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诗语李鸿喻重生小福女全本免费全文无广告

admin
20862
文章
2
评论
2020年9月16日14:16:35 评论 12 views

林诗语李鸿喻重生小福女全本免费全文无广告,《重生小福女》的主人公是林诗语李鸿喻,讲述了女主重生后的故事,文风幽默诙谐。林诗语前辈子因为过于肥胖,被同父异母的姐姐害了!而她也无比相信相公的甜言蜜语,说喜欢她圆滚滚的身材。直到她过度肥胖,常年需要卧床后,林诗语才识破这对男女的奸计。重活一世,林诗语再也不相信胖美人的说法,带着神秘七星古币重生,她林诗语站在云端的人!

重生小福女

>>林诗语李鸿喻重生小福女全本免费全文无广告<<

重生小福女章节阅读

林诗画瞬即脸色一阵苍白,林诗语的话狠狠地戳了她的心窝子,若传出去,可是说她不念手足之情,一时到也不好再说什么。

好了,二妹妹莫要生气,上回的事是我的手帕交们不对,不过,我也曾说过她们,想来是不会了。

林诗韵说这话的时候目光闪烁,显然,她也是底气不足。

我不气,咱爹说过了,生气可是吃饭不会香!林诗语傻乐道。

看到林诗韵气得说不出话来,别提她有多欢快了。

林诗韵见说不动林诗语,无奈之下,只得带了林诗画往花园子里行去,在一处临水亭里,她的手帕交们正等着呢。

姐姐,咱们去另一边吧!林诗音俏皮的朝她眨眨眼。

林诗语回了个浅浅的笑容,招呼了香果挽着她,一众人便去了花园子的另一边。

行至一宽阔地带,远远瞧见一群少男少女正在围在那里,不时爆发出欢呼声。

林诗语转头笑道:音儿,要不要去玩那掷壶投箭,还有射靶!武将家多是设有这些娱乐。

林诗音有些不舍的看了看那人群处,后又抿嘴笑道:不了,还是陪着姐姐吧!

林诗语心中盘算着,她准备今日就带了自家妹妹专往人多的地方钻,这样,就不会落了林诗韵的圈套。

那咱们去瞧瞧吧!好像挺热闹的。林诗语嘴上提议,心思却是转过诸多念头。

林诗音果然不疑有她,很是欢乐的扶了她往人群中行去,这边多是武将家的子女。

见到两人过来,很是开心的招手,叫两人一起去玩。

咦,诗语妹子,你的脚怎地崴了?

是啊,可是练武练的,要不要紧啊?

俺爹说,俺家的虎骨酒最好,那虎骨可是在长白山上打下来的大虫,当场剔下丢到好酒里泡上的。

林诗语闻言,心中暖暖的,自然是一一答谢,原来,她离开林诗韵还可以受到这些人的尊重。

上辈子,她一直跟在林诗韵身边,很是被那些官家姑娘取笑了,从头到回投过来的目光除了鄙夷就是漠视。

呀,诗音妹子,赶紧过来,咱们比比掷壶投箭,上次我输给了你,却是回家练了好久。

一位梳丫髻的小姑娘,正值二月枝头豆蔻,生得浓眉大眼,两颊晕红,肤色略黑,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蓬勃朝气。

林诗音跃跃欲试,又回头看了林诗语一眼,很是不放心她一个人留在此处。

林诗语不识得那位姑娘,估摸着应是林诗音的手帕交,笑道:还不快去,可莫要落了咱林府的威风,仔细爹爹回来捶你。

那小姑娘笑道:我爹乃明威将军阮骑都尉,你定是诗音妹子的同胞姐姐了,我比你大些,你只管随了诗音妹子唤我一声秀秀姐。

见过秀秀姐!林诗语从善如流的答道。

林诗语催了林诗音去跟阮秀秀比掷箭,自己叫香果与香菜扶了,挑了一高地儿坐着,远远看着林诗音在那里掷箭玩。

姑娘,可是累着了?香果见林诗语神情恍惚,很是有些担忧。

林诗语摇摇头,布满肉窝窝的小手撑在下巴上,秀眉紧拧,她该如何做呢?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香果,我记得头回见到你时,你曾说过,你的轻功是四人中最出色的?

