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弃女弈天下白若岚白泽秋锦之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6 09:48

将门弃女弈天下》的主要人物是白若岚白泽秋锦之,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颜白,又名《将女有谋》。一年前的场景历历在目,白若岚是白将军的嫡幼女,一道圣旨,帝王将白若岚许配给睿王爷。睿王爷本是表姐的未婚夫,在结婚前夕,表姐设计陷害让白若岚不省人事,之后什么情况白若岚无从知晓。只知道她白若岚从将军之女,变成了一个见不得光的黑户。

将门弃女弈天下

>>点击阅读:将门弃女弈天下白若岚白泽秋锦之全文阅读<<

将门弃女弈天下章节阅读

等秋锦之找来水,白泽将身上的血渍全都擦了干净,秋锦之在一旁羡慕地看着道:“你这一身肌肉啧啧啧!我什么时候能像你这一身肉一样啊?”

说着秋锦之还用手戳了戳白泽的胳膊。

白泽虽然是面无表情,可是小麦色的皮肤下隐约有一层红晕,可惜皮肤优势,看不太出来。

秋锦之将白泽的伤口清理消毒上药包扎,白泽套上衣服非常的淡定从容。

白泽暗自庆幸还好肚子以下没有受伤。

白泽换好了衣服突然问了一句:“你学医,你医术怎么样?”

秋锦之瘪了瘪嘴道:“嘿嘿,其实我小时候确实是有学医天赋的,但是我爹听我说学这种巫术,就揍了我一通。”说到这里秋锦之非常地痛心疾首。

白泽:“……”

秋锦之有些遗憾道:“一代名医就此陨落!可惜可惜!”

白泽:“……”

很快秋锦之整理整理自己的神色道:“只能说略懂皮毛,简单的止血包扎,还有一些应急反应我可以做到,要是再高深一点的话我就不是那么了解了……”

白泽点了点头。突然白泽发问:“你说,要是男大夫一步小心碰了女病患怎么办?”

秋锦之摊手:“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治病啊!”

白泽若有所思道:“要是一个女子被一个男子看光会怎么样?”

“当然是娶了呀!只不过……”

白泽追问:“只不过什么?”

“若是男子有了家室,而双方都只是意外地看到,那也没有办法。况且男方本身也没有对女子有什么实质性的侵害,再说要真的有这样男女大防,那些去青楼的***不是得要将每一个女子都娶回家?”秋锦之说的是格外的认真,没有比这个时候更加诚恳的了。

白泽觉得两个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冷淡的应了一声。“恩。”

白泽套好外杉,一个人钻进被窝里。秋锦之在旁边坐着,他有些担心。“阿瞳怎么会突然被人杀了?”

白泽一个人裹在被子里不说话。

秋锦之搬了一个小凳子绕了一个圈,还特地把被子扒开让白泽的脑袋露出来。

白泽脑袋裹着一圈被子。秋锦之趴在床沿上问:“你知道谁是凶手吗?”

“那个照顾阿瞳的嬷嬷,她去告发了,阿瞳的仇家就来杀了阿瞳……”白泽组织了一下语言。

“什么!”

白泽看着秋锦之不可置信的样子,她还是认定道:“就是她,我看见她朝着那个人邀功。”

“那那个人是谁?你知道吗?”秋锦之有些担心地问道。

白泽点了点头:“知道。”

“谁?”

白泽涣散的目光回笼,她看着秋锦之缓缓道:“你不用扯进来,这是我的事情。”

“告诉我,我说不定可以帮你。”

“不用你帮我,我自己可以解决。”白泽道。

秋锦之起身拿起外套准备出门,白泽看要出门的白泽,她问了声:“你去哪里?”

“我去找那个嬷嬷算账!”秋锦之有些气道。

“她已经凉了。”

秋锦之:“……”

没有比这个更可怕的了。

秋锦之咽了一口口水淡定道:“阿泽,咱们有话好好说,你怎么动不动就动刀动枪的。万一别人把你抓走了怎么办?以后这种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白泽还以为他会像自己家里那些长辈一样骂她冲动不考虑后果,这家伙都扳倒不了一个壮汉居然还说这种话。

秋锦之关好门又折回来,他突然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今天那个林都尉来书院里了。”

“他来这里做什么?”白泽问道。

“他带着那个匕首道咱们书院里找人。”

“找谁?”

“白什么兰,我忘记了。”秋锦之到去给白泽倒了一杯水。

白泽眸光毫无波动,看着去倒水的秋锦之继续问:“然后呢?找到了吗?”

倒好水回来的秋锦之将水杯递到白泽的手里道:“没有找到,看到他我就不爽,把我关进地牢,还找人抽我!抽我!好在我皮糙肉厚,有过上次挨打的经验,我把脸护住了!”

