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的绝代妖后吕靖彤詹景乔全文结局男女主角在一起吗

admin
20686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22日08:26:01 评论 17 views

战神的绝代妖后吕靖彤詹景乔全文结局男女主角在一起吗,《战神的绝代妖后》的主人翁是吕靖彤詹景乔,是一本古代玄幻类型的言情小说。吕靖彤是一代妖后,却为了心爱的男人詹景乔与整个魔族为敌,还不惜自损万年道行来封印魔尊。吕靖彤元神消散之际,詹景乔封住了他的妖力和元神,等待八百年后,助她在人间历劫成功。吕靖彤经历了整整八百年沉睡,詹景乔却一样不发的消失了。等到再次相见,吕靖彤想放弃这场虐恋了。吕靖彤本以为自己恨透了詹景乔,但等到那人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才发现她只是想要一个解释罢了。

战神的绝代妖后

>>战神的绝代妖后詹景乔全本阅读<<

战神的绝代妖后章节毫不悔改阅读

吕靖彤觉得詹景乔的声音像有魔力一样,他说不必害怕,自己就真的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了。

“我们现在先去那棵神树那里看看情况,说不定能有什么线索,弄清楚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詹景乔说着又把吕靖彤扛到了自己肩上,在村长的带领下,来到了那棵神树前。

平安村的神树跟村子一样,已经存活了好几百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了。所以神树非常的高大,树干足足需要六个成年人才能抱得住。而此时的神树,却是被几年前的雷从中间劈了开来,甚至连根都给劈断了,这才露出了埋在树下的棺材。

詹景乔走上前去,拿起了棺材上的符咒看了起来。“这是一种古老的符咒,这种符咒的画法到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失传了。”

云安听后也拿起一张符咒,细细观察了起来。

“我们妖族不用这个,看不出有什么门道。”摇了摇头,云安就把这张符递给了一旁的墨尘。

墨尘看着手里的符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我...见过这种符,是在一本古书上。这是用来封印产鬼的,而且是怨气及重的那种。”

所谓产鬼,就是在生产中不幸去世的女子。产鬼和普通的女子在样貌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唯一可以让常人区分的地方,就是产鬼喉部有一道叫做“血饵”的红线。产鬼利用这条红线进入孕妇腹中,接在胎儿的身上,孕妇就无法生产。

“产鬼?我记得产鬼只会去迫害孕妇肚中的孩子,可这平安村分明不是这样的情况。”云安疑惑的看向墨尘,并不太认同墨尘的说法。

“要是普通的产鬼自然不会有这般能耐,可平安村的这只却变了异,成了鬼王。这也就是为什么它没有被收服,反而被镇压在了这棵树下的原因。当时擒住它的人应该是道行不够,没有办法消灭这只产鬼,所以只能选择把它埋在桃树下,并在周围设置了阵法,以此来阻止产鬼再次出来作祟。”

詹景乔向四周看了看,果然发现了一些设置阵法的痕迹。“平安村的村民世代供奉着这棵树,也有给法阵增幅的效果。这道雷劈的太准太狠,根本不像是偶然事件,我推测是有人故意为之!”

墨尘与云安皆是赞成的点了点头,放出一个鬼王来为祸人间,不管那人是谁,这都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几人之后回到了村长家中,开始商量起了晚上的对策。

“墨尘,今晚我跟云安出去会会那只产鬼,你陪着彤儿留在村长家,千万不要让她跑出去。”詹景乔一边喂吕靖彤吃着晚饭,一边看向了墨尘。

“放心吧,我会保护好靖彤的。”墨尘饶有兴致的看着一代战神像个老父亲一样,哄着吕靖彤吃饭,不由勾起了嘴角。

“唔...大哥哥,要去打妖怪了吗?”吕靖彤嘴里嚼着饭,含糊不清的说着。

“是啊,彤儿帮大哥哥打气好不好,这样大哥哥就一定不会输了。”

“大哥哥加油,彤儿等着你回来。”吕靖彤抬手握起了拳,软糯糯的开口说道。

一旁的墨尘和云安看到这一幕,皆是掩面转头,表示单身狗的自己受到了暴击。

入夜后,墨尘陪着吕靖彤进了客房,打算哄她睡觉。而詹景乔和云安则端坐在客厅闭目养神,等着产鬼的出现。

到了子时,詹景乔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变得阴冷了下来。缓缓睁开眼,发现此时的云安也转头看向了他。二人一同点了点头,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在这之前詹景乔把村里还有人家的屋子都设置了结界,这样只要屋内的人不出来,那东西就害不了人。

出了门,詹景乔发现此刻的平安村已经被一片不寻常的雾所覆盖,五米外的东西就开始看不见了。

“云安,小心些。”寒影剑瞬间出鞘,詹景乔对着云安叮嘱了一声。

“我会的。”云安亮出苍云枪,小心翼翼的跟着詹景乔向前走去。

詹景乔与云安走了许久,却什么都没有碰到,这使得二人不禁疑惑起来。“战神,不太对劲。和平村是个小村子,我们走了这么久怕是早就已经走出村子的范围了。”

