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劲远陈雪玉 农家小碧玉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admin
20686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22日14:12:17 评论 12 views

张劲远陈雪玉 农家小碧玉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农家小碧玉》是一本穿越种田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张劲远陈雪玉,主要讲述,今天是陈雪玉的十八岁生日,她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前几年相依为命的爷爷过世了,生活变得更加困苦,不过她生性乐观,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希望,她满心欢喜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奶奶做的糖醋鱼流口水,突然一个男孩冲出马路,她鬼使神差的跑了过去,结果被撞得血肉模糊。再次睁眼,她竟穿越到了古代,成为了一个农家女....陈雪玉仰天长叹,还是老老实实做自己的老本行种地吧

>>张劲远陈雪玉 农家小碧玉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张劲远陈雪玉小说最新章节土制鱼钩导读

“嗯,那就十六吧,什么东西不东西的,只要对雪玉好,我也算放心了。”提起雪玉的亲事,陈王氏这才有了点喜气。

“他二婶,那得麻烦你帮着做几件嫁衣,我怕日子紧,我和雪玉忙不过来。”陈王氏说道。

李氏当即拍着胸脯说:“放心吧,我手脚快,肯定来得及。”

两人又说了会子话,李氏便回去了。

听着李氏走了陈雪玉便躺着歇了会,估摸着大概有个三四点便出去弄那条放在阴凉处的猪腿,把带着薄薄一层肥肉的腿瘦肉剃了下了,分成好几份,留了一小块,其它的送到院子角落的地窖里,地窖夏天很凉快,冬天又很暖和,几乎家家都有地窖方便存东西,剩下的带着零碎肉的猪骨头被剁成几段,先大火烧开去了便遍血沫子,被正做针线活的陈王氏一看,直呼可惜,是肉汤呢,陈雪玉解释道:“娘,那不是好东西,都是血沫子,扔了汤更好喝,不信你过会尝尝看。”

然后才放到大锅里添了一大锅水,切了几片生姜,大火烧开后改用小火细细的炖着。到院子墙角摘了个大冬瓜,去皮洗干净,切块等猪骨汤熬的差不多再放。又到院门口摘了些豆角,摘干净切成条,再把留出来到的一小块猪肉切成细条,准备等会再炒,趁热吃还香,看汤炖的差不多了,和了点玉米面,贴在锅边上,把冬瓜放了进去,洒了点盐,等冬瓜熟了,饼子也熟了。

掀开锅盖,就看到浓白的汤汁里滚动着玉一样的冬瓜,配上锅边黄灿灿的玉米饼,真正的秀色可餐,诱人至极,陈雪玉尝了一口汤,果然又香又好喝。

把锅用布包着端到杨树下晾着,估摸着时辰,倒了点素油,切了点葱姜爆香,把肉煸出香味,再加上豆角,老远就能闻到香味,还没出锅,陈铁柱大平和二平便回来了。隔墙喊了雪花回来吃饭,一家人吃的肚子滚圆,陈雪玉看着一家人吃得香,心里不禁感慨,上次吃肉还是过年的时候买了半斤肉。昨天在镇上光顾着走,也没割肉。

吃过饭,一家人各自洗漱睡去,因为油灯是个奢侈品,轻易不会用,所以乡下人基本都是早早的睡觉。

第二天一早,爹娘和大平二平又去地里了,陈雪玉早早跟着起床了,不过没去地里,趁着村里大人都去地里干活,小孩又在家贪睡的时候,围着村子附近转了转,发现村子周围除了水库就是林子,林子因为比较分散,转了一圈,除了杂草什么也没有,小溪倒是有两条,但水太浅,最多有几条手指长的小鱼。水库因为都比较深,村人都不敢靠近,偶尔有个胆子大的实在馋了才会下水摸条鱼,陈雪玉估摸着这么多年下来,里面攒下有不少鱼,心里顿时有了计划。

