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顾轻舟整本小说阅读

admin
20686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28日14:01:14 评论 11 views

民国顾轻舟整本小说阅读,民国顾轻舟的小说名为《冰冷少帅荒唐妻》,男主角司行霈女主角顾轻舟,本站提供民国顾轻舟在线阅读。顾轻舟是民国时期豪门大户顾家的千金小姐,顾轻舟的母亲和督军府司家交好,从小就给顾轻舟和司行霈订下了娃娃亲,然而顾轻舟的母亲被害,继母上位,刚出生不久的顾轻舟就被送到了乡下,由奶娘照顾。十六年后,继母把顾轻舟骗到岳城来让她退婚,其实心里打的算盘却是让自己的女儿去顶替司少奶奶的位置。可顾轻舟看起来像是个单纯的小白兔,实际上却是老谋深算才识卓绝的老狐狸,她凭借自己的机智,在环境凶险的顾家和司家之间斡旋,一步步的实施着她夺回家产的计划。

民国顾轻舟

>>民国顾轻舟整本小说阅读<<

民国顾轻舟免费阅读扭断手

“嘴巴紧?”男人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玩味般想了想,突然转头问顾轻舟,“见过活剥人皮吗?”

顾轻舟头皮一紧。

拜托是开玩笑的,拜托不是真的!

“去准备,剥了他!”男人随意指了一命囚犯。

顾轻舟头皮发紧,转颐愕然看着这男人,难道审讯要用到如此酷刑吗?

她手指发僵,用力才能蜷缩起来。

那边,果然很快就架起了刑架,男人吩咐将囚犯架上去,有个刽子手磕破了囚犯的脸,一块皮肉翻出来,高大精壮的囚犯惨叫,顾轻舟才彻底明白:不是开玩笑的。

真的要活剥一个人。

而其他囚犯,都被男人派人押在旁边,观看着剥皮,震慑他们。

“我要回家!”顾轻舟后背一层薄汗,声音都在发抖。

“别跑!”男人一把将顾轻舟圈在怀里,抱着她看。

顾轻舟被男人捏住下颌,逼迫她看着场地里活剥人皮,耳边全是犯人凄厉的叫声,顾轻舟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死死咬住唇,才没有跟着尖叫起来。

“我说,我说!”剩下的犯人全吓疯了,个个争先恐后交代。

“是程副将的意思,程副将想要除了您.......”

轻舟哇的一声,吐了一地,后面的审讯再也听不见。

回去的时候,男人很亢奋,上车就紧紧搂住了轻舟。

“放开我!”顾轻舟嘶叫,使劲挣扎捶打,再也没有了之前假意迎合的耐性,“你这个变 态!”

她声音尖锐刺耳,男人微微蹙眉,吻住了她的唇。

他堵住她的嘴巴,顾轻舟愣住。

她的初吻!

男人还把舌头顶进来,温热的舌撩拨着,让她无处可退。

顾轻舟回神,压抑心头乱跳的悸动,又踢又打,从喉咙间骂变 态!

他真的太变 态了!

他最变 态的是,他压住她的脑袋,逼迫她跟着看。

顾轻舟不想看,她吓得手脚全软了。

十分惨烈,可谓人间炼狱!

顾轻舟想吐,已经吐了三四次,胃里什么也没有了。

她又恶心又害怕,眼泪簌簌的滚,又被这变 态吻住,脑子里逐渐模糊,她晕眩了。

最变 态的是,这么可怕的事,他居然看的血脉贲张!

简直是魔鬼!

男人却越吻越深。

每次杀人,他浑身亢奋,精神特别足。

顾轻舟哭了,浑身没了半分力气,任由男人捏扁捏圆。

她回城是有目的的,她需得完成,而不是来做某个男人的女人!

顾轻舟恨极,在火车上的那个晚上,应该顶住被他割喉的恐惧,大声嘶喊暴露他!

顾轻舟一脸的泪,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她刚刚看到一个活剥的人皮,哪里还有精神听他说话?

她耳边嗡嗡的。

男人的呼吸更加急促,“你承受不住的。”

他重重拍了司机的后座,“去堂子!”堂子算是比较高级点的伎馆。

司机道是,加快了车速。

到了堂子门口,他居然将顾轻舟扛在肩上,一起带入。

“不,不!”顾轻舟回神,看到是伎院,又闹腾起来。

她不要进这种地方!

男人却重重拍她的屁股:“乖!”

