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婚总裁请放手秦梓叶和严子诚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admin
2089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9月16日13:12:01 评论 6 views

弃婚总裁请放手秦梓叶和严子诚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弃婚总裁请放手》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人公是秦梓叶和严子诚。秦梓叶利用家族势力,如愿以偿嫁给了严子诚。在结婚当天,严子诚因为白莲花的一个电话抛下了秦梓叶。这是一场交易婚姻,只有秦梓叶付出了真爱,注定了两人之间的不平等。婚后,秦梓叶知道多艰辛,而她不知道的是,有人在背后暗箱操控这一切。父亲突然离世,秦梓叶意识到这件事并不简单。她遭人算计,跌落谷底,竟是被囚禁的错开父亲葬礼。

>>弃婚总裁请放手秦梓叶和严子诚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弃婚总裁请放手章节阅读

而这个身影正是程青青。

早在秦梓叶踏入这个会场的时候,不仅是严子诚接到了通知,程青青也收到了关于秦梓叶的消息。

这不,刚想要悄悄为难她一下的时候,却不料秦梓叶直接被服务生带到了严子诚的房间。

要知道,在这个地方的单独休息间是有限的,只有身份高贵的人才会被单独安排到休息间里。

这秦梓叶非亲非故的,怎么可能会有房间。

所以,房间里的人,一定有问题。

然而,程青青偷听过程中,却白了脸。

这个声音,是严子诚的。

而她现在偷听到一半,没有料想到秦梓叶会突然打开门,也就有了现在这么尴尬的一幕。

程青青阴沉着一张脸,狠狠的瞪了一眼那秦梓叶后,这才赶紧从地板上爬起来,一边故作无知着:子诚,子诚哥哥这么巧啊,你在这个房间里。我刚才看见秦小姐被人带过来了,有点担心她的安危,所以就特地过来看一下,没有想到原来房间里的人是你啊。

她尽可能的把话说的轻松一些,为的就是掩盖自己刚才的一举一动。

严子诚依旧是戏谑的眼神,盯着程青青打趣着:想不到青青竟然也有这么关心别人的时候啊,那我倒是要替我今天的舞伴好好感谢你了。

程青青整个人僵持在了原地。

他说,秦梓叶是他今天的舞伴?

开什么玩笑了!为了等今天,她背地里可是排练了不少时间的,怎么可能被这个女人给糟蹋了。

说不慌乱那绝对是假的。

她程青青丢不起这个面子。

所有人都知道她程青青爱慕着严子诚,好不容易盼到了严子诚要离婚了,她也和闺蜜们都抛出话了,到时候她绝对不能被打脸。

只见程青青直接扑到了严子诚的怀里,一边撒娇一边埋怨着:子诚哥哥,你还在生我气吗?如果你对那分红不满意的话,我还是可以和我父亲去商量的,今天你不是说过会宣布一个重要的事情吗,怎么这会就又开起我的玩笑了。

然而,严子诚却完全不理会,反倒是再次将自己的视线锁定在了一边想要逃跑的秦梓叶身上。

轻易的拨开程青青的手,严子诚提高了自己的分贝着:秦梓叶,没看见我头发还没有吹干吗,愣着做什么?

原本蹑手蹑脚想要离开现场的背影,一瞬间绷直后背,整个人耸立起来,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

严子诚,翘李来来!

心里头低咒了一声,可表面上,秦梓叶却还是要面带微笑着:严总,其实我觉得我手法不太好,我连自己都打理不好,万一弄疼您就不好了。我看的出来,这程小姐绝对是贴心细致入微的人,不如叫程青青小姐帮忙就好了,我肚子还是有点不舒服,想要去个洗手间哈。程小姐,那就摆脱你了。

