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杏入梦来山杏万钦山完结阅读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admin
20915
文章
2
评论
2020年9月10日08:41:45 评论 11 views

娇杏入梦来山杏万钦山完结阅读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娇杏入梦来》是一本穿越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山杏万钦山。山杏穿越到古代就算了,成了一个九岁的孩童也忍了,居然还家徒四壁,吃不饱穿不暖!娘亲重病在床,药石无用,比她大几岁的哥哥只能外出打工赚钱。日子简直没办法过了!母亲死后,兄妹两个相依为命,第一次见到父亲,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简单。本以为这是件幸运的事,而后来爹地要她代替姐姐嫁给别人。

娇杏入梦来

>>娇杏入梦来山杏万钦山完结阅读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娇杏入梦来章节阅读

这哪行呢,于理不合。

秀娘倒还是担心山杏的身份,

都说了只有我们三个人了,哪儿来的理,等有了外人再说,对了,关伯,帮我给马儿喂些草。

好咧,这是那间屋子的钥匙,明天如果夫人噢,山杏要点库的话,喊我来帮忙。

这位关伯伯还真是个妙人,山杏乐呵呵地答应了,攥着老伯塞给自己的钥匙,转身回了屋子。

泡了一个热水澡的山杏,还在秀娘的监视之下,强制着吃下了一小碗手擀面,然后爬上那张大床,在上面幸福的睡着了,当外面有鸟鸣声传来,偶尔还夹杂着一两声马的嘶鸣声,山杏才在宽大的拔步床上,伸了个懒腰,

夫人醒了?

一直等在外间的秀娘听到了屋子里传出来的轻响,赶紧站到了里间的门边。

噢,是秀娘,我这就起来了。

听到有人询问,山杏还是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在伯爵府,也不在侯府了,现在自己是在远离侯府三百里的途岭山脚下的庄子里,她立刻一个翻身爬起来,赶紧地穿着衣裳,枕边备好的衣裳还是很合身的,看来夏姑姑给自己准备得不错。

夫人,我进来了。

秀娘听到了屋子里悉悉索索的声音,就再问了一句,

进来吧,秀娘,我都说了叫我山杏就好,反正这里也没外人,再说了,我这个夫人有名无实的,最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还是别叫了,以免落了人口舌。

看到秀娘进了内间,山杏就又对着秀娘嘟囔着,秀娘却是给她说愣了。

这么看着我干嘛,我是说真的,以后这庄子上,就是我们三个人相依为命了,你看,庄子的地契都在我手上了,还有你和关伯和身契。

昨天晚上临睡前,山杏整理了一下包袱,把里面的东西都仔细地验看了一遍,才发现在聘礼单子的小册子中,夹了庄子的地契和秀娘和关伯的身契,这说明了,侯府把不把自己接回去,还真是两说了,这应该是给了自己一个安身立命的所在,昨天给自己备的那些东西,大概是因为愧疚吧,怪不得给备得那么周到。

什么,我和老关的身契?还有庄子的地契?

这话比上一句更让她受刺激,

怎么会呢?不是都说娶夫人进门了吗?

秀娘想不通其中的道理,而且,她和老关都是侯府上的老仆了,是侯夫人信得着,这才派到这个庄子上来的,哪想到,这么轻易的就被送人了,虽然是送给了侯府世子夫人,但听这位夫人一说,这夫人还保不齐能不能当下去呢。

秀娘,这事儿说来话长,我先洗漱了,然后咱们把这屋子整理出来,叫了关伯,我跟你们好好的把事情唠一唠。

秀娘木然的点了点头,掀了帘子,把备好的水从外间端进来,

夫人先洗脸吧。

看她还是改不了口,山杏也只有无奈的瞥了她一眼,不再强求了。

我来给夫人浸帕子。

看到山杏自己拿着棉布帕子去蘸水,秀娘赶紧一把抢了过来,有自己在旁边,哪还用得着主子动手,

我自己来就行了,我一向都是自己动手做这些的,秀娘歇一会儿,不然就帮我理理这些凌乱的东西。

看到山杏确实不想让自己帮她洗漱,秀娘就开始去整理那些小零碎,倒很快就归置好了,裤子叠到柜子里,在这个屋角有两个大柜子,一个装行李,一个装衣裳,刚刚秀娘打开柜子的时候,山杏就看到了,里面一撂的被子、褥子呢,倒是不缺自己的铺盖,而那些梳头的、挽发的,刚一着都归置到梳妆台上了,妆台上本来就没什么东西,大概是侯府来人的时候,都是自带东西过来的,先备了也没什么用场。