香果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回道:姑娘到是好记心,奴婢确实曾说过,不知姑娘有何吩咐?

林诗语心中暗道:难道自己真的那般蠢?上辈子为何丫头们和自家妹妹多有提醒,自己还是像着了魔似的,偏要跟李鸿喻拧在一起?

你说,今日大姐姐为何非要亲自送我去休息呢?

香果闻言脸色一沉,一旁的香菜到是快言快语道:姑娘,奴婢早就说过了,那大......

香果忙伸手急急的扯了她一把,骂道:你也不瞧瞧是在何地儿。

知道了!香菜不好意思的吐吐小香舌。

香果又问道:姑娘,可是要奴婢去瞧瞧?

林诗语沉吟半晌,粉嫩的嘴角扬起一丝阴森的笑意,说道:去瞧瞧也好,回来再告诉我是何事?

她还正愁自己如何才能让香果她们发现林诗韵的阴谋呢!

小心些,莫要忘了那日听到的。

香果答道:奴婢办事,姑娘只管放心。

林诗语挥挥手,示意香果先行离去,她想,香果定不会叫她失望。

待得香果离去,林诗语伸出肥嫩的小手遮在眉前,笑眯眯的看着林诗音与阮秀秀比投壶掷箭。

过了会儿,见香果还没有回来,林诗语笑道:你拿了荷包去跟明珠说一声,便说我说的,我出五两银子当个彩头,谁赢了归谁。

香菜笑道:姑娘到是个大方的,不过,不管谁赢了,却是跑不到了一桌席面的。

林诗语笑而不语,只是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钱袋扔给香菜,银子?她林二姑娘最不缺。

苏小芸虽出身枫叶谷,但一身身价却是一般大家闺秀比不上,世人都道枫叶谷是发了横财,挑了几处武庄,发了一笔横财。

林诗语上辈子,就是因为听多了这些传言,很是厌恶自己的外祖家,只是,她的舅舅与表哥们,从来没有因为她恶意的态度而不疼宠她。

哼,林诗韵,游戏才刚刚开始!

她要慢慢的,高高在上的,看着林诗韵一步一步的主动走向深渊,到时,定叫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香菜办事十分麻利,不过是几口茶的功夫便把事情办好了。

姑娘,现下日头快当中了,要不,奴婢扶了你去那处小亭子坐坐。香菜指着不远处的小亭子。

尽管已是深秋,可京城的秋日又干又燥,晒得久了便会叫人头晕目眩。

也罢,你且扶了我去那边坐坐。

林诗语刚示意香菜把她扶起来。

香菜又仔细捋直了衣裙,捡掉粘上的树叶儿,这才扶了她往小亭子行去。

咦,这不是广威将军府的那小胖妞吗?

在林诗语不曾留意的地方,有几个少年正在朝这边指指点点。

而其中一位生得貌赛潘安,脸色白晳,只是眼神不时流连于远处戏耍的姑娘们身上,此人正是荣昌伯世子李鸿喻。

他抬起眼皮子扫了一眼,正好看到林诗语圆滚滚的背影?心下疑惑,天底下怎地有如此胖的姑娘?

这是广威将军家的?

是的,世子,你不会是瞧着动心了吧?那小胖妞将来可是个大有福气的,哈哈!

另外的人跟着一起哄堂大笑。

胖得跟只猪似的,我好歹也是世子,怎地会瞧上她,不过是不曾见过,便随口问上一句。

若是林诗语在此,定会磨利了两颗小虎牙,扑上去恶狠狠地咬在他的脖子上,给他好生放放血。

尔等凡夫俗子又怎地瞧得出她......一道温润的声音从亭外传来,不过说到后来却是断了。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这位爷头束簪缨金龙含珠王冠,一身广袖玄色蟒袍,腰系白玉朱丝带,上挂白玉龙环佩,气质优雅,温润如玉。

见过殿下!一众人等哗啦啦倒下。

来人正是冷月王朝二皇子--子桑宸阳!

