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婚正逢时费扬贝思恬全文手机版阅读

admin
20826
文章
2
评论
2020年9月17日13:42:07 评论 3 views

予婚正逢时费扬贝思恬全文手机版阅读,《予婚正逢时》是一本现代言情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费扬贝思恬,主要讲述,贝思恬今天终于明白被戴绿帽子的滋味了,相恋五年的男友费鸣回国了,但听说一下飞机就去医院了,担心的贝思恬赶来医院,却撞见费鸣带着女人来孕检,看见她后立马提出了分手!真心错付,贝思恬一气之下和男友的哥哥费扬登记结婚....

费扬贝思恬小说完整版

>>予婚正逢时费扬贝思恬全文手机版阅读<<

予婚正逢时最新章节导读

宋汐云闷哼一声,直接弯下了腰,强烈的不安,让她没有办法再自作镇定。

挣扎着站起身,拿起客厅中的座机,拨打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内心当中不断的乞求道,费鸣,接电话,求你接电话。

不过是从厨房到客厅的距离,宋汐云已经冷汗淋漓,唇色也不如往日的朱红,血色渐失。

小腹处不时传来的闷痛,甚至都没有办法让她把注意力集中在电话,不过不管是什么结果,电话那边的忙音始终都没有接应的意思,就像是他的秘书所说的那样,副总真的很忙。

直到电话的忙音因为时间太长,自动挂断,宋汐云才恍然察觉到,这不是自己可以依赖的男人。

颤抖着手,摁了两次,才将号码播了出去,不过一声,很快就传来愉悦的男音,只是那边的嘈杂声交错,宋汐云甚至都已经分辨不清陈邦杰是否在听她说话。

我我肚子疼,带我去医院。短短的几个字,却好像是卸掉了她全身的力气。

彼时陈邦杰的笑脸僵在了脸上,飞快地喊道:小云,你跟我说说话,我现在马上过去,你别挂电话!

宋汐云此时此刻,调动着全身的注意力,用来抵抗腹中的疼痛,完全注意不到陈邦杰到底说了些什么。

只是弱弱的开口,阿杰,我我好疼!

低叫一声,腹部像是被人用大锤砸了一下,疼的她直不起腰,一手护在腹部,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的却是那天那个小护士看着他们二人欲言又止的神情。

陈邦杰赶到天景御苑时,宋汐云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陈邦杰连忙将人抱起,却在宋汐云脱离地板的时候,发现黑色的地毯上,氤氲的一滩水渍。

颤抖着伸手碰了上去,指尖的鲜红刺痛了他的双眼,不在做过多的犹豫,抱起怀中的人,向着医院狂奔。

一路上,陈邦杰都死死地抱着宋汐云,眼眸猩红一片,眼圈中含着的泪水欲落。

出租车司机看着不忍心,小伙子,放心吧,我给你开到最快,一定没事的。

陈邦杰一言不发,司机也闷声不坑的连闯了几个红灯,赶到上次他们来做检查的那家医院时,陈邦杰扔下自己钱包中的所有百元大钞,就抱着人向急诊室狂奔而去。

简要的说明了一下情况之后,惴惴不安地在门口徘徊,不时地望向急诊室的方向,心内一片酸楚。

不,孩子是无辜的啊!

不多时,口戴无菌口罩的大夫就走了出来,这位先生,你妻子腹中的胎儿我们怀疑是畸形儿,他的小腹处没有任何的撞击的痕迹,排除外力因素,你妻子也说了她没有吃过任何损伤胎儿的食品,当然,这些也都只是可能。

医生似乎不忍说下去,大块大块的血块从那女人体内流出,孩子的胎心弱的几乎听不见。

陈邦杰往后踉跄了一步,像是不可置信,咆哮着反问,怎么会呢?孩子怎么可能是畸形,我们前几天来检查的时候,你们医院还说好好的!

说到最后,陈邦杰揪着医生的脖领,大有一副要跟人拼命的架势,医生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负责的解释道:导致胎儿畸形的隐私很多,内在的外在的,但是这样前三个月自发性流产的畸形,除了药物致畸,就只有你们没有积极备孕,就要了孩子。

孩子畸形,一般都是在二十周之后,通过四维彩超观察,可这样的自发性流产,不是母体本身的问题,就只能是这些外物条件。

陈邦杰如遭雷劈,松开了揪着医生脖领的手,楞楞地跌坐在走廊两侧的椅子上,苦笑着,良久,那医生才听到那人破碎的声音,那现在要怎么办?

医生扶了扶眼镜,先做羊水检测,胎儿太小,B超看不出来,但是还是希望做好准备,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

言尽如此,陈邦杰自然也明白那话下的意思,无非就是尽人事听天命。

可是事到如今,还有挣扎的必要吗?

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啊!

陈邦杰痛苦的捂住了脸庞,肩膀微微耸动,整个人迷茫而又痛苦,医院里路过的人,形形色色,却也大概只是驻足目光,随后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魅色酒吧,灯红酒绿。

一群人的寂寞是狂欢乱舞,费鸣混杂其中,这里面不乏认识他的人,自主的贴上来,费鸣来者不拒。

你喜欢我吗?喝的醉醺醺的,费鸣掰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人的下巴,眼神迷离的询问。

那窝在他怀中娇笑的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干脆利落的点头道:当然啊,二少,我们在场的,哪一位不喜欢你!

说着话,自己却先笑了起来。

也正是这笑声,瞬间让费鸣打了一个激灵,酒醒过半,一下子就推开了身边的女人。

动作粗鲁,哪还有刚刚那点子怜香惜玉的模样!

心中闷痛,一手抄起桌子上的威士忌,仰头入喉,火辣的液体,顺着食管延伸到胃里,流淌过的地方火辣辣的一片,却暖不到他的心。

手中转着透明的玻璃酒杯,眼神阴骘,下一秒,就已经暴躁的将被子砸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打断了喧嚣火热的重金属音乐,各位美人彼此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出手阔绰的费家二少,何时也这么易躁易怒了。

费鸣脑中嗡嗡作响,内心疯狂地叫嚣,他想把那个人搂在怀里。

可有些迷茫看不清的视线,扫视过一圈,就连个相似的影子都没看见。

哦,对了,他怎么就忘记了,贝思恬从来都不会来这种地方,也不喜欢他混着日子,业务正业,更不会,那么斩钉截铁的说她喜欢他。

往日里,都是自己逗弄得狠了,她才会红着脸讨扰。

那些记忆深处刻意被自己掩埋的东西,在这一刻,全面爆发,细节之处,展现的淋漓尽致。

他怎么就能弄丢了一个自己那么深爱的人呢?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