顾轻舟原本就头晕目眩,被他扛在肩头,脑袋回血,彻底失去了方向感,整个人似踩在云端上,再也没力气挣扎。

他不顾四周投过来的目光,将她带进了一间奢华的包房。

他放下就吻她,将她抵在床头旁边的墙壁上,吻得疯狂,吞噬着她柔软的唇,几乎要将她撕裂入腹。

顾轻舟一点力气也没有。

“少爷.......”旋即,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子,进了包房。

这变 态就放开了顾轻舟。

他的呼吸更重了,重到一下下的,似只发情的猛兽。

他离开顾轻舟的唇,顾轻舟以为自己终于解脱时,男人从身后掏出一副手铐,将顾轻舟拷在床脚上。

顾轻舟挣扎着手铐,拉得一阵乱响,却无法脱开,她厉叫:“你做什么,你这个变 态,你放开我!”

她不想看他杀人,更不想看他行房。

他却把她锁在他床边的柱子上。

顾轻舟厉哭:“你这个变 态,神经病!”眼泪经不住又滚落。

顾轻舟就被锁在床边,他做了什么,她全知道,然后她彻底崩溃了。

活了十六岁,她好似把人生最黑暗的都见识过了。

一个小时之后,终于结束了。

他洗了澡,解开了顾轻舟的手铐,要带着她离开。

上了车,男人拍顾轻舟的脸:“回神,吓到了?”

吓到了?

顾轻舟想骂又想笑,她似乎经历了地狱般的一个下午,他却轻描淡写问她是不是吓到了.......

顾轻舟更想哭,可是眼睛里已经流不出半滴眼泪,她的魂魄像离体了,她一点力气也没有。

“去顾公馆!”男人道。

中午绑架顾轻舟的时候,男人让下属拦住了那个黄包车司机,问他是从哪里出发的。

故而,他就知道顾轻舟是顾公馆的小姐。

顾轻舟骗他说她姓李,男人也没反驳。

下车时,已是黄昏,晚霞谲滟披下来,顾公馆覆盖着一层锦衣。

男人将她放在顾公馆门口,就开车离开了,并没有送她到屋子里。

回到车上,他有点疲倦了。

司机是他的老下属,轻声问:“少帅,是回督军府,还是去别馆?”

“去别馆。”男人揉了揉额头,道。

奥斯丁轿车转头,回到了男人自己的别馆,是一处很精致小巧的法式小楼。

回到别馆,负责打扫和煮饭的孙妈告诉男人:“少帅,夫人今天打电话来了,明晚督军府有个很重要的舞会,让您回去一趟。”

男人摆摆手,不理会。

第二天早起,他就把这事忘得精光。今天还有集训,他吃过早饭就赶去营地了。

顾轻舟似在地狱中走了一遭,回到家中时精神恍惚。

顾公馆众人神色各异。

她父亲阴沉着脸,分外不满。

和她走散的陈嫂,已然是吓得半死。

顾轻舟回房关上了门,眼前全是那张完整活剥下来的人皮.......

她捂住嘴,哭到抽搐,又呕吐。

她遇到了魔鬼。

“都是那支勃朗宁手枪惹的祸!”顾轻舟后悔不跌。

她当时也是顺手,就拿了他的枪,哪里想得到后患无穷?

“他知道我家在哪里,我却不知道他是谁!他既然是军政府的人,对付我父亲还不是易如反掌?”

这世道,扛枪的总是强硬过从政的,所以军政府碾压市政府,很多地方市政府,不过是军政府的傀儡。

顾轻舟想把枪还给他,却不知去哪里还,更不知他下次还来不来找她!

为了那支枪,他可以在火车站寻她三天;大概是因为她拿了他的枪,所以一见面他就搂搂抱抱,将她视为己有,像对待风尘女子那样,他用一支枪买了她。

偏他又是魔鬼!

他对付敌人的方式,他对付女人的手段,顾轻舟不寒而栗。

任何手段和道德,在魔鬼眼前都不值一提!

顾轻舟不知哭了多久,有人轻轻敲阳台的门。

她异母兄长顾绍,站在阳台上,已经听闻她哭了多时。

阳台的门没有锁,见她抬眸,看到了他,顾绍就走进来。

“.......别怕,迷路没什么可怕的。以后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去。”顾绍站在她床边,轻声道。

一缕缕的温暖,沁入她的心田。

他们都以为顾轻舟矫情,不过是迷路,就吓得这样!

“阿哥!”顾轻舟虚弱拥被,眼泪流了满脸,眼皮都浮肿了。

顾绍就坐到了她的床边,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掌纤薄却干燥温暖,给了她友善和力量。

顾轻舟抱住了他的腰:“阿哥,我怕!”

“不怕!”顾绍一愣,精神有点紧绷,同时也轻轻拍着妹妹的后背,“不怕的,舟舟.......”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顾轻舟让顾绍回房去休息。

顾绍亦担心母亲和姐姐骂他,只得先走了。

这一夜,顾轻舟没怎么睡着,阖眼都是那血淋淋的画面,还有堂子里那个女人凄厉的惨叫。

顾轻舟从小早熟,她的乳娘李妈教她复仇,教她怎么应对继母和姊妹,教她如何网络人脉,却独独没告诉她怎么对付一个魔鬼一样的男人!

