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帝宗楚元龙总目录在线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5 16:59

万界帝宗》是修真玄幻类型的小说,主人公是楚元龙。楚元龙十五年,天赋很差,修炼了三年,也才勉强达到初武二层的修为。姐姐深陷险境,无能的楚元龙冲去营救,去遭到了嘲笑和暴打。一次偶然的机会,楚元龙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多出一道神秘的图案,在梦中,楚元龙看到了菩提玉壁!从此,楚元龙习得了亿万武技,逆袭人生,称霸整个大陆!

万界帝宗

>>点击阅读:万界帝宗楚元龙全文阅读<<

万界帝宗章节阅读

楚元龙刚一站出来,便见几道流光,一闪而过。若是此险放在以前,兴许他还真没法对付,但如今随着他修为大涨,神识也提搞了好几个层次,区区袖箭暗器,在他眼中,宛如儿戏。

他想都不想,初武七层,一股罡风释放。

叮当两声过后,三枚食指长短,发丝粗细的尖锐箭头当场掉落在地,楚元龙望着地上的暗器,眉头一皱,一股浓稠的汁液从箭尖不断冒出,居然还涂了剧毒!

王长空彻底傻眼了,他本想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既然已经落到对方手中,以楚元龙的性子,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再怎么样也得拉一个垫背的。

这套袖箭是他父亲委托专人打造,威力不大,但胜在出其不意。即便对方修为高于自己,只要有一丁点的松懈,便能立取对方性命。

可他万万没想到,楚元龙居然对他时刻提防,分毫未松,这是何等可怕的警觉。

此刻,楚元龙深深吸了口气,常言道,狮子搏兔,尚用全力。尽管王长空于他二人已经没有多大威胁,但他仍旧注意着对方一举一动,刚才一幕,要是他跟舞阳一样放松了自己的戒备,一场悲剧,难以制止。

他望向王长空的眼神中,除了冷漠,已经容不下其他的东西。唯有让其一死,以平心头之恨。

“不亏是王烈的儿子,有其父必有其子,王长空我还是太小看你了。”

王长空浑身抖动得跟筛子一般,他突然露出诡异万分的笑容,阴狠说道:“楚元龙,你得意一时,得意不了一世,我若死了,你们楚家全员就等着给我陪葬吧,到时我父亲定会将你等碎尸万段……”

然,他话未说完,脑袋便跟身子分了家,尸体带着一股浓重的血雾,彻底瘫软了下去,再无生机。

楚元龙猛地回头,见到舞阳手里捏着一把染血的匕首,寒光熠熠。

“这种人渣,用不着你动手。”良久,舞阳盯着王长空的尸体,对他淡淡道。

楚元龙默然,不知为何,对方死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却让他感到了莫名不安。“这小子没有说谎,他身上确实有张地图。”耳边传来舞阳的声音,随后一张羊皮纸便伸到了他面前。

“你准备怎么办?”

楚元龙拿着地图扫了两眼,回道:“还能怎么办?当然设法救人了。”

舞阳眼中流露几分担忧,“万一对方哄骗于你,你该如何脱身?说不定你姐,根本就不在什么地牢呢?”

“在不在,我都要去确认一番。”

楚元龙的脸上写满了决绝,不容置疑。见此,纵然舞阳有千言万语劝阻,也只得生生按在心头,难以表露。

“我来之前,便从楚大长老口中听闻了一个风声。”楚元龙走出山洞,眉头拧到了一块儿,神色凝重。

舞阳虽不知楚大长老到底跟他讲了什么,但心中却咯噔一下。“前一阵子,神拳帮武技宗师的徒儿,王飞羽回来探亲了。本来大长老是嘱咐让我将王长空抓来作为人质,以威胁王家,换回我姐,但现在他人都死了,岂还有回旋的余地?”

楚元龙的语气虽淡,然而内中消息还是将舞阳给狠狠震慑了一番,“王飞羽?王烈的长子,就是那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不错。”

“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舞阳不可置信的摇晃着脑袋,他宁愿相信这是在做梦。自己两人杀了王飞羽的亲弟弟,此劫焉能逃得过?

