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暖爱甜妻封泽宇雨晗大结局目录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5 16:55

封少暖爱甜妻封泽宇雨晗小说部分章节可免费阅读,这是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作者是大周周。林雨晗从小在夏家长大,为了报答恩情,林雨晗只能嫁给面露丑陋的豪门世家封立元。可谁知道,新婚当天,新郎官不是封立元,而是弟弟封泽宇。封泽宇乔装打扮吓唬林雨晗,林雨晗一直被蒙在鼓里,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换了个人。

封少暖爱甜妻

>>点击阅读:封少暖爱甜妻林雨晗封泽宇全文阅读<<

封少暖爱甜妻章节阅读

雨晗回到楼下客房时,袁朵朵正抱着床头的那本有关烧伤理疗的医书翻看着。看到雨晗进房来,她连忙将书本合上。

“雨晗,封二少怎么样了?没喝伤吧?”袁朵朵关切的追问。

自从得知封泽宇只是雨晗的‘小叔子’时,她对封泽宇便有了其它异样的好感。像封泽宇这样的魅力矜贵的男人,着实吸引女人的目光。情窦初开的袁朵朵也不会例外。

“他没事儿……好着呢。”雨晗搪塞一句。毫无睡意的她便坐到了书桌前,想继续专研自己的毕业论文,可却发现书本上的方块字俨然都化成了男人的俊颜,怎么也挥之不去。而一颗凌乱的心,根本就无法平静下来。

袁朵朵起了身,朝书桌前的雨晗走了过来,她似乎发现了雨晗右脸颊上的巴掌印。因为在福利院长大,所以对各种各样的伤痕,便有更深的体会。

“雨晗,封二少打你了?”袁朵朵小声翼翼,“该不会是因为我让你陪我去夜莊跳舞赚学费的事情吧?”

“不是!朵朵,你别乱想了!不是因为去夜莊的事儿。”雨晗抚了一下被自己打疼的右脸,凄然的叹息一声:她又怎么会告诉袁朵朵,自己脸上的这一巴掌,是她林雨晗自己打的自己呢。

“那是因为什么?雨晗,一定是因为我才牵连到你挨了打!”袁朵朵是个讲义气重情义的女孩,不等心烦意乱的雨晗回应什么,她已经拖挪着受伤的左腿走出了客房。

雨晗一怔,连忙起身追了出来,“朵朵,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啊?”

楼梯口,封泽宇稳健着步伐从楼上悠然而下。微醺的酒气将俊逸的面容勾勒得更为浮魅。看起来应该是刚刚冲过凉了,桀骜的黑亮短发直矗着,让他的俊逸又添更多的刚毅。

真是个耐看的男人。

看着袁朵朵兴冲冲的朝自己走了过来,准确的说应该是挪步过来,封泽宇的眼眸微眯,如一头伺机而动的猛兽。

“封二少,是我让雨晗去夜莊给我伴舞的。真的不管雨晗的事儿。你要打就打我吧!打多少耳光我都接受!”袁朵朵义正言辞的替雨晗打着抱不平。

原来这个小犟丫头以为雨晗脸颊上的那一耳光是他打的?不奇怪!又有谁会想到,正跟自己亲热中的女人,会冷不丁的自己打上了自己一耳光呢?

封泽宇似乎理解雨晗的行为,可似乎又不太理解!是她对道德太过看重?还是自己的魅力不够?封泽宇当然不会承认是后者。那就一定是前者了!

太过看重道德?真的么?他到是很想看看女人沦陷在他怀中的那一刻!应该不会太久!

“你还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毛丫头!你说我怎么舍得打林雨晗呢?”用余光瞄了一眼追出客房的雨晗,封泽宇故意说得爱昧而风情,“她脸上的红痕,是我咬出来的!等你什么时候有了男朋友,就知道了!”

“……”袁朵朵顿时就羞了个大红脸。自己真够傻叉叉的啊!还以为雨晗脸上的红印是挨打的,原来……原来是被封泽宇给咬出来的啊!人家俩人打情骂俏,自己跟着凑什么热闹啊!

而身后的雨晗已经羞得是无语凝噎:封泽宇啊封泽宇,你还要不要你自己的那张脸啊!

“对了袁朵朵,我给你介绍个金主吧。夜莊的少东家,也就是众人口中的太子爷白默。他应该喜欢钢管舞的!你可以跳给他一个人看,而且价格一定会不菲!”

