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果纳晟霖的书名 沉因碧月宋小果纳晟霖全文手机版阅读

admin
20686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21日07:38:28 评论 30 views

宋小果纳晟霖的书名 沉因碧月宋小果纳晟霖全文手机版阅读,宋小果纳晟霖的书名是什么?这本小说名为《沉因碧月》,又名《昭雪》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宋小果本来是现代著名法医,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异时空的一个仵作,在这个时代,仵作是最不讨好的职业。而宋小果却运用了现代的医学知识,将这个小行业发扬光大了!当街遇见一个横冲直撞的七王爷纳晟霖,宋小果怒不可遏,直接偷袭了某人。后来,冷血霸道的王爷爱上了嚣张跋扈的仵作。当古灵精怪的女仵作遇上冷血霸道的七王爷…… 汉子与案子她终于兼而得之。

>>沉因碧月宋小果纳晟霖全文手机版阅读<<

沉因碧月章节乌龙一场阅读

纳晟霖一手握着火折子,一手拎着宋小果的后脖颈,脸色虽然诡异,却是衣衫整齐,并没发生想象中的不堪。“你到底在作甚,让你歇着,你却蹲在这儿折腾,还挠了本王一把。”

仔细一瞧,纳晟霖嘴角上果然有道红迹。想到自己刚才的草木皆兵,宋小果立即哭笑不得地红了双颊,看来从始至终邪恶的只有自己一人而已。

“没做什么,我刚才就是找火折子点蜡烛。七王爷,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既然你留下我查案,不如我们打铁趁热、连夜问案如何?”宋小果眼珠子一转,提议道。

“趁热?这案子都快三日了……不过也好,且让本王瞧瞧你要怎样问案。”

纳晟霖冷冷瞥了宋小果一眼,不知在想什么,竟也同意了她的提议。

听说纳晟霖要连夜问案,整个陆家都惊动了,倒霉的苏元小哥不得不又往县衙跑一趟,将张县令给请了过来。足足闹腾了近一柱香的时间,陆远山才匆匆赶来,一见纳晟霖便跪在了地上。

“谢谢七王爷能为小民做主!”

“陆远山,今夜问案之人并非本王,而是宋小果。不过有本王在,令公子定不会枉死。”

一听说是由宋小果来问案,陆远山刚才还希望满满的目光瞬时盛满了怀疑,宋小果朝他无奈地点头道。“陆老爷,七王爷将此案交由我来查,请你放心,我不会冤枉任何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凶手。”

“哦,宋小果要查案,这倒是稀罕事。”张县令来得十分快,摇晃着他那略有些肥胖的身子走了进来。

见陆远山依旧满脸怀疑,张县令拍了拍他的肩膀。“既是七王爷下的令,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而且宋小果曾协助本官破过几桩大案子,你不都知晓么?”

“可她一个验尸的……”

“有时候死人说话比活人更可信,你就静观其变吧。”张县令果然是为官之人,三言两语就将陆远山的不信任给堵了回去。

虽是在陆家问案,但张县令还是依照惯例,带了两名捕快、一名判官前来,尴尬到了极致的宋小果,只能站在纳晟霖身旁,连个板凳都捞不到坐。

毕竟是工部尚书的庶女,纵使陆远山指认的言辞凿凿,但张县令并未轻易将周蕥荭收押,而是暂时囚在了陆家内院的房中。捕快很快便将人带了过来,初见此人,宋小果还是不免有些诧异,她比自己想象中要冷静许多。

周蕥荭大约三十左右,姿态雍容,容貌虽算不上绝美,却也气质出众。她站在厅堂之中,举手投足间都不曾有半点慌乱之色,只见她神情自然地给纳晟霖、张县令和陆远山请安行礼后,才往地上一跪。

“请七王爷为民妇做主!陆谦自幼丧母,由我一手带大。若要害他,我又何必等至今日?我膝下无所出,从来都拿陆谦当我自己的亲子对待,我们家老爷是被奸人迷了耳目,才会一心认定我就是杀害陆谦的凶手。”周蕥荭话语间条理清晰,逻辑性极强。

她甚至一开口就表明了自己没有孩子的立场,这个立场可以成为她的作案动机,也能成为她最好的保护色,宋小果冷眼瞧着她的一举一动,心里暗自称奇。

周蕥荭过于冷静的表现,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她真不是凶手,第二则是此人的心理素质已经高到了一定地步。

宋小果默默观察着周蕥荭肢体上的小动作,不由皱起了眉头,纳晟霖轻轻扯了宋小果衣袖一下,她急忙硬着头皮开口问道。“陆周氏,你所谓的奸人是何人?”