抬头看了看天不早了,便急匆匆的赶回家做饭,饭做好了,放在杨树下晾着,开始找找看有什么可以当做鱼钩,找了一圈发现都不太合适,不是太粗就是太细,突然想起针,家里有三根针,一根又粗又长的缝被子的针,那两根就是细短的缝衣服的针。

幸亏这乡下的缝被子针都快赶上现在的笔芯了,要不还真不顶用。

陈雪玉拿出粗针用力想掰弯它,掰了半天那针只是稍微弯了一丁点,,只好泄气地等哥哥回来找他帮忙,又找了根麻绳,试了试估摸着大概能承受几十斤,以前爷爷没过世的时候,雪玉跟着去钓过鱼,发现就算是几斤的鱼在水里也能爆发出好几倍的力量,但眼下没有更好的选择,先将就着用吧,又找来一个粗细合适的树枝打算当成鱼竿,一个简陋的鱼钩就齐了。

收拾好东西爹娘他们也回来了,雪花今天起的晚,听到二平的大嗓门这才起来,一家人吃过饭,太阳已经很高了,决定休息半上午下午再去地里,便坐在院子里歇息,雪玉招呼哥哥过来帮忙,大平拿过大粗针,惊讶问:“你拿这个针干什么?娘缝被子要用的。”

“没事的,现在用不着,等以后去镇上再买根一样的。你先把它掰弯,过会我告诉你干什么用的。”陈雪玉催促道。

二平看到哥哥姐姐在那里摆弄东西,也跟着凑了过来,雪花看到哥哥姐姐都在一块,也挤了过来,大平用力的把针弄弯后,陈雪玉把麻绳绑在有针眼的一头,拿了一个小铁锨招呼兄弟们走,大平看雪花也要跟着,担心太阳太大,把雪花给晒着,今早都不太舒服,怎么还敢让她出门啊。

雪花一听大哥不让她跟着,但嚷嚷着:“姐姐偏心,都让两个哥哥跟着,这么好玩的事也不让我跟着。”说着说着倒像要哭出来了。

雪玉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只好答应:“那你可要听话,到了那坐着老实不动,乱跑的话,下次就不带你了。”

陈铁柱看兄妹四个一起出去,难得没有拦着,只有些不放心的叮嘱:“大平看好你妹妹,早点回来。”

一行四人浩浩荡荡的去了村子边的水库,陈雪玉找了个比较深的,看了看地方,在一棵水桶粗的老柳树下停了下来,让二平领着雪花在阴凉地等着,自己拿起铁锹在水库边,土地比较湿润的地方,开始挖蚯蚓,就挖了两条,怕没地方放,这个大太阳,晒死了可就不好了。现挖现用。

忍着恶心把一条较小的蚯蚓穿在简易的鱼钩上,另一个粗点的用树叶包了又盖了点湿土。陈雪玉走到老柳树下,把鱼钩垂下去,就站在那里静静等待着鱼上钩。

大平好奇的看着她弄这些东西,似懂非懂的问:“你这是要给鱼吃的?”

陈雪玉看他好奇的样子,差点忍不住哈哈大笑,又怕惊着鱼,便小声的解释:“我这是在钓鱼,鱼看到那个还在动的蚯蚓就会以为是好吃的,一口咬下,那个针就会钩住鱼的喉咙,到时候我们就有鱼吃了。”

大平脑子好使,一听就明白了,但他不明白,村子里从来没有人这样钓鱼,自家很少出门的妹妹怎么想到的。挠了一下头,也没再想下去,反正知道她是自家妹子就行了。

等了有十多分钟,大平看也没个动静,刚要问什么,就看到麻绳开始乱晃,陈雪玉又等了一下,突然手一用力,嗖的一条两三斤的鲤鱼被拉出水面,挂在麻绳上用力扭动鱼身,陈雪玉手脚麻利的把鱼收了上来,不远处的二平和雪花看到鱼,急冲冲的跑了过来,毕竟二平还大点,虽然高兴但也没像雪花一样差点都跳起来了。

