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凤劫庶女成凰这本小说哪里可以看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6 10:18

凤时锦苏顾言是小说鸾凤劫:庶女成凰中的男女主,作者是千苒君笑,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精彩的三角恋古言小说。凤时锦眼睁睁的看着相爱多年的人娶了自己的孪生妹妹,她还逼着自己亲自去祝贺这对新婚夫妇,她觉得陷入了巨大的痛苦漩涡中,一个叫君千纪硬生生将她拉了出来,让她重新感受到被人惦记的快乐!

鸾凤劫:庶女成凰

>>点击阅读:鸾凤劫:庶女成凰全文在线阅读<<

鸾凤劫:庶女成凰精彩章节导读

苏顾言冷不防逼近一步,看着她的眼睛,道:“你到底为什么要回来?”

凤时锦被他眼底里隐隐深不可测的年轮漩涡所吸引,也仅仅的失神了极短的片刻。片刻之后她回过神,云淡风轻地笑道:“我为什么要回来也需得经过你的同意吗?这京城是你的?啊不对,这京城乃至整个大晋都是你老子的,等哪一天你坐上了你老子的那个位置之后再来问我这个问题,兴许我会回答你。”

苏顾言抿唇道:“想必国师平时极是纵容你,才让你养成今日这般口无遮拦、万事不惧的性子。”

“这也碍着你了吗?凤时宁可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难道我就不能有一个人真心疼我护我吗?”

苏顾言答不上话来。

而凤时锦正是趁着这一空档,飞快地转身,往墙侧边两尺外的窗户跳去。苏顾言见状,伸手就去拉她,凤时锦见挣脱不掉又快被他给拉回去了,回头瞪他一眼,随后抓住他的手张口就在他手背上咬了重重的一口。

苏顾言疼得呲了一声。

凤时锦赶紧跳下窗户逃之夭夭。

凤时锦总是能在无声无息当中激发苏顾言的斗志,让沉静淡漠的他变得像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一样,想也不想,跟着跳出去就要去捉住凤时锦。

两人在学堂院前的老槐树下起了争执。凤时锦一边挣脱一边道:“没想到堂堂四皇子竟然是一块粘人的牛皮糖!”

苏顾言也不恼,只道:“既然皇上让你来国子学学习,我身为国子学的夫子,就有责任教化你。即便是国师再如何宠你疼你,到了这里犯了错也一样要受罚。”

几番推阻之下,凤时锦脚后一脚踩了个空,身体也往后仰去,苏顾言见状本想拉她一把,无奈却跟着往前踉跄两步,两人一起倒在了老槐树的树干上,苏顾言将凤时锦紧紧抵着。

两人俱是愣了。

空气中残留着凤时锦挣扎后的喘息,她回过神见苏顾言怔愣,心里非常恼怒,反笑道:“虽然我和凤时宁长得一模一样,你不会是把我当成她了吧,所以才这样对我纠缠不休。”苏顾言反应过来,神色依旧很冷,凤时锦抬脚便狠狠碾在了他的脚上,面露凶相,“但你就是送上门来,我也不一定看得上。”

苏顾言后退了两步,凤时锦如泥鳅一样灵活,从侧面一下子就溜脱了,提着宽大的袍裙,跌跌撞撞地往国子学的大门口跑。那袍裙下包裹着的身影,清灵如精魅。

此时,天边正挂着一道浅浅的月影。

凤时锦憋足了一口气跑到门口,终于要获得自由了,怎料迎面又是一道人影闪过,她来不及收住脚步,心里一惊,紧接着直接就冲进那人的怀里了。

凤时锦惊魂未定,一双熟悉的手已然扶稳了她。她抬头一看,见如水流银般清淡的月色之下,君千纪身量高她一个肩膀,逆着月光轮廓深浅分明,那肩上发线被淬了一层莹白清浅的光亮。

