙儿心里的委屈化为了愤怒,连最后的小绵羊皮都撕下来了,将这些日子对容烨的不满,统统发泄出来。

尚嬷嬷听到她如此无礼,吓的脸色一变,赶紧蹲下身子道:“你怎能用这般语气与王爷说话,快跪下。”

“我才不要跪,娘亲说这世间人人平等。”小笙儿甩开了尚嬷嬷的手,扭头,冲入了房间。

尚嬷嬷气急败坏。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她起身追上去,但容烨却先快她一步,走入室内。

齐管事赶紧跟上。

屋子里的人看到容烨的到来,气氛一瞬间凝结压抑,下人们赶紧跪在地上行礼。

白清灵抬头看去。

一道小身影飞快跑来,猛然扑到她怀里,软糯糯的呼唤:“娘亲。”

白清灵身子微颤,背部袭来了一阵撕裂的痛感。

她这伤……应该感染了,不然不会那么痛。

但她更关心的是她的笙儿。

“让娘亲看看你。”她捧着她的小脸,圆润的小脸蛋有了一点尖下巴。

小笙儿立刻扒开了脸庞的手:“娘亲,你放心,他没有打我骂我,还叫人送了好多吃的,派了十六个下人伺候我,我在王府吃的很好。”

就是不开心。

如今看到白清灵面容苍白,她心疼极了。

“可是,娘亲消瘦了许多,身上也好烫,娘亲发高烧了。”小笙儿抬起小手,在白清灵的脸庞摸了摸。

白清灵抓住她胳膊,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说:“娘亲服过药了,休息休息便能好些,倒是王爷这儿怕不是休息的清静之地。”

说到“王爷”,白清灵抬头看向杵在门庭前的男子。

齐管事搬来椅子,放到他身后。

绿袍借题发挥,道:“王爷,这位姑娘不知对我家小姐哪里不满,小姐为她上药时,她竟直接将药膏打碎,白白浪费了我家小姐精心为她准备的药。”

她抓起一把粘在地上的药膏,跪着走到容烨面前,双手高高举起。

在绿袍哭诉的时候,小笙儿悄无声息的从白清灵身上跳下,捡起一片药膏瓶碎片……

当看清里面的成分时,小笙儿脸色瞬间煞白……

下一刻,小笙儿就将手上的碎片狠狠的砸出去,愤怒的说:“里面有生石灰,还有少量辣椒粉。”

沈柔媚身子一颤,赶忙抬头。

而她抬头时,却毫无防备的对上了容烨的双眼。

她赶紧辩解:“不可能。”

白清灵冷笑:“沈女医不要告诉我,你连什么是生石灰,什么是辣椒粉都分不清,你莫要说我儿只是一个四五岁孩子,童言无忌的话为自己开脱,我笙儿自幼随我辨别药草,嗅觉比常人敏感,荣王大可以请苏神医过来辨方。”

沈柔媚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都褪去。

而这时,绿袍那边传来了惨叫声。

沈柔媚赶紧转头看向绿袍。

就见,容烨身后的鹰芜,不知何时来到绿袍身边。

他手上的弯刀,砍下了绿袍的双手。

锋利的刀口处染上了一片鲜红,那血还在刀锋上滴落。

绿袍双臂环抱,痛的在地上“哇哇”打滚,惨叫连连。

沈柔媚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一幕,在看到飞落到自己面前的两只断掌时。

她尖叫了一声,便晕倒过去。

白清灵则抱紧了白憧笙,同样被这血腥的一幕惊吓了。

有这样的主子,王府的下人一定过的很压抑吧,一旦犯了错不是死便是残,连做人的机会都不给。

这也让白清灵更加坚定一个信念。

珍爱生命、远离荣王。

她捂紧了白憧笙的头面,低头,不敢多看容烨一眼:“王爷不必再为我请宫中女医,我自己的伤自己能处理,还烦请王爷叫屋子里的人,将现场的血水清理干净。”

容烨扫了一眼沈柔媚:“鹰芜,这便是你找的女医。”

“王爷,沈姑娘是……”

“送回沈府,不必再回太医院。”容烨冰冷的说,随后抬眸看向白清灵和小笙儿:“你确定不需要再请太医。”

“不需要,等我清理好了伤,再去为景世子换药。”她现在只希望这个男人快点离开她的空气。

有他在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沉的。

容烨摆了摆手,屋子里所有下人,以最快的速度将地面上的血水清理干净,然后退下。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