秦梓叶全程点头哈腰着,自认为说服了对方后,转身就想要灰溜溜的离开。

然而,那腹黑男人完全将她吃的死死的。

大手一挥,将事先准备好的银行卡丢到地上引诱着:五十万,加上刚才的五十万,这张卡里刚好有一百万,你

老板,毛巾在哪里,我现在突然觉得我手感特别好,就算是来十个我感觉我也能擦的干净。

嗖的一声,原本想要逃窜开的秦梓叶眼眸一瞬间绽放出精光,动作灵力敏捷,完全不像是一个刚打完点滴的人。

程青青的脸色晦明晦暗的变化着。

这严子诚,摆明了就是故意在给她难看。

果然还是因为她父亲的关系吧

子诚哥哥,我知道你在生气,这样吧,我去找我父亲商量一下,毕竟我现在也算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妻了,等过了今天,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我们没有必要因为一点小利益就破坏了两家之间的感情,你好好考虑一下,你不要忘记了,当初这秦梓叶是怎么逼迫你娶她的,这个女人背后花招多的很,我现在就去找我父亲商量。

程青青眼眶有些泛红,急匆匆的撇下这番话后,转身就直接冲了出去。

该死的秦梓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现在出的丑,他日一定要你加倍的还回来!不就是一个秦家吗,秦伦倒下了,下一个就是你母亲了,我要将你所在意的一切,全部都摧毁掉!

程金斗的房间里,程青青与他争执不下着。

看着自己女儿苦苦哀求着的样子,程金斗有些无奈的叹息着:我的傻女儿啊,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那严子诚就是一只老狐狸,你不要看他人畜无害的样子,背地里若是阴狠起来的话,我都要忌惮三分。这件事情没有的商量,若是我这次退让了,下一次他只怕就要蹬鼻子上脸了,你想想,现在我们先收拢他,到时候我要是退位了,这些东西还不都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你啊,就是太年轻了,被那严子诚轻易的就带偏了。

这严子诚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叫他的女儿三番五次的为他讨好处着。

可程青青完全听不下去,满脸泪痕恳求着:爸。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帮我的,你之前不是说了吗,只要秦伦倒下了,那秦梓叶对我来说就没有任何的震慑力了,可是现在呢,那秦梓叶反倒是和子诚哥哥越来越近了,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就要失去他了啊。

她对严子诚有多在意,她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不知道。

程金斗有些为难,一边是自己最疼爱的女人,一边是自己的利益,这两个,他都不能轻易的取舍。

最终还是心疼自己的女儿,程金斗将程青青搀扶起来一边应答着:好了好了,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那秦梓叶也留不了多少的时间了,到时候我会把秦家吞并下来,秦梓叶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的心血被断送在这边,你现在呢,只需要好好的抓牢严子诚的心,剩下的事情父亲自然会搞定,我还有事情要忙,你先出去吧。

听见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后,程青青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着。

破涕为笑后,程青青这才迅速打开自己的包包开始补妆着:好。爸,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不过你医院那边记得把他们的嘴巴封严实了,我就害怕那秦梓叶去查出点什么事情来,还好这个场地是在我们这里的,想要毁掉证据简直是轻而易举,晚上的宴会,我一定要抓紧时间让子诚哥早点宣布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恩。上次你安排的那几个人嘴巴封严实了吗?那天婚礼上严历军那老不死的东西脸色可难看了,这就是辜负我女儿的下场。你放心吧,只要有爸在,一定会让那严子诚心甘情愿的娶你,何况我的女儿这么出色,好了,我还有一些工作没有解决好,晚点等我的好消息就是了。

谢谢爸。

刚好补妆完,程青青颇为满意的合上自己的包,踩着高跟鞋优雅的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严子诚的休息间里。

秦梓叶有一肚子的窝火,也只能借此用在给他擦拭头发的功夫上了。

就在严子诚以为自己的头要被搓秃噜皮了的时候,秦梓叶终于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严子诚顺势接过干净的毛巾,一边擦拭着自己肩头上的水渍一边调侃着:秦梓叶,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力道有点不太对?