凤时锦一看见是自己的师父,悬着的一颗心踏实地落下,埋头抱了抱君千纪,粘人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君千纪道:“为师见你下学后未归,便过来看看。”苏顾言正不急不缓地从国子学里面走了出来,君千纪稍稍抬了抬眼梢,手掌依旧爱怜地顺着凤时锦的头发,眼神却微冷,落在苏顾言的身上,又道:“时锦,你惹夫子不高兴了吗,他要留你这么晚。”

凤时锦摇头,选择了沉默。

苏顾言走近了,道:“国师来得正好,今日下学时凤时锦和柳世子打了起来,将国子学砸得一塌糊涂,她还不愿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国师送她来国子学学习便是要学会以礼待人的,这般冥顽不宁岂能听之任之。”

君千纪温温道:“和柳世子打起来了么,那柳世子如今人呢?”

苏顾言道:“柳世子已经承认错误,且放他归家了。若是凤时锦也像他那般,也不会耽搁到现在。”

君千纪嘴角牵起一抹极淡的笑容,道:“像柳世子那般,犯了错立刻承认了便能得到轻恕,吸取不了教训下次还是会犯错,周而复始,柳世子不就是在不停地犯错认错么,于他有什么变化又有什么好处呢?夫子莫不是就这般教育自己的学生?这样的话,遵圣旨将我徒儿送来国子学,还真是一件不太明智的事情。”

他让凤时锦来国子学只不过是遵从圣旨,若非这样,万不会将她送来这里的。苏顾言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道:“如果犯错了以后连基本的承认和担当都没有,又怎会心服口服地去改正?国师未免太溺爱她了。”

“溺爱?”君千纪眼梢也流连着点点笑意,却十分清冷,“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徒儿,我不溺爱她谁来溺爱?”

凤时锦闷在君千纪怀里,心头一愣,随即整颗心仿佛都被煨化了一般,泛着浓浓的甜蜜和温暖。在这世上,她就只有君千纪可以依靠了,她可以闯祸、可以活得肆无忌惮,背后总会有他为她撑着,给她一片自由自在的天。

凤时锦是不幸的,可遇到了君千纪她又是何其幸运。她抱着君千纪的腰,不知不觉地收紧了。

苏顾言抿唇道:“但既然国师把她送来了国子学,就要遵守国子学的规矩。”

君千纪垂目看了看凤时锦,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为何跟柳世子打起来,为师不是叮嘱过你,不要闯祸的吗?”

凤时锦仰头,虔诚地望着他,恍若他是自己的神一样,如实道:“徒儿也没想要闯祸,只是下学的时候柳世子先对我动手,扬言要找我单挑。徒儿若是不还手,就会被他揍,徒儿第一天来国子学,与别人都不熟,求救也不会有人搭理他们就只会看戏,所以徒儿就还手了。”

君千纪不喜不怒地问:“时锦将事情说清楚了,现在夫子觉得是她错了还是柳世子错了?她为自保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夫子却硬要她认错,而柳世子挑衅在先夫子却放他回家了?是不是今天我若不来,夫子就打算将我徒儿关在这国子学里一整夜?”

凤时锦从君千纪怀里正了正身,认真地看着苏顾言点点头,道:“夫子就是欺负我新来的,假公济私。你若是严惩了柳云初,我觉得心服口服了,自然也会就我的冲动赔礼道歉的。”

苏顾言看她一眼,道:“柳世子已经被你打了。”

凤时锦道:“不能因为是他吃亏就必然是我犯错啊,夫子你怎么这样不公平?”

眼下她仗着有君千纪在这里,说得理直气壮的,苏顾言也不能过分当着君千纪的面斥责凤时锦,看来这件事也就只有他在中间两头为难。

结果君千纪又道:“夫子说了,承认了错误便可以像柳世子那样回家,往后你在学堂里惹了什么事就像夫子承认错误便是,夫子也不会留你到这么晚。”凤时锦受训地点头,君千纪牵了她的手,“好了,现在向夫子认个错吧,我们回家了。”

凤时锦便中规中矩地对苏顾言行了一个礼,说道:“对不起夫子,我错了。”

随后师徒俩转身就离开了国子学。苏顾言一个人站在原地,心里莫名的有些郁卒。好像他这样做,反而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