白泽:“……”

秋锦之继续说道:“我看他拿着你的匕首,我心里不爽,就和他要了三万一千两白银,让他送到我家钱庄!到时候你就是有钱人了!”

白泽听了眉头皱了一下。她道:“算了,就给他把,给他留一个念想吧,年纪这么大也不容易。”

秋锦之摇头:“不行,那个老头实在是太可恶了,说话那么冲,他还说我不配拥有那一把刀。”说到这里秋锦之突然停住。

他盯着白泽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个废物?”

白泽摇头:“没有,你很好。”

“我不好。”

白泽想了想:“你……不记仇。”

秋锦之:“那只对你。”

“你会简单的医术。”

秋锦之:“只是皮毛而已。”

白泽又道:“你很聪明。记性很好,爱思考。你会破那个我怎么也破不了的机关。你也会吧林都尉气的半死却只能回去乖乖给钱。你不是废物,你很好,是他发现不了你的好。”白泽道。

秋锦之:“我真的有这么好吗?”

“恩,你还借我钱,以后我会还的。”

秋锦之:“那等你伤心过了以后,你可不可以再教我武功?”

白泽翻了一个身面朝天花板道:“恩,好的,有时间我教你一套能防身剑法。”

秋锦之看刚刚倒的水已经被白泽喝完了,他又去到了一杯给白泽。

秋锦之将杯子放在白泽的床头说道:“那我去钱庄,派人和林都尉说不要还钱。”

“恩。”

“对了,那把红宝石匕首是林都尉义女的,你是不是也和林都尉认识?”

白泽点了点头:“认识,我总是去他那里偷师学艺,他不喜欢我。”

秋锦之脑子里很快延伸出一条剧情线:“是不是你爱他的义女,但是那个老头不接受你,所以你们就被拆散了?”

白泽摇头:“没有。你看见他不要乱说话。他脾气不好。也不要说起我。那把匕首本就是他的,只是给了他的义女,她义女死了以后我才得到这个匕首的。”

秋锦之皱眉:“她也死了?”

“恩,死了。”

“什么时候死的?”秋锦之问道。

“两年前就死了。”白泽盖好被子准备入睡的模样。

“死了?”秋锦之觉得自己好像又一次揭伤疤了。“那个时候你一定很伤心吧?”

白泽摇头:“不伤心,我看见她的时候已经凉了。”

秋锦之:“……”

秋锦之瘪了瘪嘴。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做什么对的事情,一天到晚总是把事情给搞砸。

看白泽慢慢进入了浅浅入睡的模样,他坐直靠在椅子上轻轻道:“你是不是不能回家啊?你是不是很想家?”他伸手给白泽捏了捏被子道:“以后我家就是你家,我也可以成为你的家人。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蜡像师,没有他不会做的人样,以后我找他来帮你复原你妻子好不好?”

白泽没有回答,看来已经彻底地入睡了。

秋锦之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起身离开,出门前他轻轻带上了门。

秋锦之出门悄悄将门带上。

人这种生物一般不会侨情,要是没有人依靠的时候就会很坚强,如果有一个很信任的人在身边的时候就会开始变得有些矫情。

白泽从小到大从来不会在受了这种小伤在上药以后还上床睡觉的,平日只会继续练功。

她也会觉得有人问她话的时候会觉得很有意思,明明她自己找不到话题。

白泽闭眼开始思考什么时候要把睿王妃除了,那个女人看着很碍事,只是身边的那些护卫很碍事,要是动手起来一定暴露了自己身份,今天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认出来。

“一定要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在高塔上一箭射死她!”白泽心里这样想着,脑子里已经开始想象整个儿杀人计划,具体的位置,高度,武器,时间,天气……

秋锦之在出门以后,看天气还不错,他到钱庄询问林道然有没有把钱送过来,在得到肯定答复以后秋锦之才放心了不少才说道:“恩,你陪我去一趟林府。”

马车“得令得令~”在平坦的大路上终于是到了林都尉的府上。

门口连一个守卫都没有。

秋锦之记得上次来的时候门口还是有卫兵的,才隔了几天这卫兵都没有了。

他下了马车,上千扣了几声门,好久门才开。

一个小伙子探出脑袋问道:“你是谁?”

秋锦之递出帖子交给那个童子说道:“你家大人的友人之子。”

在看了帖子的林道然唾了一口道:“友人个屁!那个老东西一天到晚算计老子,还友人之子!”

一旁的吓人战战兢兢地问道:“大人,咱们是见还是不见?”

在准备接受否定答复的仆人就连拒绝的措辞都准备好了,听见林道然道:“见!让他大厅。”

“是。”突然仆人顿顿住。“啊?”