“正是陆谦奶妈罗红丽,陆谦暴毙之后,此妇便在老爷面前口口声声指认我为凶手。那夜戌时,罗红丽曾差人将我请去陆谦房中,说陆谦感染了风邪高热不退,我去陪了陆谦约莫半个时辰后,便回房歇下了,我的大丫鬟红依和绿萼均可为我作证。”

见开口问案之人不是纳晟霖,周蕥荭眼中飞快闪过了一缕惊诧,却还是很配合地回答了面前这个娇小柔弱女子的问话。

宋小果盯着周蕥荭,脑海中幻想着那夜陆谦房中的情形,人却不自控地走到了周蕥荭面前,仔细捕捉着她的每一个神情。

宋小果虽是法医出身,却选修过微表情心理学,可此际她并未发现周蕥荭有说谎的细微表情和小动作。“戌时你到之际,陆谦是何症状?你把当时的一切再细细说一遍。”

“我到时陆谦面色赤红、双目紧闭、唤之不醒,我当时以为是高热所致,并未往深处细想。没坐多久罗红丽便借口说她会照顾陆谦,然后将我支了回去,后来的事我一概不知。”周蕥荭说的十分肯定。

宋小果转身朝着主坐中的纳晟霖请示道。“七王爷,我请求提审陆谦的奶娘罗红丽和陆周氏的两个丫鬟红依与绿萼。”

纳晟霖点了点头,两个捕快便飞快走了出去,没多久就带来了一个抽抽噎噎的小妇人和两个大丫鬟。

那妇人生就一张芙蓉面,左眼角之下有着一粒泪痣,还未开口就已泪流满面,跪在地上极为楚楚可怜。“大人,民妇冤枉,都是夫人让我说少爷是因病暴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罗红丽,你身为陆谦奶娘,身负照顾他的责任,如今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竟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你这胆子也太肥了一些。”宋小果冷哼出声,走到罗红丽身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罗红丽迟疑几秒,忽然双手掩面,抽噎出声。“我是真的不知道啊,那夜少爷染了病,我让人去将夫人请了过来,夫人坐了坐便离开了,后来不知怎地,少爷就没了气。等我后来将此事告知夫人后,她便让我一口咬定少爷是因病暴毙的。”

“罗红丽,你这个贱妇……”

周蕥荭忽然在一旁怒喝出声,宋小果不动声色地冷眼瞟了过去,竟在她身上捕捉到了一抹不安和焦虑。

罗红丽到底隐瞒了什么?还是她有什么把柄在旁人手中,所以才会死死咬住这番听起来就让人啼笑皆非的供词。

“陆周氏,你闭嘴。”

呵斥完周蕥荭后,宋小果才继续向罗红丽问道。“可陆周氏说了,她戌时到,只待了半个时辰便回了房,在这之前与之后,陪在陆谦身边的只有你。罗红丽,你要是再不说实话,那你便有最大的杀人嫌疑。”

罗红丽不哭了,放开双手紧咬住下唇,一双手握紧了松开,松开了又再次握紧,目光完全不敢与宋小果对视,偶有碰上之时,她也很快地避了开去。让宋小果奇怪的是,罗红丽的目光总是时不时投向陆远山,难不成指使她说谎的正是陆远山?

罗红丽这些小动作,无一不在表明着她从进门到现在,就没有说过一句真话。感觉这个女子的心理似乎并不强,于是宋小果乘胜追击道。“罗红丽,杀主的后果你好好想想,是否担负得住?平夏王朝有律,弑主者斩全家。”

罗红丽忽然就情绪失了控,冲着宋小果大声喊道。“我没有杀少爷,你在冤枉我,我没有杀人……”

看着失控哭嚎的罗红丽,宋小果朝一旁的捕快示意,两人便将罗红丽拖到一边捂住了嘴。

宋小果慢慢走到两个哆哆嗦嗦的大丫鬟前,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你们夫人说,腊月十七戌时她去了陆谦房中,半个时辰左右便回了房,此话可真?”

红依连连点头,话都说不出来,绿萼则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回道。“正是奴,奴婢,陪夫人,回的房。”

“你们在怕什么?杀人的又不是你们,都给我好好回话。”宋小果声音忽然有些阴冷,两个丫鬟瞬时吓得跪坐在了地上。

“现在你们告诉我,你们夫人回房之后又做了什么?有没有再出去过,出去有没有让你们作陪?”

“夫人,出,没出,去过……”颤抖着,红依忽然出了声。

“那是出去了,还是没出去?红依,忠心护主是好事,但你要搞清楚,现在死得可是这陆家唯一的小少爷,其中利害你该比我清楚。”

“红依,你不要乱说话!”周蕥荭再次厉声喊道。

宋小果唰地一下将目光望向了她,眼中满是狠戾。“陆周氏,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一再阻扰我问案,是心里有鬼吗?既然你说陆谦不是你所杀,为何不肯让她们好好说话?”

