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卫长歌云澈小说目录阅读

admin
2089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8月7日12:04:39 评论 30 views

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卫长歌云澈小说目录阅读,《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是一本穿越种田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卫长歌云澈,主要讲述,卫长歌被未婚夫和闺蜜双双背叛,撞破现场后,他们竟将她按在浴缸里杀害,再次睁眼,她穿越到了古代,成为人人可欺的小村妇。家中有极品亲戚,那就一个一个都滚出去,在这个时代女人难以生活?看她如何在异世活得精彩逍遥。奈何烂桃花太多,那就选一个最优秀的回家!

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小说阅读

>>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卫长歌云澈小说目录阅读<<

卫长歌云澈小说最新老者章节导读

高个子吃痛松了手,卫长歌趁机挣脱开来,高个子这会正捂着自己的肋间,她转头就是一脚踢在了他胯下。

这确实致命的痛的。高个子惨叫了一声,整个身子都痛得弯了下去。

卫长歌再不犹豫,抓了那烛台就跑到姚莲花身边,扶着刚站起来的姚莲花,头也不回地就朝外面走。

卫长瑛说到底还是个小女孩,哪里能跑得过一个成年男人?卫长歌急得要命,脚才跨出庙门,只觉肩膀被人抓了一把,她一惊,知道是高个子又追了上来,刚要回身用烛台去刺他,忽觉空中一道寒光闪过,随即身后便是一声痛呼,她有些不可思议地回头,高个子直直躺在地上,而他胸口处有一柄剑,竟是将他钉死在了地上!

正在此时,卫长瑛也跑了进来,她焦急地抱住了卫长歌的腰道:“姐姐,娘,你们没事吧?”

卫长歌转过头,这才看清了卫长瑛身后的人。

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个穿着华服的男子,长发以一顶白玉冠固定在头顶,相貌俊朗,身形高挑,颇有玉树临风之感。而他的身后站着两个黑衣随从,其中一个大步走向高个子,拔出了那剑,走回了华服男子身后。

卫长瑛道:“娘,姐姐,刚才幸好遇见了这位公子!”

这么一番动静,卫长歌自然也想通了来龙去脉。见卫长歌衣服完好,只头发有些微凌乱,她放下心来,将手中烛台一扔,对着那华服公子福了福身子,道:“多谢公子相救,大恩大德,来日定结草衔环以报。”

慕子枫颇有些意外。原本他们是路过此地,正巧见到了刚才那一幕,顺手做了件好事罢了,这母女三人穿着打扮分明就是农家的女子,可面前这个,竟有如此礼节与气度,倒是让他刮目相看。

他哪里知道,这不过是卫长歌从电视剧中学来的礼节,胡乱一用罢了。

慕子枫摆了摆手,道:“举手之劳,姑娘莫要挂齿。只是此地荒僻,三位为何在此盘桓?”

“我们是被……”卫长瑛刚要和盘托出,卫长歌忙朝她使了个眼色。

她微微笑道:“我们是……因家中出了些变故,欲往澄安县去寻亲的。谁料途中竟遇到此等恶人,若非公子相救,今日我们母女三人怕是凶多吉少。”

慕子枫盯着地上的烛台看了一眼,笑道:“我见你方才手中握着这烛台,若是我们不曾赶来,你待如何?”

“自保。”

简短的两个字,慕子枫又是挑了挑眉。

他原本以为,她会说用这个烛台杀了那男人,亦或者,自杀以保清白,却不料,她竟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了这两个字。即便她今日杀了人,也不过就是为了自保。对于一个女子而言,这明明就是极偏激的做法,可却让人生不出半分责怪之意。

“那为何又扔了?”

“既已得救,自然不必再脏了手。”

慕子枫道:“你就不怕,我们也是坏人?”

卫长歌笑了笑,道:“公子是吗?”

她面容沉静,眼神澄澈,当真是没有半分惧色的。慕子枫与她对视了一会,忽然扶额笑道:“你这姑娘,有趣得很。罢了,你们三人既是去寻亲的,路上还是找稳妥一些的客栈安置,切莫再盘桓此等凶恶之地了。小六。”

他身边那随从立刻从怀中拿出一袋银两,递给了卫长歌。

卫长歌看着那钱袋,道:“公子于我们已有救命之恩,这银两,我们不能收。”

姚莲花也在旁说道:“是啊是啊,我们不能收的。”

慕子枫道:“好人做到底,若是你们在路上又出了什么意外,岂不是枉费我们今日相救?银子你们拿着,县里不比村里,处处需要花钱。”

