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枭的特工狂妻易青青闫景乐阅读小说整本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6 09:06

冷枭的特工狂妻易青青闫景乐小说大结局了,本书又名《恃宠而婚冷情总裁宠不够》,是一本现代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文风幽默风趣。酒吧相遇,易青青是国家一级特工,也是豪门大小姐。闫景乐是惜字如金的总裁大人,可却格外对易青青感兴趣。再次相遇,两人身份曝光,一拍即合闪婚了!婚后,易青青面对无数仇敌的追杀,闫景乐都一一击退,高调宠妻。

冷枭的特工狂妻

>>点击阅读:冷枭的特工狂妻易青青闫景乐全文阅读<<

冷枭的特工狂妻章节阅读

“我只读你的心。”他不会读心术,他只是对她上心。她就在他的心里,那么,自然,她想什么,他都会知道。

对你在意的人,才会在意你的一举一动,哪怕一个表情,他都能知道意味着什么。

换了衣服,易青青和闫景乐手拉着手,出门了。

南木也终于可以见天日了。易青青养伤的这一个月,他守在易青青的身边,也几乎是没有出过门了。

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新鲜啊,就是,血腥味重了些。

闫景乐牵着易青青的手,出现在闫氏办公大楼的时候,走入一楼大厅的时候,将一楼里的前台,以及所有等在那里的员工,都吓得嘴都合扰不上。

“你们的总裁夫人。易青青。记住了。”闫景乐冰冰冷冷地扫了一眼众人,然后说道。

“见过总裁夫人。”公司的职员都聚在这里,就是接到了通知,要在这里,迎接总裁夫人。

对于他们总裁已经结婚的消息,报道上已经挂了一个月的头条了,他们想不知道都难。只是,他们都想不到,北极冰山的总裁,居然会如此温柔地牵着一个女人的手出现。

难不成,真的是天要下红雨了?

易青青虽然一下子没有办法适应这个称呼,不过,她还是淡定地回了大家一个优雅的微笑。

只是一句话,闫景乐便牵着易青青转身,往专用电梯去,牵手时,看着易青青的温柔神情,让在场的所有女职员,都羡慕得红了眼。

到底是谁当初说总裁喜欢的不是女人的!

这么柔情的男子,真是多金又柔情啊!她们居然就这么错过了。

女职员悔青了肠子的样子,让林争争握紧的手,眼神紧盯着易青青的背影,那个位置,是属于她的,凭什么让易青青捷足先登!

易青青走到电梯前,突然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闫景乐的心思都在易青青的身上,所以,易青青的一个动作,他都特别关心。

“感觉被人万箭穿心了……”易青青歪了下头,调皮地笑着,她的感觉向来比较敏感,刚才分明有人盯着她,她不会感觉错的。

不过,想想也对,闫景乐这么出色的男人,突然带着女人出现,还对外宣称是夫人,这让那些一直对他有非分之想的女人,如何能接受?所以,一个个都恨不得她用眼神杀了她,好替代她的位置。

“谁敢对你有半分的不满,对你有半分的挑衅,你就直接扔出去。”闫景乐左右不是别人对他的想法,但是,他能左右自己的。

“哪有那个力气。”扔出去?说得容易哦,现在的女人虽然都一个个整天在喊着减肥的,可是,还是一个个都比她强壮的。这种情况下,她怎么扔……

“南木!”对啊,他怎么能让自己的老婆去做这么重的活呢?闫景乐反思了一下,他真的太不体贴了。

“小少爷请放心,谁敢对小少夫人有半个字的不满和挑衅,南木一定将这个人丢到非洲去。”南木淡定地回答着。其实,他比较喜欢把人丢到泰国去,听说从那里回来的人都变漂亮了……

“以后不管去哪里,都要让南木跟在你身边。”闫景乐知道,将她二十四小时绑在自己的身边是不太可能的,他了解她的性子,她闲不住。

他不想保护了她的人身安全,却忽略了她的心情。他希望她跟在自己的身边是幸福的,平安的,更是开心的。

“……”她不该回头看的,她看个神经啊看。这下好了,多了个跟班,以后她还怎么做自己喜欢的事儿?

看着易青青的扁着嘴的样子,闫景乐也知道她不喜欢有人跟在她身边,不过,目前来说,这是他想到的,最妥当的让她外出的办法了。

电梯到达办公楼层,进入的时候,易青青才发现,所谓的总裁办公室,居然,一个助理,秘书都没有!

