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泽秋锦之将女有谋将女有谋阅读小说作者是谁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4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6 09:47

白泽秋锦之将女有谋将女有谋》已经结局了,这是由作者颜白创作的一本古言小说,又名《将门弃女弈天下》。白若岚一年钱惨遭变故,她变成了逃婚抗旨的罪人。一年后,白若岚隐姓埋名成白泽,女扮男装做各种苦力,只为了去边界找将军父亲。秋锦之,是秋员外的二儿子,妥妥的富二代,这是第十次被白泽抓捕回家,两人就此结缘。

将女有谋将女有谋

>>点击阅读:将女有谋白若岚白泽秋锦之全文阅读<<

将女有谋将女有谋章节阅读

“大人有何贵干?”秋锦之抬头挺胸看着已经逼近的高大战马,好在林道然及时勒住了缰绳。

秋锦之都能感受到战马呼出来的热气。

林道然坐在马上,他低头看着玉树临风的秋锦之。要说他的那身女气大概是因为他皮肤太白,论气质,眼里的缕***绵延不绝。

林道然从马上下来,看着秋锦之道:“两年前,你在哪里买的这把匕首?”

秋锦之脑子转的飞速,这两年来他哪里都没有去,更别提离开过临安。

“在临安。”秋锦之道。

林道然继续追问:“在哪一家商铺?”

秋锦之摇头:“我逛的商铺那么多,我怎么会记得住是在哪一家商铺,大人你是有点强人所难了。”秋锦之摇头道。

林道然后退两步。“难道真的死了吗?”

秋锦之忽闪着皎洁着目光道:“大人,我看您心事重重,不如晚生请您喝一杯?”

林道然露出长者的微笑:“也好?”说起来,这家伙也是他那个老伙计的儿子,这个儿子完全是继承了他狐狸基因。

在酒楼里。

林道然询问起那位老友的近况。

“你父亲如今身体如何?”

秋锦之想了想说道:“好的很。常常和他的朋友登山赏景。”

林道然点了点头:“那身体确实不错。”林道然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说道:“你就你一人来西京读书。”

秋锦之点了点头。他心里想着,如果不是因为这匕首,想必这个老头都不会想认识自己。

秋锦之点了点头。

“我记得我看见你的时候已经十岁了,怎么十五年过去了你还在书院读书啊?”林道然说道。

秋锦之抬头看了一眼林道然,他起身给林道然到了一杯酒说道:“想必您说的是草民的兄长。十五年前我才只有三岁。”秋锦之说道。

林道然讶异。“你才只有……”

秋锦之点头。“是的。因为性格顽劣才被父亲送到西京读书。”

“完全看不出,那你和你哥哥长的还真像!”

秋锦之抽了抽嘴角。“大概是记错了。”他和他哥哥的名字都不一样!上次还写了帖子给他呢!

秋锦之还没有忘记自己邀请他吃饭的目的。

秋锦之:“咱们认识全都要靠这一把匕首,大人,您和我聊聊这个匕首的来历呗?”

秋锦之看林道然不说话,自己自说自话起来。“大人您的玄铁刀那样厉害,这小小的匕首依然能抗下,这就说明这把匕首来历一定很特别?”

林道然看了一眼匕首说道:“不错,这个匕首的来历确实不一样!”

“他是来自?”

“它是来自轩辕皇室一族的兵器。”

“这……不是邻国前朝遗物?”秋锦之想了想说道。

林道然点了点头:“不错,就是邻国前朝遗物!当年轩辕皇室一皇帝所拥有的宝贝。”

“我说这个上头的宝石怎么那么大来着。”秋锦之说道。

林道然:“这红宝石原本不是红色的,是透明的,因为轩辕皇后骁勇善战,常用这匕首杀人,日积月累自然就成了红色。”

“轩辕皇室统治着幅员辽阔的土地,就连我们北州国都逊色三分……”说起这一段历史实在是太……悲剧。

“一个国家的覆灭只是因为轩辕皇后爱上了一个士兵,偏偏这个士兵是帝国的奸细,他成功的窃取了轩辕国的内部信息。

这把匕首是女式用的,还有一把男式的长剑,不过上面并没有像这匕首一样华丽,在剑柄处有一串淡淡的白色的珍珠镶嵌。在剑身上刻有:“轩辕”二字。

当年在情报被泄露之后,许多国家纷纷揭竿而起,为的是趁乱能在战乱中分得这富饶国家的一杯羹。

我北州国属于附属国,年年朝贡,坐落在轩辕国的背部。在轩辕皇后被那个奸细带走绞杀的消息传遍诸国时,诸国君主对那块富饶的土地都蠢蠢欲动!