“确实有问题,我们遇到鬼打墙了。”说着詹景乔把寒影举到了自己面前,嘴里念出了晦涩的咒语。

“天地玄黄,破!”念到最后一句,詹景乔一道剑光挥出,眼前的雾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了开去。待看清四周的,才发现原来他们还在村长家的门口,刚刚走了那么久,只是在原地转圈。

“幻术破了,我们走吧。”说着詹景乔率先抬起了脚,朝着阴气散发的地方走去。

二人一路寻着阴气,最终在神树下发现了那只变了异的产鬼。只见产鬼此时正背对着他们,身着血红长裳,一头长发披上在背后。听见詹景乔他们过来,产鬼慢慢转过了头。那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就像传闻说的,产鬼除了脖子上的红线外,其他地方都与常人无异。

“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来阻挠我?”产鬼先扫了一眼云安,随后把目光停留在了詹景乔的身上,她隐隐觉得这个人对自己的威胁更大。

“和平村的人也与你无冤无仇,你又为何要至他们于死地?”詹景乔与产鬼的眼神对视,语气中毫不示弱。

“要怪就怪他们的先祖!那臭道士封印了我那么久,我现在既然找不到他报仇,那就只好找他的后人们咯。他当初帮那些杂种抓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说道最后产鬼的脸因为愤怒,变得异常狰狞起来。

“你作恶人间,本就该受到惩罚,难道还要怪罪别人不成?”云安见产鬼毫无悔改之心,尽说些歪理,忍不住开口道。

“你懂什么!?我杀的人都是罪该万死!当年我与夫君是何等的恩爱......”

在产鬼的控诉下,詹景乔他们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这产鬼生前名叫雪音,是商人的女儿。虽不是什么世家,却也从小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后来她与一个书生相爱了,书生为了早日跟她成亲,便发奋读书,终于在朝廷那里考得了一官半职。二人欢欢喜喜的成了亲,那段日子是雪音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可好景不长,书生的一个同僚贪恋她的美色,私下想要轻薄于她。好在书生及时赶到,雪音这才免受于害。可从此以后,书生便也与那人结下了仇怨。之后那人买通了许多官家,诬陷书生贪污受贿,使得书生一家老小全都被打入了天牢。

雪音那时已经怀了书生的孩子,临盆之日将近,哪里受得了这种罪。书生求那人放过自己的孩子和妻子,那人却叫人打了书生一顿,雪音那时本就快要临盆,羊水不幸提前破掉。

这就难怪为什么雪音不同于普通的产鬼,怨气冲天的她当时化作厉鬼,灭了那禽兽的满门,在她准备灭掉那几个被买通了的官家时,不幸被他们请来的道士擒住,镇压在了这棵桃树下。

“可怜我那还没有出生的孩儿,我还没有抱过他,还没有听他叫过我一声娘亲。你们说,那些人难道不该死吗!”

詹景乔与云安听完雪音的遭遇也是唏嘘不已,这要是换做他们,恐怕也会跟雪音一样,走上这条复仇之路。

“可这毕竟已经过去好几百年了,当年害你孩儿夫君的人已经死在了你的手里,你不该再迁怒与和平村这些无辜的村民。幻化鬼王实属不易,你这次能够重见天日,本可以找个地方好好修炼,日后若有机遇,或许还能在冥界当差。”詹景乔虽然很同情雪音的遭遇,可一码归一码,人间也有人间的规矩,雪音如此在凡间作怪,迟早是要遭到天谴的。

“呵呵,我才不在乎。早在我杀死第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回不了头了。天地不仁,既然正道无法让我报仇雪恨,那我就把仇人与我自己一同拉入地狱。”雪音阴沉着脸,一边嘴角缓缓勾起,此刻的她如同刚刚从地府深渊里爬出来,怨气滔天,阴气逼人。

“既然如此,那便得罪了。”詹景乔说完,提起寒影剑便朝雪音刺去。一旁的云安见詹景乔动了手,自己也冲了上去。

雪音虽是鬼王,但詹景乔和云安也不是吃素的,三人缠斗了片刻,雪音身上就多处受了伤。

雪音见形势不妙,微微抬头,向天空吹了一声口哨。顿时,空气中出现了若有若无的黑雾,这是阴气太过浓厚,化成实物的表现,看来雪音刚刚招来了些了不得的东西。

只见地面上一只只的手突然破土而出,慢慢的许多僵尸从地底下爬了出来。鬼王可以驱使比自己弱了同类,所以当詹景乔看到这一幕时,并不惊讶。“难道你认为这些僵尸可以打得过我们?”