“小少夫人,平时助理和秘书的事务,都是南鱼和南木在做,所以,这里没有秘书。”南鱼看出了易青青的疑问,笑了笑,解释着。

“炎,你有没有给南鱼和南木多开两份工资……”又是保镖,又是助理,又是秘书,身兼几职,易青青对于闫景乐也是醉了。他到底是请不起人,还是,信不过人?

“有。”他给南鱼和南木的,不是钱,是权利。行使闫氏集团百分之十资金的权利。所以,他们,不缺钱。

“那就好。”易青青也没问别的了,其实,刚才那话也只不过是她随口一说,闫景乐怎么会亏待南鱼他们。只是,她实在好奇,他真的,那么讨厌女人?或者,那么不相信陌生人?

这么大一个企业,总裁身边连个秘书都没有,这实在说不过去。

想到这里,易青青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林争争敢去跟她叫板了。闫景乐身边没有女人,而林争争,却可以跟在闫景乐身边这么多年,虽然一直也是保护着一米开外的距离,但是,想必林争争早已经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对闫景乐的感情也变得特殊起来。

所以,闫景乐突然娶了自己,她怎么可能一点儿怨恨都没有?

只是,她真的只是去跟自己叫板几句而已?

易青青对此,暂不发表意见。

闫景乐让易青青坐在他的办公椅子上玩,他侧坐在她的旁边,开始了今天的办公。

林争争敲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闫景乐在办公,易青青在拔他的头发玩。

如此和谐的画面,又一次刺激到她。只是,她依旧面不改色地走向办公桌对面,将手中的文件放到桌子上。

“小少爷,这是欧洲传来的文件,您过目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双方的合作就正式生效。”林争争公事化地向闫景乐汇报着公事儿,丝毫没有之前在易青青面前叫嚣的样子。

“嗯。”闫景乐拿过文件,看了眼,确认无误,签字,将文件放下。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史诺总裁有意在南效建一座生态别墅,问我们能否在南效为他们拿下那块地。资金上他们将按市面上的十倍付款我们。”林争争拿过文件,继续向闫景乐汇报事情。

“南效那块钱属于原氏集团,你可以去沟通。”闫景乐没有反对,毕竟,商人哪有可能见着钱也不挣的?

“是。”林争争自然知道那块地是任零少的,正因为这样,她才故意要在易青青的面前说出来。

“听说易小姐与原氏集团的总裁交情不错,能否请易小姐帮忙跟原总裁说一声?”林争争看向易青青,看着她依旧在那里专心地玩着闫景乐的头发,林争争心中的怨恨已经深到恨不得上去将易青青掐死。可惜,在闫景乐的面前,她连上前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你说任零少么?”易青青也没有看林争争,依旧盯着闫景乐的头发,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为什么这个变态的发质这么好的,比她的都好,太没天理了。

脸蛋比她漂亮不说,连头发都要比她的漂亮。他到底还有没有点儿公德心啊,还让女人活么!

“是的,易小姐,能否跟他说一下这个事情?我相信,有易小姐帮忙,这事情一定会事半功倍的。”林争争知道,她现在说这些话,会引起闫景乐的反感,但是,为了除掉易青青,这个险,她还是决定冒一下。

“可以啊。”易青青知道,林争争让自己找任零少,是不安好心,但是,明知道这样,她还是要顺着林争争的意思走,要不然,没得玩,太无聊。

“谢谢易小姐。”林争争看着全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易青青,心中更是确定,这个女人,必须要除掉。否则,自己这辈子,都别想得到闫景乐。

“易青青已经成为我的合法妻子,我不想重申第三次。以后,请叫她总裁夫人或者小少夫人。”闫景乐没有看林争争,他依旧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文件,只是冰冷冷的话,还是让林争争的心中,充满了怨念。

“是,小少爷。”林争争恭敬的语气,易青青的嘴角都不得不扬了一下。果然,刚才让她有万箭穿心的感觉的人,正是这个林争争。

小少夫人,这个称呼应该是她的。林争争心底的呐喊声更大了。

可是,在闫景乐的面前,她依然如此淡然着。

“炎,干嘛这么拘谨,林代理不要管他呢,就像你平时那样就好,你平时都叫他景炎,叫我青青就可以。小少夫人显得多见外啊。”易青青终于抬起了头看向林争争,只是,她的眼睛里分明就是在笑。

“小少夫人,说笑了。”林争争终于楞了一下,她没有想到,易青青会以这么无所谓的语气,将她私下叫闫景乐的事儿说了出来。

虽然,她那天也有想到,易青青会跟闫景乐说她和邓芷云的事情,但是,第二天闫景乐并没有对她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她也就放下了心。