“带他道打听来见我!”

“是。”仆人悄悄退下。

都尉府的植被景色不错,院子里种了许多的枫树,因为现在已经是晚秋所以院子里一片新红,身处其中恍若身在云端一般。

秋锦之看着院子里的美景不禁放慢了脚步。他流连在了这样美景之下。

好在身后的仆从提醒秋锦之:“二少爷,人要跟丢了。”

秋锦之这才回神连忙追了上去。

秋锦之在仆人的带领下在穿过漫长的回廊终于是看见了在大厅面色很差的林道然。

远远地秋锦之便摆好了自己的仪态。“林大人好久不见,今日登门造访实在是唐突了。”

林都尉冷哼一声道:“我才刚走,你就来了,放心!本官是不会差你钱的!”

白泽摇了摇手里的折扇道:“非也!”

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好像是在多年前第一次见到秋鉴时的模样一般,那时候他也是一个青年,整天游山玩水,一个纨绔子弟。想揍他的人很多,偏偏没有一个人能奈何地了他。

“你想怎样?难道要加价?你这是二手货!本官是不会加钱的!”林道然摸了摸刚刚卖掉不少兵器的钱,又想到他还有三十几亩的个人田地。卖掉也能赚一些钱。只是这一下子要拿出这么多的现钱,有点麻烦。

秋锦之摇头:“非也。”由他自身散发出笃定的自信的模样,林道然看到了他身上继承了狐狸一家的气质。一样的狡猾。

“那你是怎么想的?”

秋锦之收起手里的折扇道:“这匕首我送你了,既然这匕首是你的,你不惜花费千金,夺人所爱有失君子风度况且这都是故人之物,你拿着留个念想好了。”说完秋锦之准备走,却被林道然一把拉住。

手劲非常大,让秋锦之有意思不快。“都尉大人我都说送你了,怎么你非要拦住我把钱塞到我手里不成?”

林道然立刻松手!

秋锦之:“……”这个行为真的是很扎心。

林道然因为是武将,再加上身上有一股气势,尤其的压迫人呢。“什么叫故人之物?”

秋锦之记得父亲曾经和他说过:遇见再强大的敌人,要是你露怯,示弱,那么你就输了。在谈判时永远不要露怯,哪怕无路可走!

秋锦之抬头看着高大的林道然问:“大人,您挡住草民回去的路了。”明明心里在怕的不行,可是秋锦之还是面上一派从容。

“我问你什么叫做故人之物?”林道然再次的重复了一遍。

“不好意思,是物归原主。是我说错了。”秋锦之道。

“我问你这个匕首的那个主人呢?”

秋锦之想了想,他想到白泽和他说的那些话。

“死了。”

林道然暴怒:“不可能!她不可能死!”

秋锦之一番淡定从容说道:“死了,真的死了。”

“她一定是来骗我的!”林道然的情绪有些失控:“我还想和她再打两招!她说还要破老夫的机关,拿秘籍的!怎么会死!”

秋锦之:“死两年了。”

“你怎么会知道她死了?”林都尉皱着眉头看着秋锦之。

秋锦之觉得自己刚才话有点多,现在是惹祸上身。“恩是她的一位朋友发现她的尸体,然后我了给她下葬,就把匕首当了,给她安葬了。这个匕首在我逛藏品店时,我看它样式好看就买了。”秋锦之脑子转的飞快,这个借口就被他编造好了。

林道然后退两步颓然地坐在座位上。“我还以为她在外面过的很好啊,我还以为她是看不上那个孬种!”

秋锦之表示自己听不懂。

在秋锦之离开都尉府时,原本因为筹款的林都尉晕过一次,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又晕了一次。

上次是因为都尉府查账时发现府里账目亏空严重的不行,连一万两都凑不齐,第二次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那个红宝石匕首的主人。

秋锦之叹息,他想:“那个女子叫白什么兰?”

仆从默默赶来马车,秋锦之上了马车离开都尉府。

都尉府里的林道然看着红宝石匕首,想起了那天他去将军府登门造访时,看见将军府门面依旧是辉煌,可是真的进里面才发现里面萧条的不行。院子的那些花都没有人呢去打理,在过道上还有两朵枯萎的花落在花坛旁边都没有人收拾。

至于那么已经失明的将军夫人对他的待客礼仪还是非常的不错。

那天两人客套两句以后林道然就直接切入了正题:“岚丫头嫁入了睿王府,现在一眨眼成王妃了。”

将军夫人顿了顿平息自己紊乱的呼吸,她并没有直接接话。

林都尉继续说:“昨日那那头写了一个帖子请我去顺和酒楼吃饭,你看看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贴心了,记得她小时候,天天都想着如何舞刀弄枪,天天都想着翻山越岭去钓鱼,天那么冷,她总是不怕冷哈哈哈……”

将军夫人她问了一句:“睿王妃真的让你去顺和酒楼吃饭?”

