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佳战王凌风江雪阅读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4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6 14:37

绝佳战王》是一本都市战神类型的小说,主人公是凌风江雪。凌风是一名无父无母的孤儿,八岁那年,凌风受人欺负,导致他手背上留下了非常难看的疤痕,那时候,只有江雪一个弱女子挺身而出。后来,凌风被一个神秘人选中,历经十年,他成了整个东部战区最年轻的战神!如今江雪大难临头,为报答恩情,为爱回归。为了她,放弃整个世界又何妨!

绝佳战王

>>点击阅读:绝佳战王凌风江雪全文阅读<<

绝佳战王章节阅读

十分钟后。

江雪填好送货上门的地址,时间也差不多了。

三人找了一家餐厅吃饭,凌风刚拿起菜单,林童就鬼鬼祟祟的拉着江雪去洗手间,看样子似乎有悄悄话要说。

走进洗手间,林童看向江雪,按住她的肩头。

“小妞,老实交代,你跟凌风到底怎么样了,你瞧瞧他说的都是什么话,他的余生就是为了一辈子守护你,我都要吐了。”

林童极其夸张,故意做出呕吐的姿势。

江雪俏脸一红,微微摇头。

“童童,我的事你全部知道,我和凌风只是名义夫妻,他的确对我很好,可是我心里有人,我没办法接受他。”

林童轻叹一声,拉住江雪的手。

“小雪,说句实话,我是看不起凌风,不过他能把所有退伍的钱都拿来给你买包,我真的很感动,你还要等那个人多久,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甚至都不一定记得你。”

林童越说越激动,托起江雪的手。

“你看你这个疤痕,你完全可以治好的,你只是怕那个人认不出你,故意不去治疗,天底下哪有你这么蠢的女人,说实话,我都有点儿替凌风不值了。”

江雪收回右手,笑眯眯的打量林童。

“怎么了,是不是凌风刚才帮了你,春心动了,没关系,你要是喜欢的话,等我们离婚后,我把他让给你,我不会介意的。”

“真要离婚呀!”林童问道。

“嗯,明天我和凌风去领结婚证,到时候我会和他签一个协议,一年之后和平分手,我会想办法补偿他一笔钱,他是个好男人,我不值得他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林童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种事,她也不好说什么,这是江雪的心结,除非那个人出现,否则没有人可以解开。

两人又说了几句,这才回到餐厅。

凌风已经点好满满一桌子猜,笑眯眯的看着两人。

“小雪,林童,你们两个是不是说悄悄话了,这么久才回来,你们看看菜单,还有没有想要吃的。”

江雪心里有愧,不敢看凌风,摇了摇头,表示够了。

倒是林童大大咧咧,刷刷刷又点了几个菜。

同一时间,海风公司。

这是一家挂羊头卖狗肉的公司,表面看上去是一家小型贸易公司,骨子里却干着放贷的买卖。

公司老总在蓉城道上混的不错,认识的都喊一声豹哥,手底下养了二十多个小弟,相当的威风。

不多时,一辆黑色宝马停下。

江山下车,钻进公司大门,突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他是这里的常客,跟豹哥相当熟识,平时小弟看到他,都会相当热情的喊一声山哥,但是今天不一样,气氛有些严肃。

小弟一个个不苟言笑,规规矩矩。

他一路走到里间,敲响办公室的门。

“豹哥,是我,江山!”

“请进!”房间里传来豹哥的声音。

江山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里面除了豹哥之外,还多了几个相当陌生的面孔。

其中一人五大三粗,身材壮实,竟然坐着豹哥的位置。

豹哥看到江山,连连凑过去。

“江总,你怎么来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铁手哥,以后海风公司由他说了算,你叫我阿豹就行了。”

江山听到这话,心中巨震。

豹哥在蓉城名头极响,连他都要向铁手点头哈腰,可见对方的身份实力极其惊人。

江山快步上前,主动握手。

“铁手哥,你好!”