夫人的东西还真是不多,不然这些头饰、发簪什么的,就应该老大一匣子了,妆台哪里放得下,应该成匣子的放在衣柜里头的。

秀娘看到梳妆台上的那点子东西,也不得不为这位世子夫人感叹,看来真是位不被看重的,

哪就用得了这么多了,只是挽个头发,我不讲究的,就是身上这衣裳,大概也穿不了多久,这大山脚下,还是棉布的衣裳适合些。

山杏的话头秀娘并没有接,她收拾完了东西,山杏也洗漱完了,坐到梳妆台前自己梳头发,

我来给夫人梳头发吧。

山杏就摇了摇脑袋,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反正也没人看到,梳成什么样也没关系。

山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自顾自的扎成了一个马尾,虽然是穿到这里两年多了,她还真没自己梳过几次头发,刚开始的时候娘亲病着,而她自己还小,哥哥就帮她挽发,虽然挽得不怎么利落,也好歹是两个小童髻,后来到了伯爵府,有小红小花跟着,就算别的她们帮不上太多,但这挽头发倒是真不是山杏自己来,所以,山杏至今为止,还不会梳这边的头,那些挽来挽去的花样,她看着都头昏眼花的。

还是奴婢来吧。

看到山杏自己随便扎成一绺的头发,就知道她是被人侍候惯了的,那样散落的头发哪成个样子,不得让人笑话死,

没事儿,这样挺好,还不勒头皮,还清爽凉快。

这都深秋了,别说是在山脚下,就算是城里,也跟凉快没有多大关系了。

山杏你听话点儿,这样的头发走出去,让人看见笑话死了,还以为奴婢我不尽心呢。

听到秀娘在这个时候换了称呼,山杏偷偷地咧开了嘴角,看来,自己在这里的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至少这两个人,都不是势利矫情的,只要自己好好的跟他们相处,也许自己期许的平淡日子,就这么出现在眼前了。

秀娘,你去叫关伯进来,我们三个人开个小会儿,看看以后我们该怎么过日子。

梳好了头发,山杏对着铜镜照了照,很是满意,不愧是侯府置办的东西,这铜镜照人,比伯爵府上那面清楚多了,也可能伯爵府上没给自己置办好的,这个山杏就不知道了,她也不在乎,只是吩咐了秀娘去叫关伯。

三个人坐在外间的方桌旁边,本来关伯和秀娘是不肯坐的,奈何山杏硬拉着两个人坐下了,

你们两个人坐下,我们才好慢慢谈,要说的事情多,一句两句的也说不明白。

山杏拄着下巴看着两个人,慢条斯理的说着,关伯和秀娘对视了一眼,还是听了山杏的话,围着桌子坐了下来,只是,两个人很自觉地坐到下首。

我也不跟你们说什么客套的,也不想隐瞒,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世子爷病了,病得还很重,看了很多大夫都没有好转,侯府就想要找个人冲喜,门户太低的侯府相不中,门户太高的,人家也舍不得闺女,我来自永嘉伯爵府,是记在大夫人名下的嫡出二小姐,其实我娘是位姨娘,我是庶出的。

山杏说这话的时候,也没什么自卑感,她对这个时空里的嫡庶之分,并不太放在心上,她可不管别人是什么看法。

侯府去伯爵府求娶嫡女,因为侯府知道伯爵府的嫡出小姐,以前得过天花,伤了容貌,就想着,这样的门户也算相当了,虽然算是低娶,女方还有缺陷,但现在世子的情况不好,事急从权,也只能认了,他们只是没想到,伯爵夫人也是舍不得自己闺女的。

虎毒不食子,就算是再恶毒的妇人,也少有不心疼自己孩儿的,自己只不过没有被人心疼的命罢了。

所以,我就代替长姐被嫁进侯府了,等到侯府发现被欺瞒了,这边也已经礼成了,侯府觉得不甘心,但好在,我嫁进了侯府,世子竟然真的醒了,所以我才被有被退回去,就来到这个庄子上了。

秀娘和关伯两个面面相觑,这位世子夫人还真是着人可怜的,只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在任何一个大宅门里头,这种被嫡母卖了庶子庶女都不在少数。

不过这件事情,我觉得两边都有错,侯夫人去伯爵府求娶嫡女,伯爵夫人不可能不知道人家想要求娶的是嫡长女,她却李代桃僵,把我这个记名的嫡女嫁了过来,这是伯爵夫人的错,但侯府既然诚心求娶,就应该交待清楚,不应该话说得不明不白,连庚帖都不仔细查验,最后铸成大错,这就是侯夫人的错了,总之,两边都有错处,只是,被牺牲的变成了我。

山杏也有点为自己的命运叹息,但现在,她却有点庆幸自己被嫁到了侯府,虽然现在被遣送了,可却因此而能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她还是很开心的,高门大户那些勾心斗角,她还是不想参与的,而且,以她的智商,她觉得自己也不够格参与,与其为了锦衣玉食,呼奴唤婢,而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不知道哪一日就被暗箭射中,还不如早早地脱离那个事非之地。

