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裘芙菱公治祈 皇命难违宠妃当道全本阅读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6 10:21

主角裘芙菱公治祈小说是什么?这本小说名为《皇命难违宠妃当道》,又名《倾世妖后我在古代与皇上灵魂互换》,是穿越重生类型的古言小说。裘芙菱逛博物馆逛的好好的,因为一块玉佩穿越到异世,变成了一只白猫。还没能以白猫的身份存活多久,就被南贵妃剥皮剜心。再次重生到才人裘芙菱身上,帮皇上挡了一剑后,裘芙菱又在灵堂死而复生!后来有位高人解释了这一切,她像猫一样有九条命!

皇命难违宠妃当道

>>点击阅读:皇命难违宠妃当道裘芙菱公治祈全文阅读<<

皇命难违宠妃当道章节阅读

裘芙菱道:“臣妾原以头痛为由想将此事完全搁下,却没想群臣听此完全罔顾圣上的玉体安康,仍逼臣妾立即做决定。”

“像是,在附和朝上那位向臣妾请下赈灾银的权臣。”

“朝中之臣不向着圣上,却向着那权臣,可见那权臣一手遮天,此番求赈灾银十有八九也会搞鬼。”

“臣妾由是如此猜测。”

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条,公治祈听此对裘芙菱不禁浅浅赞赏:“你倒是聪明。”

虽裘芙菱只猜到了事实的一部分,但一个后宫女子,能对前朝之事有这般见解,着实不易。

又道:“头痛可是与朕换身子引起?”

裘芙菱诧异公治祈能从一堆话中纠出她头痛一事来问,道:“只是准备退朝的托辞,并未真正头痛。”

“只是赈灾一事关乎民生,圣上要让百姓救命之银用之当用才是。”

她原也是眼见朝上那与她请银之人不像好人,加之通过现代影视片与史书也知贪官吞银会给百姓带来多大苦难,才多心向公治祈提了一句。

从前在未央宫做白猫时,她似也隐隐听到过国库银不足之话。

公治祈道:“朕知道,你有心了。”

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子身,略皱眉对裘芙菱道:“随朕去未央宫,朕有事要处理。”

裘芙菱自不敢忤逆。

回未央宫后,公治祈便伏身在案上批阅奏折,又命裘芙菱再翻看奇书,看是否有身子换回之法,却一无所获。

裘芙菱初换身子之时,原还对做万人之上的圣上心感好奇,如今却从群臣的刁难、国事的繁忙与需护全国百姓周全感受到了公治祈做圣上的不易。

一夜过后,二人又如上回般换回了身子。

因赈灾之事急需处理,公治祈也未与裘芙菱多说什么便上了早朝,裘芙菱也在婢女的服侍起身下回了玉芙宫。

却在当日下午,江阮便带着一道圣旨与若干珠宝来了此。

江阮铺开圣旨,裘芙菱带着一干人等伏身下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玉芙宫答应裘氏,恭良温厚,端庄贤淑,着赐封号'蒹',并赠云碧金步摇一只、翠镶白玉手镯一对……等二十余件首饰,钦此。”

“臣妾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江阮命小太监将圣旨呈给裘芙菱,道:“蒹答应主子,圣恩隆厚。”

裘芙菱接过圣旨起身道:“谢公公吉言。”又从一旁刚赐的珠宝里挑出数个塞给江阮,江阮也未拒绝。

昨日被温妃那么一闹,公治祈应已了解些许后宫嫔妃巧言争宠的本事。

此番赐她封号,可是在弥补对她摔了卫贵人玉镯被降位的冤枉?

但常在位分未复,他也不是全信她。

不过公治祈送她这么些首饰,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正好她宫里没什么银钱,留着它们倒有用处。

第二日。

裘芙菱刚用过早膳不久,正在宫中思索身子互换一事,元凝忽入内来报。

“主子,兴德宫言青姑姑求见,道南萧妃娘娘宣您。”

话语间面略有悸色。

裘芙菱听之一震,恨意浮向面庞。

南萧妃?这个害了她芷姐姐与她白猫之身仇人竟要召见她?

兴德宫。

裘芙菱一身殷红答应正服,头上绾着昨日才得的云碧金步摇,立于凤采鸾章的贵妃塌下,挥袖行礼。

“臣妾蒹答应见过南萧妃娘娘。”

余光可瞥见从贵妃塌上垂下来的华贵金缕衣尾,芷才人当日死时的凄惨、与被剥皮剜心时的血腥又涌上裘芙菱心头。

这一切,不都是拜眼前这女人所赐么?

但哪怕已从贵妃位降至妃位,南萧妃仍是她不能明面针对的人。

裘芙菱只能逼回泪水,努力压制心中的仇恨,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芷姐姐与她杀身之仇的报复,还必须要等,等一个成熟的、可足以拉南萧妃至万劫地狱的时机。

但今日南萧妃寻她何事?难道因公治祈昨日赐了她封号、她心生不满么?

南萧妃可不是一会将她一答应放在眼里的人。

“蒹答应。”榻上慵容的声音一字一顿响起,拉回了裘芙菱的思绪。

“在这宫里,本宫还是第一次见有封号的答应。”

却未叫裘芙菱起身,裘芙菱便仍屈膝行着礼,但脊梁挺得笔直,并未回话,却能感觉到屋里压抑的静默。

南萧妃又话锋一转,已不那般生硬:“本宫听说,你前两日赠了温妃一套衣裙?”

裘芙菱这才道:“正是。那衣裙是臣妾闲时所制,温妃娘娘见着喜欢,臣妾便赠予了她。”

心里却纳闷,南萧妃为何问她此事?

榻上的女子又道:“你既有这等手艺,便也给本宫制一套衣裙。”

再着重道:“必要比温妃的更加夺彩。”

原是看上了她制的衣裙。

今早才听元凝与她说,温妃穿着她制的衣裙在御花园显摆,引来不少艳羡。

这时南萧妃便寻来了她,让她给她制比南萧妃更好看的衣裙。

但,这若是别人也就罢了。

南萧妃不仅与她有剥皮剜心之仇,还害死了她最亲近的芷姐姐。

她恨不得将她杀之而后快,怎还会给她制衣服?

正想找理由推脱,一侧的言青见她不言语,不悦道:“能给主子制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蒹答应还不谢恩?”

也罢。

裘芙菱转念一想,既让她制衣,也别怪她在衣裙上做手脚。

由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抬头道:“臣妾领命。”

目光却触及到南萧妃腰间那枚与博物馆一模一样的盘凤玉佩。

南萧妃又嘱咐了裘芙菱几句,便让言青将裘芙菱送出,期间未正眼看过裘芙菱。

裘芙菱却想起她的穿越之事,暗想那玉佩究竟是什么来头?

两日后。

裘芙菱端着这两日连夜赶出来的藤黄衣裙,再度踏入那华贵无比的兴德宫。

南萧妃一月前虽已从贵妃位降至妃位,所住之地却仍是从前的贵妃宫。

而这宫里的贵妃,现今也只出了她这一位而已。

裘芙菱半抬肘举着衣托,将衣裙呈向贵妃塌。

言青接过南萧妃眼神后,对裘芙菱傲慢地从衣托中取过衣裙,再屈颜对南萧妃将衣裙撑开。

一条剪裁精美、镶珠带银的藤黄衣裙便完美展现在南萧妃面前。

南萧妃眼中不由得闪过惊艳,有幸见得此衣裙的宫内宫女更几要惊叹出声。

她们,都从未见过款式这般独特的衣裙。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