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墨染花娆月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admin
2100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9月29日12:58:15 评论 28 views

君墨染花娆月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君墨染花娆月是一本古代穿越重生小说,本书书名叫做《王妃她身怀绝技》,由作者醉风流精心编写,又名《戏精王妃》。花娆月本是二十一世纪最厉害的解毒师,一朝穿越成了弃妇,原主因为不想嫁给一个残废,在新婚夜寻短见,才让花娆月游无意间穿越了过来。花娆月要嫁给了这个双腿不能医治的王爷,关键是君墨染还腹黑的很,任凭花娆月使出浑身解数,君墨染就是不休她!

王妃她身怀绝技

>>君墨染花娆月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王妃她身怀绝技章节阅读

我问你要不要跟王爷下一盘棋?简漠北无奈地重复。

可以下你擅长的五子棋。君墨染像是很有兴致跟她下棋。

花娆月想到之前下棋被坑的场景,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忙不迭地摇头:还是算了吧,臣妾哪会下棋啊,您和简大人下棋,臣妾在一旁看着就好了。

君墨染眉梢抽搐了下,她哪有在看。

你下不过本王,但是不一定下不过他啊,你跟他下。

简漠北瞬间一头黑线,他有比他差很多吗?

花娆月倒像是有了兴致看向简漠北:要不简大人,咱们玩玩五子棋吧。

她实在是不甘心啊,为毛她一现代人玩五子棋还玩不过一个古代人。

怎么玩?简漠北一头雾水,这什么五子棋他怎么都没听过啊?

很简单的,我教你。花娆月有了兴致,兴致勃勃地就开始教简漠北摆棋:就这样竖着横着斜着摆成五个就算赢,一人一步主要看谁拦得好,是不是很简单?

简漠北呆呆地点了点头,确实简单,这么简单的棋有什么好玩的?

学会了吧,学会了就开始吧。

花娆月选了白棋,简漠北只能选黑棋了。

简漠北先下了一枚棋,花娆月跟着摆上,两人你来我往,简漠北刚开始学这五子棋,完全不熟悉,总是顾此失彼,很快第一局便输了。

哈哈,我赢了!赢了棋局,花娆月就乐了,也不困了,整个人精神得不得了。

她就说嘛,她一现代人下个五子棋怎么可能输给古代人。

简漠北看着连成一条线的白棋,很是懊恼,随即便不服气地道:再来!

很快两人便收拾了棋盘,重新来过。

一连几次,简漠北都输给了花娆月,花娆月乐得前俯后仰的同时还不忘取笑简漠北:简大人,你这智商可比我家王爷差多了,我家王爷当初可是只试了一局,便没再输过了。

简漠北顿时黑了脸,然后幽怨地看向君墨染。

君墨染哪里理他,只看着花娆月那灿烂的笑容,幽深的眸子里满是宠溺。

简漠北一头黑线,君墨染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这是故意拿他的智商哄他的小王妃呢!

简漠北气得不想下棋了,将棋子一丢,得,你们两个玩吧,我回去睡觉了。

他才不留在这里吃狗粮,他饱得连晚饭都吃不下了。

简漠北一撩车帘,便跳马车去了。

花娆月连忙爬到车窗看了看,然后转头呆滞地看向君墨染:我看到他掉下去了,他没事吧。

君墨染不以为意:他好得很!

君墨染说着,一把将花娆月扯到怀里:王妃觉得本王智商高?

花娆月被困在君墨染怀里,想要挣扎也是挣不开,只能看着他讨好道:那当然了,王爷是臣妾见过最聪明的了。

花娆月这话瞬间取悦了君墨染,他托起她的脑袋,垂首吻她。

花娆月心猛地一颤,惊慌地看着君墨染。

又吻她?

咕就在君墨染全情投入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君墨染呆愣了下,停下动作,垂眸看她。

花娆月顿时俏脸通红地摸了摸自己叫嚣的肚子,不好意思道:我饿了

君墨染眉梢轻颤,这个女人还能更煞风景一些吗?

