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狂妃别想逃顾小小独孤景灏小说完整版阅读

admin
21716
文章
2
评论
2020年8月6日15:45:54 评论 55 views

腹黑狂妃别想逃顾小小独孤景灏小说完整版阅读,《腹黑狂妃别想逃》是一本穿越轻松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顾小小独孤景灏,主要讲述,顾小小原本是一个现代美少女,在二十五岁生日当天竟被蛋糕给噎死了?没有比她死法更狗血的了吧,结果穿越到了古代,成为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小萝莉,被乞丐老头收养,带到一个鸟不拉屎的村里面。经过六年的不懈努力,她成为了村里小孩里的老大....

顾小小独孤景灏小说阅读全文

>>腹黑狂妃别想逃顾小小独孤景灏小说完整版阅读<<

腹黑狂妃别想逃最新章节导读

姚黎君拿下擦眼睛的手帕,清咳一声,一屁股做到了独孤景灏的对面,拿起茶杯也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一仰而尽,用力的放下杯子,眼神死死的盯着独孤景灏“阿浩,你府中什么时候来了一个绝色大美人,看样子不是你纳的小妾啊,告诉我哪个院子的丫鬟?”

独孤景灏闻言心神一颤,姚黎君口中的绝色大美人不会是今天早上碰到过的苏乞儿吧?阿君见到她了?

独孤景灏拿起杯子放在手中转动,眼睛看着杯子,轻飘飘的回道“什么绝色大美女?我怎么会知道,我府中有多少丫鬟你不是比我还清楚的吗?问我做什么?”

姚黎君听着独孤景灏的话,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嗯,这话你到说的对,我不和你争辩,但是,我今天来时在偏院的确实看到了一个长得十分美艳的小丫头,那大大的眼睛,真水灵,那脸上的皮肤真白啊,好像能掐出水来,绝色啊,难得的绝色啊。”

独孤景灏冷笑一声,满脸讽刺“绝色,在你眼里凡是母的都好看,凡是五官端正的都是绝色。”

姚黎君一脸正色,摆正身体很是严肃得看着独孤景灏“真的,那个小丫头目前来说是我见到迄今为止长的最为好看的一个了,那身段,那气质,假以时日,必定是四国之首啊。”

孤独景灏越听姚黎君说越感觉那个人是顾小小,一想起她,他就感觉他这十多年的脸简直就羞没了,今早练武时,察觉出竹林进来人了,远远的看上去,一个人在假山那里鬼鬼祟祟,谁知道那个人会是在那里出恭,还是昨天那个叫苏乞儿的丫头,在她转过头提着裤子的那一瞬间,他的头都是蒙的,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他孤独景灏从来都没有那么狼狈过,他居然转头用轻功飞了出去。

就连他拿在手里的随身配剑都忘记拿回来了,之后差人回去找,谁知道居然没发现,一定是那个苏乞儿捡去了,他现在都不知该怎么把剑拿回来。

姚黎君说的正兴致勃勃的时候,看到孤独景灏魂游天外的神色,不满的敲了敲桌子,看着独孤景灏回神,撇了撇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你这也太无视我了。我不管,反正我今天是一定要找到那个小丫头,快点传膳,吃过饭后我就是把奉王府翻过了也要找到她。”

顾小小换完衣服来到厨房,看到今天的午膳已经不在了,壁兰姐姐也没在,应该去给那个奉王送去了,看样子就得等到晚上送饭时她才能有机会接近奉王了,顾小小抬头看到厨房的院子里走进来一个人,正是李管事的儿子李玉林,这个李玉林听说颇得奉王独孤景灏的信任,灵机一动,笑眯眯的看着李玉林“李大哥,您怎么来这厨房了,是有什么事吗?乞儿可能帮到你?”