若仅仅是一个王烈,尚还能勉强设法对付,但对象若换成了其子王飞羽,那绝无丝毫办法可行。

舞阳浑身打了个寒颤,一抹恐惧逐渐爬上了他的心头。

他深知王飞羽是何等人物。此子号称风玄城百年一遇的天才,并非空穴来风,仅仅十八岁的他,便已突破至了元武三层境界,想当年参加神拳帮弟子海选,靠着自身实力,一举夺得桂冠,成为武技宗师缚天的亲传大弟子。

那次大会上,王飞羽接连战败一百多名高武境的武者,这般恐怖的战绩,至今无人能破。与此人为敌,其后果不堪设想。

而楚元龙选择在这时候触王家霉头,几乎是自寻死路。在其盛怒之下,楚家也绝难以幸免。而他转念一想,杀死王长空的人,并不是楚元龙,正是他自己。

舞阳更加害怕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一时手快,居然令楚家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这时,他感到一双有力的手掌搭了上来,楚元龙拍着肩头,对他笑道:“舞师兄,怕什么,王长空死有余辜,你真以为刚才不杀他,情况便会有所好转?”

楚元龙摇了摇头,“刚才我一脚踢碎了他的丹田,就算当真把人还给王家,我楚家上下,照样逃脱不了劫难,既然做了,又何必后怕?”

“他命人杀我楚家十几口人,打伤我父亲时,可有想过这般后果?我说了,我要让他王家,血债血还!”

舞阳听闻他一言,深深震撼,沉默许久,才道:“王烈要是知道他儿子死了,定是跟你不死不休,你虽比以往厉害许多,但要面对整个王家,仍旧不是对手,”况且还会牵连到整个楚家……

“不用担心。”楚元龙打断了他的话,微笑道:“我自有解决之道,我只是担心你,以王家的手段,定会查出此次行动的元凶,到时你比我还要危险。”

“舞师兄,这次本来跟你没关系,若不是因为我家恩怨,你也不会沦落到此等地步,等回去之后,我会向家族告之,且给你一个安生逃离的去处,你的恩情,我楚元龙没齿难忘。”

说着,他朝舞阳深深行了一礼。

舞阳见此,却是无比动容,眼眶立刻红了一圈。

望着对方率先离开的背影,他眼神一狠,似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暗道:“元龙,这事儿都怨我,我会替你去找王烈,我不过一个山村孤儿,本应早死在恶人乱棍之下,却让楚伯出手捡回了一条命,楚家于我有恩,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陷入危机,如今,该是我舞阳还恩的时候了。”

他转身走到王长空的尸体旁,从腰间扯下一块染血的玉佩,紧随而上。

楚元龙一回到学院,便见同室宿友石毅鼻青脸肿的推门走进来,神色阴沉,边走边骂骂咧咧道:“你娘的,几个合伙揍我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单挑啊,还不知谁把谁揍趴下呢。”

他一回头,先是愣住,随即一改怒意,转而惊喜的笑道:“元龙,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事前不通知我一声?”

石毅大大咧咧的坐下,也不顾脸上的伤势,拿起桌上一壶过夜冷茶给自己倒了两杯,便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

这石毅是楚元龙在学院内的室友。人如其名,他长得非常魁梧,块头很大,丢在人群里,活像是一尊移动的大石头,一张国字方脸,浓眉大眼,鼻梁微挺,虽然相貌谈不上英俊潇洒之流,但乍看上去,却有一番不怒自威的感觉。

且他为人豪爽,不拘小节,身为楚元龙唯一的室友,两人可谓是难兄难弟。

真武学院,藏龙卧虎居多,修炼天赋以及自身实力几乎代表了一切,正因如此,资质平平的石毅,跟楚元龙一样,受到了许多歧视挤兑,比起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比楚元龙大上一岁,修炼至今,勉强够到了初武四层境界。

这般修为,在整个学院完全是处于中下级别,但若拿他跟楚元龙放到一起,却又稍微强了那么一点。

楚元龙来真武修行,三载有余,混迹这么长的时间,除了跟石毅走得近些,也没其他的朋友了,倘若自己在外受了委屈,一旦让他知晓,不管对方来头,定会为自己找上门儿去,讨个说法。