这次二平说什么也不陪着雪花坐在阴凉下等着了,非要站在这一起看,大平只好拎着鱼和雪花在阴凉地等着,怕鱼回去的时候不好拿,用了一把常见的藤草把鱼串了起来。

又等了半个多时辰,陆续又钓了四五条大小不等的鱼,陈雪玉看时候不早了,便说:“再钓最后一条,咱们就回去吧,爹娘该等着急了。”

又过了一会突然麻绳用力的抻了一下,陈雪玉心下一喜,知道这次可能有个大家伙,果然,平静了一下,水面突然翻起水浪,陈雪玉忙用力往外拉树枝和麻绳,一条足有七八斤的鲫鱼露出水面,正扭动着身子激烈的挣扎,力量大得陈雪玉差点握不住,二平赶紧伸手跟着一起拉,眼看鱼就要被拉出水面,“叭”一声,麻绳断了,那鱼又回到水里了。

急得二平差点冲到水里,恨不得再把它捞上来,陈雪玉急忙拉住二平,这儿的水很深,再加上有很多树根,根本看不清水下到底什么情况,就算会水的人也不敢轻易下去。

二平直呼:“太可惜了,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鱼呢。”

这个时候大平也过来了,看着只剩下半截的麻绳,心里也是阵阵可惜,但更多的是,觉得这个新东西也太厉害了,竟然能钓到这么大的鱼,让二平把剩下的半截麻绳和树枝拿着,自己拎着五六条鱼招呼大家回去。

刚进村子,远远的陈雪玉就看到一个面容白皙长得俊俏的年轻人站在路口,陈雪玉愣了一下,很快就知道这个穿着白色长衫的小伙就是白秀才,他叫白青云,因为是这么多年来,村里出的唯一一个秀才,大家都叫他白秀才,久而久之,他的本名倒渐渐不被人提起了。

陈雪玉刚满月的时候,白秀才的爹是村里极少数识字的人之一,路过陈家门口正好看到陈雪玉被包在大红的小薄被里,白嫩嫩的小脸两个黑溜溜的大眼睛到处乱看,看到白里正竟然笑了,白里正看着她这么可爱便说:“看她长的像冬天的雪那样白,不如就叫陈雪玉吧”想到自己家的儿子也才一岁多,白里正开玩笑的说:“不如雪玉以后做我家儿媳妇吧。”

说者无意,但四邻街坊常会拿这话逗弄小雪玉,时间久了,陈雪玉真的以为自己长大后会给白里正做儿媳妇,渐渐的对白青云格外上心。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村里的妇人看白家从来没再提过这个事,心里自然也有数了,加上两人年纪也大了,渐渐的都不再怎么提这个事了,但陈雪玉心里小小的火苗都点了这么多年,怎么能说熄就熄呢。

直到听说白青云托人到到镇上提亲去了,陈雪玉这才惶急的在村口等他,不料没等到白秀才,却被王二狗看见了,被他言语轻薄了几下,加上心情惶急,竟一下子病倒了,这才让陈雪玉车祸后穿了过来。

白秀才神色复杂的看着远处的陈雪玉,听说她病了好几天,看她现在虽然脸有些苍白,但总体来看气色还挺不错的,这几天一直有些烦闷的心也敞亮起来。

他自然知道她有时会偷偷的看自己,自己发觉时,她便涨红了脸急急的低下头跑开,其实他挺愿意看她偷看自己的样子,小脸红扑扑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自己,白秀才想,他应该也是喜欢她的吧,但镇上的是私塾教书夫子的女儿,不仅人长得好看,还能写字背诗,白秀才心高气傲,怎么会允许自己娶一个大字不识连饭都吃不饱的人家的女儿呢。