“呵呵,要是一般的僵尸自然是不同的,但他们不同。他们是僵尸王,而且被主人用特制的药水浸泡过,全身上下刀枪不入。”

“主人?”詹景乔心中疑惑,雪音口中说的主人,是不是就是帮她破除封印的人。难怪刚刚看到他们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原来是背后有人撑腰。

“就让他们好好陪你们玩玩吧。”说着雪音便飞身坐到了一枝树枝上,满脸玩味的望着詹景乔二人。

詹景乔现在却是没空管她,僵尸王的数量及其的多,而且就像雪音说的那样,这些僵尸刀枪不入。就算是它的寒影,也只能在他们身上留下一道白色的印子,造不成实质性的伤害。当然,这不是说他战神的称号徒有虚名,只是现在的他功力不足自己在天界时的十分之二,所以寒影剑的威力也大打折扣了起来。

“景乔兄,我们这样不是办法,迟早会被他们拖死的。”云安也是在一旁暗暗叫苦,他的功力虽然没有削弱,可他不过是吕靖彤的贴身侍卫,又怎么能跟詹景乔比呢。

“先撑住,我在想办法。”詹景乔虽然身处被动,但语气依旧那么平静,这股自信是多年打仗积累出来的。只要他在,仿佛就没有不能做到的事情。

詹景乔一边提剑攻击着向他袭来的僵尸王,一边冷静的观察着他们,想要找出他们的弱点。他突然觉得如果墨尘在这里的话,或许会有破解的办法。既然这些僵尸王被人用药水泡过,那么也许也可以用某些药物破解掉他们的金刚不坏之身。

“云安,这里我先撑着,你把墨尘叫过来。”云安虽然不知詹景乔心中的打算,但依然应声答应了。

“走!”詹景乔用剑气逼退一波僵尸后,冲着云安喝道。

“你坚持住,我马上叫墨尘过来!”云安丢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僵尸群。

雪音看着离开的云安也没有理会,在她看来,无论詹景乔做什么,都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云安火急火燎的回到了村长家,抓起墨尘的手就要往外跑。

“哎哎哎,怎么回事,这么着急。”墨尘一脸茫然的拉住了云安,开口问道。

“我们被一群刀枪不入的僵尸王围攻了,战神叫你过去。”云安此刻心急如焚,生怕詹景乔一个人顶不住僵尸王的群攻。

“刀枪不入?有点意思...你别着急,景乔兄的战神称号可不是白得的。你留在这里看着靖彤,我去看看。”

云安听着墨尘的话,觉得也有道理,他还从没有听说詹景乔输过。“放心,殿下就交给我吧,你快去。”

墨尘一出门便看见神树那边剑光冲天,好不热闹。微微吃惊一下,感叹道:“嚯,这么激烈,看来有好戏看了。”

此刻的詹景乔挥舞着手里的寒影,打得那群僵尸王连连退后,完全近不了他的身。

树上的雪音盯着这样勇猛的詹景乔,不由的也倒吸一口凉气。一人一剑站在那里,竟然就像是天地一般不可撼动。

“现在你奈何不来了我,我也打不败你,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你明天就带着你的那些朋友离开和平村,我答应你报完仇后就隐归山林,再也不出来害人了,怎么样?”

詹景乔本在没有打算接雪音的话,突然他神色一动,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意味不明的笑着抬头,看了雪音一眼。“那也未必。”

雪音先是一脸不解的皱了皱眉,随后她也发现了有一个人正在朝这边奔来。“他便是你要找的帮手?你怎么就知道他一定能解决你现在的困局?”挑了挑眉,雪音显然不相信看起来温润如玉的墨尘,能够打败这群僵尸王。

墨尘的速度极快,一眨眼便到了战圈。

“这就是云安兄说的僵尸王?原来如此,世上居然还会有人会炼制那个药水,不简单啊...”墨尘说着便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个药瓶,把里面的药粉洒在了自己的折扇上,便洒边嘀咕:“还好我以前出于好奇研究过,不然今天我这天界神医的名号可是不保咯。”说完,墨尘便把药瓶收了回去,进入了僵尸群。

墨尘的举动雪音一直看在眼里,她不明白那些药粉有什么用,但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果然,下一秒墨尘的行动便证实了雪音的担忧。只见他冲进僵尸群后,拿着折扇不断的攻击着僵尸王。而原本刀枪不入的僵尸王,如今却被墨尘向切豆腐一样,轻松的击杀在地。

墨尘就像一只进了羊群的狼一般,一瞬间就把僵尸王消灭过半。雪音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一股恐惧感突然蔓延全身。顾不得其他,雪音起身便向身后逃去,而一直留意着她的詹景乔,自然不会让她得逞。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江南主角的特种兵无广告阅读 都市异能

江南主角的特种兵无广告阅读

江南主角的特种兵无广告阅读,江南主角的特种兵小说名为《破军狼王》,小说中江南在入狱之后,有幸成为了军中的一个特种兵,而在多年的战场厮杀中,江南成为了南北两域的域主,更是无人感惹的最...
仙尊归来唐峰林梦佳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都市异能

仙尊归来唐峰林梦佳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仙尊归来唐峰林梦佳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仙尊归来唐峰林梦佳的小说故事中,身为仙尊的唐峰,却怎么都没想到,就在自己离开的这六年中,林梦佳竟然为了他一个未亡人生下了一个女儿,甚至为了女儿...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