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猫柳舒畅目录 大明纪事全文阅读

admin
208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17日08:22:27 评论 33 views

陆小猫柳舒畅目录 大明纪事全文阅读,《大明纪事》是一本穿越古言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陆小猫柳舒畅,主要讲述,是陆小猫本是现代一名王牌女法医,断案无数,高冷美丽,却意外穿越到了古代,竟成了被奸臣所害的灭门遗孤,为了寻找真相,她隐姓埋名,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一路走来她破获了大大小小案件一大堆,还遇到数不清的烂桃花,只是,这个缠上来的锦衣卫头头,身份似乎很有玄机,帅炸人眼的皇三子;呆萌的小少年……只是,这个缠上来的锦衣卫头头,身份似乎有些不一般……

>>点击阅读:大明纪事免费阅读<<

陆小猫柳舒畅小说最新章节导读

可要……怎么在半个时辰之内知道呢?她才来了不过五日,崔大虽然感激她,但是也并未吐露太多,至少太私密的事,并未提及,否则,她也不至于等这时候才想起来当日崔大的不对劲儿。

陆小猫皱着眉头,这让不远处站在人堆里的应海先前还慌乱的视线,越来越镇定。

哼,半个时辰,他还真以为自己能耐到能比大老爷还厉害?

应海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虚夸地站在那里,一只脚还颠来颠去的,显然极为怡然自得。

这模样让不经意看过来的陆小猫瞳仁缩了缩,就看到离这应海极近的一个打手,大概是熟人,拍了一下应海的手臂,警告了他一下。

应海直接道:“没事儿,老子行的正坐得直,不怕!”

陆小猫是从口型看出来的,两人声音压得很低,不过从两人的神态举止来看,他们怕是极为熟稔。

再看这院子里的大手与仆役,怕是对这应海都极为熟稔。

一个想法在陆小猫脑海里形成,她突然朝着应海扬了扬嘴角,她本就长得好,虽然是少年装扮,却也唇红齿白,可偏偏对方那么直勾勾盯着他瞧,让应海莫名心里咯噔一下。

随即,就看到陆小猫转头看向许多:“许公公,可否让奴才询问一下这在场的家仆与打手?每个人奴才就问一句话,问完之后,奴才就告诉公公谁是凶手。”

许多狐疑:“就问一句话?你确定?”

这莫不是个傻子?

问一句话,就能知晓凶手是谁?玩儿呢?

可偏偏少年郎眼底光芒灼灼,周身那股子韧劲儿与自信让许多一愣,呆在这汉王府,见惯了脏污不堪的腌臜事,突然瞧着这眉清目秀未被脏污笼罩的少年郎,许多盯着她看了许久,才挥挥手:“随你的便吧,若是查不到,就老老实实关进.去!”

陆小猫拱手:“是,只是……为了防止有人撒谎,还望许公公答应奴才一件事,若是有人撒谎,一旦被发现,就会被鞭打五十,卖给人牙子。”

许多眯眼,陆小猫背对着许多,却是眨眨眼。

许多是个人精,或者说能混到汉王府当懿庄世子的掌事总管,自然是有两把刷子的,明白过来陆小猫的意思,倒是多看了她两眼。

许多一挥手:“按照他的意思来,半个时辰已经过了一小半了,速度快点!”

陆小猫诶了声,转过身,就看到原本还态度闲适的众仆役,因为陆小猫先前那句话,却都变了脸色,鞭打五十就够他们废了,更何况还直接卖给人牙子?

从汉王府卖出去的,不是犯了大错就是残了废了的,估计连小命都没了!

他们莫名正色了起来,低垂着头,人人自危。

陆小猫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给他们压力,让他们不敢撒谎,这样她才能在最快的时间内,知道她想知道的。

这是心理战术,攻人攻心,心先乱了,她就赢了一半。

因为有许多发话了,陆小猫将院子里的与崔大接触过的这十多个人,分开站着,随后,开始从第一个人拉到角落询问:“崔大与应海关系可好?”

那人偷瞄了许多一眼,被许多阴柔的面容眼神一扫,吓得低下头,老老实实开口:“好……关系可好了,几乎无话不谈,这应海手头紧的时候,都是崔大帮他度.过难关,他们是老乡,平日不上工的时候,时常待在一起。”

陆小猫眯眼,挥挥手,让对方站回去,开始拉走了第二个人,因为离得远了,这些人压根找不到机会再说话,自然也没机会说陆小猫到底问了什么。

陆小猫站在院子里的角落,她正对着应海等人,让第二个人背对着应海等人,视线落在应海的脸上,边询问第二个人:“应海这人如何?可有什么习惯?”