花娆月委屈地噘起小嘴:还不是苏月梅那个女人耽误我用早膳,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能饿的。

君墨染想到之前她因为他不给她吃的发脾气的事,眸色瞬间沉了沉,连忙松开她,从茶几的暗格里取出一个小纸包:出门在外不便,你先垫垫肚子,一会儿看看前面有没有客栈。

花娆月接过纸包打开一看,顿时开心了:是马蹄酥诶,我喜欢吃。

花娆月捏了一块塞到嘴里,那香甜的味道让花娆月直点头:真好次!王爷您也次。

说着,她便又捏了一块塞给君墨染。

君墨染看了她一眼,倾身过去,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那糕点。

甜腻的滋味并不是他喜欢的,不过此刻他却觉得异常好吃。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次?花娆月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嗯。君墨染点了点头。

花娆月高兴了,也不嫌弃他吃过的糕点,将他吃剩下的糕点都塞到了嘴里。

君墨染眸色倏地一黯,心头那满腔的爱意顷刻爆棚,他情不自禁地垂首将她唇角的糕点屑舔了。

花娆月呼吸一窒,他的气息填满了她整个感官,让她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花娆月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他。

这家伙好像越来越喜欢吻她了,而且她好像也越来越习惯他吻她了。

花娆月想着又惊慌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君墨染抬起脑袋,爱怜地伸出拇指摩挲着她的唇角:吃个糕点都能吃得满嘴都是。

嘶哑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宠溺,听得花娆月都怦然心动了。

她红着脸立刻转过身,又拿了一块糕点默默吃着。不过之后吃的糕点什么味,她是完全没尝出来。

她旁边这人的存在感实在太强了,还是她已经越来越在意了,自我加强了他的存在感。

吃了三块糕点,花娆月便没心思吃了。

饱了?君墨染拿着帕子替她擦了擦唇角。

吃不下了。他一直骚扰她,她哪有什么心思吃糕点啊!

喝口茶。君墨染倒了杯热茶给她。

花娆月接过茶就一口喝了,完全没注意到那时君墨染的杯子。

君墨染似乎心情很好,见她喝完,又给她添了一杯。

花娆月又喝了一杯,便晃了晃脑袋。

喂饱了花娆月,君墨染便将糕点和茶都收了起来。

吃饱了,也喝足了,花娆月没一会儿便困了,自觉地窝到君墨染怀里便睡了。

君墨染爱怜地摸了摸她酣睡的小脸,解开自己的大氅包到她身上。

一个时辰之后,外面传来离落的声音:王爷,前面有客栈,咱们要过去吗?

君墨染看了眼怀里睡得正香的花娆月,蹙了蹙眉道:不用了,王妃睡了,我们就歇在马车上了,去后面请简漠北去休息,你和离清也可以开一间,轮流守夜。

是。外面,离落应了,很快马车便停了下来。

后面,简漠北正百无聊赖地翘着二郎腿研究那五子棋呢。

离落撩帘禀报道:简大人,王爷请您入客栈休息。

到客栈了?

简漠北撩帘外面看一眼,果然看到一间客栈,收拾了棋局,简漠北便下了马车。

王爷呢?

没见君墨染和花娆月,简漠北就要过去,却被离落拦住:王爷说了,王妃睡了,今晚他们歇在马车上。

简漠北顿时眼角狂抽。

君墨染是疯了吧,有客栈不睡非要睡马车,就因为他的小王妃睡着了?

不就是个花家的女人吗?这万一他这小王妃是奸细

简漠北简直不敢相信,这万一真的有这一天,君墨染那得有多疯狂啊!

简大人,王爷请您去休息。见他不动,离落又躬身道。

简漠北看着君墨染的马车,叹了口气,便转身进了客栈。

谁能想到君墨染能宠一个花家的女人宠成这样,造化弄人啊!

离落按照君墨染的吩咐,跟离清两人开了一间房,两人替换着轮流守夜。简漠北则是单独一间房,要了一点儿吃的,便洗澡休息了。

上半夜离落守夜,离落抱了两床厚被子给君墨染,君墨染接过杯子全都盖到了花娆月身上。

离落看着君墨染怀里熟睡的花娆月,有些担心君墨染的腿受不了:王爷,要不您将王妃放平了睡吧!

君墨染看着怀里的花娆月没说话,黑沉着脸,抬眸瞪了离落一眼。

离落立刻不敢再说话了,只能朝君墨染做了个那碗吃饭的动作,问他要不要吃饭?

君墨染朝他挥了挥手,表示自己不饿。

离落轻叹了口气,王爷为了王妃连饭都不吃了。离落只能放下车帘,轻轻坐上马车靠着车延休息了。

车里,花娆月迷迷糊糊地睁开一只眼:嗯~天亮了?

见她醒了,君墨染立刻抱着她轻哄:还早,乖乖继续睡!

