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角叫许清欢的 豪门夫人有点甜楼司尘小说全目录结局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4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5 16:02

女主角叫许清欢的小说是哪本?这本小说名为《豪门夫人有点甜楼司尘,是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许清欢为了给男友一个惊喜,故意骗她要出差。可当许清欢到达出租屋的时候,才发现渣男原来已经结婚五年,还有个儿子,而她莫名其妙变成了小三!一气之下许清欢砸了台车子,结果砸中了楼司尘的豪车!楼司尘一把将她带走,查!看她是不是敌对公司派来的奸细!

豪门夫人有点甜

>>点击阅读:豪门夫人有点甜许清欢楼司尘全文阅读<<

豪门夫人有点甜章节阅读

楼司尘吃完早点后,又像是按照惯例似的,使唤许清欢收拾厨房和餐桌。

许清欢虽然心里面不乐意,但她也知道,对于反抗“暴君”楼司尘这件事情,不仅自己讨不到好处,还可能让楼司尘更加折磨自己。

与其这样,倒不如乖乖的做好楼司尘要求做的,暂时取得他的信任,以后要找出逃的机会,也比较容易成功。

许清欢收拾好餐桌和厨房,并将餐具清洗干净,有条不紊的摆到橱柜里之后,看了一眼楼司尘,还在坐在原处处理文件。

许清欢走到客厅中央,坐到了楼司尘旁边的沙发上。

“你什么时候离开别墅呀?”许清欢看着楼司尘问道。

楼司尘看文件看得太认真,根本没有听见许清欢的说话声,所以并没有回应许清欢。

这个人难道是耳朵也失聪了吗?还是根本不想理会自己呀?或者是看文件看得太入迷了?许清欢看着楼司尘的侧脸猜测着。

还要不要再问他一遍?许清欢踌躇着。

突然,许清欢看到了双子,心里有了主意。

双子正睡在客厅的角落里,许清欢走过去,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双子和皮毛,凑近双子的耳朵,看着楼司尘的背影,说了一句话,双子一下子跑过去,咬了咬楼司尘的裤脚。

被双子这么一折腾,楼司尘的目光终于从手上的文件上转移了。他抬起头,看了看双子,用手摸了摸双子的头。

双子感应到头顶上温柔的抚摸,也亲昵的蹭了蹭楼司尘。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终于停止了手头上的工作,满意的看着双子。

当初见到双子时,就觉得和双子似乎是心灵相通,它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能听懂自己在说什么,而自己也明白它的脆弱敏感,这才把它带在了身边,今天看来,那天的“感觉”果然是对的。

刚刚她只是告诉双子“去,不要让楼司尘看着低头看书”,没有想到,双子就一下子跑过去,咬了咬楼司尘的裤脚,成功转移了楼司尘的目光。

或许是双子感应到了许清欢的目光,转头看着许清欢,邀功似的摇尾巴。

楼司尘看见双子在看着许清欢,忽然明白,原来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让这只狗了来打扰自己的,眯起眼睛看着许清欢。

看到楼司尘看向自己的目光,许清欢有点做贼心虚,别过头去,嘟囔了一句“看什么看,有什么可看的?”

却偏偏一句话说得底气不足,逗得楼司尘脸上想笑,又不能露出笑容来。

“说吧,你故意让这只狗来吸引我的目光,想干什么吗?”楼司尘一副“你那点小伎俩还想骗过我”的样子看着许清欢说道。

“没想干什么呀。”许清欢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好,既然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去整理一下外面的花花草草吧,正好它们也长时间没有人打理了。”楼司尘看着窗外的花草,对许清欢说道。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自从我被迫来到你这里之后,你老是使唤我做这个,做那个的,我是你家的佣人吗?”听到楼司尘的话,许清欢一脸憋屈,这个男人,说他是“暴君”,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卑鄙、无耻、残暴。

“那好,既然许二小姐不愿意动手做事的话,那咱们就来说一下当下咱们嘴上能解决的事情。”楼司尘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着许清欢。

“什么‘嘴上能解决’的事情,我可不知道?”许清欢看着楼司尘干脆装起了“无赖”。

“看来许二小姐已经不再在乎这只老狗了,这样的话,那我就叫人炖了它吧。”楼司尘挑眉看着许清欢。

“你一个大男人,老师那一只狗来威胁我,你无不无耻啊!”许清欢心里气急,脸上的神情也很不好看,说话的语气也不同平常。

“嗯。你这句话倒是说对了,我这个人啊,就是有点无耻。要不,你再来说说我的其他特点?”楼司尘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

许清欢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好让她不至于失了风度,对着楼司尘大吼大叫,转身出了客厅。