当然,这么鲁莽的举动,所换来的结果,除了遭人痛揍一顿之外,别无他果。

幸好他皮糙肉厚,耐得住揍,否则三下五下的折腾,估计连命都丢了。

对他的所作所为,楚元龙打心底感激,也是真心把石毅当作自己的兄弟看待,奈何修为低微,家族势力也算不得什么,人前人后,根本没有多少话语权。

这让楚元龙极为难受。

认识到这些,两人也从不去主动招惹谁,毕竟在学院内让人揍了,只要不出人命,校方是决定不会随意插手管辖的。

他们自是不会傻到当别人的出气筒。

然而,今天刚一回校,便见石毅满脸都是青紫淤血,右眼眶上还肿了一大块,也不知是谁下的手,居然比以往还要狠。

楚元龙深知石毅脾性,只要不触他逆鳞,他比任何人都能忍耐,可一旦碰了他的底限,天王老子他都能拔下两根胡须来。

今天伤得如此之重,可见他跟对方打得是有多激烈了。

待石毅稍微缓过气来,楚元龙才问道:“大石头,到底是什么人把你打成这般惨样?”

大石头是他给石毅起的外号,这个名号平常也只有楚元龙才会唤。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刚熄下去的火气腾腾两下又冒了起来,大石头一拳砸在木桌上,桌子上顿时裂开两条纹路,险些散架。他怒火中烧,刚想说出原委,但一想到楚元龙刚烈的脾气,怕他冲动之余,再去吃亏,便只得呼呼吹气道:“没事儿,就是跟人切磋,我技不如人,吃了点亏而已。”

楚元龙皱眉站了起来,不满的道:“大石头,你难道是担心我会去白白挨揍?”

石毅恍然抬头看了过去,心中却微微一惊,他总觉得这个跟自己相处了三年的兄弟,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

可无论他怎么观察,始终瞧不出个所以然来。“元龙,我真告诉你了,你可莫要生气,否则我就是死也不会说的。”

“你说吧,我听着,我又不是傻子,放心。”楚元龙一挥手,又重新坐了回去。

石毅眼珠子转了两下,才沉声道:“这事儿,还得跟你有关。”

“跟我?”楚元龙有些诧异,他指着自己的鼻子,满面狐疑。

“不错。”石毅点头道:“前一阵子,你在食堂里一招把王长空给揍趴了,本是大快人心之事,可你后来离开学院,王长空的几个跟班便找上门儿来了,扬言要找你过招,为他们老大找回场子。”

“当时,你人又不在,且我从小道消息听闻你家出了大事,暂时没法联系上你,我便硬着头皮把那伙人给赶走了,想等你回来再说。”

石毅叹了口气,“不料,这才过去没几天,以王家为首的一伙,便把我给堵在了修武场内,死活不让出去,他们怀疑是我庇护了你,非要让我把你给交出去。”

“我一时气不过,就……就跟他们动手打起来了。”

楚元龙是越听越生气,面上阴云密布,眼神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

他起身走到自己的床边,从床榻下拿出一瓶丹药放到石毅面前,“这是当初叶灵儿给我的上品疗伤丹,大石头,你为我受苦了。”

石毅的喉结滚动了几下,哽咽难语,最终却苦笑一声,“好兄弟,说这些干嘛,你的好意我领了,皮外伤而已,哪里用得着这么珍贵的丹药……”

他还想说什么,但药瓶子已经让楚元龙给塞到了手里。

他清楚对方为人,若是自己坚决不收,会让自己的兄弟心中更加难受,无奈摇摇头,便把药瓶小心的放进了随身储物袋内。

“大石头,他们一共多少人?”

“总共六人,其中精武级一个,高级两个,其余全都是中级学员……”他刚一抖出,便意识到了什么,紧张万分的道:“元龙,你可不要冲动啊,对方修为最差,都有四层境界,更何况那精武级的小子,一手剑法,变幻莫测,就算是跟叶灵儿相比都不落下风,你去根本是找死啊。”

楚元龙没有搭腔,反而是问道:“他们当中修为最高者,有几层境界?”

“六层巅峰!就是那个姓白的小子……”

“六层?”楚元龙听闻淡淡一笑,“大石头,麻烦你再到修武场跑一趟。”

石毅显然没听明白,“干嘛?”

“下战帖!”

楚元龙掷地有声的吐出三个字,把石毅给吓了一跳,“你想挑战那个姓白的小子?哎呀,那可万万使不得啊,元龙,你能想着为我出面,我已经很感动了,但咱们不能再去冒险……”

他还想再劝,但见楚元龙手上一挥,一股无形的杀气流露而出,一字一句的道:“八层高手,我也斩过!”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