李玉林看着眼前笑容灿烂,姿色天成的人笑容明媚的看着他,心不自觉的碰碰跳了起来,神色紧张窘迫的看着顾小小“没什么事,前院小鹏兄弟得了风寒,我来厨房拿两块姜,给他熬点姜水去去寒,不劳烦乞儿姑娘了。”

“李大哥看你说的,怎么这么外道,正好现在炤台空着,我帮你把姜水熬好吧。”说着就往厨房里走去。

李玉林急急的跟在身后“着可使不得,拿一块姜就好了,这个可是奉王爷的私厨,万万不可啊。”

顾小小满脸的不在意“没关系的,现在奉王的午膳已经做完了,熬个姜很快的,没事的,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现在就熬姜水。”边说着边拿过墙边的小凳子递给李玉林。

李玉林看着前面顾小小递过来的凳子,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身子僵硬的坐在了离顾小小稍远的位置,顾小小切好姜,回头看了一眼李玉林,发现他正直勾勾的看着她,眼神对焦的一瞬间,李玉林满脸通红的转过头去,顾小小看着他的反应,抿嘴得意一笑,看来长得好看还是比较有优势的,手中的姜切完,又拿起一块,轻轻的咳了一声语气轻柔“李大哥,麻烦你把火引着,这样能快些,好吗?”

“好的,好的,我马上引”李玉林听着耳边响起的娇媚声音,身子都不受控了,急忙起身两步跨到炤台前蹲了下了。

顾小小把切好的姜丝放到了罐子内,看着李玉林认真的烧着火,又拿了一个小凳坐到了李玉林的旁边,“李大哥,你在这王府多少年了啊?我看你对这里很是熟悉啊。”

李玉林双眼直直的盯着炤台的火,低着脑袋,紧张的拿起木块填了一下火“我从小就在王府里长大,我爹是这个的管家。”

顾小小闻言一脸崇拜,语气不自觉的高了起来,显得异常惊讶和兴奋“真的吗?李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我说你的言谈举止怎么这么文雅,原来是在王府里长大的啊,那岂不是也是和奉王一起长大,那你们的关系好吗?”

边说着边语气神秘的压低声音靠近李玉林“我听说奉王的脾气十分的暴躁,个性也十分凶残,有时不高兴就杀人泄愤,我还听说,这个王府里有好多的大牢,里面关了很多的人,都是让王爷不开心的时候发泄的,真的有此事吗?”

李玉林听着顾小小的话,神情立刻紧张起来,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有人,才放下心来,对着顾小小紧张的摇了摇头“乞儿姑娘,以后可万万不能再说这等大逆不道的话,这些都是传言,咱们奉王人虽然冷漠但是绝对不凶残暴躁,也绝对没有杀人泄愤过,再说了,什么很多大牢,咱么王府就一个大牢,关的都是一些真正的凶暴之徒。”

顾小小闻言心中一喜,看来快有线索了,随既漏出一脸的好奇“真的吗?但是我听说咱们王府的东面就有三个大牢呢?看护十分谨慎,必须得用王爷的令牌才能进去呢?难道真的是谣言?”

李玉林看着一脸单纯天真的顾小小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崇拜的看着他,心里都快化成了水,说话的语气也轻快起来“哪有很多的大牢,这可真是谣言了,我们王府的大牢不在东面,只有西边的谭风院里有一个,别的地方是没有的,用令牌倒是真的,但是咱们王爷有一个随身佩戴的冰火剑也是可以进去的,我记得有一次王爷的令牌另有用处,我就是拿着它去的大牢。”

冰火剑?难道是今天她在竹林捡回来的那柄剑,心中的惊喜越来越大,“冰火剑吗?听着这个名字好气派啊,长什么样啊,真想见一见。”

李玉林深思片刻“冰火剑剑身很是寒冷,我那次拿起来的时候冰的我都险些掉在了地上,上面好像浮着一层冰霜一样,有点像玄铁,有一点不像,因为有剑鞘,我没看到过冰火剑真正长什么样。”

顾小小认真的听着李玉林形容出来的冰火剑,心中越来越确定她捡回来的那柄剑就是独孤景灏的配剑了,真是踏波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就在顾小小和李玉林聊的十分投机时,壁兰哭着脸走了进来,看到房间内的顾小小和李玉林看着她,紧忙用手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李玉林看着壁兰的神情,又看了一眼身旁站起来的顾小小,脸上露出些许尴尬,轻轻的咳了一声,用衣袖垫着端起了烧开的姜水,“乞儿姑娘,姜水熬好了,我就先回去了,今天谢谢你。”