卫长歌怀中还揣着先前山洞中那男子给她的银两。他说的不错,此去福祸未知,银子,越多越好。想通了这一层,她也不再执着,伸手接过了那钱袋,道:“敢问公子贵姓?家住何处?等我们安顿好了,这银两一定双倍奉还。”

慕子枫摇摇头,“不必。”

卫长歌却坚持道:“公子若是不说,这银两,我不能收。”她说着,就将那钱袋往公子面前一推,要还给他。

慕子枫无奈地笑了笑,刚要报出自己的名字,却是心念一转。“我叫李勇。”接着,他又报了一个地址。

李勇,乃是慕子枫手下的一个副将。

卫长歌又是福了一福身子,这才目送着慕子枫一行走了。

此地不宜久留,三人也朝着反方向开始接着赶路。刚走出没几步,就见地上躺着一个人,胸口的衣服被血染了个通透,眼睛大睁着,死不瞑目。

正是刚才追赶卫长瑛那矮个子。

卫长瑛早已不害怕了,一路叽叽喳喳说着方才遇到慕子枫一行人的经过,脸上神情生动无比。

卫长瑛低头不语,姚莲花却是心有余悸。她方才被那高个子伤到了腰,好在平日里做惯了农活的,倒是也没有那么娇贵,扶着腰走了一会,倒也不觉得疼了。

姚莲花道:“今日也算我们娘仨命大,遇见了贵人相助,不然……”

她实在不敢想下去。

卫长歌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背,道:“娘,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

姚莲花点点头,忽然想起一事,道:“长歌,今日你怎么知道那些大户人家才有的礼节?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卫长瑛闻言,也抬头疑惑地看向了自己的姐姐。

卫长歌一时语塞。

她能从哪里学来?从古装剧啊!电视里的女子不都是那样演的吗?但她倒是忘了,自己此刻是个农家女,是不懂得这些繁文缛节的。她支支吾吾道:“先前曾经偶然见过……”

好在那两人是好糊弄的,倒是也没有再追问许多。

此处离澄安县已是不远,三人又走了半个时辰,便到了目的地。

澄安县不大,但对于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三人而言,却已是繁华之地。平整的街道两旁是摆着摊的各种小贩,还有走街串巷的货郎,而两边的房子,也齐齐整整。

三人看得目不转睛,卫长瑛到底是年纪小,这边看看,那边看看,早已将方才的惊魂忘在九霄云外了。

卫长歌走在最后,将所有景致尽收眼底。走到一处,街边立着一座大房子,大门敞开着,其上一个牌匾:福来客栈。

“娘,长瑛。”

两人闻言回过头来,卫长歌道:“咱们暂时在这里落脚吧。”

姚莲花也抬头看了一眼,奈何她不识字,但经过这么两日,她对这个大女儿已经产生了依赖感。虽有些不舍得银子,但想起今日在那破庙中的遭遇,她实在是不敢胡乱在外面露宿了。

“好。”

母女三人进了客栈,要了一间最便宜的房间。

……

客栈外的街道上,两个穿着黑衣的人行色匆匆,牵着马走在街道上,不时避让着行人。

沈瑜压低了声音道:“将军,那歹人既然已经料理了,咱们还是快些前去与大军会和吧。”

云澈却紧紧抿着薄唇,没有说话。他五官深刻的脸此刻罩着寒霜,无端便生出几分肃杀之气。

此次他本是打了胜仗凯旋而归,却不料在回程时中了埋伏。那敌军的首领,知道他为人正直,竟用了下作的手段,对他用了药。

后面的事情他记得并不清,可却也知道,要解那药,非要女子不可。

偏偏,自己恢复神智的时候,只有沈瑜陪在身边。他一再追问,沈瑜却只肯说已给了那女子补偿。

他带着沈瑜摸进了那残部,将几个主力剿灭,这才放松下来。

是应该去跟大军汇合了,可是他偏偏心有不忍。

这般贸然夺走了一个女孩子的清白,他云澈怎可做这样的事?

见自家将军始终沉着脸,沈瑜也乖觉地闭上了嘴。

他没有说谎,当时情况紧急,他不过是就近掳了个女孩子来。那女孩子姓甚名谁,他无从得知,甚至不知道来自哪里。

他清楚地知道,照着将军的性子,必定会要给那女子一个名分,可是云澈是大梁国的将军,此次又立了功,往后前途不可限量,他又怎能让一个乡野女子阻挠了将军的前途?

