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清歌炎修羽 愉生不知卿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6 09:06

愉生不知卿》是一本重生古言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严清歌炎修羽,主要讲述女主严清歌上一世是个四百多斤的大胖子,丑颜腿瘸,是信国公的正房夫人,夫君却和庶妹苟且,她十月怀胎却遭剖腹取子,把他们母女丢到荒郊野外,她含恨而死,重生回到九岁那年,这一世她拥有倾国倾城的美貌,富可敌国的家产,将渣男渣女虐到生不如死!

愉生不知卿小说免费

>>点击阅读:愉生不知卿小说免费<<

严清歌炎修羽最新章节导读

游廊两侧,种了稀稀疏疏的梨花,素白的颜色,淡淡的香气,好似水墨画重现一样。但是严清歌却没一点心思观赏,她急匆匆的喊着:“铭儿,铭儿你在哪里,别躲了。”

偌大的庭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回她。

严清歌穿堂过室,身边的建筑和景色无比熟悉,她心知这是信国公府,自己是在找儿子朱铭,可是,竟是一个人都看不到。

别说朱铭,连她那个苛刻的婆婆赵氏,和总是笑的很虚伪的丈夫朱茂都不见踪影。

她又惊又慌,喊声忍不住越来越大。

“大小姐,大小姐,你怎么啦?”严清歌被如意推醒的时候,满头满脸的虚汗,眼角还有温热的泪水。

“我没事儿。只是做了个噩梦。”严清歌拢拢衣服,坐起来,喝了杯如意递来的热水,下半夜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晚上和祖母荀氏的谈心,戳中了她的心窝。

重生前,她花了那么多的力气,让丈夫朱茂在信国公府一众庶子里脱颖而出,继承爵位,她亦成为信国公夫人,身受诰命,可以算是立起来了。

但是正如祖母所说,凭自己立起来,苦到芯子里,也没见多好看。

朱茂联合严淑玉背叛了她,将她的儿子朱铭陷害成傻子,还将她剖腹取子,害了她母女两个的命。

好不容易挨到平时起床的时间,严清歌带着眼眶下的微青色起床,洗漱过后,给乐厚和荀氏请安。

荀氏已经起了,带着她去吃饭。

才到了正厅,就看见里面闹得鸡飞狗跳。乐轩正急匆匆往外跑,炎修羽则在他后面撵着他跑。

荀氏才走进院子,一不留神被乐轩撞了个满怀。

乐轩一把扶住差点被他绊个跟头的荀氏,道:“祖母!你来了。”

炎修羽叼着个包子跑过来,手上还是油乎乎的,一把抱住了乐轩胳膊,顺手在他的鸭黄色衣服上蹭了蹭油,满嘴含糊不清道:“轩哥,你等等我啊。”

乐轩为了躲他,从屋里躲到屋外头,身上还是被抹了个满是肉包子味儿的油巴掌,脸上的表情都开始抽抽了。

荀氏知道乐轩是胎里带来的爱洁,最受不了异样的气味,次之受不了的便是衣冠凌乱。眼下两样都占全了,乐轩还能好好站着说话,已经是很给炎修羽面子了。她挥手道:“你回屋去换衣裳吧。”

乐轩闷声告辞,离开院子。炎修羽咽下口里的包子,笑嘻嘻道:“清歌妹妹,你来啦。我早上见轩哥在院子里练剑,求他教教我,我俩本想着随便吃两口就走,索性现在轩哥去换衣裳,我陪你再吃点东西吧。”

荀氏吃饭细嚼慢咽,动作轻柔,哪怕是较为简单的早饭,也要吃小半个时辰。严清歌陪着她,偶尔的伸筷子夹点小菜或是喝口粥,旁边的炎修羽早就吃饱了,只在一边给荀氏和严清歌逗乐子。

不一会儿,乐轩的小厮过来喊炎修羽回去,炎修羽一遍一遍儿的拖,那小厮往返了几次,苦着脸通报道:“炎小王爷,轩少爷说他开始做今日功课了,不再等你。你要是想学剑,明天再说。”

炎修羽满不在乎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和轩哥说,我不急的。”看他这样子,好像把刚还心心念念的学剑法之事抛之脑后了。

吃过饭,炎修羽半句不提回去学剑法的事情,就围着荀氏和严清歌转悠。荀氏喜欢他活泼烂漫,笑道:“你这个脾气好,不像轩哥,他死读书穷讲究,到了白鹿书院,定和旁人合不来,我想起来就担忧。”

炎修羽猛地跳起来,像是屁股被蜂蜇了,惊呼道:“轩哥要去白鹿书院读书?”