铁手扫了江山一眼,面无表情。

“江总,欢迎,你来干什么,有什么事想找阿豹?”

江山相当主动,直接拿出一个信封。

“铁手哥,这是一点小意思,我有一个死对头,三番两次的找我麻烦,希望你能帮我教训一下,打断他一条腿就行。”

铁手接过信封看了一眼,差不多五万块。

“呵呵,五万买一条腿,你这对头还挺值钱的,到底是什么人,能让江总你恼羞成怒成这样。”

江山一想起凌风,就恨的咬牙切齿。

“铁手哥,是我的堂妹夫,他叫凌风,仗着自己是退伍军人,动不动就对我动手动脚,您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恶气。”

豹哥站在一旁,主动请缨。

“铁手哥,您还要对付城东的李勇,这点小事交给我办就行了,保证打断他的腿,让他终生残废。”

豹哥一脸凶恶的表情,双手握成拳头。

铁手摇摇头,淡淡一笑,主动起身,一巴掌拍在江山肩头。

这一巴掌极重,江山全身巨震,差一点就摔倒在地。

“不必了,江总第一次跟我合作,我自然要全力以赴,这件事我亲自办,江总,有没有合适的时间和地点。”

江山听到铁手亲自出马,顿时眉开眼笑。

“铁手哥,下周我妹妹过生日,凌风和江雪肯定会出席,到时候你等我电话,等到宴会结束,就看你的发挥了。”

江山一脸阴笑,仿佛已经预见凌风的惨样。

铁手点点头,回到座位。

“没问题,江总,那我就等你的电话,到时候你跟我们一起行动,亲眼看着凌风像狗一样求饶,阿豹,替我送送江总。”

江山眉开眼笑,看向铁手。

“明白,铁手哥,我可全靠你了,事成之后,我还有红包送上,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阿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江山离开办公室。

江山一脸兴奋的表情,开口询问。

“豹哥,这个铁手是什么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豹哥一脸得意的表情,勾住江山的肩膀。

“那是当然的,铁手哥也是退伍军人,几个手下一个比一个狠,他们手里有真家伙,凌风算什么东西,铁手哥出马他只会像条狗一样求饶,事成之后记得在准备十万。”

江山连连点头,心情大好。

凌风这一回死定了,十五万买他终身残废,实在是太便宜了。

同一时间,四海家园。

江雪和凌风吃过晚饭回去,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家门,完完全全就是一对甜蜜的新婚小夫妻。

两人前脚进门,朱秀芳立刻绷着脸,看上去相当不满。

趁着江雪洗澡的机会,朱秀芳把凌风拉到一旁。

“凌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说过多少次,像你这种没出息的废物,根本就配不上我们家小雪,要不是老大家从中作梗,你连半点机会都没有。”

凌风目光如炬,看向朱秀芳。

“妈,给我点时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一个破保安,给你时间有什么用,混到头也就是个保安队长,我们家小雪已经是副总了,麻烦你有点自知之明,我警告你,千万不要打小雪的主意,时间到了,你们就给我离婚。”

两人正在说话,江雪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

清新脱俗,美若天仙,凌风都看呆了。

朱秀芳看在眼里,相当不满,揪住凌风的耳朵。

“看什么看,记住我说的话。”

说完,朱秀芳冷哼一声,跑回自己房间。

江雪俏脸微红,看向凌风。

“别看了,进去吧,省的妈在挑你的刺。”

两人走进卧室,凌风和往常一样躺在地铺。

不多时,江雪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协议。

“凌风,签个字吧。”

凌风颇为诧异,简单看了一眼,心中巨震。

协议的内容很简单,一年之后,两人友好离婚,江雪负责补偿凌风所有的损失。

“凌风,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我心里有一道坎,我过不去我自己这一关,这样对你很不公平。”

凌风很想开口询问,但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他可以在千军万马中取敌首级,也可以在前淋弹雨中横扫八方,却偏偏在面对这个小女人的时候,没了主意。