陈雪玉和白青云就这样站在那里谁都没走,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沉默了片刻陈雪玉抬起脚朝他走去,白秀才心里盘算着她会可能跟自己说什么,自己该怎么回答,白秀才隐在长袖里的手甚至有些汗湿,他有些紧张的看着陈雪玉一步步朝他走过来,一直到陈雪玉走到他面前三步远,可她依然脚步沉稳的朝前走,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白秀才张了张嘴,很快又想到什么,紧紧的抓住袖口,他不明白,为什么此时的陈雪玉眼里没有了以往的羞涩和那些懵懂的情愫。

白青云静静的看着他俩的影子重叠在一起,他似乎隐隐明白,错过这次,他和她此生再没有半分可能,白青云突然有些急切的想要伸手去拉住陈雪玉,却没想到陈雪玉已经走远,自己连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白青云看着自己依旧骨节分明的手,不知所措,心却隐隐作痛。

后悔吗?不,虽然有些痛,但他并不后悔。

擦肩而过的陈雪玉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啪啦”一声,陈雪玉知道,以前的陈雪玉最后一点执念消失了,而她自己并不认识白青云,他于她不过是个陌生了罢了。她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话要对他说。

大平沉着脸走了过去,后面跟难得安静的二平和雪花,天真的雪花并不明白大哥为什么突然会沉了脸,但看到大哥手里拎着的鱼,也没心思再问了。

大平快走了两步追上雪玉,看她脸色很平静,也没看出什么异常,略放了下心。有心想说什么劝劝大妹,看到陈雪玉平静的脸,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快到家的时候,二平和雪花便跑了起来,一边喊着:“爹娘,我们回来了,你看看姐姐抓了什么。”

听到动静的陈王氏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刚站起来,兄妹几人就进了家门。看着大平手里拎着这么多鱼,生气的说:“大平,你带弟弟妹妹去抓鱼了,不是不让你去吗,你要有个好歹,让我们怎么活啊。”

没等大平开口,雪花就献宝的说道:“没下水,我们都没有下水,是姐姐做的那个叫鱼钩的东西,钩上来的。”

正在午休的陈铁柱听到院子里这么热闹,穿上草鞋也出来了,一看,好家伙,这么多鱼,忙问怎么回事?听到二平和雪花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终于听明白了。

陈雪玉看一家人都在,便说:“做这个鱼钩容易,等明天让哥哥去镇上把鱼卖了,多买点结实的麻绳,再去钓鱼卖钱。先不要跟别人说,等攒够了钱让哥哥娶了媳妇再说也不迟,省得鱼多了,卖不了好价钱了。”

一家人想了想大平都老大不小了,别人这么大孩子都一两个了,虽然这么做有点闷声发大财的意思,但眼下也顾不得了。

看了看外面的日头,陈铁柱和大平二平又挑起木桶去浇地了,再有个两三天就浇完了,到时候还能松快松快。

雪花看着这么多鱼,吞了吞口水说:“娘,我饿了。”村里基本上都吃两顿,早上和晚上,中午忍忍就过去了,至于午饭,春种秋收的气候,干一天体力活,中午才可能吃点东西补充补充体力,平时不算很忙的时候,哪里会有人舍得吃午饭啊。

陈雪玉心疼地摸了摸雪花稀黄的小头发,认真的说:“雪花,姐姐肯定会让你以后都能吃上中午饭。”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张劲远陈雪玉农家小碧玉总目录在线阅读 都市异能

张劲远陈雪玉农家小碧玉总目录在线阅读

张劲远陈雪玉是农家小碧玉里的人物,这本古代言情重生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陈雪玉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眼看着还有一小段路就到家了,结果却因为救一个横穿马路的小孩出车祸死了。就这样,她穿越到古代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
神医小毒妃邪帝宠上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

神医小毒妃邪帝宠上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神医小毒妃邪帝宠上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神医小毒妃:邪帝,宠上天》是一本重生古言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风韵寒和墨玄炼,主要讲述,前世,风韵寒是冷云山庄的嫡女,生性单纯,因为是废材...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