其实她明白,楼司尘所说的“嘴上能解决的事情”就是让她告诉他,“白莲花姐姐”许南湘的去处。

与其让她和楼司尘谈论许南湘的问题,还不如让她去面对那些花花草草,这样还能让她心情更好一点。

楼司尘那张脸,再加上许南湘那个贱人的那些破事,还真不如那些不会说的花花草草让她心里舒服呢。

许清欢走出去之后,想起双子还在里面,想着不如让双子也和她待在外面,这样她也能和双子说说话。

这样想着,许清欢又回到了客厅。

“双子,你出来。”许清欢对着双子说道。

可偏偏,双子就像没听见似的,摇着尾巴,走到客厅的角落里,顺了一下尾巴,睡下了。

“双子,你怎么能学那个‘暴君’似的,你学谁不好,偏偏学他!”许清欢看着双子,无可奈何,居然连双子都不愿意搭理她了。

“看来连一只狗都不愿意和你待在一起了。许二小姐,我是不是应该同情同情你呀?”楼司尘看着许清欢失落的样子,讥笑道。

许清欢懒得搭理他,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客厅。

“你等一下,你刚刚说双子像哪个‘暴君’啊?”楼司尘明知故问道。

“我说双子像桀纣,不可以吗?”许清欢瞪了一眼楼司尘,跨着大步离开了客厅。

许清欢来到花圃,看着里面的花花草草,的确,像楼司尘说的那样,花花草草长时间没有人搭理,已经杂草丛生了。

虽然许清欢学的是珠宝设计,但是因为从小就喜欢摆弄一些花花草草,所以大学四年,她选修了两年的园林艺术,所以对于打理花草,她还是挺有一套的。

许清欢去找了修理花草的锄头和大剪刀,先把花圃里的杂草给除去了,又开始拿剪刀修理花草多长出来的叶子。

正在捣鼓花草,转身却看见楼司尘走出了客厅,正在往花圃的方向走来。

许清欢朝着楼司尘使了一个白眼,转过身去继续拾弄花草。

楼司尘完全无视许清欢的白眼,自顾自地走过来。

走过来眼神扫视了一眼花圃,看不出来,这个许清欢不仅嘴巴毒辣,嘴上不饶人,手上还是有些功夫的,楼司尘笑了笑。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这个“暴君”脸上的表情是满意的意思吗?

不过,也算是让他能明白,自己也是有些能力的。

“怎么样?花圃是不是变得漂亮了许多?”许清欢仰起头,得意的看着楼司尘炫耀道。

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的嘚瑟样,嘴角竟然有了些许温暖的笑容。

许清欢看着一向毒舌的楼司尘,脸上居然露出难得的温煦笑容,阳光下,许清欢竟然觉得他的脸庞,格外的好看,一时间看呆了眼。

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看呆自己的模样,忍不住,用手抚摸上了许清欢的脸庞。

楼司尘的大手抚上了许清欢小小的脸庞,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了神。

阳光一下子变得不是那么刺眼,周围花花草草也在微微的清风中摇曳了起来。

许清欢突然觉得,毒舌“暴君”楼司尘似乎不是那么讨厌了。

楼司尘和许清欢两个人站在花圃里,没了争吵,倒像是恋人温存。

“汪,汪,汪汪!”双子突然跑出客厅,跑到花圃里朝着两个人叫了起来,一边叫,还一边欢脱的围着许清欢和楼司尘摇着尾巴转悠。

许清欢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脸还被楼司尘的手摸着,赶忙打开了他的手。

两个人沉默着,说不出来的尴尬。

“叫你修理一下花花草草而已,你居然把鸟屎都弄到脸上了。”楼司尘拍了拍手,似乎是在将他所说的鸟屎拍了。

“你!”许清欢摸了摸两上,并没有楼司尘说的鸟屎。

“好了,认真点,别把我的花花草草给弄坏了。”楼司尘转换了严厉的语气,说完又回了客厅。

许清欢站在花圃里,想着刚刚的事情,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傻,明明楼司尘还和从前一样毒舌,偏偏自己刚刚会觉得他不讨厌。

“呜呜呜。”双子看职责许清欢,低声叫着。

“双子,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怎么刚刚我叫你出来你不理我呀?”许清欢摸着双子的毛发,嗔怒道。

双子听懂了许清欢的话,认错讨好似的去蹭许清欢的裤脚。

“好了,这次就先原谅你了,下不为例,知道吗?”许清欢抚摸了几下双子的毛发,起身,继续搭理花花草草。

而楼司尘,他回到客厅里之后,又拿起文件,开始处理事情。

从前只要投入到文件里,基本上就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而今天,已经盯着一份文件看了好久,都没有一点处理的头绪。

其实,他一直在想着刚刚在花圃里,和许清欢的接触,他是从来不喜欢和人以一种温柔的姿态亲密接触的,就算是从前的许南湘,他也是不愿意主动的和她亲密接触的。

可是为什么,刚刚自己会不由自主的将手抚摸上许清欢的脸庞呢?