良久,凌风最终还是签下名字。

“睡吧,明天早上我们还要去领证。”

江雪听出凌风语气中的不甘,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心软,这种时候心软,只会害了凌风一辈子。

两人一夜无语,各自安睡。

第二天一早。

江雪急匆匆吃过早饭,拉着凌风去了民政局,两人简单的办了手续,就把结婚证给拿了回来。

没有任何仪式,两人就这样成了正式夫妻。

江雪看了一眼时间,嘱咐道:“凌风,我先回公司,结婚证你先收好,今晚六点,公司举行庆功宴,千万别迟到。”

说完,江雪急匆匆的离开。

凌风看着手里的结婚证,心中一阵感慨。

就在这时,手机传来叮的一声。

凌风看了一眼,居然是林童发来的短信。

“一小时后,新百广场一楼见,我有重要事情跟你说。”

凌风一脸疑惑的表情,不知道林童想干什么,不过他正好没事,不妨看看林童到底搞什么鬼。

“好!”

简单回了一句,凌风骑着电动车,提前去了新百广场。

到达广场的时候,一楼的乐器店正在搞促销活动,相当热闹,里里外外围了不少人。

凌风从小就很喜欢乐器,尤其是口琴。

即便是当兵的时候,每到夜深人静,他都会找个无人的地方吹奏一曲,倾诉他对江雪的思念之情。

他径直走进店里,转了一圈,很快就看中一款布鲁斯口琴,优惠力度还不错,便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

“我可以在这里试试吗?”凌风问道。

“当然,如果你需要指导,我们这里的老师很专业的。”销售人员指向一旁的老师。

凌风摇摇头,闭上眼睛。

不多时,惊艳的琴声徐徐响起,如潮水般四溢。

这首曲子正是经典名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原曲歌词相当含蓄,歌中的他喜欢她,却又不敢表达,完美的表达了凌风现在的心情。

琴声中仿佛有一只精灵在随风而舞,舞姿优雅而高贵,又好像朵朵耀目的郁金香次第开放,飘逸出音乐的芳香。

驻足的顾客越来越多,很快充满乐器店,他们全是被琴声所吸引,甚至还有人拿出手机拍摄小视频。

一旁的口琴老师更是目瞪口呆,惊诧不已,这首曲子难度不小,没有几年的功力,根本吹不出这样的水平。

很快,一曲结束,四周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凌风淡淡一笑,收好口琴,心满意足的离开乐器店。

他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林童急匆匆的走进来。

“凌风,你来的还挺早,那边什么情况,怎么那么多人,看上去还挺热闹的。”

“没什么,乐器店搞促销而已,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林童没有回答,而是把凌风带到一旁的星巴克。

两人点了两杯咖啡,看上去像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凌风,看在你昨天表现不错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十五号是小雪生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年一定要哄她高兴,把江云曦那个贱货给比下去。”

凌风颇为诧异,看向林童。

“什么意思,小雪生日,和江云曦有什么关系。”

“你还不知道吧,小雪和江云曦同一天生日,去年江云曦过二十岁生日,江家老太太举行生日宴,所有人都在祝福江云曦,却没有一个人关心小雪,事后她一个人偷偷哭了好久。”

凌风理解江雪,她不是因为没人祝福哭泣,而是因为她在江家这么多年,付出那么多,却始终得不到认同而哭泣。

“我知道了,谢谢你。”

林童看看凌风,眉头紧锁,继续询问。

“凌风,我问你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江雪,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永不反悔。”

凌风苦笑一声,拿出昨晚的协议。

“林童,我也不怕你笑话,我连这个都签了!”

林童看到离婚协议,嘿嘿一笑。

“凌风,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你对江雪这么好,她还要跟你签这样不公平的协议。”

“因为我穷,我只是个普通的退伍军人。”凌风故意自嘲。

林童冷笑一声,看向凌风。

“凌风,如果你这样想江雪,那你也未免太小看她了,她不是那种物质的人,身为她最好的闺蜜,我可以告诉你答案。”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