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知钰陆箫宁主角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完本阅读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admin
20673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23日16:20:54 评论 10 views

姜知钰陆箫宁主角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完本阅读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姜知钰陆箫宁的小说名叫什么?姜知钰陆箫宁主角小说名为《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由作者云兮编写。姜知钰曾经是高高在上的豪门千金,嫁给陆箫宁后,她成为了养在深闺的女人。而只有姜知钰知道,陆箫宁娶她的目的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恰逢这时候,姜知钰父亲的公司出现了很大危机,为拯救父亲公司,姜知钰只能去求陆箫宁。 陆箫宁面沉如水,英俊的脸庞满满都是愤怒,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挤出来:“姜知钰,你敢?!”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

>>姜知钰陆箫宁主角<<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陆箫宁折返章节阅读

“是!”

Jessica会意立即把常凌拉开,陆箫宁也成功进入到办公室,却未见到姜知钰和尚亦书两人,但隔间却传来姜知钰的声音。

“尚总,你这里又弄错了!”

“别总是叫我尚总啊!好歹同学一场,你叫我亦书吧!”

“好嘞,亦书。”

陆箫宁听着他们的对话,简直要被气得半死,还亦书!他快步走过去推开隔间的门。

只见姜知钰正笑着给尚亦书正领带结,两人站在狭窄的储物间里,距离虽是正常的距离,但在陆箫宁看来,仍是怒火中烧。

“姜知钰,你在干什么?!”

陆箫宁开口质问,意识到储物间门口站了个人,姜知钰闻声下意识的看过去,看着陆箫宁那张愤怒的脸,姜知钰下意识就想解释,可她转念一想,她都要和陆箫宁离婚了,那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工作啊!”

姜知钰不耐烦的回答,提着手里的箱子从储物间出来,在路过陆箫宁身边时,身子缩成虾米,恨不得离陆箫宁越远越好。

“你的工作就是给别的男人系领带结?!”陆箫宁忍着怒火,看着姜知钰问道,心里又郁闷又气愤,姜知钰从来都没给他正过领带结呢!而且她身为有夫之妇!怎么可以在外面做这种事情!

陆箫宁压抑不住心中的那团无名火,他看着姜知钰不停的从储物间里搬运箱子,看着她那副冷漠的样子,一时间竟要喘不过气来。

“姜知钰!你给我回去!别在外面做这些!我陆箫宁是养活不了你吗?”

陆箫宁想一把抓着她的手腕,姜知钰却被尚亦书拉到身后,两个男人都在打量着双方,陆箫宁看着尚亦书,眼中闪过不屑与愤怒,以及一丝嫉妒。

尚亦书看着他冷声问道:“你有什么资格来限制姜知钰?”

姜知钰见两人气势不对,连忙把尚亦书往身后一带,站在陆箫宁面前,看着他那张熟悉令她辗转反侧的脸,心中泛起阵阵酸涩,她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居然只是为了得到她家族的帮助。

“姜知钰我命令你现在马上跟我回去!”陆箫宁看着她低吼道,语气中威胁意味再明显不过。

“够了!你明天下午来我家吃饭,我有些事要和你当面说清楚,现在不方便。”

姜知钰的身子都在微颤,心底里卯足劲才把这番话说出,她已经决定了,一定会和陆箫宁离婚,并且会努力工作拯救姜家产业。

哪怕这是她曾经爱之入骨入心的人,也不能任由他来伤害自己的亲人!陆箫宁看着她这一刻的决然,不由得一愣,此时的姜知钰竟和他印象里的小女人那么的不同,恍惚间竟发觉自己好像从未认识过这位结婚三年的妻子。

“你可以走了,不必再多说什么,我不会跟你走,好自为之吧。”

姜知钰丢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剩下陆箫宁如丢了心魂一样,脚步匆匆的离开盛世,脑海中也预料到明天的场景。

但他陆箫宁绝不是会轻易妥协的人,一定还会有方法挽救的!

尚亦书目睹完眼前的一切,只觉得心如刀割,陆箫宁是伤姜知钰伤得有多深,才会让她不顾一切想要分开啊,他一定要劝阻姜知钰,保护她绝对不能再被陆箫宁骗了。

在陆箫宁离开不久后,姜知钰蹲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幕,三年青春交托在了陆箫宁身上,绝望如潮水向她卷袭而来,当初那个苦苦挣扎得到陆箫宁爱的姜知钰已不复存在。

姜知钰站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一双涟水眸看向楼下,眼中果敢与决绝让她看起来是如此的迷人又坚定,无论如何,她,姜知钰一定会走出陆箫宁的阴影。

尚亦书弯下腰将刚刚没有完成的活都一一干完,袖口向上翻折,露出健壮有力的古铜色手臂,身姿挺拔的背对着姜知钰,姜知钰走过去只看到他那强劲有力的后背。

听到声音,尚亦书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抬头看着姜知钰关心道:“心情好些了吗?”

