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良盛景宁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admin
20673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19日10:54:19 评论 13 views

李良盛景宁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在李良盛看来,景宁虽然也是国公府的小姐,还是嫡三小姐,但是却母亲难产而死,从小就被送到了庄子里生活,是一个乡野少女,而他倾慕的,是景宁的表妹长孙嫣儿,不仅温柔善良,更是小意温情,而当李良盛将景宁娶回了家,还带着怀孕的长孙嫣儿时,景宁没有想过,此时她的愚钝,会让她后悔半生,更是在临死之前,才彻底看清自己到底有多蠢,当景宁重生之后,她不仅远离李良盛,更是让李良盛和长孙嫣儿的感情根本不复当初,还互相憎恨,景宁的复仇却远远不止如此。

李良盛景宁小说完整版目录阅读

>>李良盛景宁小说完整版目录阅读<<

李良盛景宁小说完整版小说章节下辈子也别指望免费导读

“是!”初三领命而去。

初三走后,陈国公慢慢地闭上眼睛,遮蔽住眸子里的狂怒,只是,耳边声声都是瑾宁那日的决然之言。

她会私奔?一切都毫无征兆。

也许,她只是回了青州?

当晚回了府,长孙氏迎了上来,哭哭啼啼地道:“国公爷,也是我的不是了,事前竟一点都看不出来。”

陈国公心头烦乱,见她在耳边哭哭啼啼,当下便冷着脸道:“你眼里可有这个女儿?但凡你对她在意一些,也不会有今日之事。”

长孙氏一味认错哭泣,“是我错了,瑾宁自从青州回来,便一直不喜欢我,母女之间也难免生疏,她心里有事从不跟我说,我见她昔日挺安分的,怎么会料到忽然就出了这种丑事?难怪这几天她如此反常,竟是存了要走的心思。”

陈国公一路进去,听着长孙氏的哭诉,心里的怒火点得越发炽盛,进了屋中一拍桌子,“她的丫头怎么说?”

长孙氏道:“那小贱人开始死活不招,后来上刑才吐了话,说瑾宁去年年底便与那书生认识了,两人一见钟情早已经私定终身,且那小贱人交代说,瑾宁和那书生……早就,早就生米煮成熟饭……哎,怎么会这样的?她还口口声声说嫣儿呢。”

陈国公听得心都凉了半截,生米做成熟饭,她怎还敢应下侯府的亲事?他和侯爷之间的交情,怕是要被她毁于一旦了!

“带那丫头上来!”陈国公越想越生气,爆吼一声道。

长孙氏打发了令婆子去,半响,便见海棠被拖了上来。

海棠被打得奄奄一息,满身的血污,手指肿胀出血,看来确实是上了严刑。

令婆子一巴掌挥在她满脸血污的脸上,恶狠狠地道:“国公爷有话问你,你直说便是,但凡有一句隐瞒,叫你好受。”

海棠颤抖了一下,散乱的头发遮蔽着的眼睛慢慢地睁开,大滴大滴的泪水落下,肿得黑紫的嘴唇动了一下,“奴婢……奴婢不知……”

“不知?”令婆子又一巴掌下去,揪住她的头发厉声道:“忘记方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了?国公爷面前,不得有半句假话,不得为三小姐遮瞒。”

海棠无可自抑地哭了起来,“奴婢知道错了,三小姐……是奴婢撺掇三小姐与那书生走的,三小姐不想走的……”

令婆子眼底闪过一丝凶光,长孙氏暗暗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做声。

陈国公狂怒不已,一脚踢向海棠的肚子,海棠疼得整个人蜷缩着,一口气几乎提不起来,许久,才吸了一口气,“国公爷……杀了奴婢吧!”

“拖她下去关起来,等把那逆女找回来再杀了!”陈国公脸色铁青地下令。

令婆子连忙就命人进来把海棠拖出去。

长孙氏眼底闪过得意之色,却马上垂头掩去,忧心忡忡地道:“国公爷,这如何是好?侯府那边怕很快就要得到消息,这事儿,总得善后。”

陈国公满肚子的怒火乱窜,狠狠地瞪了长孙氏一眼,“内宅出了这样的事情,首先便得问你的罪,你若当不好这个家,我马上便去信母亲,叫她回来。”

长孙氏心头惊跳,眼睛乱飞了一下,却是兀自沉下这口气,道:“妾身无能,叫国公爷失望了。”

她顿了一下,又有些不甘心地道:“上次瑾宁杀了张妈妈,兄长刚好遇见她发狂,教训了她一下,您又心疼着她……”

陈国公眼光冰冷地盯着她,“你的意思是国公府的家事,得你兄长才能主持?”

长孙氏见他盛怒之下,也不敢造次,“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您再生气,也总得解决,不是吗?”

陈国公压住狂怒沉吟了一会儿,道:“侯府那边若遣人来问,你先虚应着,我已经派人去找,想必她也只能去青州,到时候把人抓回来再算。”

长孙氏应道:“是!”

她退了出去,心底却是异常痛快,还能回来?不,陈瑾宁这辈子都回不来了,她会死在狼山!