最近他倒是越来越喜欢看见这个女人暴跳如雷的样子了。

一副受了欺负,还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严总,我这是头一次这么伺候人,你要是不满意的话,以后可以多聘请我多给你擦拭几次头,说不定哪天我就信手拈来,熟悉的不得了。宴会好像要开始了的样子,我就先出去了哈。

难得的是,严子诚这次竟然没有阻挠她,放任秦梓叶离去。

的确,虽然说是七点才开始宴会,但是碍于场合为题,不少人都提前一小时或者半小时就抵达了现场。

而外面基本上也已经开始走流程了,不少宾客已经开始享用起这丰盛的晚餐了。

本来就是严家公司自己开拓的一个活动,所以也没有往日那么拘谨的样子。

这不,秦梓叶刚走出来的时候,就遇见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张姐正和那人事部的林经理打情骂俏着。

只是那林经理颤抖着的样子,将他的小心思给全部出卖了。

张姐笑眯眯着,摇晃着自己手里头的红酒杯略带痴醉着:林经理,你的眼光确实是不错啊,昨天给我们调遣过来的新人确实是挺能干的,不错,身为一个过来学习的孩子,还是有不错的资质的,以后要是有这样的人,多多介绍一下给我哈。

扑面而来的红酒味叫林经理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但是碍于张姐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手臂,林经理不得不咕噜吞咽着唾沫一边点头附和着。

说曹操曹操到。

林经理在看见秦梓叶的时候,一瞬间就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

当下立马拨撩开了张姐的手,热切的将秦梓叶拉拽到了张姐的跟前一边夸大其说着:小秦啊,刚才张姐和我说了,说对于你的工作她非常的满意,啊对,说你工作态度非常的好,张姐的眼光一向很高的,能得到她的表扬,绝对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日后你好好干,跟着张姐混,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啊!对了,我还有事情要和总裁说一下,张姐好像有点醉了,你帮我照看一下她哈,可千万不要有什么闪失啊。

在最后一句话里,林经理特地加重了自己的咬字。

面对这个烫手的山芋,秦梓叶是甩都甩不掉。

最终也只能认命的轻嗯了一声,将脚步已经飘忽不定的张姐搀扶到了附近的座位上,找服务生要了一杯温开水,递交到了她的手里。

秦梓叶从桌面抽了几张纸巾起来,细心的帮张姐擦拭着嘴角的污渍一边关心着:张姐你还好吗,我看你好像很是难受的样子,红酒就不要喝了,你已经醉了,先喝点温水吧,也不知道你先吃东西了没有,要是空腹喝酒的话,一会你会很难受的。

哪知,秦梓叶刚帮她擦拭完嘴角想要收回自己手的时候,却突然被张姐擒住了自己的手。

张姐睁开眼眸,目光炯炯有神,哪里像是一个喝醉了的女人。

张姐?你

秦梓叶瞠目结舌。

张姐轻笑,侧开头,盯着不远处的那身影看了许久后,这才苦涩着:我没醉,谢谢你了。有时候假装喝醉,也只不过是想要寻觅一个理由留在一个人的身边罢了。我没事,你可以四处去逛逛,你发的文件我已经看过了,确实是很不错,严总能挖到你这样的人才,确实是我们公司的福气,日后应该还会有很多需要合作的地方,以后在说吧,今天虽然说是公司庆功宴,但是知道点内幕的人都知道,那作品是你设计出来的。也算是属于你的宴会吧,去吧,不用管我,刚好我也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恰巧肚子也有点饿了,秦梓叶也没有推拒着:好,那你要是有不舒服的话在喊我。

起身,秦梓叶找到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随意的装了一些熟食,就孤身一人坐在了一旁的餐桌上。

耳边萦绕着的全部都是别人的欢歌笑语,明明是很欢乐的一个场合,为什么她的心却越发的苦涩。

右手捏着的叉子,轻轻颤抖着。

感伤,有时候就是这么突如其来,让人束手无策。

害怕被人看见,秦梓叶连忙捧起自己的盘子,神色匆匆的来到了门外。

不得说,这严子诚为了准备这个庆功宴,还真的是下了心血的。

外面灯光恰巧打在了泳池上,晕染出一抹深蓝色,格外的好看。

外头有些冷,可却叫秦梓叶清醒了不少。

趁着还没人的时候,秦梓叶迅速的将自己的泪水擦拭干净,这才继续将自己盘子里的小蛋糕吃完。

然而,就在她准备起身的时候,却意外的撞上了严子诚。

严子诚盯着她的眼眸看了许久后,这才故作轻松着:怎么,今天晚上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吗?还是说,这个东西你不喜欢?

