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峰和君晚晴是主角的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

admin
20686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21日11:09:09 评论 28 views

林天峰和君晚晴是主角的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林天峰和君晚晴是主角的小说书名为《系统天下:绝色法医》。现身中林天峰掌管着一整个监天司,而监天司在他的掌控下变得雷厉风行更是血腥残忍,让无数人闻风丧胆,当君晚晴的继母为了毁掉君晚晴,不惜让君晚晴嫁给林天峰的时候,谁都没想到君晚晴会被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女法医穿越,更是从此利用自己的法医知识,在林天峰的身边,成为了林天峰探案的最佳仵作,而林天峰也因为君晚晴的特殊魅力,渐渐爱上了君晚晴。

林天峰和君晚晴是主角的小说在线阅读

>>点击阅读:林天峰和君晚晴是主角的小说在线阅读<<

林天峰和君晚晴是主角的小说国舅爷登门章节阅读

“国舅爷,这边请!”

停尸房内,除了国舅夫人在不断的叫嚣,所有人陷入了一片寂静,君婉晴好奇的看着淡然不惊的凌天风,心里不由的为他担心,国舅爷就要来了,人家可是皇上的小舅子啊,你难道还能对人家这么硬气?

你这么硬气我不管,可是我现在怎么着也是你明面上的媳妇儿,要是把人家得罪了,皇上要治你的罪,那本姑娘岂不是也要跟着遭殃?

不行不行!本姑娘大好青春年华,怎么能跟着这个面瘫遭殃呢!想到这里,君婉晴走上前来,离他这么尽,才感到他身上散出一股冰山般的气息,呜呜,好冷啊!这个时候去招惹他,绝对是个不明智的选择,但是想想自己的未来,君婉晴还是硬着头皮戳了戳他。

凌天风回过头,什么话都没说,就这样冷冷的看着她,就这么一个眼神,君婉晴顿时感到压力山大,一旁候命的司如龙更是心惊胆颤,这个时候凡是敢上去招惹凌天风的,绝对与找死无异,这个女人难道不要命了?

君婉晴感觉冲他一咧嘴,在那冰山般气息的笼罩下,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凌。。凌天风,有件事我觉得要跟你说一下!”

“说!”

凌天风向来惜字如金!

“你过来,我悄悄给你说!”

君婉晴朝着凌天风摆了摆手,这一个举动,将一旁的司如龙吓得心脏猛的一停,乖乖,这女人什么来头,竟然敢对掌座做这个动作?胆子也太肥了吧!

凌天风眼睛朝她一瞪,君婉晴不死心的还是冲他招着手:“快点把头低下来!”

就在司如龙惊骇的目光下,凌天风竟然真的把头探了下去,君婉晴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道:“凌天风,国舅爷就要来了,你等会千万别耍你那个死硬脾气,稍微服点软,人家可是皇上的小舅子啊,把他得罪了,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一股软腻吐香,轻轻骚弄着凌天风的耳廓,心里泛起一股别样的感觉,耳中的轻吟,让他心底微微一荡,君婉晴,你知道你在惹火吗?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什么?”

看他愣在那里好久,君婉晴焦急的问道。

被她这么一喊,凌天风一愣神:“你说什么?”

“你。。。”君婉晴气的朝他一跺小脚:“你真是气死我了!”

那副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向心爱的人撒娇,司如龙在一旁看傻眼了,这不是幻觉吧,掌座这是在和这个女人调情吗?

就在君婉晴还想在跟他说些什么的时候,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于千尺走了进来:“掌座,张国舅来了!”

一听到这话,国舅夫人更加神气了,声音又提高了一个档次:“凌天风,我家老爷来了,你还不放了我?”

“老爷!老爷!我在这儿呢,快来救我啊!”

凌天风冷冷的朝她撇了一眼,转头说道:“让他进来!”

张国舅一进来,阴冷潮湿的停尸房让他眉头一皱,妇人看见他,立马神采百倍:“老爷,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

张国舅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几步走上前去,朝着凌天风微微一拱手,略带恭敬的说道:“凌大人,贱内冒犯,还请您海涵!”