顾小小微笑的点了点头“好,李大哥慢走。”

等到李玉林走出了院子,壁兰一把抱住了顾小小委屈的哭了出来,顾小小一愣,伸手拍了拍壁兰的背,轻声的问了问“怎么了,兰姐姐,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给你报仇去,保证把打的和猪头一样,让他爹娘都认不出来。”

本来伤心的壁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顾小小推开壁兰,嫌弃的擦了擦脖子,“哎啊,你也太脏了,说说吧,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不是去送饭去了吗?”

壁兰一听到这里,好像又想起了伤心事,嘴巴一列,顾小小及时的制止了“停,说重点,说完在嚎也不迟。”

壁兰抽了抽鼻子,眼泪汪汪的看着顾小小“乞儿,姚公子有喜欢的人了,呜呜。”

顾小小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就这事,我以为天塌下来了呢,看你哭的这个丑样,没出息,不要为旧的悲伤,浪费新的眼泪!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直花,不必为了一个歪脖树,而放弃整片深林,你这觉悟也太低了,以后跟着我混,保证你有数不完的银子,抱不完的美男。”

“哈哈,哈哈,阿灏你家的这个丫鬟太逗了,这话说的甚和我意啊,我遇到知音了。”姚黎君拍了拍身边触着眉头的独孤景灏,毫无形象的笑了起来。

刚才出门看到李管事,便问了一下府里最近招来的下人中,有没有长得堪称绝色之人,没想到向来少言少语的李管事,居然连连点头,说是确实厨房来了一个,可以说是他活这么大岁数见到过最为漂亮的姑娘,这眼睛怎么怎么大,眉毛怎么怎么浓,皮肤怎么怎么白,姚黎君听闻,立马确定这个人找到了,便扯着独孤景灏跟着李管事来到厨房。

没曾想,却听到这么一段至理名言,知音啊,知音!

顾小小顺着声音抬头看去,是奉王独孤景灏和方才看到的红衣炸毛鸡,他们怎么会来,这个独孤景灏不会是来要冰火剑的吧,怎么办?要不要给他呢,应该找些什么借口?

壁兰也回头看过去,看到来人眼睛顿时瞪的老大,急忙跪了下来“参见王爷。”眼角的余光看到还顾小小还直直的站着,伸出手扯着顾小小的裙摆示意她要行礼,但是她好像力道用的太大了,只见顾小小竟被她扯的踉跄一下,不受控制的向前栽去。

顾小小正在琢磨怎么能避过今天这一劫,把冰火剑留在自己这里,正想的聚精会神时,谁知道这个兰姐姐伸手扯了她一下,她身体就这么不受控制的向前栽去,就着么巧,只见顾小小踉跄的向前跑了两步,还是没有稳定住身子,就惯性的大咧咧向姚黎君扑去,姚黎君不自觉的身子一歪,就看着这个小丫头扑倒了放在木架上装着水的盆子,只听“咣当”一声,盆子应声而落,正巧砸到了顾小小的脑袋上,顾小小灵机一动,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姚黎君诧异的看着趴在地上的顾小小,上前两步用脚踢了踢,回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独孤景灏耸了耸肩肩“阿灏,你看到了,和我可没有关系啊,我今天和你说的那个小丫头就是她,我看她挺有意思的,既然不是你的人,你就把她给我吧?怎么样?”