没想到,当她放下心的时候,易青青又轻描淡写地将那些话说了出来。果然,易青青是个绝对的对手。

“我的身边不需要有非分之想的人存在。”闫景乐轻轻挨了下易青青的鼻子,他懂她的心思,她想玩,那他就让她玩吧。

林争争的确已经成为了一个炸弹,他本不想引爆的,现在看来,与其放一下不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还不如引爆了好。

“炎,我要用你的洗发水。”虽然在闫景乐那里住了一个月了,可是,易青青用的还是自己当时带着去的洗发水,所以,她还不知道闫景乐用的是哪个牌子的洗发水。

“好,我让三少送来。”闫景乐的头皮受过伤,所以,他专用的洗发水都是要经过三少的手,以确保使用之后,不会对头皮造成伤害。

“难怪我都闻不出你用的哪个牌子,原来是三少整出来的。”变态人的脚步,她果然跟不上的。

“你喜欢就好。”闫景乐揉了揉易青青的头发,知道她为什么会玩他头发玩了一上午了。她的头发,的确没有他的好……

“……”易青青觉得,她跟闫景乐已经无法沟通了,真的,就是一个地球上的。

“我要去原氏。”易青青觉得,她还是远离变态,珍爱生命吧。呃,好像远离了变态,她的生命更无法珍爱了。

“让南木陪你去,开我的车。”闫景乐在刚才林争争说的那些话的时候,已经知道,她想出去玩了。

“好。”能让她出去,已经够放任她了,她还想不带上南木的话,那她只能乖乖地呆在这里了。

林争争看着易青青带着南木离开,她也识相地退了出去。

盯着易青青远去的身影,她给易晓慧发了个信息。

有些事情,她不会直接参与,但,间接还是必要的。

来到原氏的时候,易青青首先去了自己的店面,虽然一直有打电话询问店里的情况,但是,还是没有实际看到让自己安心。

收益虽然没有变差,可是,离易青青的理想还是差好远。

不行,她得想想法子,吸引更多的人来。

对了,任零少。

他和景林锐还欠自己一场内衣秀啊,她怎么可以把这么好的推销机会忘了呢?让他们来一场内衣秀,那比什么宣传都到位。

到时候,肯定会轰动全场的。

就这么办了。

转身离开店,往任零少的办公室去。南木跟在易青青的身后,脸还是红的。

没办法,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的脸皮够厚的了,但是,面对着那一店铺的女士内衣,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定力,有待加强。

“易小姐?”程秘书看到易以上来,先是吃了一惊,再来就是欢喜。

“程秘书,你家总裁呢?”易青青跟程秘书打着招呼,边问着任零少在不在。

“总裁在。”程秘书这么说着,易青青已经往办公室去了。

“任零少,我来找你玩了。”一边推着门,易青青一边向里面喊道。

“呃……我好像,打扰到你们了……”易青青才踏入办公室,就看到任零少正压着景林锐在办公桌上……

“不是,我们,那个,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不对,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也不对,小晴晴……我们是清白的……也不对……”景林锐一听到易青青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这里,已经兴奋得语无论次了。

“你闭嘴!”任零少的脸色已经由开始的兴奋到红着再到现在的黑着,瞪着景林锐,都怪他!

“我闭嘴,你倒是赶紧起来啊,没看到晴晴都来了么。”景林锐与任零少的兴奋都是发自内心的。

这一个月来,他们动用了所有的关系想要查出泄漏易青青身份的人,但是,他们除了能怀疑易振海外,任何证据都找不到。

她在闫景乐那里养伤,他们也没有去打扰。倒不是怕闫景乐,就只是因为太内疚。

任零少慢慢地起身,动作很慢,直到站起来了,他才使劲直了下腰,那关节的作响声,说明他腰部刚才受到了重创。

“晴晴……我们可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纯粹是原少坐得太久,腰不小心闪了一下,然后就那样了……”景林锐也起身,走向易青青。看着她似乎气色不错,也知道,这一个月,想必闫景乐把她照顾得很好。

“任零少,你的腰这么不经闪,以后结了婚,可咋整?”这样不利于夫妻生活啊,听说,夫妻生活不和谐的话,很容易导致离婚的……毕竟,这样的话,出轨的概率太高,最后只会走向离婚啊。

“你要是嫁给我,我就告诉你咋整。”任零少在这一个月里,是真的把一切都想得透切了。他不管现在易青青和闫景乐是什么关系,只要易青青还没有爱上闫景乐,他就追!