国舅夫人声音戛然而止,君婉晴顿时傻眼,屋内,凌天风的气势镇压全场!

“老爷!老爷!我。

妇人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一般,张嘴就要解释,却被张国舅冷冷的一瞪:“给老夫闭嘴!”

“是谁允许你敢私自来监天司问事的?又是谁允许你敢偷出皇上特赐的锦澜霞披的?你知不知道,这可都是要掉脑袋的大罪!”

“今天若是凌大人不原谅你,那你就不用再进国舅府的府门了!”

直到张国舅说出这句话来,那美妇人才彻底回过神儿来,她虽然足不出户,但并不代表她傻,堂堂国舅会说出这番话来只有一个可能,凌天风,连他都招惹不起!

噗通!

美妇人双腿一曲,直接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凌大人!我错了!都是我的错!看在我为兄心切的份上,还请饶过我这一次吧!”

她没有背景,只不过就是寻常商贾之家的女子,被国舅看上已然是攀上高枝,除此之外,她根本没有任何倚仗能够在凌天风这里寻到生路!

“为兄心切?这余大通,是你何人?”

“是我表兄!小女子也是听到表兄一家被奸人灭门,一时心急,这才做了错事,还请凌大人念在小女子悲心情切的份上,就饶了小女子这一次吧!”

“这番话,还是留给掌刑卫的人说去吧!”

凌天风丝毫不动摇,他的铁石心肠,岂能因为一两句求饶的话就轻易改变?毕竟皇都之中,对于他的传闻,可也不都是仅仅是谣传的。

“凌大人!”

这个时候,张国舅凑前一步,对于这个一向温驯娇媚,又懂得讨好人的二夫人,张国舅实在是不愿意放弃啊,只能硬着脸皮,凑了上去:“她只是无心之失,看在皇后娘娘的份上,您就大人有大量,饶她这一次吧!”

凌天风嘴角一扬,搬出皇后娘娘来压我吗?

“国舅爷,监天司是什么地方,想必你也知道!令夫人在没有本座的允许下,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闯了进来,她说她是为兄心切,那本座是不是也可以说她是密谋不轨,肆机探密呢?!”

听到凌天风这么一说,美妇人直接傻眼了,良久才反应过来,连忙叩首:“冤枉啊!小女子只是妇道人家,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来呢,凌大人,您可要明鉴啊!”

张国舅也是脸色一白,牵强的扯出一抹笑容:“凌。。。凌大人,贱内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这。。。这。

“在这监天司中,上至八十老叟,下到九岁幼女,什么样的探子奸细本座没有见过?国舅爷,本座这话,你可明白?”

张国舅岂能不明白,他凌天风显然是要杀一儆百,只不过,自己这个不长眼的二夫人偏偏撞到了枪口上,可是明明知道这样,他却根本找不出反驳的理由,他心里清楚的很,整个大夏皇朝,能够不经过凌天风允许而出现在监天司内部而丝毫无碍的,不超过三个人!

就算是他,擅闯监天司的罪名,也担待不起!

这一番举动,让一旁的君婉晴看的是眼中精光连连,凌天风啊凌天风,你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你这监天司,究竟又是什么地位?遍览古代所有的王朝之中,就连大明朝的东西两厂,锦衣卫,恐怕也没有你这般傲慢吧!

你这监天司,倒是让本姑娘越来越感兴趣了!

不得不说,好奇心绝对不是个好东西,若干年后,再度回忆起这一段,君婉晴表示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跟着凌天风去监天司,从而引发了一连串不可收拾的事件,当然,这都是后话!

凌天风的这一番话,让张国舅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彻底没有了声音,他虽然没有再说什么,可是袖中的双拳却是紧紧的握起,凌天风,老夫好歹也是一朝国舅,如此低三下四,你竟然还丝毫面子不给,好好好!你最好祈祷有一天别落到老夫手里,若不然,定要你生不如死!

“来人,将她给我带下去,交给掌刑卫!”

“老爷!救我啊!老爷,救救我啊!”