其实他明白,许清欢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鸟屎。那所谓的鸟屎,不过是自己说出来,避免尴尬的。

可是,为什么要觉得尴尬?自己不过是摸了一下她的脸而已,有什么好尴尬的。

楼司尘想到这些,懊恼的将文件摔在桌子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似乎因为许清欢失控了。

楼司尘起身走向浴室,准备用冷水浇灭自己认为的并不光彩的失控情绪。

傍晚的时候,许清欢按照常例,给楼司尘做了晚饭,两个人相安无事的吃过晚饭之后,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许清欢觉得无聊,突然想起了许南湘,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楼司尘会对她的“白莲花姐姐”如此的痴情。

她端详起楼司尘。

不说话时安静的样子,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泥,但眼里不经意间表露出的精光,却让人不敢蔑视。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双欣长的桃子树花眼,布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却

却因为太过于狭长,让人觉得多情自有绝情,有种危险的迷情。而在往下,那两瓣薄厚适中的嘴唇,微微泛红,有种凉薄的味道。

不得不说,楼司尘的确是男人当中的极品,整个人看着高大而修长,坐在沙发上,更是显得一双腿,长得不得了。只是随意的一套家居运动装,就让他看着如同型男一般。

而事业上,楼司尘是S城著名的企业家,身份尊贵,野心十足,钱财和势力都是S城数一数二的。

他名下的楼氏企业可以说是S城最有声望、利润最高的有限责任公司了。并且,楼氏企业这几年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已经传到海外,有好多海外的著名企业都想要和他的楼氏企业合作,却都无果而归。

许志平当时之所以在许南湘出事失踪后,还要让她代替许南湘嫁给楼司尘,无非就是为了楼司尘在S城巨大的钱财和势力。好让楼司尘能因为婚姻的关系,挽救一下当时岌岌可危的许氏集团。

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让S城的许多名媛淑女都把他当成心中的王子,人人都想嫁,却人人都不能嫁。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却偏偏看上她的“白莲花姐姐”许南湘,还放话说,一生一世只会对许南湘一个人好。

再来看看许南湘,不得不说,样貌的确是美丽。

一绺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身材娇小,表面上看来的确是温柔绰约,和楼司尘站在一起,的确是一对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可难道只看容貌吗?那品质呢?

许清欢曾经亲眼看到,亲耳听到,许南湘看着街上无法用力量来维持自己的生活的孤寡老人捡垃圾,说他们蓬头垢面,看着让人恶心。却不会同情老人可怜,只能依靠捡来的垃圾废品卖了来维持自己困难的生活。

她也看到过,许南湘在看到环卫工人的工作后,捏着鼻子嫌弃的走过去,还在嘴里嘟囔着,真让人受不了。而许南湘却没有注意到,环卫工人们看到她的样子和听到话语时的窘迫情景。许南湘更加不会感恩,是环卫工人们不顾烈日当空,也不顾寒风刺骨,时时刻刻保证着城市的干净整洁。

她的“白莲花姐姐”,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不会同情可怜任何人,也不会对任何对她没有好处的人或者事情关心过。

再说身份,许南湘不过是小小的许氏集团的千金。许氏和楼氏比,可以说是,一个是天上的月亮,一个只能是地上的一点微光。

许南湘和楼司尘两个人,在身份和门户来说,实实在在是不能匹配的。

她实在想不通,这样的女孩,为什么值得楼司尘苦苦找寻?

许清欢皱着眉头,看着楼司尘思索。

楼司尘注意到许清欢注视的目光,抬起了头。

“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楼司尘问道。

“谁看着你了?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许清欢别过头,虚心的否认道。

“真的吗?”楼司尘突然凑近许清欢,两个人的脸相隔的近如薄片。

许清欢突然觉得心跳得特别的快,脸上也越来越热,呼吸都越来越沉重起来。

“你走开!”许清欢受不了楼司尘看自己的神情,突然伸手推开了楼司尘。

被推开的楼司尘整理了一下身体的姿态,继续坐回了原处。

“一直以为许二小姐的脸皮‘无懈可击',现在才看到,原来许二小姐也是会脸红的。”楼司尘翻阅着手头上的文件,玩味似的说道。

拜托!脸皮“无懈可击”的人应该是他楼司尘吧,说出这种话,她许清欢也是服了。

给了楼司尘一个白眼之后,许清欢转身,准备离开客厅,却又听见楼司尘的声音传来。

“我看文件看得也累了,你去帮我弄一杯咖啡来提提神。”楼司尘又在使唤许清欢。

“你!我说你这个人怎么事情那么多,大晚上的喝什么咖啡!”许清欢反抗道。

“还不快去!”楼司尘见许清欢不为所动,提高了声线。

“去就去,吼什么吼!”许清欢怒气冲冲的去了厨房。

许清欢来到厨房,打开抽屉看了一眼,居然有速溶咖啡,这样不就省事多了,反正他这个人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摸了现磨咖啡也是浪费好东西。