他面带微笑,伸出一带有白玉扳指的大手,朝前方轻轻一虚托,说道:快快请起,今日难得冠军侯夫人有此雅兴,为咱们的世子挑选未来嫡妻,你们也莫要错过这极好的机会。

李鸿喻不过是荣昌伯世子,夹在这些世子中间,他不算起眼,但有一点,李鸿喻极会攀高枝。

殿下,先前听你话里的意思,到是觉得那广威将军家的姑娘是个有福的?

子桑宸阳不觉看了他一眼,笑道:广威将军带兵出征,想必回来后又是一身功与名,这广威将军府的哪位姑娘不是有福气的?

李鸿喻祖上也是军功出身,第一代便是荣昌王,只是世代递减公、侯、伯,传到他的身上便要从荣昌伯降为第五等贵族荣昌子爵了。

多谢殿下如此一说,到是提醒了臣等言辞得妥当些。

子桑宸阳略侧头思索了一下,却是想不起来他是谁,一旁的太监小声提醒了一句。

他方才道:你是荣昌伯世子?

是,祖上好武,只是传到臣这一代,却是偏好文,好在叔父们是争气的。

李鸿喻小心的把自家事交待了一番,意思是他家的叔父们尚在军中,只他却是从了文。

子桑宸阳温润的目光内精光微闪,温和的笑道:无妨,文也罢,武也罢,都是我朝人才。

李鸿喻听到他如此一说,心中松了口气,说道: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子桑宸阳又道:可是又参与科考?

不才,只中了个举人。李鸿喻满脸羞愧的答道,好似考了个举人又多难为情。

子桑宸阳笑道:无妨,你原就是要袭爵的尚还能吃苦,到是个不错的。

李鸿喻闻言顿时大喜,他心中暗忖:常听叔父们说,太子外家不显,贵妃娘家隐隐更压一头,二皇子有个好舅舅,却是出任兵部尚书。

不敢,臣等努力习书不过是为了想早日报效朝廷,好为皇上分忧。

他却是十分滑头的去了当今二字,若是有心听去,便知,这皇上是指二皇子。

子桑宸阳听得一喜,连一双卧蚕眉也似缓缓舒展开了,笑道:自是该如此。

随即两人相视一笑!

恭喜殿下喜得良才。却是一侯府世子,原来这亭子里聚集的皆是子桑宸阳拢络过来的人才。

子桑宸阳招呼众人坐下,又唤来小奴端上西域美酒,酒过三巡,桌边的众人越发随意,直道二皇子是个极好说话的人。

子桑宸阳在这些人中间游刃有余,几圈之后,便又与李鸿喻聊了起来,笑道:本宫观李世子尚未娶妻,不知可有合意的。

李鸿喻心头一动,莫非......

到是家中娘亲有细细打听,只是至今尚未有合意的。

子桑宸阳似并不意外,显然早就心知肚明了,笑道:即如此,本宫便做一回红媒,指明一条路,如何?

说到这儿挑眉看向李鸿喻。

还请殿下明示。

子桑宸阳白皙的手指在石桌上轻叩,又扫了一眼正在行酒令的众人,压低了声音说道:林诗语!

什么?李鸿喻十分惊讶,万万没想到子桑宸阳是要他去娶那胖妞,顿觉千金压顶!

其中一原因......本宫暂且不能告诉你,另一原因,她是广威将军最得宠的女儿。

子桑宸阳颇有深意的提醒他,子桑宸阳并不器重李鸿喻,只是相中了他的这副好皮禳。

见李鸿喻还是一脸呆滞,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随即又温和地说道:本宫自不会害你,能不能平步青云,就要看你有没有能耐娶到她了,本宫若非无法去求娶,定是不会便宜了你。

他想起无意中得知的半节消息,枫叶谷到底藏了什么玄机?