不等第二个人回答,陆小猫警告道:“你可想好了再说,如今崔大死了,可我与崔大不过相识五日,无冤无仇,也没有理由杀他,可应海就不一样,若是让我或者许公公知道你撒谎,轻着被再次发卖,重者……那可就当成同谋,杀人这个罪名,可是要直接杖毙的。所以,你说之前,可考虑清楚了。”

第二个人看不到应海等人的表情,只看到陆小猫似笑非笑的眉眼,可那眼神却像是窥探了他所有的小心思,让第二个人被吓到了,这么一激,很快缴械了:“我说我说……应海这人毛病.挺.多的,平日喝个小酒,逛个窑子,还欢喜赌个牌……所以,他虽然在府里当打手,我们每个月银钱不少,他却是不够花。因着这崔大人好,又是同乡,能帮就帮了……所以崔大绝对不会是应海杀的……”

陆小猫却没等他继续说,则是挥手,让第三个人过来。

第二个人回去时,应海想问,但是有许多坐在椅子上盯着,他们低着头根本不敢吭声。

陆小猫从第二个人开了口,脑海里就开始蹿出了一条线,果然……这应海与崔大有银钱纠葛,这也最容易发生冲突的了。

只是天亮的时候,他观崔大的模样,并未发现有何异样,显然并未闹僵,那么……崔大又是个好说话的,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两人起了冲突,竟是让应海不惜杀人灭口?

陆小猫问第三个人的时候,又改了问的人:“崔大此人如何?”

第三个人松了口气:“崔大这人……就是太老好人了,有求必应,尤其是对应海,他们是同乡,年轻的时候应海帮过崔大,崔大就记在心里了,两人关系很好的……这崔大也顾家,对小孩老人都好的……”

陆小猫的速度越来越快,他每个人也不多问,让人捉摸不透,但是,等十几个人问完,串联到一起,陆小猫终于听到了她想听到的。

崔大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重情义,对应海有求必应,自然这个就是指银钱方面,不过应海每次借的也不多,所以,崔大倒是也没说什么,可这样几年下来,却是一笔不小的银钱。

陆小猫先前就察觉到崔大这两日情绪不对,等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崔大的孩子这些时日病了,急需用银钱,崔大向他们几个开口借过,只是这些都是孤家寡人,有这银钱都吃喝玩了,哪里有剩余的银钱?

陆小猫抿着唇,看向应海的目光带着沉冷,崔大既然向这几个人开了口,怕是也曾经朝应海开过口。

不过很显然,这应海根本没打算还过……若是人死了,那么以前欠的债也就不用还了。

可应海是怎么杀了崔大的?

陆小猫看向剩余的两人,开始继续问:“这崔大身体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那人经过先前那些人,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崔大没别的不妥,好像就是身体不好,饮不得酒水,还要时常备着药,否则就容易浑身抽搐发抖,心口跳得也很快,我们见过一次病发,可吓人了……”

陆小猫问最后一个:“应海这两日可有去买那种初喝很淡,但是后劲很强的酒水?”

这些打手白日里都是混在一起,若是有个风吹草动,怕是都一清二楚。

果然,这人听到陆小猫的话,颇为诧异:“对……对,你怎么知道?他前天突然买了一种清酒,我们还打趣他,他说喝惯了别的,尝尝鲜,这应海贪杯,我们也没多问……”

陆小猫到这里已经完全确定了自己的心里的猜测,让最后一个人也归位了。

说罢,直接上前,看着神情不宁的应海,并未理会他,视线一转,落在了许多的身上。

许多看了眼沙漏:“一个时辰还有一点时间,你可要告诉杂家凶手是谁了?”

陆小猫拱手道:“许公公,还是先让奴才给你分析一下凶手是怎么杀了崔大,为何杀了崔大的吧,等奴才说完,许公公自然也就知晓这凶手是谁了。”

许多倒是来了兴致:“哦?行吧,你说说看。”

这许多倒是第一次见到还不怕麻烦,只是问了几句话,就能知晓凶手犯案过程的?