可惜当时我国国力微薄,有心无力,反倒是有人乘着这一波风要来顺便收了我北州国。这一批战利品中就有了。

可惜的是没有那一把相配的宝剑,真的是可惜。”林道然有些遗憾道。

秋锦之听了皱眉道:“你的意思是咱们国家没有去打仗,那个国家就覆灭了?”秋锦之曾经确实听过邻国的一些事情,因为时间太长也没有什么人提起,今天真正了解时都觉得太戏剧化。

林道然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在轩辕皇后一死,整个儿国家都乱了套。”

秋锦之摇头:“覆灭这么快,要是一个和轩辕皇后相爱的一个士兵,我觉得不太可能,那是一个具有高度严谨的中央集权国家,虽然是女流统领,可是能有这么大,没有一个好对付。”秋锦之年幼时总是会听见在外经商的父亲会回来将一些见闻。他最喜欢的就是在一旁听,当然讲得最多的还是商人之间的利益来往。

“可惜最终还是覆灭了。”

“现在的大梁已经彻底的成为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周边的小国都经常被他攻打,吞噬!”说道这里林道然叹息道:“我们的北州国还能挺多久,我也不知道。”

“咱们不是有威武大将军,他一定会守住我们的国家啊。”秋锦之对于大将军的名字自然是知晓,因为父亲会提起,听的最多的是白泽提起,白泽这辈子就想看见威武大将军!

“人是会老的。”

秋锦之低头想了想他突然凑近问林都尉:“大将军现在在哪里啊?他以前去过庐州,但是后来我再也没听说过大将军的踪迹了,你知道大将军去了哪里吗?”秋锦之有些期许地问道。

林道然摇头:“若是我知道,便不会被皇上召回来了。”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等秋锦之回到书院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今天他喝了不少的酒。可是回来的步履依旧从容,就好像从未喝醉一样,林道然倒是觉得这少年的酒力不错,想着日后再去找他喝酒。

上楼,转角,开门,关门。所有的动作都做的行云流水,轻手轻脚。

屋子里已经点了蜡烛,所以还是看的清屋子里的具体状况。

白泽在屋子里看着从外面回来的秋锦之,一身酒气,略带嫌弃。

“我回来了。”

白泽没有理他。

秋锦之走到案台的边上,找了一处地方做了下来靠在白泽的身边,就想一直温顺的小奶狗一般。

“今天我去和林都尉喝酒了。”

白泽垂眸看了他一眼。

秋锦之继续说:“他和我聊关于那个红宝石匕首的来历。”

白泽起身,秋锦之一把拉住白泽的手腕有些迷茫地问:“你去哪里?”

“你醉了,我给你倒盆水。”

秋锦之摆手说道:“我没有醉!我不会醉的!我千杯不醉!”说着他单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桌上的摆放好的笔墨道:“我今天忘记问林都尉他义女叫什么名字了。”说着还叹气。

白泽则是在一根一根的掰开扣在她手腕上的手指。

秋锦之觉得不舒服,他松手了。他揉着刚被白泽掐的通红的手指抱怨道:“你干嘛?”

白泽坐了回来问:“林都尉还和你聊了什么?”

“那把匕首的来历啊,不过,阿泽我把你心爱女子的匕首弄丢了,你会不会很难过?”

白泽放心,起身。

秋锦之:“林都尉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威武大将军去了哪里,将军行踪被藏起来为了……你说一个国家,大将军不见了!都尉回京了!哇!我觉得好像有大事情发生。”

白泽顿住脚步,皱眉问:“什么大事?”

秋锦之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我就是皇帝了!”

白泽:“……”

话说这么多,很容易被人给打死的。

白泽:“你还是去睡觉吧。”说着一把将秋锦之扔到了床上被子一裹不再管他。

秋锦之却像一个顽强的毛毛虫一样,一挪,一挪,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又跑回了桌子边上单手撑着下巴说道:“你干嘛!你知道我是谁?”

白泽摇头。

“我是秋锦之!”说着拿起了笔架上的毛笔,挥毫在宣纸上写起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秋锦之!”

平日里秋锦之最注重自己的形象仪态,除非被人打了,否则不管到了那里都是将自己弄得清清爽爽的,哪怕睡觉都换一套衣裳再睡觉。

相对于白泽,过的就比较糙了……

秋锦之一直在低头写着自己的名字,写着写着,他突然抬头看着白泽问:“阿泽,你其实也认识林都尉吧,你都不敢见他。”

要是在平时秋锦之喊白泽阿泽一定会白泽拍飞,偏偏今天他敢,估计是没有带脑子。

“没有。”

“那你为什么那天没有一起来接我?”

白泽解释:“那天我没空。”

“我老是觉得林都尉的义女没有死,你那么了解林都尉,我都有种你好像是他义女的错觉。”

白泽再次回绝:“不可能的。”

“不对!肯定的!今天我问他那么多话,他都没有说过有你这么厉害的一个男的!”秋锦之皱着眉头看向秋锦之说道。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