尚亦书的语气是轻快的,脸上露出的笑容也如一道阳光,照入姜知钰的情绪雾霭之中,将她的坏心情驱散,“好很多了,我们继续干活吧!”

姜知钰看着他笑道,脸色虽有憔悴,但比起前几日的要好许多了,尚亦书点点头,只身一人走进储物间,却伸手把她拦在外面,见她不解,便指了指身后满是尘埃堆积的最里层说道:“你有眼疾,不适合进来,你一会把门关上,等我洒些水了再过来。”

姜知钰点点头,心中也因他这话而泛暖,她把门轻轻掩上后便推到办公桌旁边,听着尚亦书在储物间洒水的声音。

“好了,你可以过来搬东西了!”

尚亦书说道,两人合力将储物间最后的一个大块头搬出去,忙活了一个上午的两人,终于可以歇息了,尚亦书看着姜知钰满头大汗的样子,心想着这次找活给姜知钰做会不会太累了,下次可以换成其他的。

姜知钰哪里知道他的这些小心思,满脑子都是干完活后的疲惫,也不见被陆箫宁破坏掉的坏心情。

“一会去喝咖啡吗?”

尚亦书看着她问,心想着要叫几个阿姨来把这里打扫干净才行,灰尘满天飞舞的办公室,待太久总归对姜知钰的眼疾不好。

两人并排着走出办公室,四周的几个同事不时瞥向他们,但无一人敢声张些什么,甚至还强忍着一颗八卦的心。

常凌站在一边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抱着文件册的手牢牢握住,尖锐的指甲也恶狠狠的扎进手心,嫉妒让她冲昏头脑,险些上前把姜知钰一把扯开推到在地,但她还是冷静下来了。

五楼咖啡厅的西面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阻挡住灼热的日光,余留些许微风与清辉飘过,姜知钰和尚亦书面对面而坐,吧台的服务员很快就把咖啡端了过来。

姜知钰看着落地窗外的风景,神色微敛垂眸沉思,秀丽饱满的后脑颅与完美无瑕的侧脸线条,单薄的身板惹人心生怜爱,尚亦书也不例外。

他需要和姜知钰好好谈谈关于离婚的事情,尚亦书向来就是绅士,得知姜知钰结婚时,也只留下了祝福,便再无打扰。

也不知道是天意还是缘分,竟让他又再次遇到了姜知钰,可这种方式他无论如何都开心不起来,只祈求着姜知钰能够果断与陆箫宁离婚,早日摆脱苦海。

尚亦书看着姜知钰,沉思了许久,终于开口道:“知钰,你还喜欢陆箫宁吗?”

姜知钰的手指动了动,只见她勾唇莞尔一笑,看着尚亦书一时间也不知如何作答,无论如何,说是或许不是,都难以说服。

见她这样,尚亦书叹了口气,略带无奈道:“我觉得你这样做会更难让你自己明白想要的生活是什么。”

姜知钰挑了挑眉,看着尚亦书摇摇头,饱满圆润的红唇微微张开,属于她从前的那股独立顽强的气势仿佛又重新回来了,“我知道我想要的,我让他明天下午去我家吃饭,也只是想说清楚一些事情罢了。”

尚亦书心中感慨万千,看着姜知钰那副模样,眼眶竟开始泛红,但脸上却露出了一个笑容,“我会支持你。”

他很欣慰看到这样的姜知钰,但又心疼着姜知钰这些年的经历,姜知钰当作没看到,甩了甩手不动声色的岔开话题,“对了,你打算拿那个储物间来做什么呢?”

尚亦书沉吟片刻,看着姜知钰那张恢复从前一贯冷静高傲的脸,忽然笑道:“嗯,我打算用来做我的衣柜,有时候出了什么紧急事故可以换上。”

姜知钰点点头,“这是个不错的提议。”

“一会陪我去挑会衣服?”

尚亦书的邀请在姜知钰看来是如此不合理,上班时间过得像休息一样,这可不是姜知钰的作风。

“陪你去挑衣服就算了,我啊,还是跟着你去拿衣服吧。”

姜知钰风趣的挑了挑眉,尚亦书点点头,拿起手机给常凌发了条消息。

“常凌,把我车钥匙和钱包拿到五楼咖啡厅。”

常凌反复的点开那条语音,听筒贴着耳朵,试图听到一丝姜知钰的声音,但结果并不如她所意。

当她拿着车钥匙和钱包下去时,只见姜知钰正同尚亦书惬意的聊着天,嫉妒与愤怒冲上她心头,只见她快步走到姜知钰面前,看着她大声质问:“姜知钰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你好一会了!每天干着偷懒闲聊的活,却拿着助理的高额薪水!你对得起亦书的重用吗?”

