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笙靳云霆名字 季笙靳云霆的阅读小说整本阅读

admin
20673
文章
2
评论
2020年7月30日13:01:59 评论 6 views

季笙靳云霆名字 季笙靳云霆的阅读小说整本阅读,季笙靳云霆小说叫什么名字?季笙靳云霆的结局是什么?这本小说名为《傲娇甜妻乖乖就擒》,又名《豪门枭宠吻安甜妻》,作者是谷涩。季笙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不但到了英国,身边还有一个极度危险的男人!为了逃走,季笙拿烟灰缸砸晕了男人,还将他绑在床上成了一个大字。季笙随即跳海逃回国内,有仇报仇,手撕小三和她女儿!可无奈还是被靳云霆找上了门。

傲娇甜妻乖乖就擒

>>季笙靳云霆名字 季笙靳云霆的阅读小说整本阅读<<

傲娇甜妻乖乖就擒章节阅读

他微微压着头,垂着眸子,季笙猜不到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心头越发像是有人在打鼓,七上八下的。

我说,过来!

这一次,他带了一丝怒火,不再那么阴森。

季笙听着他发了火,心里也多了一丝憋闷,这算是什么啊?前脚前男友想要她的身体,后脚才甩脱前男友,就要承受现任这莫名其妙的怒火?

等等。

现任?

呵呵季笙心头冷笑,他算么?

或许,在他心中,自己就是一只可有可无的宠物,没事拿来逗弄两下,当做消遣。

一想到这里,她顿感喉头堵了什么东西,渗人的慌。

抱歉,我是人不是球,想要我滚,你先来做个示范。她双手平放在膝上,已经不复慌张,反倒是皮笑肉不笑。

但这话一落,狭小的车身内猝然只觉冷气逼人,阴嗖嗖的触感直击心脏。

阿卡想要插嘴,可才发出一个单音:二、便被靳云霆一个冷眼打断,他只好闭嘴,他可不想半个月说不出话来。

有人帮忙说话,虽被靳云霆制止,但阿卡偏帮她的这个动作,却让她心里更感觉委屈。

季笙,典型的属于那种委屈了不会哭,反而像是一个刺猬把自己紧紧的包裹起来,刺得别人鲜血淋漓,自己也伤痕累累的那种人。

季笙,别试探我的底线。

可靳云霆显然也不是个一而再再而三肯忍耐的男人,他骨子里是高傲的,是睥睨的,有的是那种目空一切的君王感。

二少爷,我可从不认为你对我没有底线,我这也不算是试探,只是回应你的基本要求。

让我滚,你算个毛线?凭毛啊?

没破口大骂,已经是给你丫的面子了!

季笙在心头狠狠的画着圈圈诅咒他,不停地唧唧歪歪。

你这是想试试?

他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却不复妖孽,只带狠辣以及一种毁灭的绝情。

她愣了愣,试什么?

这么想的,事实上她也这么做的,她脖子一昂,毫不在意的扫了他一眼,眸色不屑,似乎吃定了他一般。

昂着头时,她纤细的脖颈便露了出来,肌肤白嫩而张扬,在这暗夜里尤为刺眼。

靳云霆双眼一眯,单手便猛地窜了出去,犹如铁掌,狠狠的钳制着她的脖颈。

说,今晚见了谁?

咳咳季笙被他一掐,呼吸瞬间被攫住,狭长的猫眸被迫眯着,却一点不肯退让,狠狠的瞪着他:见了谁,关你屁事?

看着她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又想起之前查到的消息,他眼睛一红,猝然收紧五指。

咔擦一声,不知道是靳云霆手指作响,还是季笙脖子处的骨骼作响?

迷糊中,季笙只感觉胸腔内的空气越来越少,头脑开始发胀,脸颊被憋得通红,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状态了,缺氧,充血,毫无理智

有本事掐死我!

你真懂得怎么惹火我!

这次,他的声音冰冷而残忍,好似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

残存的视线落在靳云霆紧绷着的脸上,季笙突然感觉这个男人的这一面,她从未见过,他的生活,她融入的不过冰山一角。

她说舍不得他,难道就是舍不得他这么残忍?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想掐死她?

心中慢慢的凉了下来,季笙闭上眼,不再去管。

但显然的是,死神很不欢迎她,在季笙失常的决定随他去的下一秒,阿卡标准而公式化的声音传来:二少爷,会所到了。

靳云霆没有一点失态的样子,缓缓松手,悠然的推开车门下车,还顺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风衣。

没有下一次!