不过我也很高兴能被遣到这个庄子上来,我来之前不知道是个这么小的院子,现在看到只有这么简单的人口,我还是很满意的。

我在来庄子之前,夏姑姑说等我及笄的时候,就把我接回去行大礼,但我却在她给我的包袱里,看到了这个庄子的地契和你们两位的身契,我就知道,我能回去的机率很小,但我不在乎,我更在乎我不会被再次出卖。

现在就是你们两位做出选择的时候了,我不强求你们两位留下来,因为你们原本是侯府的家奴,那地位自然是跟现在不同的,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而跟了我,真就变成了小小的仆役了,所以呢,如果你们谁想要离开,或者两个都要离开,也没什么的,我会还了你们的身契,你们是以自由之身出去生活也好,还是拿着身契重回侯府也好,我都不拦着。

山杏把两人的身契拿了出来,摆在面前的桌子上,

现在是你们轮到你们做决定,只要伸伸手,就OK了。

秀娘和关伯可听不懂什么OK不OK的,他们只知道,现在他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了,或走,大路朝天,各不相干,或留,相依为命,不离不弃,两人再次目光相接,里面自然少不了纠结。

谁都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拥有自由,可以不用再受束缚,可从没得到过自由的人,一旦真的走了出去,他们将怎么生活呢,没有亲人朋友,没有田庄土地,没有屋宅房舍,这一走出去,人是自由了,如何安身立命就成了问题,况且,秀娘看了看对面的小姑娘,她突然有些舍不得,虽然她听起来说得井井有条,不急不徐,但她毕竟只是个几岁大的孩子,如果把她自己扔在了这山脚下

秀娘想一想都后怕,自己刚来到这儿的时候,还有老关陪着呢,都吓得夜夜睡不着,好久才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这个小姑娘才刚刚来到这里,不说她怕不怕这样的环境,只说她生在侯爵之家,一直是被人侍候着的,如果只剩她一个人,她能不能自理自己的生活,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小姑娘,她都觉得自己不能走,也没法儿走。

山杏,我想留下来。

秀娘轻声的说到,就看到山杏的眼里起了一层水雾,她就那么盯着自己,看了好久,直看到两只眼睛重新变得清澈,然后听到山杏轻声地说了一个字,

好!

只要你留下就好,从此我们相依为命。

山杏,我也想留下来。

关伯看到山杏望过来,急忙肯定地点着头,

我是真的想留下来,在侯府已经呆了很多年了,自由虽然是好的,可一想到我从这里走出去,我就突然发现,我根本没办法独立生活,已经适应了一切有人指派,有人安排好的日子,如果依靠自己出去挣天下,对我来说确实有难度。

山杏听了这话,就呵呵地笑了起来,这还真是大实话,可她也知道,这两个人,肯定也是不想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庄子上的,好人自然有好报,自己一定要让他们两个,过上富足的日子,

这是你们自己的决定噢,从此以后,你们可就要跟着我混日子了,不许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秀娘和关伯一起摇着头,又一起点了头,

决不后悔。

山杏把面前的两张身契收好了,自己也是冒出了一头的汗,这确实是遇上好人了,如果是两个心怀不轨的,自己一个小孩子,被人拿了身契、地契,抢了嫁妆,再杀了灭口之类的,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侯府可是一时半会也不会来人察看的,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人,大多还是纯朴善良的。

那好,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我们就商量一下,以后的日子我们怎么过。

山杏对于自己的冒险,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还能怎么过,以后我们就跟着山杏呗,反正以前这庄子也就是我和老关,现在多了个你,也就是多做一口饭吃,日子还不是一样。

秀娘倒是知足的很,看来对这种轻松的生活,她也是习惯了。

以前的日子也太过单调了,而且看你昨天晚上的手擀面,连点儿卤菜也没有,这吃喝上也应该不太富足。

山杏直接就从吃喝上头下手了,五脏庙给供足了,才能想其它的,

嗯,我和老关每个月只有二两银子的月例,这月例如果说是在城里,倒也不算少了,可在城里时,吃喝用度上,都是府里解决的,而在这里,只能靠自己,所以这吃喝上自然要紧凑些。

山杏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咱们得想办法改善这样的生活,即使在这样远离城市的小院子里,咱们也得活得有声有色才行。

即使日子平淡,也要活出精彩来,这才不枉了自己来这个世上走了一遭,日子是人过起来的,总要先有面对的勇气,才能勇敢创造未来。

山杏说要怎么改变呢?