二夫人的凄厉的惨叫在张国舅耳边回荡,但他只是阴沉这一张脸,强装作充耳不闻,这笔仇,他深深地记在了心中!

“张国舅!”

这时候,凌天风突然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件锦澜霞披,暂且被当做证物放在监天司内,查明无碍之后,本座自会还回国舅府,如何?”

他能说如何?或者说,在凌天风的手中,他的如何又有什么用呢?

牵强的一笑,说道:“全凭。。。凌大人做主!”

“若是没什么要紧的事,国舅爷就请回吧!”

“告辞!”

张国舅刚想离开,这时候,一名监天卫匆匆走了进来,沉声说道:“启禀掌座,御王求见!”

凌天风脸色一凝,目光之中时射出一道如刀芒般的寒意,御王?他怎么来了?

君婉晴顿时又起了好奇心,能让凌天风出现这种表情的,又是哪个大人物要出场了?

“有请!”

“不必请了!本王来了!”

这时候,一声响亮而又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道人影出现在停尸房的门口,透过门外月光的照耀下,身着一身黑色蟒袍,三千如墨般的长发垂下,如刀削般的脸庞充满了刚毅,浑身上下更是透着一股王者才会具有的雄伟,往那里一站,就如同扛起一片天地一般!

看到他出现,国舅爷赶忙上前两步,拱手行礼:“见过御王殿下!”

反而凌天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视御王,连拱手都没有,冷冷的说道:“不知御王来我这儿监天司,有何贵干啊?”

“本王刚从宫中回来,凌大人,皇都之中连发数起命案,皇上已经龙颜大怒,若是再拖下去,恐怕到时候,凌大人就不好交差了吧!”

“这是本座的事情,就不劳御王操心了!”

“呵呵,本王也不想操这闲心,只不过,皇上特地将本王从边关召回,与凌大人一起彻查此案,恐怕这份心,本王不操也得操了!”

凌天风眼神微微一寒,冷冷的目光射在御王身上,像是要把他看透一般,不言不语!他不说话,御王自然不会再开口,反而将目光投向了张国舅:“这么晚了,不知国舅爷深夜在这儿监天司,又所谓何事啊?”

张国舅苦笑一声,将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御王听完,看向凌天风:“凌大人,国舅夫人被你抓了?”

“凡是无关人等,擅入监天司,不管什么身份,本座都有权利拿下审问,这个规定,难道御王不知晓吗?”

凌天风语气阴寒,冷冷的说道!

或许已经习惯了他的语气,御王并不动怒,反而点了点头:“这个规矩,本王当然知晓,监天司律法如天,本王佩服!”

“但是,本王有个小小的疑问。御王突然将目光投向了君婉晴的身上,用手一指:“这个女子,又是何人呢?”

君婉晴瞬间懵了,看热闹也引火上身吗?

凌天风目光陡然一凝,直直的射在了御王脸上,御王却如同没有反应一般,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君婉晴。

“凌大人,不介绍一下吗?”

“什么时候御王对我监天司的人事也这么感兴趣了?”

“本王只是好奇,若是凌大人不方便,也可以不回答!”

“君婉晴!”

突然间,凌天风喊出她的名字,君婉晴一个激灵,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事,凌天风冷冷的话又传了过来:“你在那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验尸!”

验尸?对哦,我是来验尸的啊!

御王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不过没有说话,嘴角上扬,显得颇为期待一般,而一旁的张国舅却是眼神阴婺,心里却是在冷笑不已,凌天风啊凌天风,女人做仵作?亏你也能想得出来啊,老夫倒想看看,这么一个女子,到底怎么验尸!

验不出来个结果,老夫定然上皇上那里告你一状!

一时间,所有人的焦点,全部聚集到君婉晴的身上,而作为当事人的她,此刻的神情已经开始凝重起来,依稀还记得,上次验尸的时候,再死者的脖颈处发现了一处古怪的红点,她走到余大通身旁,仔细检查了一遍他的脖颈处,果然,没有任何痕迹!