更何况,宫中还有一个对将军痴心不变的公主。想起公主,沈瑜握了握拳头,脸上浮现出一抹坚定神色。

他绝不能让将军犯傻!

正想着,耳边传来云澈有些沉怒的声音:“我最后问你一次,那个姑娘,究竟是哪家的?”

沈瑜端正了神色,道:“属下确实不知。还请将军责罚。”

云澈眼中闪过一抹恼意,半晌,道:“沈瑜,我对你很失望。”

沈瑜唇抖了抖,终究没有说话。

卫家母女三人,都做惯了农活,天不亮,三人便不约而同的醒了过来。

“长歌、长瑛,娘云做早膳,你们一会还得上山去挖野菜呢!”姚莲花一睁开眼,便习惯性的将一天的事安排妥当,麻利的穿好衣裳,便准备忙活起来,可放眼一瞧,这哪里还是自己家啊?

一拍脑袋,这才想起,她们已经离开了大岭村,此时正处在澄安县的一处客栈中。

心中无来由的涌起一股涩涩的滋味,谁又料到,她竟会如此大胆的脱离了卫家。

心里正想着,卫长歌已经起来了,见母亲愣在床边,她已然清楚母亲心中想法。

虽说是穿越而来,但这副身体却真真切切是姚莲花的女儿,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抹不去的。

“娘,天色还早,你和妹妹多睡一会吧!”挽起姚莲花的胳膊,卫长歌又用眼神示意妹妹不必急着起身。

卫长瑛先是微微一愣,而后才反应过来,她们已经离开了卫家。

相比姚莲花的失落,卫长瑛倒是开心的,俏美的小脸上瞬间便扬起了甜美的笑容,扑到母亲的怀里懒懒的撒着娇:“娘,离开卫家真好!”

这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原本还在思量自己是否做错的姚莲花顿时觉得头顶一片清明。

是啊,离开了卫家,至少她的两个女儿能得到解脱,一想到卫长歌被卫家害得险些嫁给村子里的恶霸,而后又失了身,姚莲花的心里便是一阵的心疼。

眼神中也染上了痛惜之色,她紧紧的抱着两个女儿,心中发誓,往后一定不能再让她们受委屈了。

“娘,我在附近转转,您昨儿个伤了腰,今日还是休息一下为好,待您身子好了,咱们再找谋路,可好?”卫长歌心中早有打算。

虽然昨儿个接了那男人的一袋银钱,可总归是别人的,再说了,她并不打算欠别人什么东西。

那人的恩情连带银子,若是有机会,她定然是要还的。

姚莲花自然是不同意,打从嫁到卫家,她便没有休息过一日,今儿个卫长歌却让她好好歇着,她又怎能闲得下来呢?

她正要说些什么,却被卫长瑛打断了:“娘,您就歇会吧,难得咱们不用干那又苦又累的活,您便听姐姐一回吧!”

两个女儿轮流劝说下,姚莲花这才答应在客栈休息一日。

卫长歌叫了几碟白面馒头和一些清粥,她草草吃过便出了客栈。

澄安县地处大宋通关要道,正是各地交汇之处,虽比不得京城的繁华,可却是别有一番场景。

富户与归甲之士亦是不少,因此,这里也素来有澄静安宁之地的美称。

出了福来客栈,她原本打算往澄安县的药材街去看看,却不想刚拐过一条巷子,便听一声惨叫。

紧接着,听到一个老者痛苦的声音:“哎哟,我的腿怕是不能走了……”

“这可不行啊,我家少奶奶还等着您呢!”一个年轻的男子立马接了话,声音慌乱,听得出已是火烧眉毛了。

卫长歌的脚步一顿,作为医者,于这种场景最为敏感,还未瞧见人,她已然料定这老者定然是伤着了。

“不行,我这腿应该是折了!”老者的声音已是颤抖了起来,痛苦万分。

而原本扶着他赶路的两名男子,亦是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重生之神级投资方铭华小说最新章节 穿越重生

重生之神级投资方铭华小说最新章节

重生之神级投资方铭华小说最新章节,重生之神级投资的故事中,方铭华从2020年穿越到了2013年,而当方铭华在经过一年的时间,积攒了一亿多元的启动资金时,方铭华却清楚,自己虽然只记得...
鬼医狂妃祸天下无弹窗阅读 穿越重生

鬼医狂妃祸天下无弹窗阅读

鬼医狂妃祸天下无弹窗阅读,《鬼医狂妃祸天下》是一本穿越古言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苏槿和炎龙,主要讲述,苏槿本是现代一名超强的古武高手,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了苏府的四小姐,原主与她...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