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老公宠妻为宝徐韶音和赵文瑄小说目录阅读

admin
20686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21日08:27:36 评论 13 views

冷面老公宠妻为宝徐韶音和赵文瑄小说目录阅读,《冷面老公宠妻为宝》的主角是和赵文瑄,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又名《庶女二嫁,高冷男神宠上瘾》,作者是秀色倾城。父亲整日里夹着尾巴做人,就为了能让女婿混出个模样来。可到头来,赵文瑄和妹妹纠缠不清,丝毫不感激徐韶音的帮衬。徐韶音坚持要和离,少了你我还不能活了?和离在古代对于女子来说,无疑是沉重一击。可徐韶音偏偏不是,和离之后反而成为了万人迷。我就是要和离,即使剪了头发当姑子也不在乎! 可是,为什么和离以后高冷男神都要娶我过门呢。

>>冷面老公宠妻为宝徐韶音和赵文瑄小说目录阅读<<

冷面老公宠妻为宝章节王广君的调查结果阅读

思虑半天,王广君唤了之前的粉衣女子进来,可是听她从头到尾讲的那些,王广君依然没有想明白夏芝会如此做的原因。

他当然想不明白,虽然粉衣女子是负责暗中观察园子里的一切的,可是当时徐韶音同夏芝私下交谈的那一段,粉衣女子却没有放在心上,自然也就不知道夏芝所以陷害她是因为她认为徐韶音同她分开走是因为看不起她。

再加上后来看到她同项思渺聊天更加认为是这样,这才冲动之下让丫鬟去告状。

“你讲的是全部吗?可有漏掉什么东西?”沉思片刻,王广君直视着眼前的粉衣女子再次沉声问道。

“回老爷,奴婢真的就是看到了一些,事无巨细都禀告给了老爷。”粉衣女子认真说道,突然想起了什么,目光朝门口的方向斜了斜,试探的补充道。

“要不老爷唤先生进来再问一问吧。”虽然粉衣女子并未直接说明是谁,但是王广君已经领会,沉吟片刻,朝她摆摆手,粉衣女子会意快步退了下去。

很快之前进来的男子再次快步进了书房。这边王广君在私下调查徐韶音被陷害一事,那边项思渺和徐韶音还在春水阁里静静地坐着。

冰块确实有效果,不过一个时辰,本来有些肿胀的脚踝竟然肉眼可见的消了下去,两名婢女见此就要叫来轿子抬着项思渺回她自己的院子去。

“回什么回,天天在院子里待着,闷都闷坏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不要打扰本小姐出去玩。”说完抬脚就要走,一直就在注意着她的徐韶音无奈的撇了撇嘴,身体却速度更快的迎了上去。

项思渺的脚虽然已经消肿可是暂时还是不能行走,所以她抬脚的那一刹那只觉得脚踝一阵钻心的疼,身子顺势一软恰好就倒在了徐韶音的怀中。徐韶音一把扶着她到椅子上坐下,这才冷着脸道。

“你这个小丫头是不是想要累死我这个大恩人啊!我还没走呢,你就要给我找事,真是一点都不给我省心。”

项思渺情知理亏,可是她也不是受得气的来,张口就要反驳,只见两个女子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徐韶音抬眸看去,却是自己的两个婢女,玉卿和慕云

“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

“小姐,我们要回府了。”玉卿恭声回答道。慕云虽然并未回答,但是目光里却隐隐带着一丝担忧,看到慕云如此,徐韶音目光越发的复杂,方才那样大的事情,她的两个丫头居然一个也没有来,不仅如此,居然嫡母也没有出现这委实有些奇怪。

只是此刻却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徐韶音收回心思,微微点头,回眸看向仍然一脸骄傲的项思渺,微笑说道。

“你啊,这些天就老老实实的待在项府,哪里都不要去,我保证你啊再过三天就活蹦乱跳的。”说完也不去等项思渺会说什么,拉起慕云和玉卿转身便离开了。

走到项府门口,嫡母早就已经不在了,当然徐韶音自己也没希望她在,不过看到马车在也算是一丝安慰,当下跳上马车,慕云和玉卿随后如此,马车很快的朝着安国侯府的方向驶去。

虽说这春花园也算是一处极为幽静凉爽的好去处,可是这出了院子,日头还是高高的挂在天上,虽然有马车,可是逼人的暑气也禁不住透过窗户往马车里面逼近,不过一会功夫,徐韶音并两个丫鬟竟都是满头大汗。好在很快安国侯府就到了。

回到安国侯府,本来以为会派人来责问自己的王明霞居然悄无声息不说,更是脚尖也没有往她的院子里蹦一下,徐韶音抬眸看着王明霞的房间若有所思,随即便带着两个丫鬟回了自己的院子。

刚一进花厅,徐韶音就赶紧把自己的外裙给脱了下来,而是随手拿了一件样式在慕云和玉卿看来极为怪异甚至可以说有伤风华的无袖纱衣穿了起来。

徐韶音穿好自己让婆子做的无袖衫回过头看到两个丫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神色古怪,不由得有些好笑的说道。