他冷声吩咐之后,便大步先走了进去,阿尧在一旁陪着季笙。

而季笙此刻刚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即便他真的没有杀意,但还是十分难受,他松手之后,季笙浑身无力,瘫软在座椅上,捂着被他掐的通红的脖子,她不受控制的大声咳嗽起来。

同时大口大口的享受着新鲜空气,她咳的脸颊涨红,几欲岔气而亡。

瞪着他挺拔的身姿,季笙恶狠狠的诅咒他:靳云霆!你个王八蛋,老娘诅咒你秒=射!断胳膊短jj,一辈子不举!

半晌,她泄愤似的骂了一大串之后,忽然觉得有一道奇怪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脑袋一扭,她盯着阿尧,没好气的说着:干嘛?

阿尧挤挤眼,朝她竖了个大拇指:季小姐,我真佩服你!

佩服我什么?

季笙还捂着脖子咳嗽着,只是幅度小了不少,连带着脸色也稍稍好转。

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对待二少爷,还活着的女人!

切季笙装作不屑的说着,可心头却还在死死的记恨他,居然想掐死她?

你上去这么骂他,你也不会死,不信?那你试试?

阿尧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一脸小学生怕老师的模样,季笙也不再逗他。

季笙跟着阿尧,小跑进去,才勉强跟上靳云霆的步伐,他像是对这里很熟,如果季笙不是知道他是早上才在研究这里的地形的话,她一定认为靳云霆是这里的常客。

拐过二楼走廊,往里走了两步,一间隐蔽的包间出现在季笙眼前。

靳云霆轻轻扭动门把,门便被推开,几人鱼贯而入,才入包间,外面嘈杂的音乐声顿时消失,可见这隔音效果顶尖。

季笙走在最后面,她也就顺手关了门。

但一转身,就发现最阴暗处,一道犀利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她的身上,不对,不算是犀利,那目光,带着一种掠夺的意味,在遭遇凌昕和靳云霆的对待之后,季笙觉得这种视线,尤为恶心。

靳云霆一点不拘束,径直找了个舒坦的沙发边坐着,而阿卡和阿尧就站在他身后,尽职的充当保镖的角色。

季笙有些扭捏,也想跟阿尧一样站在他身后。

但才往一边走,在离他半米的距离时,岂料手腕一痛,接着只感觉被一阵大力拉扯,她愤恨的瞪着眼,却无能为力的直直向他怀中栽去。

啪!

一边调整好角度,让她乖乖的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靳云霆另一边一巴掌拍在她的翘臀上,接着爽朗一笑:我这小奴隶,就是不乖,希望彦小姐可不要见怪。

天旋地转片刻,屁股一痛,季笙安稳坐在他怀中,就听到他讥笑似的话语,顿时怒火中烧。

也不顾忌当场是否有别人,扬手就是一巴掌准备狠狠的问候他。

可靳云霆眼疾手快,眉梢一挑,阴险乍现,反手就拉着她的手绕过脖子伸直后颈,好似攀附着他,于是这瞬间就成了季笙卖萌想要讨得主人欢喜的场景。

季笙自然不肯,又是一怒,张嘴就准备咬他。

但距离二十厘米的时候,又忽的见他头脑一扭,贴上她的耳垂,咬着耳垂下的软肉,往外翻了一个弧度,同时小声威胁:再敢胡闹,今晚我把你扒光了扔在大街上!

声音虽小,但却是重量级的炸弹,起码对这时候的季笙来说是的。

几乎还能听到她磨牙霍霍的声音,片刻,她生生的压下自己的怒火,面容扭曲,露出一个诡异的笑:二少爷!你可真是好样的!

彼此,彼此。

两人视若无物,一番调情,最后硬是成了季笙像是离不开靳云霆一般,整个人犹如八角鱼贴在靳云霆身上,两人身躯紧密无缝。

靳二少这般没诚意,凭什么要我手上这批货?

倏地,一道高冷狂炫的声音回响在包厢,虽为清脆的女声,但依旧冷漠,甚至还带有一股历练多年的霸气,让人下意识的想要臣服。

像是玩着魔术一样,她话音才落下,整个包间灯光迅速打亮,甚至每个角落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毫无阴影。

刚开始包间里一直都比较阴暗,季笙一时间有点难以适应这种高强度的光线,眯着眼好半晌,才慢慢睁大眼睛。

扭过头,入眼的便是一个强势的女人,或者说风骚的女人。

彦伊一袭劲装,上身是一条黑色抹胸裹住丰盈,下着火红色热裤,脚蹬膝皮长靴,将她的身材勾勒的十分修长,特别是那双美腿,修长有力,简直就是诱惑力十足。

但,最妖魅的是她的那双眼睛,勾魂摄魄,夺人性命好似不在话下。

季笙身为女人,都感觉喉头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勾了魂,更不要说是男人了。

回过神,季笙猛然想起这里还多着几个男人呢。

转头一看,果然,阿卡和阿尧都不由自主的盯着彦伊那精致的脸和高挑的身材看着呢。

不过,稍稍让她舒坦一点的便是,靳云霆还比较经得住诱惑,一双眼直直落在季笙耳边碎发处,并未斜瞟,好像对彦伊的美女诱惑并没有多大兴致。

一手摸上她的脸,掐了掐,看见泛出一道红印子,靳云霆才张嘴道:彦大小姐怎么知道我没诚意?