“是呀,舅舅已经被授了翰林院正五品编修,按往年的规矩,差不多要在这个位子上磨练一两年,才会调入六部里任职。往后很长时间他都在京城,所以轩哥和舅妈要跟着去京城待几年,轩哥自然要去白鹿书院读书了。”严清歌解释道。

“我……我……我好惊喜啊。”炎修羽摸了摸脑袋,呲牙笑了笑,变得有些沉默。

严清歌看他样子,倒不像是惊喜,而是惊吓。

接下来的几天炎修羽焉头耷脑,只在初一早上收到乐厚发的红包时,才露出个笑容。

因乐毅赶着回京城等圣旨授官,所以年初四就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他们要带的行李并不多,只是一些轻便的衣物和用惯的小件物什,还拿了些鹤山的特产,等回去京城好赠送亲朋好友。纵然如此,顾氏从乐毅到家,就一直在收拾,累的不行。

告别荀氏和乐厚,严清歌他们便上路了。

顾氏和严清歌坐在一辆马车里,炎修羽和乐轩共用一辆马车。

但炎修羽不怎么坐车,他总是骑着马,时快时慢,不时围着严清歌坐的车子打转,动不动掀开严清歌的车帘,和她说几句话。

来的时候严清歌一人一辆车子,他还能钻进来共用一辆车,现在却是不行了,到底有顾氏在,他根本不好意思夹在里面。

这日正走着,炎修羽又掀开帘子和严清歌说话。严清歌看见他长长的黑睫毛上忽然落下一枚雪花,也不融化,黑白相映,就着他的长睫毛微微颤抖,好看极了。严清歌盯着他眼睛道:“咦,竟是下雪了,你快点回车去。”

顾氏也看过来,一眼看到他乌黑的睫毛上搭着的白色雪花,在心底里暗叹这小孩儿长得真是好看,嘴上劝道:“下雪了,你回去车里吧,不要冻到了。”

“轩哥在车里读书呢,我不要回车里吵他,这么小的雪,没事儿的。”炎修羽一脸坚定的看着严清歌,打死也不回去车里和乐轩同坐。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天上的雪忽然变大了,一眨眼空中就满是鹅毛飞舞。

严清歌劝道:“车子走起来乱晃,看书多费眼睛。我和你一起去,和轩哥说说,叫他别看了,等回去京城看也是一样的。”

炎修羽急忙道:“不用你说了,我自己回去吧。”然后打马就跑。

这几天严清歌看得出来,炎修羽纵然时不时的会招惹乐轩一两下,可是若有机会,能不和乐轩呆在一起,就不和乐轩呆在一起。

就好像一家同养了猫狗,小猫平时里躲着大狗,但逮着机会,就会上前挠大狗一爪子,然后转身就跑。

看着炎修羽那别扭着弃马投车的身影,严清歌简直就不知道说什么好。

正月二十一,一行人回到了京城。

他们出发的时候,还是天寒地冻,途中还遭遇了一场大雪,但到达时,城门外的冻土上远看已经有了黄绿色的清新草色,柳枝上也顶出了细细的新芽。春天终于是到了。

乐毅之前租的房子还没有退,乐家一家人会先住在那边,这段时间会买一处宅院彻底安顿。只是乐毅租住的那处民宅实在不大,他一个人住还好,加上顾氏和乐轩,以及带来的十几个下人,实在是太挤了。

严清歌走前,红着脸对顾氏道:“舅妈,你们远道而来,本该住到严家的,只是我家那样,实在是没办法,还请舅妈见谅。”

顾氏笑着摸了摸她脑袋:“你这礼数也忒多了。等我家这边买好了宅子,给你留一处院子,你想来住常年呆着都行的。”

严清歌乖乖点了点头,心中生出盼望,不由自主红了红脸蛋。她的灵魂可不是个少女了,还会因为这种事儿而盼望,自己都觉得羞赧。

不远处,听到她们谈话的炎修羽投来哀怨的目光,他曾经邀请过严清歌到他家暂住,可是被严清歌一口回绝了。可是现在严清歌一听到要住到乐毅家,不但答应下来,脸都红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怪里怪气的看了看抱着一卷书站在马车旁的乐轩,觉得往后的路任重道远!

乐轩见他看自己,招手道:“羽弟,后日白鹿书院开学,我们一起去么?”

炎修羽看了看严清歌,高声问她:“清歌妹妹,你也和我们一起去么?”

严清歌摇摇头:“内院还有八天才开学,我应当和凌霄她们一起去。”

炎修羽失望的哦了一声,心中却不由自主的庆幸了一番,这样也好,他不能和严清歌同路,乐轩也不能呢。他回身看看乐轩,道:“那我们就一起去吧。”

严清歌不知道炎修羽心里的暗流涌动,和众人作别后,就朝着严家行去。

这次回来,她带了几车礼物,这几车礼物根本没进严家门,就被她派去送到跟她交好的各府去。

鹤山特产各种海鲜和水晶,严清歌带回来的,也不外乎水晶和海货。她自己留了几件中心意的水晶珠子和水晶首饰,别的一件不留全送走了。

进门的时候,她身后只带了两车原样拉回来的随身衣物和行李。她打角门进去,才回到青星苑,还没来得及用热水洗洗脸,就有个丫鬟过来通报:“老爷请大小姐去寒友居说话。”

严清歌没想到严松年居然这么“能屈能伸”,知道她不会去拜见他,于是放下身段亲自来叫。

但是,严松年的性格严清歌最清楚,他是个鼠目寸光又无利不起早的货色,他一旦牺牲面子,必定有所图谋。她倒想看看严松年又要闹什么幺蛾子,将眉毛一挑,道:“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去。”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