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先生请宠我墨御城席安璃大结局在线阅读

admin
197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3月25日16:05:54 评论 32 views

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墨先生请宠我的主角是墨御城席安璃,全文讲述的是席家本来是城市里有名的地产大鳄,可是,短短四年的时间,却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结局,这一切,都跟她的丈夫封洛寒脱不了干系。她亲眼看到丈夫给了肇事司机一笔钱,他就是主谋,怪她眼瞎,竟然看上了这样的男人。

墨先生请宠我墨御城席安璃全文阅读

>>点击阅读:墨先生请宠我墨御城席安璃全文阅读<<

墨先生请宠我墨御城席安璃精彩章节导读

坐进了休息室里,美国那边有电话打过来,似乎是工作上的事。

封洛寒看了一眼坐在按摩椅上百无聊赖的席安璃,拿起一旁的小薄毯替她盖了盖膝盖挡住空调的凉风,然后起身出去接电话了。

助理递来遥控板和水果,体贴地帮席安璃打开了电视机。

她机械地按着频道,电视上放的什么节目,一个都没有看进心里去,直到跳到了财经台——

熟悉的俊颜倏地撞入眼帘,毫无防备地,让她的心悸动了一下。

墨御城的一个专访重播,大概是半年前的。

他穿着深蓝色的暗纹西装,对着镜头回答任何或刁钻或恭维的问题,都面不改色,得体应对。

那从容沉稳的样子真的是帅极了,连声音都好听到能让耳朵怀孕。

只是现在,他应该在愉快地过周末。

而她,却已经被封洛寒带来这里,要去美国了。

席安璃看着电视上那张脸,有点恍惚,却又有点清醒——

重生到了现在,自己被惊喜冲昏了头,就好像一直一直在看一场绚烂的烟火。

以为跟墨御城在一起,这烟火就永不会停,以为他也和自己一样,喜欢这一场命运安排的意外轮转。

谁知这满场绚烂,只入了她一个人的眼。

而他,却什么都不知道,始终只是冷眼旁观。

是她,想得太多,所以才会被如此这般的低落情绪所左右……

这一场热闹之后,便是寂静。

属于她一个人的寂静了。

席安璃关掉电视,伸手,下意识地摁住了自己心脏的位置。

现在,反而冷静了。

她看了一眼门口——

保镖众多,寸步不离。

自己估计是插翅难飞了。

或许跟着封洛寒去美国也是个不错的决定,所谓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说不定在美国能有其他的意外收获,到时候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呢?

如是想着,她的心里,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以后的路,就自己一个人走吧。

再见,墨御城……

死前的那一吻,就当是一个梦,也应该被掩于前世,不再提及了……

席安璃垂下眼眸,默默地,默默地在心里,将这段时间的一切,轻轻抹去……

助理走了过来,轻声提示可以登机了。

她回神,关掉了电视机,起身,“走吧。”

“席小姐,这边请。”

席安璃一言不发地跟在助理身后,穿过了长长的vip走廊。

封洛寒的私人飞机赫然映入眼帘,驾驶人员和空乘人员都已经准备好了,在悬梯下方站成一排,恭敬以待。

他自己站在登机口,浅浅地笑着,对她伸出了大手。

席安璃步伐不乱朝那边走去,到中途,手机忽然响起。

她拿出来,低头看去。

来电显示居然是——墨御城!

席安璃愣住。

这是他打给她的第一个私人电话。在此之前,她甚至怀疑他是否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

“席小姐?”保镖在旁边看她不接也不继续往前走,凑过来准备看个究竟。

席安璃迅速用手挡住屏幕,接起,“喂?”

“前几天给你看的一份季度报告,你放哪里了?”

沉沉的声音,公事公办地从那边传来过。

“……”席安璃抿唇,深吸了一口气:“我买不起房子也买不起车更买不起你推销的什么基金保险!什么?!你是卖卫生巾的?!抱歉!本小姐也不需要!”

说完,她狠狠地挂断了电话,“这些推销的人真的是很讨厌!你说是不是?”

“席小姐说得是。他们的确是很烦。”保镖退到了一边。

席安璃把手机放回包里,重新朝封洛寒走过去。

……墨氏。

墨御城面色沉沉地挂断了手机通话。

卖卫生巾?

这女人……是脑子进水,疯了吗?!

…………机场。

两个人之间几十米的距离,席安璃走得不快不慢,甚至,还浅浅地对他笑了一下。

换来了他更为温和明媚的眸光。

最后,在他面前站定,然后,巧笑倩兮——

“一会儿我上了飞机,想吃芒果。”

“好。”他温和的拉起她的手。

“嗯……我要你削的,别人弄的不干净。”

她撒着娇,仿佛回到了刚认识的那段时间,她还是那个娇滴滴的席家大小姐,他还是那个温和优雅的俊美男人,一切都似乎那么地静好和谐。

“没问题,”封洛寒见她终于如以前那般对自己撒娇了,也低笑,俯身在她耳边轻轻道,“你想吃芒果,可是我也饿了,你说怎么办?”

薄唇贴在她的耳垂处,生生逼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席安璃扯着嘴角,“呵呵,芒果分你一半!”

“小家伙……”他缓缓吐息,揽住她柔嫩的腰肢,“我只想把你拆了,然后,一口一口地吃掉……”

“……呵呵,好了好了,登机了!走吧!”席安璃转过明眸,不去和他对视。

心里,却因为他的话而打了一个突……

机组人员全部都到位了,封洛寒牵着她的手往旋梯上走,席安璃全程淡然而愉悦。

“小心一点,这个台阶有点高。”他走前面,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

“好的,我——啊——”她忽然脸色一白,弯腰蜷了下去。

封洛寒一惊:“小璃?!”