呵呵彦伊一笑,声音又娇滴滴的,好似银铃一般,二少爷当着我的面和你的小宠物调情,难道靳家的人都是这么和人谈生意的?

那声音明明是问罪的,语气也不善,但莫名的,就是让人发不了火。

谈生意,可不是只谈谈而已,彦小姐还是先看看我的诚意够不够再说吧。话落,靳云霆冷眼扫过阿卡,阿卡立刻从手上的一个袋子里拿出一份文件夹,恭敬的递给彦伊身边的保镖。

彦伊浅笑着,眉眼却异常锋利。

季笙眼见着她打开文件夹,但只看了一眼便立刻将文件夹合上,瞬间外泄了一丝杀意,季笙一惊,立刻看着靳云霆,有些不解。

文件夹里,装的是什么?

竟然让这个时时刻刻都装着的女人,露出杀机?

莫不是,那个男人的资料?季笙脑海里不由得一阵胡思乱想,顿时好奇心大起。

不知道这个诚意,够是不够?

靳云霆看见了季笙的好奇,却不搭理,反而一手顺着她套裙的领子滑下去,季笙当即一窘,愤恨的瞪着他,却还来不及挣扎,就感觉自己胸前的柔软被他狠狠一捏!

嗯~

不可抑制的酥麻传开,季笙忍不住嘤咛一句。

回神,她惊觉自己叫了出来,一张脸立即涨红,好似猴子屁股。

可同时感受到对方保镖那些异样的眼光,顿时脸色又铁青,一时之间,脸色好像染坊一般,煞为好看。

而罪魁祸首靳云霆一点没有收手的自觉,还挺有兴致的又提了两下,喃喃自语:好像大了点,我的功劳。

季笙顿时好不容易压制下的怒火,又冒出来了。

你别得寸进尺!把你的爪子,给、我、拿、开!

她毫不怀疑,只要有把刀,她回毫不犹豫的剁了这双手!

这话,是从牙缝里憋出来的,也带着几分力度,在场不少人也听到了,包括彦伊。

彦伊收敛了自己的心绪,冷不丁的开口:二少爷,这个小宠物恐怕还是没有驯服的吧?

驯服有什么意思?我就喜欢这种野的,难道彦小姐喜欢提线木偶?

话中有话,季笙听出来了,却没懂什么意思。

彦伊被噎着了,小片刻没说话,这边,季笙也恨恨的把他的手从她衣服里扯出来。

还朝他翻了好几个白眼,好似,要啃了他的骨头似的。

你想怎么样?

彦伊恢复冷静,以一个上位者的姿态,和靳云霆公平的谈着交易。

靳云霆也不含糊:不想怎么样,只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谁要想染指,我必断他五指!

闻言,彦伊好似松了一口气,询问:这些东西,还有谁看过?

季笙更惊讶,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让她这么怕?

靳云霆抱着季笙,轻嗅着她的发香,耸耸肩,慢条斯理的说着:你放心,不该知道的人绝对不会知道。

好!你敢保证闭嘴,我就答应你的条件。彦伊最后还是选择了保住这个秘密。

闻言,阿卡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约放在茶几上。

彦伊拿起笔,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她的笔上,但正要落笔,她却顿住,反而大手一挥,保镖得到示意,立刻有序的退出房间,毫无停留。

靳云霆眉头一皱,暗自握了下拳,阿卡和阿尧看见,下意识准备后路。

二少爷,在签之前,我还有一个条件。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第1章归来江南小说最新章节 言情小说

第1章归来江南小说最新章节

第1章归来江南小说最新章节,第1章归来江南的章节是作品《破军狼王》的首个章节,小说中江南在被关进监狱起,已经整整六年的时间,他不仅没有像江家人想的那样,被判死缓死在了监狱,反而带着...
宁北苏清荷小说最新章节 言情小说

宁北苏清荷小说最新章节

宁北苏清荷小说最新章节,宁北苏清荷小说叫什么名字?这本小说名为《北王战刀》,这是热血都市小说,又名《都市最强战神》,讲述了战神回归都市的故事。回乡的火车上,宁北结识了一位德高望重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