关伯也来了兴致,虽然说对出去闯荡没什么信心,但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儿上,他还是想有所改变的,毕竟这庸庸碌碌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几年了,现在来了个小丫头,他希望她能给自己的生活注入活力,不然,就这么困在院子里等死,也不是他想要的。

你们的月例银子,从这个月开始,就归你们自己所有,可以自已攒着留着急用,我现在既然是这个庄子上的主人,以后这个庄子上的花费就归我了,你们只要做好事就行,银钱上不用担心。

听到不用自己掏银子过日子,还能攒下钱来,关伯和秀娘都有点儿不可置信,他们觉得小姑娘身上也不能有多少钱的,完全忘了,山杏现在还是世子夫人的身份。

山杏,这庄子看着不大,一个月的花费也不小,就说这洗洗涮涮用的皂角,吃吃喝喝用的菜金,都不是小数目,咱们可得省得点儿花,我们俩个攒银子也没什么大用,山杏就一起搁在庄子上花用吧。

秀娘的话还真是让山杏挺感动的,能在陌生的时空里,遇上这两个人,可见上天对自己有多么厚待。

不用,花费必然是有的,但咱们也得想办法挣钱啊,不能为了省钱而不花钱,我们要为了花钱而挣钱,这才是过日子的办法。

山杏的小脸上,一提到挣钱就是一片光彩,

挣钱?拿什么挣,这么偏僻的地方,根本没有来钱儿的门路。

关伯的话山杏却不敢苟同,只要有想法,就一定有门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关伯,你们现在如果要买菜买米买布料,都要去哪里?

这庄子里连个菜叶都没看到,明显这里没有菜地,那就说明他们肯定是要出去买菜的,那有买菜的地方,就应该会有集市贸易了,

我们顺着门前的路往东走,用小半个时辰,就能到前边的一个镇子上,镇子那里每天有集市的,到中午的时候散集,我们想买什么那里都有。

就说肯定会有集市的嘛,这就简单了,自己看看有什么能让自己发挥的,如果在不动用本钱的情况下,能打理好庄子上的日子,自己就算胜利了,如果还有赢余,那就算是大捷,

那平时秀娘和关伯谁去赶集市呢?

山杏想着跟着去趟集上,观察观察情况,再决定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我去的时候多,除非秀娘要买什么绣线、缝衣针什么的,我怕买错了,秀娘就会亲自去的。

关伯表达还是自己出去的时候多,

秀娘,你竟然会绣东西吗?

对于刺绣,山杏还是挺向往的,这时的女子都手巧得很,绣出来的花样让山杏眼花缭乱,美不胜收。

山杏虽然在伯爵府里学习两年了,琴棋书画倒是没少学,可这做衣裳绣花她可是半点不会,她可是知道的,女儿家不会作这些女红,在这个时空根本没法生存,外面的成衣贵且不说,自家老公的内衣,是一定要自己亲手做才行的,而且,现在自己也得给自己做衣服呀,不然自己穿什么呢,全靠出去买的话,自己的日子也顶不了多久的。

当然啦,不然怎么叫绣娘呢,全是因为她的绣活好,绣娘绣出来的东西,活灵活现的,就是侯府的老夫人,见过了那么多的好东西,也对绣娘的手艺赞不绝口。

还没等秀娘回答,关伯就抢着替她答了,山杏这可是意外之喜了,还以为只是会呢,原来竟然是精通,这可太好了。

秀娘,原来你是绣花的绣啊,我还以为是清秀的秀呢。

秀娘赶紧答到,

是清秀的秀,原来是因为我的绣活好而改的名字,但写起来有些麻烦,管事登记名册的时候,就找了个谐音的,就用了清秀的秀了。

原来自己没看错,还以为身契上写错字了呢。

那行了,今天的小会儿开得很成功,现在我们要吃早饭了,吃过了早饭,我就要清点我的嫁妆了,你们俩可不许偷懒噢!

关伯和秀娘赶紧点头答应下来,果然有个小孩子,日子就变得热闹起来了,秀娘去做了些小米粥,烙了几张白面饼子,拌了些小青菜,端上桌的时候,秀娘就有些不是滋味,想来,山杏应该没吃过这样的早餐。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沈清婉傅玉珩小说完整版阅读 古代言情

沈清婉傅玉珩小说完整版阅读

沈清婉傅玉珩小说完整版阅读,沈清婉傅玉珩的小说已经完结了,这本小说名为《玉骨天香染国色》,又名《绾君心》,由作者七哥精心编写,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傅玉珩忌惮于沈家的兵权,无...
绾君心by七哥全章节阅读 古代言情

绾君心by七哥全章节阅读

绾君心by七哥全章节阅读,《绾君心》小说的作者是七哥,主人公是沈清婉傅玉珩,又名《玉骨天香染国色》,是一本古代宫斗言情小说。一入深宫深似海,爹爹明明告诉沈清婉是皇上要娶自己,可皇上...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