说话着的时候,严子诚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拉开有些距离后,再次后退了一些。

秦梓叶先是楞了一下,迅速的将自己唇角的蛋糕渍擦拭掉后,这才赶紧起身远离了泳池。

稍稍停顿了一下后,秦梓叶这才小心解释着:没事,就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觉得有些感伤而已,严总有什么事情吗?里面活动应该要开始了吧,我和他们都不太熟悉,就打算出来透透气,不是很适应这样的场合。

她可不想要在这个地方招惹到那严子诚。

严子诚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稍稍侧开身,不敢对视秦梓叶。

没事就好,外面那么凉,你还是进去吧,一会我还有个事情想要问你

就在两个人交谈着的时候,程金斗的声音却突然从他们背后传出来:原来严总在这里啊。刚好,今天有个这么豪华的大泳池,若是不利用起来的话,那岂不是可惜了,我刚才有问过这个场地的负责人,他说下面这些水是温的,所以就算下去的话,也不会着凉。那边还有换洗的泳衣,难得出来,严总是不是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好身材?

原本还空荡荡的泳池边缘,因为他的声音,一下子就围聚了不少的员工。

而不少人也充满了期待。

要知道,严子诚除了脾气古怪之外,几乎完美到无可挑剔,特别是那身材,简直叫人垂涎三尺。

严子诚眉头微皱,开口拒绝着:我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秦梓叶就直接绷直了自己的身体,一把拉拽住了严子诚的胳膊帮他拒绝着:他,程伯父,不好意思,他不能游泳。我的意思是,他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吹了点风不太能下水。

秦梓叶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帮自己,这一点是严子诚出乎意料之外的。

而且,这个女人,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果然,当初他的记忆,出现了偏差,对吗

想着的时候,严子诚背地里默默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将自己的视线全部凝聚于秦梓叶的身上。

明明是瘦弱的不得了的一个女人,竟然有勇气站出来保护他。

难得看见秦梓叶竟然也有护犊子的时候,程金斗当下就笑出声来了,步步紧逼着:哦,这不是秦伦的女儿吗,上次你父亲遗憾离世的事情我很抱歉,不过那时候我也是有特殊任务在身上的,我那时候也只能执行我自己的义务没有办法,小秦你应该不会责怪程伯父的吧?而且,现在你这样保护一个可能是伤害你父亲的凶手,你觉得适合吗?

不得不说,程金斗确实是很会打攻心战。

一开始还意志坚定着的秦梓叶,明显身形稍稍晃了一下。

看出了她的端倪后,严子诚终于抬头,直视上了程金斗。

果然,这件事情也和程金斗脱不了关系,现在脏水已经打算泼到他的身上了。

另一边,因为本能护住严子诚的动作,引得一边的程青青醋意大发。

只见程青青大步走上前头,伸出手直接拉开了秦梓叶的手,一边愤恨着:秦小姐,麻烦注意一下你自己的身份,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男人是我的未婚夫吧?你已经是他的前妻了,你现在当着我的面公然与我的未婚夫勾搭着,不太好吧?

闻声,秦梓叶的手果然一瞬间就松开了。

是啊,她怎么一瞬间就忘记这个事情了。

只是想到有人要为难严子诚,她竟然就情不自禁的站出来。

秦梓叶的脸颊稍稍发烫了一些,朝着严子诚的方向鞠了个躬一边道歉着:对,对不起程小姐,是我的失误。我也只是担心我们严总的身体,并没有恶意,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给你们带来困扰真的很抱歉,我刚好想起来还有一份报告没有做完,就先不打扰你们了。

表面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秦梓叶眼里头那抹担心却不能演出来的。

搞笑了,我自己的丈夫我能不知道吗?他说的不舒服,只不过是为了掩藏对你的厌恶罢了,我丈夫的身材自然是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观赏的,秦梓叶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一些?对吧,啊有猫,这里为什么会有猫。