正说着话的两人被常凌这一通乱吼打断了思绪,尤其是尚亦书,好不容易和姜知钰聊开心了,还没好好的唠嗑几句,就被打断,脸色唰的一下子就黑了。

姜知钰还未说话,尚亦书便伸手示意她坐下,反而是他自己忽然站起身来,一米八八的身高俯视着常凌,铁青的脸色更是让常凌下意识的后退好几步。

“亦……亦书,我只是一时半会没找到她,着急而已。”

常凌低着头解释,脸上也泛起委屈的表情,仿佛姜知钰和尚亦书联合起来欺负她似的,她说话声音打着颤,后背弯起。

尚亦书哪里会吃她这一套把戏,凝眸盯着她那张脸,脑海里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叹了口气,又坐回去,有气无力道:“常凌,知钰是我的助理,以后她只会听从我的安排,所以你明白了吗?”

常凌正小声的抽噎着,听了他这话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未离开,哭得梨花带雨的看着尚亦书。

“怎么了?”

尚亦书眉头拧起,略带不耐烦的看向她,眼中闪过一抹烦躁,但常凌并未意识到,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身为常家大小姐,因为自己的身份让他有了几分变化。

“亦书,你误会我了,而且你把我吓着了!”

常凌撒娇似的看着尚亦书说道,楚楚动人的脸上挂着几滴泪水,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怜惜,但姜知钰没心思理会他们,自顾自的低头喝咖啡。

“适可而止这个道理你应该比谁都明白,把车钥匙和钱包给我。”

尚亦书并未顺着她给的台阶下,反而出声警告了她,这也令常凌心中警铃大作,看来自己的招数并未奏效,她咬着唇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将尚亦书的车钥匙和钱包放到桌面,随后转身离开,走到门口还不甘的看了尚亦书一眼,期望能有所转机。

姜知钰也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同尚亦书一起起身离开,两人不知聊到了什么话题,尚亦书竟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姜知钰的发顶。

“我觉得这件衬衫更好看。”

姜知钰在一排衣服里拿出其中一件,递给正在试选衣服的尚亦书,尚亦书看也没看就放到试穿的篮子里,姜知钰看着他轻笑道:“怎么,你也不挑挑啊?!”

尚亦书摇摇头,“你的眼光我还是很相信的。”

另一边,陆肖开着车栽着孟玉欣还没回陆母那里,反而是开去了商场,陆肖看也没看脸色煞白的孟玉欣一眼,径直开口道:“不知道孟小姐一会有没有空陪我去买些衣服?我这次来得急,衣服什么的都没带齐。”

孟玉欣点点头,好一会才从刚刚的飙车中回过神来,她眨了眨眼,坐在身边的陆肖已经下去了,她得赶紧跟上,不然惹小舅子心里不开心了,那她的准备也要黄了。

孟玉欣下车时,陆肖的背影刚好消失在眼前,她急着追过去,脚下高跟鞋一扭,整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痛苦的神色。

“等等我啊!”

孟玉欣在陆肖身后大喊,却见陆肖脚步都不停,孟玉欣咬了咬牙,强忍着脚踝的痛楚跟上去,所幸只是轻微的挫伤,一会便恢复过来了。

陆肖手插着裤袋,高傲的昂起头,挑眉环顾商场四周,随意的走进其中一家,随手拿起一件衬衫,又不满意的拧起眉头放下。

跟在后面的孟玉欣只好把这些衣服都递给服务员,一边忍着痛一边露出笑容同陆肖说话,陆肖不爱同她说话,孟玉欣也不管,自顾自的说着。

姜知钰从镜子这一侧走过去,恰好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她探出头看了眼,心中啧啧惊奇,这不是孟玉欣吗,怎么在这里?

孟玉欣和陆肖倒是没注意到她,两人不一会就提着大袋小袋的衣服结账,陆肖的手靠着吧台,看着孟玉欣扬了扬手机道:“听说明天下午陆箫宁要去吃他的离婚饭。”

这个消息对于孟玉欣来说无疑不是天大的喜事,当即蹦了起来欣喜大叫:“太棒了!”

陆肖盯着她那张俏脸,眼神逐渐阴沉,孟玉欣自然不会注意到,只满心兴高采烈的同陆肖一起回了陆母那里。

姜知钰看着这一幕,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落井下石的人从来就不会少,只是令她困惑的是,既然陆箫宁喜欢孟玉欣,那这次离婚后还会找那位做孟玉欣的挡箭牌呢。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王猛最强狂兵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言情小说

王猛最强狂兵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王猛最强狂兵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王猛最强狂兵无广告阅读的故事中,王猛在养父的教导下,拥有一身的强大武力,可王猛在几经辗转,进入了部队之后,却因为做任务,而没有见到自己养父的最后...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