林都尉点了点头:“正是。”

“那你小心些。”

“怎么了?”林都尉觉得不对劲,尤其是刚才说到帖子的时候将军夫人面色已经变得很不正常了。

“到底是怎么了?”林都尉问道。

将军夫人道:“见了睿王妃,你不要惊讶,要以最平常的心看她。”

“嫂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将军夫人道:“你那个宝贝岚丫头在大婚当天逃婚了。让她表姐顶替的。”

“怎么可能!她不可能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林都尉直接否定这个回答。

将军夫人继续道:“她逃婚,带走了她最喜欢的匕首,其他的东西都没有匕首,难道没有逃回漠北找你们吗?”

“不可能,嫂子你一定是和我开玩笑的吧?”

将军夫人冷冷笑道:“我好好的女儿在漠北被你们教成什么样子,成天舞蹈弄剑,女儿家的仪态手艺一个都不会!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在害我女儿,我们母女相聚不到一年最后又被你们骗走,是不是很开心?”将军夫人一字一句地问道。

“嫂子您在说什么?岚丫头怎么会逃婚呢?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林都尉没有想到将军夫人居然这样说,让他听了心里很不舒服。

也许是因为看不见的缘故,她始终是目视前方。“她不配我白家,我白家没有这样的逆子!”

“嫂子,丫头若是不满意婚事一定会说出来的,不可能直接逃婚,她也没有去漠北啊!”

将军夫人冷笑:“你们随便怎么说,反正我都已经瞎了,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这个老瞎子早就已经不中用了!”

“嫂子,你怎么可以这样贬低自己。况且事情也没有一个定性。”林道然说道。

“没有定性?我这眼睛就是被那个孽子弄瞎的!我看她就是在漠北看上了那个汉子,回漠北去找她的相好去了!”将军夫人声音里带的全是悲凉,又对女儿的怨,又是难过。更多的是对林道然和将军的责怪。

“你们把我女儿教成什么样了?好好的孩子成那样一副泼辣模样!”

林道然是有话想和将军夫人说,但是她一点都没有听见,在她的眼里白若岚就是一个放弃家族,为了一己私利叛逃的罪人。永远都不配回来。

也许是因为今天说的话太多,她气地眼睛都布满了红血丝。

一旁的仆人连忙上前去吧帕子递上。

一旁的林道然都怕鲜血从将军夫人的眼睛里直接飞溅出来,虽然他在战场上看惯了这些,只是他更担心的是将军夫人这虚弱的身体。

多说无益最终林道然自己主动告别。

再次看睿王妃邀约帖子的时候,林道然的内省非常的沉重。

“造孽啊!”

已经到了秋末,天气越来越凉,有些畏寒的人都已经穿上了冬衣。在屋子里的林道然依然穿着一身薄薄的衬衫,看着院子里红彤彤的枫树。

他还记得那天他把宝石匕首送给白若岚时,那丫头对宝石匕首爱不释手。她说一定会好好保管。

这把匕首是在某次战利品里发现的,当时林道然看着匕首小巧精致就想到要给白若岚带一个。没有想到这个匕首居然成为了最后的念想。

林道然越想眉头越皱。“逃婚?眼瞎?两年前她嫁入睿王府,可是岚丫头早就在两年前死了!”心里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林道然的内心形成。“岚丫头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一团团疑点在林道然心中升起。

越想,林道然将匕首收进怀里,起身要去追秋锦之,他还有很多的话要去找秋锦之问问清楚。

这边的秋锦之正坐在颠簸的马车上看着看着道路两半的商铺,人来人往,这也是一块繁华的商业圈,不过这里商业竞争虽然恶劣,但是秋家依然能在这一块地方拥有一席之地,秋鉴虽然人不在这里,可是他却能在商业板块圈混出很好的名气可见有着非常强势的手腕。

秋锦之正想着突然马车一停。秋锦之随着惯性向前前倾。“怎么了?”

“睿王妃给您的帖子。”仆人将帖子递送道秋锦之的手里。

秋锦之打开帖子。“明日和顺大酒楼吃饭?”一直以来秋锦之从来都没有和这个睿王妃打过交道,和睿王打过两次交道。那家伙是从来不讲道理。这睿王妃给他下帖子是怎么个意思?

马车继续往前走。在到了书院,秋锦之跳下马车准备进书院,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秋锦之回头就看见骑着快马来的林道然。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