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暖爱甜妻封立元章节 封少暖爱甜妻作者大周周全本阅读全章节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4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5 16:57

封少暖爱甜妻封立元小说章节已经更新好了,封少暖爱甜妻的作者大周周,男女主是封泽宇雨晗,讲述了一段男女主之间的豪门爱恨情仇。当年封家有恩于夏家,夏正阳夸下海口说夏家的三个女儿随封家选。可一场事故,封立元的相貌被毁,双腿也不能站立。夏家退缩了,只能苦苦哀求外甥女林雨晗嫁给封立元,而林雨晗为了还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情,只能答应嫁给封立元。

封少暖爱甜妻

>>点击阅读:封少暖爱甜妻林雨晗封泽宇全文阅读<<

封少暖爱甜妻章节阅读

严邦是个极为硬朗的男人。一张刚毅的脸庞上,五官要比普通人深邃很多。加上他一米九几的魁梧身型,整个人就像一头成年的公牛一样健壮,满满的都是爆发的力量感。

他盯着雨晗的那辆商务车看了一会儿后,才叮嘱手下,“动作温柔点儿!车里面坐着的,可是你们封二爷的女人!小心伺候着!”

随着严邦命令的下达,商务车左侧的牧马人方向猛的右打,一下子就横在了雨晗所坐的商务车跟前。封家的司机不得不急刹下来。

见横在前面的牧马人久久没有动静,司机便对后排的雨晗说道:“太太,我下车去看看。您千万别下车。”

“你要小心点儿。”雨晗似乎意识到前面横着的那辆牧马人似乎来者不善。

可当司机刚刚启开了内车锁打开车门时,他便被冲过来的黑衣人一把拖拽而出。

“啊……”雨晗发出一声惊呼,本能的从手包里拿出手机报警。右侧后车门在那一瞬间便打了开来,一个黑衣人几乎是空降在了她的面前。

一个柔软的类似于软毛巾之类的东西随即捂住了雨晗的口鼻,一股幽幽的香气袭来,雨晗便陷入了层层叠叠的昏睡中。一分钟后,软哒哒的雨晗便被扛进了后面那辆牧马人。

严邦侧身瞄了一眼横躺在后排车座上的林雨晗,刚毅的眉宇微微一蹙:这女人顶多只能算得上面容姣好清秀,离倾国倾城还差很多。不过这个女人看起来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小家碧玉似的楚楚动人,倒也适合封泽宇野蛮的柔躏嗜好。

“回去找你家封二爷,就说他的女人在我手上!我叫严邦!”严邦冷凝着一张招牌式的扑克脸。

那个封家的司机应该是被严邦的生猛吓到了,连连点头。但还是斗胆了一句:“求您不要伤害我家太太。我家二少爷会给足您想要的钱!”

封家司机想,严邦绑了封家的太太,无非就是为了钱。可他哪里会知道,二少爷封泽宇跟这个严邦的人,曾经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呢!

“我不稀罕他封泽宇的钱,我就稀罕他的女人!”严邦好心情的逗上封家被吓懵的司机一句。“赶紧回去通知你家封二爷吧!不然晚了,你家太太就沦为我的盘中餐了!”

封家的司机连连点头,又连滚带爬的钻上了商务车,一路朝封家疾驰。

****

封泽宇回到封家时,没能在客厅里看到乖乖恭候着他的林雨晗。英挺的眉宇不由一蹙。

“太太呢?”他不满的哼问一声。

“太太跟袁小姐一起去了福利院。是小钱送她们过去的。”安婶接过了封泽宇脱下的西服和扯下的领带,并将拖鞋送至封泽宇的脚边。

“又去福利院?”又是一声不满的哼声。为了这个女人,封泽宇前后给福利院捐资了好几百万,连他自己都觉得最近特别的爱心爆棚。

不在家恭候自己归来,又出去乱野?封泽宇染着不满的浅怒。“打电话给小钱,让他把太太送回来!就现在!”

封泽宇的话声未落,‘吱嘎’一声紧急的急刹声,司机小钱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二少,不好了……雨晗太太她……她被人从半路上给劫走了!”小钱惊魂未定的汇报道。他来封家的时间不长,不过干活开车却很踏实稳重。

“什么?雨晗被人劫走了?”封泽宇厉声追问,一把揪过了司机小钱的衣领,“什么人?”