“怎么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们两个丫头难道还没有看习惯这件衣服吗?说真的你们真的不打算换上吗?真的很凉快的。”

当初,徐韶音在给自己做了这无袖雪纺衫以后便顺便也给两个丫头各自都做了一件,可是两个丫头虽然收下了,可是俱都羞红了脸,死活都不穿。

徐韶音当时问起她们一个个都说这衣服有些暴露,可是她准备收回时,两个丫鬟却又死活不给,徐韶音最后磨了好一顿嘴皮子给两个人解释,如今看她们的样子,估计那废了老鼻子吐沫的话算是白讲了。

于是说完上面的话,徐韶音也不打算再听她们说别的,回头瞧了一眼房中四角放着的冰盆对丫鬟淡然说道。

“你们两个谁给我去做些酸梅汤来解解暑,实在是太热了。”说完又不拘小节的拿起桌子上的蒲扇扇了起来。

两个丫鬟方才就被她这穿衣给惊呆了,此时闻声回过神来,相对一眼,玉卿对着徐韶音行了一礼,快步走了出去,而留下来的慕云却也是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径直从徐韶音的手中接过蒲扇,轻轻的扇了起来。口中直说道。

“小姐,这都是奴婢该做的,您啊就好好的歇着就行了。”

徐韶音可不管谁留下谁扇凉,只要有的喝就行了,更何况玉卿的手艺也是这安国侯府里说得上的,有她去做,今天看样子倒是有口福了。

想到这些,徐韶音的嘴角微微扬起,一阵阵微风掠过,之前的暑热一下子消散了许多,徐韶音舒服的眼睛也眯了起来,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昏暗,旁边的烛火也已经点起,抬眸看去,慕云仍然细致的给她扇凉,而玉卿不知道何时已经将两个冰盆里的冰块又重新换了一遍,放在了她斜靠着的椅子的周围。

“小姐,你醒了。”玉卿第一个发现徐韶音醒来,婉声说了一句,随即便快步走了出去,徐韶音也不言语,只是挥手示意慕云停止扇凉,然后整个人端正的坐了起来。

徐韶音猜的不错,玉卿确实就是去拿她之前吩咐她做的酸梅汤,虽然是普通的石碗,可是里面盛着的琥珀色的汤液临近一看就让人十分有食欲,更加上触手冰凉,一阵阵酸酸甜甜的味道,更加让人想要一饮而尽,事实上徐韶音接过那碗酸梅汤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不得不说玉卿的手艺是真的不错,徐韶音一连喝了两碗这才用手中的手绢擦了擦嘴角,抬头却看到不知何时,之前一脸淡然的玉卿眉眼闪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玉卿有什么你就说什么吧。”当时徐韶音喝的尽兴倒还真没有注意到玉卿的异常,这会看来忍不住眉头直皱,回眸再去看旁边的慕云虽然脸色如常,分明眼底也带着一些担忧和忐忑。

“小姐,奴婢,奴婢方才在前院听到了一个消息。”半天,玉卿看了一眼慕云这才认真说道。

“消息?什么消息?详细说一遍吧。”闻言徐韶音伸手将桌子上的石碗又推远了一些,这才语气淡然的说道,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抬头只是将目光放在那石碗上。

“小姐,现在街上都在传你是因为跟人私通被摒弃,并不是您所谓的和离。”

小心翼翼的将之前在前院听到的消息讲述了一遍,玉卿这才敢抬头去看徐韶音。眼底此刻也和慕云一般无二。

“什么?我被传私通?”玉卿话音刚落,徐韶音猛然抬起头,眼睛睁的老大,直直的盯着玉卿,看着玉卿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倒不是说她说错了什么,实在是此刻的小姐委实有些可怕。

注意到玉卿的举动,徐韶音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方才的反应有些大了,有些无奈的朝她笑了笑,挥手示意看着她走近,轻笑道。

“你说你跑那么远干嘛?小姐我又没有说你什么,好了再去端些酸梅汤,你和慕云两个也好好的尝尝。”两个丫鬟闻声,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随即躬身退了出去。

两个丫鬟离开,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徐韶音眼睛虽然盯着桌子上的石碗,可是心里却在暗暗的嘀咕,这事情也太过出乎意料了,当时玉卿那个样子,她还以为是王明霞按捺不住在府里或者说是在父亲面前说了她什么坏话呢!

却万万没想到终究还是她太年轻了,如今看来在春花园时她就把问题想错了。

藏在暗地的人倒不是为了陷害项思渺那个小可爱,根本目标就是她,所以这才有了同人私通被摒弃的谣言,可是究竟是谁如此同她过不去呢!

徐韶音一个人在房间里想了半天,心里有了几个人选,可是比较过来比较过去,还是不知道会是谁,回眸看了一眼窗外,索性将桌子上的石碗扣了起来,信步走到窗户旁坐下,拿了一本话本子看了起来。

这个朝代并不和徐韶音所认知的朝代一样,虽然还是有些封建,但是能够有一些闲书看徐韶音对于这个生活还是很满意的,既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不如拿书看消遣消遣。

徐韶音在房里沉浸在话本子的有趣中,而门口却有两个丫鬟在窃窃私语,一个是玉卿,而站在她旁边的就是看着十分稳重的慕云。

“慕云,你说小姐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着急呢!当初虽然说和离了,可是没有这么一盆子脏水,如今突然被人这么一抹黑,小姐以后可如何是好啊!”

