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笑倾城祁晓筠陆堇彦大阅读全文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6 14:37

许你一笑倾城》是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主角分别是祁晓筠陆堇彦。祁晓筠被大伯陷害入狱三年,而逃出来的唯一希望,就是嫁给陆家的残废公子陆堇彦。陆堇彦因为一场意外瘫痪了,老妇人为了给孙子冲喜,认为祁晓筠是最合适的人选。陆堇彦被继母囚禁,扮傻充楞,实则运筹帷幄。而这边祁晓筠为了活下去,变成了刁蛮女痞子,玩起了无间道。

许你一笑倾城

>>点击阅读:许你一笑倾城祁晓筠陆堇彦全文阅读<<

许你一笑倾城章节阅读

老夫人从书桌上拿起了一本媳妇守则。

这是专门为祁晓筠制定的。

“里面的每一条你都要记得一清二楚,如果违背,就要受到惩罚。”

祁晓筠随手翻了翻,密密麻麻的字体,就像蚂蚁一样,看得她眼睛疼。

“您该不会要让管家来监督我吧?”

老夫人微微眯眼,“你是主人,他是雇工,哪有雇工监督主人的道理,这里能监督你的人只有你的丈夫。”

这话也算是变相的肯定了她在这里的位置。

毕竟她挂了大少奶奶的名分,要是被家奴管着,那就是打了陆堇彦的脸。

她微微松了口气,老夫人还是很英明的。

“我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有资格嫁给阿彦,无论您承不承认我这个孙媳妇,我都会跟他风雨同舟。”

老夫人微微颔首,拿出了第二件“法器”。

“这是家法,你要是违背媳妇守则,惹得堇彦不高兴了,就用这个来惩罚你。”

祁晓筠瞅了一眼,这是一根长鞭,很粗,打在身上,必定皮开肉绽。

媳妇守则加家法,准备的挺齐全。

老夫人这是担心她欺负孙子,约束加吓唬呢。

她是祁东的侄女,又是陆夫人挑选出来的,老夫人不提防她就怪了。

在陆家,最疼爱陆堇彦的就是老夫人了,如果没有她的保护,陆堇彦恐怕早就被恶毒继母害死了。

所以,无论她做什么,都是为了陆堇彦着想,她百分之百的理解。

“要是阿彦觉得我这个妻子做得不好,我甘愿受罚。”

老夫人勾了下嘴角,神情终于不像适才那般严厉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包,“平常你也要注意打扮一下自己,毕竟身份不同了。”

“谢谢老夫人。”祁晓筠并没有推辞,接了过来。

她需要钱,要给陆堇彦买药材。不过她并没有像先前那样立即打开,而是默默的放进了口袋里,在老夫人面前得小心翼翼,谨言慎行,哪敢演拜金女啊。

老夫人去到楼上房间跟孙子单独待了大半天,就离开了。

她走后,陆堇彦又回到了阁楼。

祁晓筠喜欢阁楼。

这里除了冷,其他都挺好,关上门就是他们的二人世界,完全不用理会楼下的牛鬼蛇神。

“今天我是故意把牛奶打翻的,我看到阿梅在你的牛奶里下药了,是曼陀罗和迷幻鼠尾草做成的致幻剂。你没有精神问题,你每次发病都是被下了药。”她的声音极小,控制在两个人的范围。

“哦?”陆堇彦挑眉,佯装出惊讶的表情。

其实他早就知道了,每次牛奶端进来的时候,他都会把阿梅支开,然后找机会倒掉。

祁晓筠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总觉得他的反应中还欠缺了些什么。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不告诉老夫人?为什么还要装疯呢?