“那人说他叫严邦!”司机小钱气息急促的回答道。

“竟然是严邦那家伙?”封泽宇怔了一下,松开了司机小钱的衣领。

“二少,我们要不要报警啊?”司机小钱的内心很自责。

“不用!”封泽宇接声,“这事我会处理。没你的事儿了。”

封泽宇疾步上楼,在医疗室里看了一眼还在休憩中的封立元,跟金医师交待了几句后,才健步如飞的离开了封家。

玄黑色的法拉利,如离弦之箭一般;封泽宇冷着一张极有型的俊逸脸庞,暴戾在慢慢的积聚。

雨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躺着的床弹性极好,很高端的慕思寝具。

本能的惊慌坐起,雨晗环看着四周:是个空间不大的房间。里面的布置……竟然是那种粉红色调的?!有种说不出的爱昧气息。

她条件反射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好,衣服都好好的穿在身上;没有被坏人劫到色。而且她的手包竟然也在一旁。除了手机不在之外,其它的一件没少。似乎又不像是被劫财了!

雨晗朝房间的门跑了过去,一拧‘咔哒’,竟然被她轻而易举的给打了开来。她随后便冲了出去。却发现唯一的出路竟然被一道铁栏给堵住了。几乎有雨晗小胳膊粗的钢筋管儿,任由雨晗怎么晃动,它都纹丝未动。

这是哪里?他们把自己关在这里意欲为何?深深的恐惧袭来,雨晗扯着嗓子喊了两声,“来人呢,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回应雨晗的,只是她自己空荡荡的回声。

监控室里,严邦能清楚的看到铁栅栏处的雨晗。她正奋力的摇晃着那扇她根本就无法撼动的铁栅栏。

“严邦,你丫的有病吧,你关着林雨晗做什么?”火速赶过来的封泽宇,猛拳便朝严邦招呼过去。

严邦是天生的格斗好手;他还有一个外号:申城的地下散打王。但脑子却远不及封泽宇好使。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从不跟封泽宇玩阴谋诡计,他知道自己玩不过封泽宇!大部分情况下,他都会跟封泽宇来硬碰硬,这样才会有胜算。

“我也是受人之托!”严邦体型魁梧,可动作却相当的灵活。他避开了封泽宇的攻击。

“谁?”封泽宇厉声。

“你大哥封立元!他让我把你跟林雨晗锁在一间房子里——造小人!”严邦没有跟封泽宇遮遮掩掩,直接把封立元的嘱托说了出来。

“……”

封泽宇气一阵血逆行:大哥封立元竟然嘱托严邦这家伙把自己跟林雨晗那女人锁在一间房里造人?

无微不至得都关照到他的床上来了?这……这真亏得他封立元想得出来啊!

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这里都有哦!

“你这是要跟我哥一起疯么?”封泽宇冷声逼问。

“没办法!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了你哥封立元,所以特别想为他做一些事来弥补。”严邦深深的凝视着封泽宇那张染怒的脸,“朗,我想你哥的意欲为何,你比我更清楚!”

封泽宇的眼眸里堆积着化不开的恨意,“我哥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谁都别想好过!至于伤害我哥的人,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他以命偿命!”

见封泽宇带着满身的戾气离开,严邦又招呼一声,“朗,别着急走啊!不想看看你女人是如何选择的吗?”

封泽宇顿住了步伐。回身看向监视屏,看到画面上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即便这个男人带着黑色的头套,不过从他那仙气脱俗的动作来看,封泽宇还是一眼便认出了那人便是白默。

白默,虽说身在胭脂水粉的风尘花团锦簇中,但他的自身却有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脱俗感。就像水墨画上走出来的翩翩公子,仙气得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铁栅栏里的雨晗叫喊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任何人来作答她的叫喊声,只有自己的回声在空荡荡的过道里回荡再回荡。雨晗便停止了这种无用功,退身坐到了沙发上,决定保持体力,静观其变。

大概三分钟后,头戴着黑色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和嘴巴的白默出现在了监控里。

雨晗看到有来人了,立刻又从沙发上奔了过来,扑在了铁栅栏上,朝着白默急声道:“喂,你是什么人?快放我出去。”

“办好事儿就会放你走的!不急着!”白默一边悠声应答着雨晗的质问,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

“你们为什么抓我来这里?这是什么地方?你们究竟想干什么?”雨晗不安的追问道。

“因为你是封泽宇的女人!我丫的就看不惯封泽宇那家伙偷偷摸摸的藏着掖着!”