想起今天的事情,玉卿就气不打一处来,别人不知道,她这个当婢女的又哪里不清楚的。

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虽然首辅夫人李氏带着那么一大帮子人去捉奸,可是却只是看到自家小姐在给项小姐冷敷,至于传言中的男子却是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万万没想到如今自家小姐好不容易和离了,又好不容易证明了清白却又要被人诬陷与人私通,想到这里玉卿又是生气愤怒又是从心底里心疼自家小姐的遭遇。

慕云闻声轻轻拍了拍玉卿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瞧了一眼里间,压低声音轻轻说道,“既然小姐不说定然是有她的道理的,指不定还有什么你我不知道的事情。”说到这里,慕云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至于你我,就好好的服侍小姐便好,对了我这会就先守在小姐的身边,你去前院再去探探消息若是有什么消息记得快点回来禀告小姐知道啊!”

听了慕云的话,玉卿虽然心中仍旧担心但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微微点头,拔腿跑了出去,慕云看着玉卿跑远,定定的看了一会,随即脚步放轻,进了里间,只是刚刚掀开珠帘,背对着她而坐的徐韶音就仿佛后背长了眼睛一般,语气淡然的说了起来。

“怎么你们两个小丫头在门口嘀嘀咕咕的嘀咕完了,来来来,给小姐我好好讲讲,你们都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说完徐韶音回过头,手中拿着话本子,嘴角微微扬起,清丽的眸子里满是戏谑的看着慕云,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架势。

本来就有些忐忑的慕云一听这话,登时便呆愣住了,很快回过神来就要请罪却看到徐韶音连连摆手,意思却是不言而喻。显然自家小姐并没有想要怪罪她们私下议论主子的意思。当下顿了顿,鼓起勇气将她二人在门口说的那番话一字不落的讲了一遍。

徐韶音早就知道玉卿那个丫头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主儿,自然也猜定了她私下定然会拉着慕云讨论她被人陷害的事情,此刻听了慕云的解释倒也在情理之中,笑了笑,将手中的话本子在桌子上的角落处放下,这才回身注视着慕云道。

“那慕云你觉得小姐我该要怎么办呢?”慕云本来心中就有些忐忑,此刻猛然听到徐韶音问她的意见,虽然有些惊诧,不过她向来稳重很快就回过神来,沉静说道。

“奴婢并无有什么意见,奴婢一切都听小姐的安排。”澄澈的目光不带有一丝的杂质看着面前的徐韶音,里面是满满的忠诚。

徐韶音自然也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微笑着点头,目光灼灼的注视了她半晌,并未继续开口说些什么,忽然觉得一阵困意袭来,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呵欠,抬眸看向窗外,不远处的天幕中竟然已经有弯月不知何时已经挂在半空中,而周围星辰闪烁,在这燥热的夏夜里只是一眼便觉得心底有了一丝安宁。

“没什么事,以后你做事就按照你以前做事的方法来,我既然是你的小姐自然也不会亏待你的,好了,这会就服侍我安睡吧。”

徐韶音不吃晚饭,慕云和玉卿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而徐韶音早就穿越来以后得第一个习惯就是不吃晚饭,当然原因是为了保持身材,至于第二个习惯嘛就是睡觉一定要早不能熬夜。

如果可以的徐韶音甚至希望晚上不让她们两个丫鬟服侍她安睡,但是偏偏这个大成的发髻手艺实在太过繁复,没有两个丫鬟,只怕她要把头发给扯坏了,为了美丽的头发,她也只能如此。

慕云闻言服侍着徐韶音到梳妆台前坐下,解除了发髻。

徐韶音竟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微笑着拍了拍慕云的手,便屏退了她,慕云自然也是知礼的退了下去。

徐韶音走到床榻旁坐定,因着里间里放着的冰盆是花厅的两倍,所以房间里十分的清凉,可是这一丝清凉却不能驱散堵在徐韶音心头的一抹困惑,究竟是谁在背后接二连三的想要去败坏她的名声的呢!

明明今天发生在春花园的一切已经能够证明自己是被人陷害的,可是当场拿着夫人小姐的各色神色却让徐韶音心里不停地犯嘀咕。

不得不说藏在背后的人是真的十分的高明,虽然白天首辅夫人李氏并未抓到那所谓的男子,可是却在众人的心头埋下了一个种子,那就是自己可能真的有可能同男子在春花园里私会,只是男子在众人来到之前走掉了罢了。

当然徐韶音也相信有一部分人是相信自己的清白的,可是她却忘不了当场其他一部分那隐隐失落的表情,那么自然也很有可能是她们便那心里的猜测再同自己和离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然后张家长李家短的讲出来也未可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谣言的出处就更加难以查证了。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