她咽了下口水,咽下了心头的困惑,这些问题只能放在心里,就算她问,陆堇彦也不会说,他并不信任她。

“那药毒性很大,喝多了,会损害大脑,让你变成真正的疯子。”

陆堇彦嘴角勾起了一抹阴鸷的冷弧,想要算计到他,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一笔笔的帐,他都记着,总有清算的一天。

在他沉默间,祁晓筠走到桌前,给他倒了一杯果汁,“那药,我会找机会换掉,以后你只能吃我给你的东西,其他人给的都不要碰。”

陆堇彦微微颔首,“奶奶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让我好好照顾你,还给了我一个红包。”

祁晓筠从口袋里掏出红包,里面不是现金,而是一张银行卡。

“这应该是奶奶给你的家用,每个月会有人把钱打到卡上。”陆堇彦漫不经心的说。

她呵呵笑了起来,“这么说,以后不愁没钱花了。”

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陆堇彦冰眸微眯,目光犀利且深沉,“你要跟着王珍,肯定不愁钱。”

语气里有试探的意味,祁晓筠听出来了,钱多确实是好事,但得有命来花才行,“我现在最想要的是真正的自由。”

陆堇彦明白她的意思。

她是个聪明人,目光长远,所以他才要格外的防备。

“如果我翻不了身,给不了你想要的呢?”

“那就当我押错了宝,我愿赌服输。”她耸了耸肩,她想要有尊严的活着,而不是踩在别人的尸体上苟延残喘。

陆堇彦的嘴角微勾,有了一抹淡淡的弧度,似乎对她回答比较满意。

“你该下楼了。”

她点点头,系上围巾,走了出去。

今天看到他们大秀恩爱,楼下那帮孙子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得解决他们的困惑才行。

她一到大厅,管家和阿梅就走了过来。

“恭喜少奶奶,同少爷琴瑟和鸣,夫妻恩爱,如果让夫人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十分的高兴。”

管家阴阳怪气的说,每一个字都暗藏杀机,明显是要去告恶状的节奏。

阿梅在旁边帮腔,“少爷瘫了这么久,怕是饥不择食了,就算是母夜叉,估计也会觉得眉清目秀,我们应该早点跟夫人汇报这个喜讯。”

祁晓筠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一眼,“你们懂什么,我这叫御夫有术。”

阿梅低哼一声:“那你倒是说说,是怎么御夫的?”

她话音未落,祁晓筠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绣花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向了她大腿内侧的一处穴位。

阿梅尖叫一声,抱住腿倒在了地上,强烈的疼痛让她忘了自己拔掉针,只是像杀猪一般的打滚、嚎叫,“痛,痛死我了,救命啊!”

祁晓筠把针拔了出来,脸上带着狰狞的冷笑,“人的腿上好几处痛穴和痒穴。扎着痛穴,就会如同被凌迟一般痛楚,生不如死,而扎着痒穴,就会奇痒无比,笑到岔气。这样的折磨,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忍受。你们说我这个御夫之术厉不厉害?”

阿梅连爬带滚的躲到了管家身后,“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变态。”

管家的嘴角抽搐了下,他非常的认同,祁晓筠是疯子,真正的疯子。

“既然少奶奶这么有办法,我们也不需要太担心了。”

祁晓筠把手中的绣花针扔进了垃圾桶。

“少爷已经被我调教的服服帖帖,我说一,他不敢说二,我让吃肉,他就不敢吃素。希望以后你们也能乖乖听话,不要惹我,否则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丢下话,她高昂起头上了楼,霸气侧漏。

阿梅一瘸一拐的去拿创口贴,她快要气晕了,“这个变态留在这里,迟早是个祸害。”

管家瞪了她一眼,“你不要瞎添乱,我自有主张。”

祁晓筠回到阁楼,朝着陆堇彦微微一笑,“我已经把楼下的牛鬼蛇神搞定了,不怕他们去告状了。”

这一切都是两人事先计划好的。

不仅堵住了那帮孙子的嘴,还让他们以为陆堇彦被控制住了,以后两人在一起行事就方便多了。

可谓一箭双雕。

陆堇彦薄唇划开一道讥诮的冷弧,阿梅的嚎叫声隔了两层楼都听得到。

“痛穴是个好地方。”