就在程青青炫耀自己的存在的时候,脚边却突然传来一阵毛茸茸的感觉,她惊叫了一声,拉拽住严子诚就直接倒向了泳池里。

严子诚的身体也在那一瞬间僵直

他,不会游泳,甚至对泳池、大海之中地方留存着阴影。

这也是那时候他为什么要一直拒绝的意思。

没有想到,阴差阳错的,竟然直接被人拉拽了下去。

救我子诚哥哥,救我。

程青青因为惊恐,倒是忘记自己会游泳这件事情,当下就惨叫连连寻觅着帮忙。

可严子诚在下水的时候,腿就已经抽筋了,完全抵御不了,再加上恐惧,整个人脑袋便直接没入了泳池里,完全没有机会求救。

想都没有想,秦梓叶纵身一跃直接跳入了泳池内。

不管严子诚过去怎么对待自己,至少在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能让他的短处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他的身份和地位,一旦被人抓到把柄,绝对是致命的危险。

秦梓叶的身体虽然看起来瘦巴巴的,没有半点肉,但是游泳起来的速度却是快的竟然。

子诚撑住啊。不要担心,不会有事情的,忍住,马上就好了。

秦梓叶在心里头默念着,手头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停下来。

她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已经捞着严子诚来到了边缘,在群众的帮忙下,严子诚很快的就被七手八脚的抬上去。

兴许是上天保佑,严子诚的脚还在抽筋着。

当着众人的面,秦梓叶也不顾自己身上还湿哒哒的,直接提高自己分贝着:严子诚脚抽筋所以动不了溺水了

自顾自的喊完这番话后,秦梓叶立马就开始施展起最有效的救援。

不过因为心理阴影,严子诚已经有些失去神志了,看他的样子,似乎还呛了不少的水。

秦梓叶不敢迟疑,迅速的在严子诚胸口做着紧急救援,到最后,她甚至不顾颜面和其他人的舆论,俯身,与严子诚嘴贴嘴,为他做着人工呼吸。

严子诚,你千万不能出事啊

秦梓叶的眼眸有些发红。

当年,他也是这样把严子诚从海边救回来的,只是那时候她没有多余的力气,将严子诚勉强拉回安全区域后,自己也昏过去了。

这段回忆对严子诚来说,是终生不想回忆起的,而她,也被迫终生不能提起。

阴差阳错的,最后严子诚却误以为救了他的人是程青青,最后通知到大人耳朵里,舍命抱着他们在山路上奔波着的,则是尤淑敏。

迷迷糊糊间,严子诚睁开眼睛,看见的便是秦梓叶那双眸含泪的样子。

记忆仿佛与当年重叠,最后吻合在了一起。

是你

严子诚唇色有些苍白,缓慢的伸出手,艰难的触及上了秦梓叶的脸庞,还想要确认点什么事情的时候,秦梓叶整个人就直接被人拽走。

被人捞上来的程青青怒火中烧,大步流星的走向了秦梓叶的方向,抬起手直接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一边咒骂着:秦梓叶,你还真的是不要脸了,我说呢,最近子诚哥哥为什么会对我忽冷忽热的,原来背地里就是你这么一个狐狸精在搞鬼啊。我告诉你,本来今天宴会是要宣布我和子诚哥哥订婚的消息,想不到你为了阻拦这个事情,连这阵事情都做的出来啊。这小猫也是你安排的吧?我送你们一起去死!像你这种贱女人,就应该和你的父亲一起去死!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报告医妃王爷他又在装傻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报告医妃王爷他又在装傻全文阅读

报告医妃王爷他又在装傻全文阅读,报告医妃王爷他又在装傻是一本讲述了女主角柳拭眉穿越之后强势逆袭的言情小说。小说中柳拭眉是二十一世纪极为出色的女医生,却在猝死之后成为了被人设计陷害的...
超爽黑啤都市古仙医阅读小说完整版 言情小说

超爽黑啤都市古仙医阅读小说完整版

超爽黑啤都市古仙医阅读小说完整版,由超爽黑啤创作编写的《都市古仙医》小说故事中,男主角叶不凡从一个普通小伙变成了第一神医,凭借古医门医术逆袭的他,不仅拥有了超绝的医术,更是有着一套...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