玩命地追,不要脸地追。他不想以后回想起来,后悔终身。

“你这是在诅咒我婚姻不幸,才结婚就离婚么?”易青青不想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的,她已经被闫景乐结婚了的事情,她还是想亲口告诉他们。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是她的好哥们。

“晴晴,你结婚了?”景林锐虽然是这么问着易青青,但是,脸上吃惊的表情却没有。

因为,外面的报道这么铺天盖地的,他们已经想到是真的。因为,媒体没那个胆量,拿闫景乐来炒。

“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外面的报道都快报疯了,你们要敢说不知道的话,那简直就是不把我当朋友的。”易青青白了眼景林锐,才慢慢走到沙发上坐上。

南木依旧跟在她的身后,不声不响,不卑不亢。

“我们这不是只想听你说么。”景林锐也跟着坐下,任零少已经从办公桌那里,移步到了沙发上。

程秘书送来了茶水,便退了出去。易青青受伤的事情,他也是听说了,所以,他没有送上咖啡一类的,而是送上了最新的茶叶泡出的茶。

“你们居然一个月都不去看我,太不够义气了。”易青青觉得,跟他们的相处,让她莫名就可以放松,直觉就可以信任。她不知道原因,也许是因为,他们是战友吧,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也好像说不过去,因为,即使是那些曾经和她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她都无法相处得如此轻松。

“这不是希望你好好养伤么。”说到这里,景林锐也低叹了一声,所幸她没事儿,否则,他们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们,还是没有查到是谁出卖了你。”任零少被易青青亲口说出结婚的事情,打击了不少,不过,他依然安慰自己,只要她没有亲口说,她爱的人是闫景乐,他,就不会放弃。

“查不到就正常了。能那么容易就让你们查到的,这人都不用你们去收拾了,那点能力,只怕早就被人宰了。”要是出卖了她,却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这样的人,早就死透透了。

“伤没好彻底,不要乱跑。”任零少看了眼南木,再看向易青青,那么大的手术,若不是三少执刀,恐怕活命都成问题。所以,任零少不会认为,一个月易青青的伤就能好彻底。

“我可没乱跑,来找你们怎么能算乱跑呢。”易青青当然知道他们是在关心自己,只是,让她一个月呆在一个房子里不出门,已经够痛苦了,她都能走动了,还不让她出门的话,那简直就是惨无人道的。

“任零少,我有事找你来着。”易青青喝了口茶,不得不说,这程秘书泡的茶还真不错。

“你说。”任零少其实对易青青的那句来找他们不算乱跑,听着挺舒服的。

“南郊那块地是不是你的。”易青青并不是因为林争争的那些话,就想做些什么出来表现,而是,她很想知道,能让人出十倍价钱都要拿下的地,那些人,到底想干什么。

“是我的,你要?”任零少不觉得易青青会想要块地去做什么投资。她看着很爱挣钱,但是,她只是想做些小事情,挣些小钱玩。南郊那块价值百亿,易青青拿得出那个钱,可是,她不会参合到这些大投资来。

“跟闫景乐合作的欧洲什么总裁的,听说愿意出十倍的价钱买那些地,要建什么田园别墅?我就是好奇,他们花那么大的价钱,买那块,是不是真的,只是想建田园别墅那么简单。”百亿的十倍,便是千亿了。她就是再不了解商场的那些交易,都清楚,那样的价钱下,这交易绝对是亏本的买卖。

但是,作为商人,怎么可能做那些亏本的买卖?

“十倍?”景林锐也来了兴趣了。那块地的价钱他是知道的。地理位置用来建这个所谓的田园别墅,倒是新鲜,也的确可合适。只是,这么高的价钱,很难回本吧,更别说赚了。

“木木,那个林代理是说十倍吧?”易青青也觉得,她会不会是听错了?

“是的,小少夫人。”南木确定地点点头。

“看,我没听错,就是十倍。”易青青看向他们,也确定地点着头。

“你想玩?”任零少也算是看出了易青青的想法了,唉,看来,被关了一个月,确实是把她关得玩心大起了。

“嗯嗯嗯!”对,她就是想玩,她就是想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那我送给你。”景林锐的副卡,闫景乐的副卡都送给她了,他再把副卡送给她,显得老套了,所以,既然她想玩,他便陪她玩。

只是,玩一把就一百亿送出去,这得多少家产才把玩到老啊?

“那不行,我怎么能让你做亏本的生意呢?”这样真的不好,不好,不过,好像也挺不错的。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