倒是有意思。

陆小猫也不看已经变了脸色的应海,走到崔大的尸体旁,在他怀里摸了摸,果然找到了一个小瓷瓶,打开,顿时一股清香传出来,很像是药香,不仔细闻闻不出什么不同,但是若是仔细闻的话,还是有不同的。

这根本不是药材熬制而成的药丸,不过是面团掺加了香料而熏制而成的,她站起身,将药丸倒出来一丸:“相信大家对这个药丸应该很熟悉了,崔大身体不好,时常会备着这种药,而且不能饮酒。崔大对自己的身体很在意,但是……他这次却死了。死因,就是因为喝了酒,且吃了这种药。当然,大夫开的这种药并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有人提前将他的药给换成了面团丸子加熏香熏成的,崔大病发的时候,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又怎么会看得出来有什么不同?更何况,有人故意引他喝了掺了酒水的水,让崔大不知不觉喝了酒之后,发现不对劲,吃了这假药,还是觉得不舒服,就回去歇息了……可这一睡就没能醒过来。因为他病发的时候血液无法正常循环,导致他身体里的血液凝聚,才让他原本需要两个时辰才出现的大面积尸斑这么快显露出来。”

随着陆小猫的这句话,在场的人脸色多变了,“这……这药丸子是假的?谁这么狠毒,竟然替换了崔大的救命药?”

只有几个知晓应海先前买过清酒的,听到陆小猫说故意引对方喝了掺杂了酒水的水,让对方闻不出是酒,那需要酒香极淡,但是又要毒发,那么只有那种味道极淡但是后劲很足的酒水了。

而这种酒水,最近几日,他们之间只有一人买过……

那几个人的视线忍不住朝着应海看过去,想到什么,睁大了眼,迅速朝着四周散去,仿佛这应海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应海嘴唇动了动,想要反驳,可偏偏陆小猫压根没说他就是凶手,他这般迫不及待的想要反驳,岂不是告诉他们,他就是凶手?

陆小猫站起身:“现在就让我说说,这个人为什么要杀了崔大……原因很简单,他欠了崔大的银钱。本来崔大人好,也不在意,因为对方对他有恩,但是……如今却不一样了,他的孩子病了,需要银钱就救命,他不得已前去找那个借了他不少银钱的凶手去要钱,但是对方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哪里还有剩余的银钱?崔大要的他太烦了,加上对方大概是孩子病急所以说了一些狠话,让凶手嫉恨在心里,对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知道对方的病,干脆打算不知不觉弄死对方,嫁祸给别人。这样人死了,他的债自然也就清了……应海,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应海一张脸惨无人色,额头上冷汗直冒,被陆小猫这么一问,浑身一颤:“我、我怎么知道?!你怕是胡说的吧,怎么可能有人会做出这种事?再说了,你说这药丸子是假的就是假的吗?”

陆小猫看向许多:“许公公,这世子的院子里就有专门的大夫,不如让对方瞧一瞧,就一清二楚了。更何况,有人买的清酒应该还没喝完,至于这些代替的药丸子,应该不难查,毕竟用药材熏制,应该会去药铺抓药,药铺留有的也有记录……”

随着陆小猫一句句说出来,应海最后紧绷的一根弦彻底断了,浑身发抖地突然跪了下来,吼道:“不怪我的……是他!是他逼人太甚!明明当初是他要借给我的,凭什么突然让我拿出那么多银钱?我上哪儿去给他哪儿?他还威胁要去衙门告我……”

陆小猫瞧着崩溃的男子,眼神愈发的沉冷:“他是借给你时不让你着急还,但是如今他孩子病重,难道你就没想过想想办法,一起帮他撑过去?反倒是心存歹意,竟然起了杀了他的心思?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死了,你让那孤儿寡母又如何?难道你就不心狠?不歹毒?不狼心狗肺?”

随着陆小猫一个词一个词的喊出声,众人的脸色也都变了,想到这些年崔大对应海的照顾,都忍不住骂道。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她是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一朝穿越她成了她 穿越重生

她是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一朝穿越她成了她

她是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一朝穿越她成了她穿越之神医傻妃,她是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一朝穿越,她成了她—— 她狂,她傲,她一手医术,一根金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且看她如何揭开姨娘真面目,撕破庶妹的虚伪,退婚...
孟川, 江可绝代妖医这本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穿越重生

孟川, 江可绝代妖医这本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孟川, 江可绝代妖医这本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不!不要吃我!呼……呼……”孟川猛然从床上坐起,满身虚汗。“这是怎么回事儿,那条巨蟒呢?”孟川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有些发懵:这不正是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