许清欢从抽屉里拿了一包速溶咖啡,用杯子冲了,端去放在桌子上,给了楼司尘。

楼司尘一口都没有喝,只是看了一眼,说,“你用这种速溶咖啡忽悠谁呢?我难道没有告诉你我要现磨的咖啡吗?”他嫌弃的看着桌子上的咖啡说道。

“你当然没有说要‘现磨咖啡',你只是告诉我帮你弄一杯咖啡来提神,速溶咖啡也是咖啡呀,我怎么知道你要现磨咖啡!”许清欢反击道。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要现磨咖啡了,去弄吧。”楼司尘一副“我就是无耻,有本事你打我啊”的表情看着许清欢说道。

“贱人就是矫情!”许清欢端走桌子上的咖啡,生气的说了一句,又回到了厨房。

此刻,许清欢多么希望楼司尘的厨房里什么都没有,可偏偏,打开大橱柜,半袋的咖啡豆安安逸逸的躺在里面。

许清欢无可奈何的拿出一把咖啡豆开始为楼司尘磨咖啡。

楼司尘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微笑。

或许是磨咖啡豆的机器足够给力,没一会儿,一杯馥郁浓香的咖啡就磨好了,和刚刚的速溶咖啡比起来,的确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许清欢真想搁点毒药在楼司尘的咖啡里,看毒不毒得死“黑心肠”的楼司尘,却偏偏,一是厨房里没有毒药,二是,就算厨房里有毒药,她也不敢真的就这样把楼司尘毒死了。整栋别墅里,就她和楼司尘两个人,再加上双子一只老狗,傻子都能猜出来,是她把楼司尘害死了,到时候因为他这个“暴君”做了牢,浪费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就划不着了。

许清欢乖乖的将咖啡端给了楼司尘。

“咖啡好了,喝吧,祝你今天晚上彻夜无眠!”许清欢将咖啡放在楼司尘面前的桌子上,报复似的对楼司尘说道。

楼司尘懒得和她斗嘴,只是放下手里的文件,优雅的抬起桌子上的咖啡,只是轻轻抿了一口。

“嗯,不错。”楼司尘赞赏似的回应许清欢。

一个连酸、甜、苦、辣、咸都品尝不出来的人,她才不相信楼司尘能尝出来咖啡的香味呢。许清欢心里想到,不过,这个男人,为了装腔作势,也是让人无言以对了,许清欢无言的耸了耸肩头。

这一耸肩头,许清欢发现,今天一天,的确是累了,与其和楼司尘呆在下面被他使唤,倒不如回房间好好休息休息。

“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房间睡了。”许清欢对楼司尘说道。

“怎么?那么早就要休息,是怕和我呆在一起我又使唤你吗?”楼司尘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后说道。

“拜托,大哥,让你去外面晒一整天太阳,做一整天的活看看,看看你想不想早点休息?”许清欢想着今天在太阳底下的“辛勤劳作”,全是拜楼司尘所赐,心里充满了怨怼。

“那好吧,你去吧,省的在我面前晃悠,碍我的眼睛。”楼司尘漫不经心,却杀伤力十足的对许清欢说道。

许清欢撇撇嘴,捏紧了拳头,这个男人,不说话气人,他是会死吗?

许清欢瞪了一眼楼司尘,提脚,往房间走去。

她回到房间收拾了一下,又出门,去梳洗间,梳洗去了。

关门的声音惊动了楼下的楼司尘,他转头,叫住了许清欢。

“你又有什么事情呀?”许清欢有些不耐烦。

“梳洗间有晒伤后护理皮肤的化妆品,你擦一点,别让我看到你一张坑坑洼洼的脸。”楼司尘看着许清欢说道。

明明是关心的话语,楼司尘却偏偏说出了让人十分不想听的滋味。

“知道了。”许清欢摆摆手,回应楼司尘。

梳洗完毕后,许清欢回到自己的卧室,放下一天的疲惫,躺下来,想睡却又睡不着,,她想着昨晚和今天一整天和楼司尘在别墅里的独处。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