想嫁入侯府?下辈子也别指望!

瑾宁被带到了狼山贼窝里。

前生,瑾宁便来过这里数次,是在山贼被剿灭之后。

这里的建筑都是木制的,虽然建筑不精美但是异常坚固,前生瑾宁来的时候,右翼被火烧过,其他地方还是完好无缺的。

这山贼窝里,有一个地牢。

是名副其实的地牢。

地牢的前身是一个山洞,被山贼占用之后,加固了铁栏和铁门围着,瑾宁便被丢在地牢里。

她听得山贼粗暴的脚步声远去之后,慢慢地睁开眼睛。

地牢只有一盏油灯照明,光线微弱黯淡,仅仅能看清楚眼前一丈的距离。

她双手已经解绑,嘴里的堵塞的破布也被拿走,看来山贼认为已经她完全没有威胁了。

至少,在狼山上,莫说一个女子,便是来百个军士,都未必能起什么风浪。

有微弱的呼吸声传来,除此之外,便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她趴在地上盯了外头许久,确定黑暗中没有山贼,她才慢慢地爬过去。

是一个小人儿。

有呼吸的小人儿。

瑾宁确信就是晖临世子,他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就着微弱的光线,瑾宁看到他肮脏肿胀的脸,涨红得厉害,人是不知道是昏迷还是睡着,呼吸声很浅很短。

她伸手触摸了一下,他的额头火烧一般的烫人,她心底咯噔了一声,发烧了。

她的触摸让晖临世子醒来了,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底注满了惊慌之色,瑾宁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嘘了一声压低声音道:“世子不要怕,我是你娘亲派来救你的人,别怕,别出声。”

晖临世子眼底的惊慌慢慢地褪去,却涌上了泪水,浑身颤抖。

瑾宁放手,然后抱着了他,继续轻声安抚他的恐惧,“别怕,我会救你出去的,别怕,很快就能回到你母亲的身边。”

他抱住瑾宁,一双小手死死地攥住瑾宁的脖子,身子依旧抖得厉害,眼泪一滴滴地落在瑾宁的衣衫上,但是却没哭出声来,一个四岁多的孩子,这般懂事坚强,瑾宁心疼得几乎落泪。

她为自己曾经想过袖手旁观而感到羞耻不已。

“好,晖临很乖,听我说,坏人在这里的时候,你继续睡觉,我叫你的时候你才起来,你不要哭,不要闹,不要出声,知道吗?”瑾宁拍着他的后背道。

“知道……知道了。”晖临世子鼻音重重地道。

“乖,好乖。”瑾宁鼻子一酸,其实她都能对平安公主和李大人此刻的心情感同身受,孩子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会不会受苦,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命运,这种折磨,噬心得很。

她知道自己处境凶险,自己逃出去尚且有困难,带着这孩子更是困难重重,她或许会死在这里。

但是在这一刻,她竟然没想到前生的仇恨,只想着如何能把这孩子带出去。

她脑子飞快地转着,晖临世子初七晚上遇害的,也就是说,距离山贼下手还有两三天。

她不能等到那时候才逃走,她得想个法子。

摸了摸腰间,流云鞭还在。

瑾宁知道这群山贼穷凶极恶,绝非善类,也不会有人情讲,如果真的和长孙拔勾结,长孙拔是一定不会让自己活着回去的。

不过,让瑾宁奇怪的一点是长孙拔如果真的要自己死,为什么山贼还不杀了她?

她不认为留着她的性命对长孙拔有什么好处。

她活着对长孙拔有什么好处?

不,她活着对长孙拔没有好处,但是,山贼可以问长孙拔要好处。

既然利益攸关,那么,自己还不会这么快被杀掉。

她开始思索逃生计划。

她的眼睛,落在那一盏油灯上,再看看自己的牢室地上铺着的干燥的稻草……

放火是如今最好的计划,虽然危险,可既然山贼没有立刻杀了她和晖临,想必是还有跟雇主的条件未曾谈妥,没谈妥,山贼不会让她或者晖临死的。

她静待时机,现在外头不知道有没有人,如果没人,那就是死路一条。

等了大约一个时辰,晖临慢慢地睡去。

一道黑色的小小影子飞快而来,瑾宁眸色一亮,小黑!

不,不止小黑,还有一道身影。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陈璟宁李良盛长孙嫣儿最新章节更新 古代言情

陈璟宁李良盛长孙嫣儿最新章节更新

陈璟宁李良盛长孙嫣儿最新章节更新,陈璟宁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李良盛的手里,当初她同意让长孙嫣儿嫁过来就是个错误,不,同意嫁给李良盛就是个错误,她不仅识人不清,更是让真心对她的...
陆景琛景宁大全文阅读 都市异能

陆景琛景宁大全文阅读

陆景琛景宁的小说叫什么名?主角是陆景琛景宁的小说名字叫溺宠名流娇妻,此书是一部非常新颖的现代言情小说。为了虐出轨的男友,喝醉的女主景宁在酒吧主动勾引了一位陌生男人并签下了结婚申请书,一夜旖旎醒来,景宁...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