独孤景灏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顾小小,默不住声。

姚黎君看着独孤景灏的表情挑了挑眉“怎么?阿灏你不要告诉我你看上这个丫头了,你如果真的看上了,本公子就不夺人所爱了,如果你没看上,我就把这丫头带回我府上,正好我娘天天催我成亲,正好用这个美人挡一挡。”

独孤景灏冷笑一声,扔下两个字“随便。”转身走了出去

姚黎君听完大喜,看着独孤景灏的背景大喊“谢了。”随既转身看着呆掉的壁兰“美人,这个丫头今天就劳你照顾一下了,过两天我来接她。”边说着边冲壁兰眨了眨眼睛,心满意足的走了出去。

就在独孤景灏刚刚踏出院子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衣人,黑衣人跪在了独孤景灏的身前,语气恭敬“王爷,派出去的暗卫汇报,还是没有发现那几个人的踪迹,大牢也没有什么异样,但是澈王那边倒是发现近日有不少大动作,您看我们是不是要把城中的人调回来一批?”此人真是独孤景灏手中景云十六骑中的首领贺南风。

独孤景灏听着贺南风的话,面有所思,习惯性的摸了摸腰带暗袋里的玉佩,才忽然想起,那枚玉佩被那个杀千刀的贼人偷了去,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景云十六骑一二队调回来,三队还给本王继续找,澈王独孤华熠那边给本王盯住了。”

贺南风起身行礼“是,属下这就去安排。”边说着边转身退了出去。看来那几个人把王爷得罪的不轻啊,到了这种情况王爷还调人继续寻找,景云十六骑,顾名思义为十六个旱兵铁骑组成,每骑六十人,每骑又会分成三队,十六骑的每一个领队都精通奇门阵法,无论是战斗力,还是领兵力都是万里挑一,这景云十六骑可是说是整个烨丰国的精锐之师,轻易是不出动的。

孤独景灏抿紧嘴巴,牙咬得紧紧的,母后临终前交给他的那块璇玑天璇玉佩必须得尽快着回来,在寐擎山开启之前必须要找回来。

而现在正在客栈焦急等待着的几个人,更是坐立不安,忧心忡忡。

“王吉,现在都已经第三天了,怎么办啊,老大会不会也被抓起来了,会不会现在已经···?”李宇的话还没有说完,王吉就厉声的打断了他“闭嘴,老大说让我们等五天,我们就老实等着,别说那些丧气的话,我相信老大,你们现在谁要是不想在这里等,现在就给我滚。”

石刚看着现在的气氛这么紧张,清了清嗓子,走到王吉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生这么大的气干嘛?李宇也是担心老大和二哥,我们既然是一起出来的,就要一起回去,五天,等五天一到,我们在商量以后的事,现在谁也别多想,只要安心的在这里等着。”

在几个人心急如焚的时候,在大牢里的赖二现在正流着伤心的老泪,拿着一个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捡的小木棍,满脸绝望的趴在地上写着什么,他已经不知道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牢里呆了多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拉起来上刑,他现在浑身皮开肉绽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都能感觉出身上的伤口正流血的感觉,浑身疼痒的厉害,要是疼痒的厉害他就会靠在墙边,咚咚的撞着,来分散那些折磨人的感觉,在这般酷刑下他都没有说出顾老大,虽然他赖二不是什么知恩图报,大仁大义的男子汉,但也不会是出卖兄弟得卑鄙小人。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顾小小墨佑霆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顾小小墨佑霆免费阅读

本站提供顾小小墨佑霆最新章节目录阅读。总裁类言情小说墨爱独宠佳人讲述的是顾小小回国才知道,自己居然在一年前就跟墨家独子墨佑霆结了婚!这年头结婚都不用本人到场的吗?她很清楚爸妈的性子,虽然思想还有些保守...
顾小小墨佑霆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顾小小墨佑霆免费阅读

本站提供顾小小墨佑霆最新章节目录阅读。总裁类言情小说墨爱独宠佳人讲述的是顾小小回国才知道,自己居然在一年前就跟墨家独子墨佑霆结了婚!这年头结婚都不用本人到场的吗?她很清楚爸妈的性子,虽然思想还有些保守...
白锦端王白清灵阅读小说目录阅读 悬疑灵异

白锦端王白清灵阅读小说目录阅读

白锦端王白清灵阅读小说目录阅读,主角是白锦端王白清灵小说名为《冷王盛宠娘亲是鬼医》,这是一本穿越题材的古言逆袭复仇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白清灵本是21世纪军医,却穿越到了古代成为端王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