心中笃定之后,照着昨日的方法,将烛泪滴落到尸体身上,之后嘴角一扬,指着尸体说道:“诸位请看!”

凌天风与御王同时将头叹了过去,在烛光的照映下,一个漆黑的小点赫然在目!虽然细微,但却尤为显眼!

“这是什么?”

御王抬头问道。

“毒!”

君婉晴老实的回答道。

“就凭这么一个小小的伤口,你就敢妄言是毒杀?”

张国舅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

“你不相信我?”

君婉晴双眉一凝,在专业知识上被一个外行质疑,绝对是一件不可容忍的事情!

“老夫当然不信!”

“好!那我就证明给你看!”

“凌天风,给我取两根银针!”

君婉晴十分霸气的命令一声,一直在停尸房内侍候的于千尺和司如龙浑身一颤,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这个女人在命令掌座?

凌天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冷声说道:“还不快去?”

于千尺和司如龙自然知道凌天风这话是对谁说的,不消多时,两根银针就取了过来,君婉晴接过银针,嘴角自信的一挑,今天,就让你们看看,验尸,本姑娘可是专业的!

只见君婉晴右手食指轻轻压在伤口处,以黑点为中心,指肚在四周慢慢按压,随即,目光突然一凝,手中的银针快速点入其中,针没三分,轻轻震颤,君婉晴闭上眼睛,默数三声,随即拔出银针,众人目光凝聚,在烛光的照映下,针尖之上,已然变黑!

“真的是毒?”

凌天风和御王目光深深一凝,一旁的张仵作眼中更是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怎。。。怎么可能,老夫明明没有查到有下毒的痕迹啊!”

“这不是人为下毒,自然不易查出,死者伤口极其微小,周围血块已经凝固,尤其是在脖颈这等动脉之上,见血封喉,直接阻断了血液的流通,故而周身上下查不到一丝任何痕迹,若再配合死亡时间进行推断,这极有可能是某种毒物作案!”

毒物作案?

君婉晴此刻像是一位极其专业的犯罪分析专家,娓娓道来:“昨日傍晚时分,死者余大通一家吃过晚饭,饭饱时刻,也是最让人容易放松的时候!”

“没有人能够在无声无息之下,瞬间杀死一十三人,而且这十三个人死状又是如此坦然!那我们不妨试想一下,若凶手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类似于毒蜂似的毒虫,再被害者全身心放松的情况下,瞬间攻击被害人!”

“而且,攻击的位置全部都是防御力最薄弱,且血液流通最为关键的脖颈处!此毒见血封喉,瞬间阻断了血液循环,麻痹神经,让被害者瞬间死亡!”

“而且,我还怀疑,如此巧合又精确的杀人事件,绝对不可能是毒物的无目的袭击,背后,绝对有一个擅于操纵毒物的高手背后策划了这一切!”

一番言论,满堂静声!

良久之后,凌天风沉声说道:“能查出到底中了什么毒吗?”

君婉晴自信的一笑:“可以!但是我需要时间!”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君晚晴女法医凌天峰小说完整版阅读 言情小说

君晚晴女法医凌天峰小说完整版阅读

君晚晴女法医凌天峰小说完整版阅读,君晚晴女法医凌天峰古代逆袭的小说完整版目录在哪看?小说中君晚晴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进入穿越大军之中,而她虽然是一个首富的女儿,但是却有着继室强压,不...
女法医君婉晴林天峰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穿越重生

女法医君婉晴林天峰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女法医君婉晴林天峰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女法医君婉晴嫁给了林天峰,谁人不知林天峰身为监天司的掌座,不仅残忍霸道,更是拥有斩皇权的特殊权利,而在林天峰因为御赐的婚约,不得不将商人之女君...
君晚晴林天峰目录最新章节更新 穿越重生

君晚晴林天峰目录最新章节更新

君晚晴林天峰目录最新章节更新,君婉晴林天峰的故事仍在更新中,小说中君婉晴发现了林天峰的特殊,明明不属于皇权,但是林天峰所在的监天司却有着整个皇朝都为之颤抖的威势,当君婉晴因为法医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