“我,我没有……阻扰……”

“那让我来告诉你,你为何不让她们开口了,因为从一开始你就没有说真话。你说你拿陆谦当亲子对待,那我问你,戌时你到之际可有大夫在一旁,若是你真有半点在意陆谦,就不可能不为陆谦请大夫,所以你对陆谦根本没有半点感情,这是你撒谎的第一点。”

“第二,你说你到的时候,陆谦面色赤红、双目紧闭、唤之不醒。但我验过陆谦的尸体,他生前并无恶疾染身,不可能出现面色赤红一事,所以罗红丽说你只是坐了坐便离开这句话是真的,而你说的半个时辰根本是信口胡言,你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过陆谦。”

“第三,你回房之后又出去过,那么我问你,在那个时辰你出去是去了哪里?偷偷回到陆谦房中,还是去了别的地方?陆周氏,难不成陆谦真是为你所杀?”

周蕥荭直勾勾地望着宋小果,后者每说一点,她面皮就微不可见的颤一下,但她并不肯低头认罪。“我没有杀陆谦,你在冤枉我,他不是我杀的。”

“那是谁?”

“我不知道。”此女心理素质之强大,就算在宋小果的那个世界中也属罕见。

宋小果将目光再次投向纳晟霖,向他请示道。“七王爷,今夜我问案暂到这里,请求隔日再审。陆周氏、奶娘罗红丽均有杀人嫌疑,请县令大人收押,证人红依和绿萼分开看守,我要单独问询。”

“准。”

张县令连夜便将周蕥荭和罗红丽都带回了县衙,宋小果在判官记录的询问单上签了字后也随纳晟霖回了房。

刚进房门纳晟霖便朝贵妃椅上一倚,那张冷冽的容颜上对着宋小果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笑意。“宋小果,本王就说你是个极本事的,果真如此。”

“王爷过奖。”

“听你问案倒是挺有趣的,特别是你最后质问陆周氏的那三点,果然心思缜密,本王没有看错人。现在你告诉本王,今夜你既问了,那到底谁更有杀人的嫌疑?”

“毫无头绪、不予评判,她们就没一个说真话的。好不容易有个红依要说,还被阻止了。”宋小果无奈地摊了摊手,坐到了桌旁,就着桌上的冷茶倒了一杯喝下去。

忽地,她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宋小果把杯子重重一放,就要向外走,纳晟霖从贵妃椅上跳了下来伸手拽住了她。“这半夜三更的,你还要去何处?”

“我知道自己遗漏什么了,七王爷,我得再验陆谦尸体。”

“宋小果,你就这么怕和本王同处一室?大半夜的宁愿去看尸体,也不愿在这里,竟想出如此借口。”

“七王爷,我是真的想到自己遗漏的东西了,必须再去二验。若你不信,大可同我一起去,便知我所言真假。”宋小果哭笑不得地挣脱出了纳晟霖的爪子。

纳晟霖刚才的语气,就像是个吃不到糖的孩子,该邪恶的时候没见他邪恶,做正事的时候他却变得黏人起来,难道这也是权贵的特权?宋小果不置可否。

纳晟霖竟真和宋小果一起去了二院西偏房,夜晚的风吹在身上有些微凉,宋小果忍不住拉了拉身上并不算厚实的衣物,忽然一件长衫披在了她肩上,回头竟是纳晟霖。

月光下纳晟霖双眸极为清冷,见宋小果不解地望着自己,纳晟霖微微撇开脸,语气中带了几分傲娇地说道。“本王本就不是个肆意欺压黎民百姓之人,若你冻死,岂不是将此流言给坐实了?”

“王爷,你果然是个真英雄。”莫名宋小果轻笑出声,心情也不由轻松了许多。

“宋小果……”

陆谦的尸体依旧停放在西偏房中,虽是陆家唯一的公子,但守尸的人也不过只有四五个。见两人到来,那几人行了礼之后便退了出去,只剩下宋小果和纳晟霖在房中。

或许是习惯原因,宋小果拿出随身携带的验尸单塞到了纳晟霖手里。“七王爷,这里无旁人,只能劳你帮我记录了。”

“宋小果,这世间敢指派本王做事的,你还是第一人。”

“所以我才说王爷是真英雄啊,为枉死之魂沉冤昭雪,王爷也算积了大德,肯定会有福报的。”

宋小果仔细擦了擦手,剥开陆谦的衣服,整个人归于平静。“二验。死者陆谦,五岁,男,身高三尺一寸。面部无伤,颈部无伤,全身皮肤呈大面积打伤色。”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