“我……我肚子,好痛……”席安璃痛苦喃喃,额上,出了一排细密的冷汗。

“肚子?”封洛寒弯腰,直接将她抱起,见她唇色开始泛白,手也虚弱地垂了下去。

“小璃?小璃!”

席安璃毫无反应。

“快备车!去医院!”封洛寒脸色大变,狠狠嘶吼。

“好好,少爷,这边请!”

助手一边跑着一边打电话叫司机,丝毫不敢怠慢。

一路上,封洛寒抱着她全力奔跑,手臂始终稳稳地抱着她,丝毫没有放松。

到了车上,把她轻轻地放下来,让她的头枕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去最近的医院,越快越好!”

“是!”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封洛寒担忧紧绷的神色,一刻也不敢怠慢,飞速踩下油门,上了高速路。

后座上,封洛寒一手轻轻地握住她的小手,一手拿过纸巾,为她擦着额头上的细汗。

动作温柔,神情专注,眼里,也弥漫出了浓浓的担忧……

…………

平时要一个小时的车程,这次只开了三十分钟。

车子停到医院门口,提前接到通知的医生们已经严阵以待。

封洛寒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推床上,“十分钟的时间,我要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是!”

医生们大气也不敢喘,迅速地席安璃推进了检查室。

关上了门。……

门外。

封洛寒站在原处,一瞬不转地盯着门口。

助理从旁边过来,小心建议道,“小姐忽然晕倒,要不要跟席家的二老通知一下,打个电话请他们从老家过来?”

“不必让老人担心。”封洛寒摆手。

“那……少爷,您先坐着等吧。”

助理使了个眼色,有保镖立刻从旁边的办公室里借来了凳子。

但封洛寒始终站在那里,身姿挺拔,没有半分要走开或者坐下的意思。

最后,其他人也只能作罢。

约莫半个小时后,门被打开了。

“小璃怎么样?”封洛寒第一时间迎了上去。

“席小姐应该是最近太劳累了,又受了点凉,再加上经期将至,所以才会晕倒。”

“是这样?没有其他原因吗?”他不放心又问。

“是这样的。我已经安排住院留观了,护工会推席小姐去病房,封少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陪夜观察。”

封洛寒将目光转向门口,从护工手里非常自然地接过推床手柄。

“这……封少,这种粗活让护工做就好了。”

“不必,你们在前面带路就好。”

席安璃还没醒来,这一路,封洛寒推得极慢,进电梯的时候还弯腰用手垫了一下滚轮。

温柔细致的模样立刻惹来旁边一众小护士们的嫉妒。

这么完美的男人,真的凤毛麟角……这位席小姐,好好的福气啊……

……

躺在床上的席安璃轻闭双眼,对外界的目光一无所知。

悄悄地用被单下的小手抚了抚刚才被自己掐疼的肚皮,她松了一口气。

还好封洛寒信了,不然她这狠狠的一下真的是白掐了,估计都青了吧?

病房里安安静静的,她只能感受到封洛寒还坐在病床边,呼吸清浅,没有离开。

现在她也不敢随意睁开眼睛。

脑子里,却不受控地出现了刚才墨御城说的话——

他问,资料在哪儿。

今天是周末,难道他在加班?他不是应该抓住机会跟梁源赶紧亲亲我我吗?还是说良心发现想要帮她多一点?

好多问题一下子不受控地涌了出来,她不想去思考,却又忍不住……

那么冷冰冰的一句话,就可以搅乱她本已平静的心湖,打乱她原本的计划,让她再度想要留下来……

墨御城,你到底……有什么魔力?

脑子里跟走马灯似的不断回闪着这些有意义或者没有意义的问题,席安璃还没理出头绪,小脸上方忽然一热。

熟悉的气息,带着一股隐隐浮动的魅惑,一点一点地从她的额头往下滑,仿佛有一匹丝缎在轻柔掠过……

是封洛寒!

他一点一点地从她的额头往下,贴得极近,最后,薄唇就要压在了她的唇瓣上——

“咳咳咳——”

席安璃一阵猛喘,’迷离’地睁开眼睛,接着,又是一阵大咳。

封洛寒迅速站起来,从床头拿过一杯温度刚好的水,扶着她递到了她唇边,“不是肚子疼么?怎么还会咳嗽?”

“我也……我也不知道。”席安璃喘息着说完,喝了水,一脸虚弱地靠在床头,“可能是房间里开了冷气,太干燥的缘故吧?”

封洛寒瞄了一眼空调,将助理叫了进来,吩咐他们出去买加湿器。

席安璃软软地抓住他的大手,“要买我惯用的那个牌子的,买不到,就叫他们去席家拿。”

她平时被席家养得精细,吃穿用度自然都是最好的,本以为这样故意为难,他一定会问自己是什么牌子,或者是随意说她几句,就叫人随便去买了。

谁知,封洛寒却依旧温和地点头,“好。我去交代他们。”

说完就走到走廊上,又添了几句吩咐。

说出的牌子还真的是她平时用惯了的。

真不知道应该用心细如发还是应该用深藏不漏来形容他了。

席安璃不由想起刚认识他的时候,他从父亲的车上下来,走到她面前,突然就蹲了下去。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不明所以。

只有封洛寒,面色温柔,动作不急不缓地拉下了勾住她裙边的玫瑰花刺,然后起身,接过她手里刚从花园里摘下来的玫瑰花,“小心伤手。”

他那么地温柔,好像全世界的春风加起来,也不及他。

心动,好像就是那一刻的事。

现在,却已经恍如隔世了。

心不再悸动,脑子里,也异常地清醒。

席安璃冷冷地抽回自己的思绪,在他从走廊回到病房之前,重新躺回了病床上,合上眼睛,装睡。

......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