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三年级的时候我爸领着我去做亲子鉴定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admin
20686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20日12:46:59 评论 17 views

上三年级的时候我爸领着我去做亲子鉴定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上三年级的时候我爸领着我去做亲子鉴定,宁远因此而失去了自己的父亲,母亲也跟人跑了,他从小跟随大伯长大,而宁远的家世在意外传到了学校之后,开始了自己悲惨的童年遭遇,因为他不是他父亲亲生的,这样的身份让他成为了别人嘴里的野种。不仅从小到大没有朋友,更是有着同学肆意欺辱,甚至让宁远的性格慢慢变的自闭深沉,当宁远离开学校,却救下了一个超阳集团的老总,甚至从一开始就进入了超大的公司中开始工作,等他再次遇到自己的昔日同学时,他已经事业有成。

上三年级的时候我爸领着我去做亲子鉴定小说阅读

>>点击阅读:上三年级的时候我爸领着我去做亲子鉴定小说阅读<<

上三年级的时候我爸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秋红浑身杀气大盛,快得像是一道闪电一样,抓住络腮胡的脚腕,叫他拖到了车厢里。

然后我听见了一声闷哼,很短促,我摸着黑找到了地上的手机,拿起来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照过去,照到了一张血刺呼啦的脸。

我吓得差点儿把手机扔了。

秋红抹掉脸上的血,掰开络腮胡的掌心,将她挖出来的两颗血刺呼啦的眼珠子塞还给络腮胡手里。

宁远不让我拿别人的眼珠子,还给你。说完还很缺德地拍了拍络腮胡的脸。

我一阵恶寒,低声喝问:你对他还做了什么?!

打断了他的声带,他说不出话来了,免得他喊疼,你又要跟我生气。

他不喊就不疼了么?你少给我装疯卖傻,快点儿,跟我走!

虽然秋红干得过了,不过这络腮胡子也算是罪有应得。

我只是心软,我又不是傻逼,还没到对王八蛋都不忍心的地步。如果秋红说的是真的,这络腮胡真的干的是买卖妇女小孩的勾当,那他犯下的最新,恐怕挖掉一双眼睛都常换不清。

我们钻下了车,这是一个地下车库,光线很暗,我拿着手机照明。

这地下车库真大,可怎么只有一辆车。秋红道。

我赶了一下灰:这地方也不知道多久没人来过了,你看这灰这么大,我估计是废弃的地下停车场。这儿不是城东,也不是港闸。城东寸土寸金,没有这么大的空置楼,或者烂尾楼。王剑龙的手下更不会乱来。

我们可能是来了燕门的老巢了。

我环顾了一下,这地库非常安静,不但地下停车库里没人,楼上人也不多。

我们在地下车库里找着上去的楼梯,发现这个车库竟然没有出口。

那我们刚才是怎么进来的?

可能进来以后,车库门就关上了。要是也许就在络腮胡身上,不过我们现在不着急出事前。

真奇怪,这里已经那么隐秘了,还连一道车库门都不留。

我拿手机在门旁边找了一圈,忍不住皱眉说:门是很普通的门,可是你看,这锁是反着装的。这不是防人进来,而是防人出去的。

好理解,燕门抓进来的人都关在这里,怕大伙跑了,锁当然要反着装。

我道:看来咱们这是来了一个拐卖的窝点了,要不要报警。

秋红道: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地形,我听这地方这么安静,可能很偏僻。警察接到这么大的案子,一定不敢立刻出警,肯定要等部署调查。这中间不知道又要多少天,等他们来之前,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遭殃。呵呵,反正我们来都来了,干嘛还借别人的手,反正这儿是一个大老鼠窝,我们顺手把老鼠窝给捅了不就好了。

我心想也是,来都来了,反正我今天来,本来就是来找阳县另外两个区的扛把子燕九空和老豹的。

燕门既然盘踞于此,和这两人绝对不会没关系,说不定这俩个扛把子,有一个就是燕门的当家人呢。

虽然没有出口,不过有到楼上去的电梯,和我想的差不多,这电梯得刷卡才能动。

防得这么严,这比我们杀门的地牢防得还严。

秋红指着一排低矮的小窗给我看,只有一条胳膊那么粗的气孔窗,连一只大腿都生不出去,但却都用铁条子封闭了起来,连胖点儿的老鼠都能卡住。

你们杀门也有总部?

是啊,不过我们杀门的地牢本来也不怎么严。嘿嘿,反正要想逃走,就是死。

我一阵恶寒,刚刚对她有的一点儿好感又消失殆尽。我克制着想发火的心,反正现在也就是在利用她,等利用完了,找个机会让她不准再跟着我了。

附近肯定有楼梯,我们找找。

因为光线不足,我们找了好半天才找到楼梯的入口,两扇厚重的防火门已经落满了灰尘,我推了一下,两手都是灰。

果然有锁,这门也不知道是多久没开过了。

奇怪,拐卖的人口关在这里干嘛,一拐到手,不是应该马不停蹄地卖到山里去么?

你对这个也懂啊,你们朝阳的生意做得挺大的。

还行,以后要是干贩·毒的勾当,还得跟二当家的请教请教。

你是不是又找死?瞪了我一眼,秋红把我推开,让开。

她握着那铁锁头摸了摸,然后只听咔地一声,挂锁的铁链子就被生生捏断了!我早就知道她的实力,此时还是有点儿惊愕,有这样的天生怪力,别说是杀人了,杀狮子杀老虎都易如反掌了,也难过秋红的性格会变得这么奇怪。

走,上去看看。

我和秋红两人蹑手蹑脚地上楼,楼上非常安静,而且很压抑。

尽管什么声音都没有,可我有一种心脏快要从胸口跳出来的紧张感。

小心!