第二天早上,顾轻舟萎靡不振起床了。

吃过早饭之后,父亲去衙门了,老二顾绍和老四顾缨去学校,老三顾维伤口化脓发烧,住到德国教会医院去了,秦筝筝带着长女顾缃出去买衣裳做头发,准备今晚督军府的舞会。

独顾轻舟留在家中。

她又睡着了。

等她醒过来,已经是黄昏,眼睛的浮肿已经消失了,她精神也好了很多。

她换了衣裳,穿着督军府送过来的那件淡粉色掐腰洋装,满头齐腰的直发,用一根白玉簪挽起。

古典的挽发,配上新式的洋装,老旧和新派在她身上融合得很完美,一点也不违和,似从古画里走出了的美人。

顾轻舟下楼的时候,正巧父亲和二哥顾绍回家。

他们父子推门进来,就见楼梯蜿蜒处,聘婷少女款款而行,粉色洋装泛出温润的光,映衬着她雪白细腻的小脸。

纤长的颈脖上,垂落了几缕黑色散发,黑发红颜,美得似天际谲滟的晚霞,周身披着绚丽的光,妩媚灼目。

顾绍呼吸一顿,脸不由自主红了。

顾圭璋很骄傲,他终于有了个像样的女儿。昨日顾轻舟迷路给他的不快,顿时消弭。

“阿爸,阿哥,你们回来啦?”顾轻舟淡笑,声音低婉。

柔软澄澈的眸子,泛出细碎的光,顾轻舟很温柔。

“晚上去督军府,要处处听你母亲的话。”顾圭璋交代几句。

顾轻舟一一应下,十分乖巧听话。

秦筝筝随后也带着顾缃下楼了。

顾缃穿了件银色绣折枝海棠的旗袍,包裹着曼妙丰腴的身材,曲线玲珑,脸上画了精致的妆容,烫了卷发。

若顾缃是外头的女人,顾圭璋就觉得她很美,美得叫人骨头里发酥,可她是他女儿,顾圭璋就觉得她像出去卖笑的,丢尽了顾家的脸!

父亲都不喜欢女儿性感,只喜欢女儿单纯可爱,像顾轻舟这样。

“穿得什么东西,小小年纪不学好!”有了对比,顾圭璋愤怒了。

秦筝筝看了眼顾缃,再看了眼顾轻舟清纯俏丽的装扮,顿时明白丈夫的火气。

安抚了几句,督军府的车就来了。

顾轻舟、顾缃和秦筝筝上了车。

顾缃被她父亲几句话气得半晌,呼吸沉重。她太生气了,她父亲在顾轻舟面前,把她贬得一无是处。

正巧顾轻舟就挨着顾缃坐。

顾缃忍不住,伸手使劲掐顾轻舟的腰,恨不能掐死这个小贱人!

她掐得很用力,想把顾轻舟的一块肉拧下来。

顾轻舟的洋装被她掐皱了一块。

应该很疼的。

可顾轻舟面无表情。

顾缃越发气了,悄悄拔下自己的耳钉,用耳钉砸扎到顾轻舟肉里。

这下应该疼了吧?

顾轻舟依旧没反应,只是见顾缃越来越过分了,顾轻舟反转过手,就听到咔擦一声,她把顾缃的手腕就扭脱臼了。

“啊!”顾缃惨叫。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北王战刀宁北苏清荷这本小说哪里可以看 言情小说

北王战刀宁北苏清荷这本小说哪里可以看

北王战刀宁北苏清荷这本小说哪里可以看,《北王战刀》宁北苏清荷小说是一本都市战神类型的小说,又名《都市最强战神》,作者是无良道长。宁北,境外八十万虎狼之师侵犯边境,是他轻而易举让敌军...
绝代荣耀战神江南小说全目录结局 言情小说

绝代荣耀战神江南小说全目录结局

绝代荣耀战神江南小说全目录结局,绝代荣耀战神的故事中,江南携手副官百灵来到都市,他调查到了自己当初被人设计陷害,受人污蔑的证据,更是查到了当初陷害他的人到底是谁,如今他已经成为了域...
绝代战神江南小说整本阅读 言情小说

绝代战神江南小说整本阅读

绝代战神江南小说整本阅读,绝代战神江南终于回到了家,他发现,自己的妻子林若兰为了给江南生下孩子,不惜和江家保持距离,更是宁远独自抚养孩子长大,当江南的出现并不能让林若兰信任,江南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