这个白默,敢收留他的女人跳那么带艳的舞,真够皮痒的。关键还被严邦那家伙堵了个正着。他封泽宇的女人,要靠去夜莊卖艺赚学费……真够给他封泽宇长脸的。

“封泽宇,朵朵不会再跳钢管舞了!麻烦你别把不三不四的男人介绍给她!”一听说是夜莊的少东家,雨晗便觉得不是什么好人。在夜莊那种环境里培育出来的男人,能是好东西么?

雨晗脸上的巴掌印似乎淡下去了一些,已经看不清了,只留少许的淡色痕迹。可落在封泽宇的眸子里,还是有些刺意的。

总有一天,他会让女人失控的爱上自己!会把道德之类的东西统统抛丢到脑后。义无反顾的做他的女人!

封泽宇依身在楼梯的扶手上,微微倾斜的身体,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慵懒。双眸如深不见底的幽幽潭水,就这么深深的凝视着雨晗;锁定,目不转睛。

雪浇被封泽宇这邪肆的模样吓到了。她赶紧的闭上了嘴后退上一大步。男人的恶劣行径,她都快有心理上的阴影了。

“在家乖点儿,有事打我电话!我刚让莫管家给你的手机充值了。”

封泽宇扯动了一下衬衣的袖扣,“不是给过你银行卡的吗,你不用替我节省!我只警告你一回:无论是你想卖艺,还是想卖自己的身体,那个金主只能是我!林雨晗,如果再有下次,我会把你扒个光,然后锁在床上……直到你向我求饶为止!我会怎么对你,你懂的!”

封泽宇的话,让雨晗一阵毛骨悚然。一下子凉到了骨子里。她相信这个男人做得出来。

目送着封泽宇高大健硕的体魄离开了封家的客厅,两个女人很久才缓过神儿来。

这个男人,俨然比魔鬼还要魔鬼!

***

躺回了床上,袁朵朵盯看了雨晗一眼,“雨晗,你是不是很害怕封泽宇啊?”

袁朵朵猜想:雨晗一定是害怕的。因为刚刚那个男人狠气邪肆得如同来自地狱的撒旦。

“我不怕他!他就是个纸老虎!”雨晗几乎是脱口而出,想也没想就应答了袁朵朵的问话。

“你可是他的嫂子啊,他怎么能这样不尊重你呢?”袁朵朵疑惑不解的问。

“他就是个疯子,间歇性的疯子!偶尔会说一些风言风语。你千万别把他的话当真!不然会被气死的!”雨晗自己给自己打气,自己给自己壮胆儿。

其实刚刚封泽宇那些不堪入耳的恐吓,雨晗还是心生畏惧的。有好几次,自己差点就沦为他的猎物点心了。真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封泽宇这种忘恩负义的弟弟!封立元舍命相救,可他却如此对待她这个嫂子!

沉寂了良久,袁朵朵突然唐突的开口道:“或许,这就是封泽宇爱你的方式!”

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这里都有哦!

袁朵朵的话,让雨晗着实怔惊了:这是封泽宇爱自己的方式?怎么可能呢?封泽宇怎么会爱自己呢?他轻薄自己,只为迎合他某种不良的嗜好;他表面上关心在乎自己,也只是为了封家的颜面。因为自己是封立元的妻子!

不会的,不会的,封泽宇怎么可能爱自己呢?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他不能爱上自己,也绝对不可能爱上自己!

“朵朵,你别胡说。我是封泽宇的嫂子,你这么说,会伤害到他们兄弟之间感情的。”雨晗理智的制止着袁朵朵‘异想天开’的说话。

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言辞的确有些欠考虑周全,袁朵朵便止住了想说的话。

这一晚,雨晗睡得七零八落的,一直被梦魇困扰着。有在夜莊的舞台上被那群发了疯的男人纠缠的,亦有被封泽宇压制住无法动弹,不得不一声声向他乞怜讨饶的……

当然也会有美好的时刻:自己被一个健康帅气的男人拥抱着,爱惜的亲吻着,当珍宝似的疼惜着。雨晗看不清男人的脸,知觉得男人好温柔好绅士。雨晗眷恋着男人的吻,一点一点儿的,似乎可以柔化她的心房!

在这样的梦境中,雨晗才会有一种被爱的感觉!