对于封泽宇一声不吭的就娶了个女人回去,连个招呼都没跟他白默打个,还当不当他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看这个叫林雨晗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白默就更来气了。

“我不是封泽宇的女人!我丈夫是封立元!”雨晗纠正着白默的说辞。

“什……什么?你……你丈夫是封立元?你确定?”这回轮到白默傻眼儿了:不对啊,这女人明明就是封泽宇被他哥封立元硬塞的女人,怎么反而成了封立元的老婆了?

“我当然确定啊!”对雨晗来说,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儿。“先生,麻烦您放我回去好不好?”

雨晗见白默还算好说话,他的话音听起来也不太戾气凶狠,便低姿态的向他讨饶起来。女人的低姿态对男人一般都很受用,“我还得照顾我丈夫的饮食呢!”

“咦……你怎么就成了封立元的老婆呢?这不科学啊!”白默似乎有些困扰了起来。一想到封泽宇那桀骜狂妄且不受驯服的主儿,白默似乎又明白了什么,“嘿嘿,有点儿意思!”

见白默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很傻很天真的自个在笑,雨晗微微一怔:这男人,脑子好像不怎么好使呢!他会不会傻傻的分不清封立元和封泽宇俩兄弟吧?

“嫂子,我们先来做个选择题吧。”白默再次扬起了手中的手机,朝雨晗走近一些。

“你一定认识封立元吧?”雨晗突然一问。因为她听到这个男人很随口的叫了她一声‘嫂子’。

“不……我不认识!”怕东窗事发以后自己在雨晗这个嫂子面前形象有损,白默立刻否认。

“可你刚刚叫我‘嫂子’了!你一定认识封立元!”雨晗再次的肯定,“既然你认识封立元,那就赶紧的放我回去吧。我还要照顾他的饮食呢!”

反正自己戴着头套她也认不出来,所以白默便把心一横:“我不认识封立元!就算我认识他,也阻碍不了我绑架你!快做选择题吧,不然……不然我把你送去印度!印度的男人最喜欢对女人干什么,你懂的!”

雨晗惊慌了一下:毕竟她是个小女人,又身处在如此陌生的环境中。还要面对一个戴着头套,且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男人。

“要我放你回去很简单!你选择一个人打去电话,听好了,机会只有一次:让那个人带一个亿来赎你!切记:电话只能打一次!”白默开始了这个他自认很有意思的游戏。

“我……我没那么值钱!”雨晗本能的辩驳一声。一个亿呢,即便自己是金子做的,也不值这个价钱啊。再说了,又有谁肯为她出一个亿的赎金呢?想都不要想了!

“你没那么值钱?”白默笑得风姿卓越,只可惜林雨晗是看不到的,因为他还戴着头套。“这可不一定!说不定在某人的心目中,你比一个亿还要值钱也说不定!”

“快选择一个人打电话吧!记住了,机会只有一次!”白默催促道。

他很想知道这个女人会选择谁去打这个求救电话。要是这个电话不是打给封泽宇的,估计封泽宇那家伙一定会气得上窜下跳。至少白默是这么认识的。

雨晗盯着白默手中的手机看了一眼,计上心来。于是,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好,我就打一个电话!”

白默当然不会把电话给雨晗的,他只是让雨晗报出手机号码由他来拨打。他掌控着绝对的主动权。

雨晗胡乱的说了一个手机号码,然后朝着白默说道:“先生,麻烦你靠近点儿好吗?你离这么远我听不到!”

电话号码显然不是封泽宇的,白默沾沾自喜了起来。一会儿就会看到监控室的某人如何臭着一张脸的了。自己的女人身陷囹圄,打的第一个电话竟然不是给他封泽宇这个丈夫……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得是多大的羞辱啊!

当白默稍稍朝铁栅栏里面的雨晗靠近时,说时迟那时快,雨晗突然就伸出自己的手臂,快如旋风似的从白默的手上把手机抢了过去。

当时的白默几乎傻掉了!这个女人,也太心机了吧?欺骗他不说,还抢了他的手机?

可监控室里的封泽宇,却在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为女人的机智叫好!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