京城贵族等级森严,李鸿喻更是一心想往上攀。

然而,他的祖上是从龙出世,却只能算是新贵,要想挤进真正的贵族圈,唯有改换门楣从文一路,到了李鸿喻这一代,刚好是第五代,从荣到潜伏避开祸凶,再到光耀门楣,这是他的祖先早早就设定好的计策,不容他这做晚辈的说拒绝。

更何况李鸿喻又是个不甘居于人后的,因此,两人到也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臣自当听从殿下吩咐,只不过,那姑娘是否小了点?

子桑宸阳心中对他越发不喜,只觉此人办事拖泥带水,瞻前顾后。

你可以先定下名份,这有何不可?冷月王朝的女子,及笄后尚可婚嫁。

是,臣明白了!

李鸿喻那恭敬的样子,就差没跪下给子桑宸阳舔鞋了。

而圆滚滚的林诗语可不知道李鸿喻盯上她了,坐在亭子里看林诗音又与阮秀秀比了一回,一时半回儿两人到也决不出个胜负,便对香菜道:咱们去那边走走吧,瞧着这府里的菊花到与咱府有些不同。

香菜忙把她扶起来,小心的扶着她往那菊花丛行去。

正好,李鸿喻又往这边瞟了一眼,心中哀吼不已:真是个巨坑啊,不但胖还是个跛的,因此,越发嫌弃林诗语。

你若无意,我便另选他人。子桑宸阳的话很平淡,就似在说这茶的味儿有些淡了。

李鸿喻却是听得头皮一紧,笑道:哪里,殿下器重臣,自是该努力办差才是。

你明白就好,娶了她,你可是会得了天大的好处。

子桑宸阳在他泄气时,又抛出一个甜枣,大有一种哄自家小狗儿玩的姿态,只是李鸿喻却不这么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激动,豁出去了,他一定要把那胖妞给搞到手。

最多不过娶回府中当镇府之物,胖也可以镇宅的,囧!

被惦记上的林诗语狠狠地打了个喷嚏,香菜忙问道:姑娘,可是着凉了?

林诗语搓搓一双小肉窝手,抖掉一身寒意,说道:好像是有点。

哎呀,都怪奴婢,原是带了氅衣的,瞧着今儿天气正好,便想着一时半会子用不上,就放在了马车上,要不奴婢回去取来。

香菜虽是这般说,但心中又有些不踏实。

林诗语此时已经走到了这片菊花丛,到是远远有见到三三两两的姑娘们在赏花,只是她没有那个兴趣凑上去。

左右看了看,便道:不如你扶我去那假山下坐会儿。

香菜看看时辰,估摸着香果应该是快要回来了,便道:姑娘,那你坐着等奴婢,切莫要一个人跑开了。

知道了,我这脚崴伤了,能去哪儿?林诗语到没多在意,反正她也不打算往林诗韵那边凑。

香菜无法,只得扶了她到那边坐下,自个儿先去前头把氅衣取来。

咦,请问姑娘,这个花儿可是得罪了你?

林诗语坐在那里正无聊时,一个身着若竹色长衫的男子扬起一个笑意,伸手指指林诗语的脚边。

她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心思不蜀时,顺着揪了一地的菊花瓣,然后

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刚才这声音好熟悉,熟悉到化成灰她都记得。

关你什么事?她冷冷地回答。

李鸿喻面色一僵,怎么又是个坑啊?是谁告诉他的,这死胖妞最是贪恋美色,看到美男子就一脸猪哥样。

林诗语若是知道他现在所想,定是要呸他一脸的口水,到底谁才是猪哥啊?!

不过,她现在也没给李鸿喻好脸子,依然都不拿正眼看他,继续扯着手中无辜的小花儿,她这是把这小菊花当成了李鸿喻,她戳,她使命戳!

李鸿喻心中略盘算了一下,据提供的消息说,这林诗语极爱那些文人才子,整天做着共谱才子佳人的美梦。

他便文绉绉地说道:这位姑娘,为何非要把这些花儿撕了呢?真是可惜了,若花儿知道痛,定是要泪满襟了。

本姑奶奶高兴,关你屁事!林诗语霸气十足地回答。

呃!