祁晓筠掩起嘴,嘻嘻一笑,其实没有所谓的痛穴痒穴,人体腿上的穴位比较敏感,被绣花针扎了,能不痛就怪了。

她开了两罐果汁,陆堇彦破天荒的同意跟她碰一下,算是庆祝胜利。

虽然他们之间没有丝毫的感情,虽然完全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但不可否认,他们确实是天作之合,配合的十分默契。

……

每天,祁晓筠都起得很早。

但今天,陆堇彦醒来的时候,她还蒙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陆堇彦撑起身体坐了起来,披上大衣,坐到了轮椅上。他可以依靠手臂的力量独自上下轮椅,并不需要旁人的搀扶。

去到沙发前,他掀开被子的一角,发现里面的人蜷缩成了一团,脸色一片惨白,额头上冒着大滴的冷汗。

“你怎么了?”他赶紧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生理痛而已。”她轻描淡写的说。

在牢里,她被人捅过,伤到了子宫,因为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不仅留下了痛经的后遗症,还可能影响到生育能力。

这些,没有必要告诉他。

陆堇彦不懂女人的事,但是面前之人是医生,肯定知道该怎么做。

“怎么止痛?”

祁晓筠微微一怔,极为小声的说:“我有准备草药,待会我会煲着喝的。”

“在哪?”

“抽屉里。”

陆堇彦去到桌前,拿出草药,就出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他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药,放到了她旁边的茶几上。

祁晓筠有些吃惊,没想到他会给自己煲药,虽然他的表情依然冷冷的、依然淡漠,但她却感到了一丝微微的暖意。

“谢谢。”

陆堇彦去到窗前,在阳光下看起书来,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帮她,纯粹因为合作关系。

祁晓筠已经习惯了他的冷情冷性,他虽冷,但是个好人,不像某些人,是披着羊皮的狼。

下午,她和陆堇彦在平台上晒太阳,钱安安来了。

她朝着陆堇彦嫣然一笑,刻意无视祁晓筠的存在,“堇彦,你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陆堇彦面无表情,冷冷的甩了句,“我说过,你不要到这里来。”

钱安安像被一脚踹进了冰窟窿,心里哇凉哇凉的,“我想你了,我每天都在想你。堇彦,你不要把我推开好不好,你现在这个样子只是暂时的,一定会好的。”

她在心里笃定,她是因为腿的原因才刻意疏远她,回避她。

陆堇彦幽幽的瞅了她一眼,“你和陆堇钰很合适,不要再心猿意马了。”

钱安安剧烈的震动了一下,似乎如梦初醒,“你是以为我和陆堇钰在一起,所以生我的气了?你误会了,虽然他是在追我,但我一点都不喜欢他,我喜欢的人只有你。”

她只是把陆堇钰当备胎而已。

陆堇彦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冷弧,“你不用解释,我没兴趣。”

他说着,瞟了祁晓筠一眼,她会意,连忙说道:“钱小姐,堇彦累了,要回房休息了,你要没什么事就请回吧。”

她推着陆堇彦朝房内走去。

钱安安恨得咬紧了牙关。

丑八怪,还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都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是个什么丑样,有什么资格跟她争?

“堇彦,你爱你,我只爱你,你一定要相信我。”

她扯着嗓子叫喊,祁晓筠关上了门。

听到钱安安的脚步声远去,她瞅着陆堇彦,一本正经的说:“大少爷,你的感情问题,我不想多问,但有件事还是要再三确定一下,你是真的下定决心要跟钱安安一刀两断了吗?”

感情的事太复杂了,她得确定他不会后悔。

陆堇彦没有抬眼,只是冷冷的吐出了几个字,“别让她来烦我。”

这算是变相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她的心里踏实了,不再有后顾之忧。

“我会全力配合的。”

微微一笑,她走了出去。

来到客厅,发现钱安安竟然还没走,正坐在沙发上等她呢。

“我们谈谈。”

她的眼睛里升腾出了一股杀气。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