秋红抓住我,躲进走廊的一个拐角的地方,一个踩着拖鞋的男人,推着小推车从走廊里走了过去。

是饭菜的味道。

这饭菜味道闻起来不怎么的,肯定不是给燕门门徒吃的。

这儿会有门徒么?听着好安静啊。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楼里实在安静得过头了。

我也觉得不对劲。你知道么,杀手当久了,能闻到死亡的味道。

我心想说,你别装逼了好么,扭头就看见秋红正仰起小脸,一脸的郑重严肃,不像是说笑的。

秋红道:这儿的死亡的味道,比我们杀门的总舵还重。不对劲,走咱们上去看看吧。

这儿安静极了,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被听得一清二楚。

虽然正是下午,可窗外的光线照进来却蒙上了一层灰一般,黯淡了不少。

长走廊单侧有一排窗户,只不过这窗户上都封着铁条子,从里面看见铁条子在地上的投影,说不出的压抑。

秋红的两只脚踩在地上,却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我已经尽量克制了,可还是没办法像她这样轻。

还好,有时候一不小心要发出声音的时候,秋红就一把拎起我的衣领,及时拦住了我。

那推着小车的人心情特好,还吹着小曲,我俩不远不近地跟着。

走了大概也十几米,走廊尽头,他推着推车拐弯,那一段没有窗户,只有头顶上一盏昏黄的灯照明。

我们正要跟上去,就听见一声压抑的惨叫,很快就消失了。

你听清了没有?我问秋红。

秋红舔舔嘴唇,嘟着嘴道:小可怜的叫声嘛,我怎么会弄错。

真的有人惨叫?!这燕门不是专门干些行骗的勾当的么,为什么还会囚禁人!拐卖妇女,也不用弄得这么压抑吧!

你这脑子怎么这么天真,真不知王笙是怎么教你做生意的。只要是来钱的下九流勾当,燕门哪一样不干?燕门是七十二行当,三十六偏门,上三教下九流里最下贱的勾当,比丐帮还下贱。丐帮只会自己乞讨,燕门呢,采生折割,干的都是最最下流的事儿!我小时候就发誓,只要看见一个燕门的,就要挖掉一双眼睛,叫他们自己也尝尝采生折割的苦!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一类人能叫你这女魔头都咬牙切齿?采生折割是什么意思?

我话刚问完,秋红就对我嘘了一声,我知道是有人来了,不再说话。正好我俩的身后有一个一人宽的窄缝,我和秋红就转身躲了进去。

一开始我们都没多想,躲进去后才发现不对劲,这窄缝躲一个人还差不多,躲进去两个人特别勉强,我们俩面对面站着,胸口紧紧地贴在一起,我不得不扶着她的腰,要不然手都没地方放。更要命的是,我俩的下身也紧紧地贴在一起,秋红感觉不舒服,挣扎了一下,我的老脸顿时血红,某个地方无法克制地蠢蠢欲动起来。

你!这是什么东西,顶着我了!

她抬起俏脸冲我发火,馨香的吐息却都喷在我脸上,热乎乎的很舒服。我感觉脑子都像一团浆糊一样,难受得不行,却又克制不住。

你,你别再动了!是是老鼠。

秋红当然不好骗,她又不是什么清纯少女,闯荡江湖这么多年,秋红可不单纯,一下子明白顶着她的是什么了,抬起手来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下,疼得我一头的冷汗,可也不敢出声喊出来,只能闷哼了一声,头垂在她的肩膀上。

秋红见我是真的被打疼了,忙问:这,这就打疼你了,你可真不中用。管好你的老鼠,要不然我就帮你把它变成死老鼠。

我心里又想气又好笑,她以为我愿意啊!我现在也很痛苦好不好!

嘘,别说话,有人来了。我倒吸着冷气。

话说道一半,秋红就捂住了我的嘴。我闻着她手掌中间的香气,正觉得味道真好闻的时候,就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

又要采生折割,真是罪过罪过。

大师枉谈了。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宁远孟甜目录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宁远孟甜目录全文阅读

宁远孟甜目录全文阅读,宁远孟甜小说完整版在哪看?小说中宁远高中时期的女神孟甜,坐在宁远的前座,不仅人好看,更是公认的女神。而当宁远在高中时期备受人嘲讽的时候,也有着自己的初恋,就是...
男主宁远女主芊芊小说阅读 言情小说

男主宁远女主芊芊小说阅读

男主宁远女主芊芊小说阅读,男主宁远女主芊芊的故事中,宁远的高中时期诸多坎坷,而一场无妄之灾也是因为林芊芊而引起,当初林芊芊因为看不惯宁远,便告诉了自己的追求者宁远喜欢自己的假话,让...
宁远杨子昂 小说最新章节 言情小说

宁远杨子昂 小说最新章节

宁远杨子昂 小说最新章节,宁远杨子昂的小说在线阅读尽在AK导读站。小说中宁远的高中时期,因为身世的原因,他一直被同学们看不起,而以杨子昂为首的同学,更是天天欺负宁远,日日的拳打脚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