李鸿喻的这美男计给啪到了青石板上,成了那抹红艳艳的蚊子血。姑娘,如此粗俗的折花实属不雅,你瞧瞧,原本这花儿长在枝上颇有一枝俏的风情,却偏生被你给摧残了,为何不做怜花人?

你吃饱了撑着了吧!本姑奶奶就喜欢辣手摧花,最好捏烂一堆菊花!

林诗语恶狠狠地把手中的菊花用力捏着一团!

李鸿喻是个正常的文人,几时见过如此彪悍的姑娘,看她的小手把菊花用一捏,碎了,顿时双腿一夹,菊花一紧,这位姑娘好可怕啊!

心中打起退堂鼓,很想找子桑宸阳退货,这胖妞不但胖还很凶残呢!

又转念一想,那似锦前程在向他招手,心中默念子桑宸阳的话,反正熄了灯爬上睡床,女人都是一个用法......

林诗语同样在盘算,不对啊,这套路不是这么耍的,不是应该她被人设计了,然后李鸿喻乘人之威,再然后?就是做了那东床快婿!

怎么剧情又是这个走法了?她又没上林诗韵的当,这渣男怎么反到自己粘上来了?

姑娘,如此粗鄙做法,实难登大雅之堂!

李鸿喻一边把她想成是黄蜂腰的大美人,一边继续斯斯文文的劝她,期待林诗语能迅速倾倒在他的长裤腿下。

林诗语朝他直翻白眼,扬起小粉拳,怒道:真是比老妈子还啰嗦,信不信我先胖揍你一顿。可惜啊,她的脚伤还没好,不然,她真想一脚踹飞了眼前的李鸿喻。

当然,一个小姑娘的威胁,李鸿喻还是不会放在眼里。

姑娘真会说笑,瞧姑娘一身爽利气派,怕是哪个将军府的千金吧!

李鸿喻笑如春风,这话说得十分温和而又拿捏得洽到好处,叫人实在生不起厌来。

但林诗语是谁啊,上辈子中了一种叫李鸿喻的毒,这辈子她还会傻傻的往火坑里跳吗?

斜眼瞧向那刺眼的笑容,林诗语的心中犹如被一尖锐的钢针狠狠的扎过,上辈子的涛天恨意一时涌上心头,就是眼前这虚伪的男人,一直都是用这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蒙蔽了她的双眼。

温柔而又多情的双眼,是他为她编织的葬骨深渊!

今生,再活一世,她林诗语定要在将来的某一天,把这贱男狠狠地踩在脚底,用力的踩成渣渣!

还有疼宠她的舅舅与表哥们,也不该因着她而被牵连,林诗语心中的恨意已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了。

我是谁与你何干!快些给我走开。

林诗语的话依然很扎人,若非崴伤的脚没好,她定要狠狠揍这渣男一顿,什么玩意儿!真当自己是朵葱花呢!

呃!姑娘,不知在下是何时何处得罪了姑娘,若是在下无意之过,还请姑娘莫要放在心上。

说完理理衣袖,弯腰给林诗语一鞠躬,算做是赔礼,李鸿喻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他来之前可是设计好了每一步,只等林诗语顺着他的话咬钩了。

他弯腰面朝地面时,眼里快速的闪过一丝不屑,如此胖,将来娶回去怕是要被人笑死了,娶了个如此彪悍的肥婆娘,只不过为了能出人投地,罢了,他忍了,最多以后多收几房娇美小妾。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赢婳锦域 绝色无双毒医宠妃无弹窗阅读 穿越重生

赢婳锦域 绝色无双毒医宠妃无弹窗阅读

赢婳锦域 绝色无双毒医宠妃无弹窗阅读,《绝色无双,毒医宠妃》是一本穿越重生女强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赢婳和锦域,主要讲述,前世,她是丞相痴傻的二小姐,她傻了十三年,本是嫡女出生却...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