醒来的时候雨晗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昨晚的梦境中哭了。不知道是那个恶劣的梦惊吓到了她自己,还是那个柔情的梦感动了她自己。

昨晚封泽宇没回封家住。早餐桌前,雨晗依旧没有看到封泽宇的身影。莫名的,心间微微失落。更多的是对男人的担心。封泽宇从不会错过大哥封立元的早餐时间。可刚刚安婶去给封立元送早餐时,封泽宇并不在医疗室中。

男人彻夜未归。

“雨晗,一会儿我回福利院了。一晚上未归,虽说池院长知道在你这里住着,可她难免也会担心的。”封家的外敷药膏着实精良,袁朵朵腿上的割伤一个晚上就结痂了。她穿着雨晗的长裙,及脚踝的那种,一丁点儿都看不出她的腿受过伤。只是走动的时候,还会有些拖挪。

“下午再走吧。”雨晗想挽留。

袁朵朵跟夏家三千金不一样:夏家三千金似乎一个个都对封泽宇有非分之想;可袁朵朵却没有。她很内敛,也很沉寂。讲义气重感情。

“别留我了。你知道的,我这种人,适应不了你这种阔太太的生活。让我什么活儿都不做,还得要人伺候着,真的很难受。你还是让我早点儿回去跟福利院的那群小萝卜头们呆在一起吧。”袁朵朵真的不习惯被人伺候的感觉。

每次安婶毕恭毕敬的叫她‘袁小姐’时,她都会鸡皮疙瘩起一身。或许,袁朵朵在骨子里,内心还是卑微的。只有在福利院那群孤儿面前,她才会变得活泼可爱起来。

“那我跟你一起回福利院吧。都好些日子没见到池院长了。”雨晗也很想回福利院看看。

雨晗跟安婶和莫管家询问封立元的身体状况,听说封立元已经平静了,便也放心下不少。跟安婶商量之后,雨晗将那些剩下的蛋糕点心,还有一些两三天前的牛奶统统打了包,准备带给福利院的小萝卜头们吃。

封家的人嘴巴很挑剔。一般只会喝当天送来的鲜奶及有机酸奶。明明是一个星期的保质期,可那些第二天第三天的,封家人几乎都不会吃。连安婶和莫管家都不会。就苦了大哈每天不是鲜奶就是有机酸奶的喝着。实在喝不掉的,安婶一般都会浪费掉。

雨晗着实心疼那些被浪费掉的牛奶,便用来敷脸,哪会想到安婶拿给她敷脸的,依旧是最新鲜的。

雨晗知道封家家底殷实。尤其是封泽宇,传闻中的申城财阀新贵。对于他大哥封立元的饮食起居,更是一丁点儿都不容马虎。有些水果和海鲜,几乎都是空运过来的。

别人自己辛苦赚回的钱,任性着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雨晗不让莫管家派司机送她和袁朵朵回福利院,可莫管家却还是执意的安排了。雨晗知道莫管家应该挨了封泽宇的批评,对她的照顾也就更加的体贴入微。雨晗去哪里,他都会安排司机送,然后等在那里接雨晗回来。

跟这群小萝卜头们的相聚,总乐不思蜀的。他们天真又无邪,很纯真的快乐。

夜幕低垂时,雨晗不得不面对现实:自己已经是封立元的‘妻子’了,自己必须在晚餐之前赶回封家。

也不知道那个彻夜未归的男人回封家了没有?雨晗微微吁叹一声。突然间觉得自己真够犯傻贱的。明明那个男人一丁点儿不尊重自己这个嫂子,为什么自己还要一而再的去关心他呢?似乎这种关心,还是一种情不自禁的行为。

真够鄙视这样的自己!雨晗又是一声浅叹。上了封家司机的商务车,雨晗的心情便从刚刚在福利院中的无拘无束,变得浅浅忧伤。似乎期盼着回到封家,又似乎害怕回到封家。

自己这是怎么了?心真够乱的!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或许这是雨晗第一次品尝到牵挂一个人的苦涩。言又言不得,说又说不出口。那种感觉,真的很涩。

两辆黑色的牧马人,一左一后的尾随上了雨晗的商务车。

后一辆牧马人里,透出一双凛冽的眼眸,严邦紧盯着前面的商务车,微微的眯了眯眼。

这是他答应封立元的帮忙之一。绑了林雨晗,然后让封泽宇去营救。这些都只是铺垫。而封立元请求严邦真正要做的,就是将封泽宇和林雨晗锁在一起!

换句最通俗的话来讲:就是人为的创造天时和地利,让他们两人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小人给造好!

严邦真够佩服封立元的,连自己弟媳的排卵之期他都给计算好了。其实这并不难,问安婶就知道了。只是封立元上心了一些。

其实封立元越是上心封泽宇和林雨晗造小人的事儿,严邦眸中的神情就更为肃然:他似乎已经能感觉么,封立元将他自己的死期提上了日程。

封立元想他死后,弟弟封泽宇不但能有女人照顾,而且最好还能重新获得新生命的陪伴。这样他就能更快的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想法是美好的,可现实向来残酷!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