花娆月闻言,双手抱着他健硕的腰肢,将脸埋在他怀里,轻轻蹭了蹭,便继续睡了。

君墨染唇角轻扬,爱怜地俯身在她额角亲了亲,替她拉好被子,也闭目睡了。

花娆月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日了。

发现自己睡在马车上,还跟个八爪鱼一样巴着君墨染,花娆月顿时老脸通红地收回自己的手脚。

可是她才一动,君墨染便立刻又将她揽到怀里。

王爷,您醒了?花娆月抬眸看了他一眼。

君墨染闭着眼,在她头顶轻蹭了蹭:还早,再睡一会儿。

咕君墨染的话才刚说完,花娆月的肚子便叫了起来。

花娆月顿时一阵尴尬:那个,我饿了。

昨天一整天就吃了三块马蹄酥,能不饿吗?

君墨染睁眼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起吧,去用膳。

好。花娆月饿死了,哪有不应了,一骨碌便爬了起来,整理了下衣衫的同时,还不忘给君墨染也整理一下。

以前她自然是不会有自觉做这些事的,可是自从她搬到墨影轩好像这些事情就做习惯了一样。

王爷,您起了?外面响起了离清的声音。

君墨染撩开车帘:扶本王下车。

是。离清应了一声,推着轮椅过来,将君墨染抱下了马车。

花娆月也撩帘出来,看到马车在院子里,顿时有些懵逼:这是哪儿啊?

不是说要五六日才到吗?怎么这就到了?不过这不像是王府的样子啊!

这是客栈的后院。听花娆月问话,离清回道。

客栈?

花娆月顿时更加懵逼起来,奇怪地看着君墨染:既然到客栈了,咱们怎么还要睡在马车上啊!

他不会是穷的没钱住客栈吧,这床上肯定要比马车上住的舒服啊!

君墨染面无表情,没有答话,只道:下来吧,不是饿了吗?

咕像是配合似的,花娆月的肚子再次叫唤起来。

她是真饿了!

花娆月从马车上跳下来,便推着君墨染进了客栈。

两人从后院穿到前院的大堂,可能时辰尚早,大堂里还一个客人都没有。

花娆月直接推着君墨染坐到了大堂最中间那个最大的位置前。

小二连忙过来,给两人擦了擦桌子:两位客观需要点点什么?

这小二没见过君墨染和花娆月,不过他见过这侍卫,这侍卫昨天也在客栈睡了半宿,那这两位肯定就是马车上的那两位贵客了。看那马车就知道这两人非富即贵。

君墨染看了眼花娆月,示意她点菜。

花娆月倒是也不客气,素手一挥:把你们这有特色的好吃的,都拿一份来。

好咧!小二立刻热情地应了。

小二去了一会儿,又给两人送上热茶:两位先喝点热茶,吃的马上就好。

花娆月拎起茶壶,给君墨染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倒完像是才发现少了一个人:对了,简大人呢!

怎么没看到简漠北啊?

君墨染看了眼离清:简漠北起了吗?

离清朝二楼看了一眼,然后摇头:不知道。

他昨天半夜就起来换离落了,还真不知道简漠北醒没醒:需不需要属下去叫简大人?

花娆月看着离清的表情,便猜到简漠北是住客栈了,顿时又是一脸懵逼:不是,怎么简大人能住客栈?咱们就得睡马车啊!

君墨染黑沉着脸看她:怎么,你很喜欢住客栈?

花娆月眨眨眼,想也没想地便道:那当然了,客栈肯定比马车舒服啊!

君墨染的脸色又黑了几分:所以你昨晚没睡好?

花娆月愣了下,想了一会儿便摇头:没有,我昨晚睡得很好。

其实她这个人吧,还真是一点儿也不挑。不挑吃的,不挑住的,基本达标就好,真的很好养活。

我这不是怕你睡得不好吗?花娆月又随口补了一句。

她是没什么啦,她只是怕他一个娇贵的王爷吃不消。而且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有客栈不睡,要睡马车,难道是为了省钱?这不可能吧。

听花娆月这么说,君墨染的脸色才终于好了那么一点点。

我没事,马车很好。君墨染答了一句,便看向离清:不用喊他们,时间尚早,让他们再休息一会儿。

是。离清连忙应了。

吃的来啦!很快,小二便端着很多吃的,一一给摆到桌上,这几样都是我们客栈的特色吃食,两位慢吃。

花娆月看到吃的,顿时眸光一亮,想到什么,又看向那小二:后院还有我两个丫鬟,麻烦小二也弄点吃的去给她们。

好咧,客人放心,一定办妥。小二满口答应。

见这小二这么热情,花娆月想给个小费,可是一抹袖子里的大银锭,顿时又郁闷了。

自己好像没有拿小钱,身上都是大钱,这财不能外露,她这大钱还不太好花。

君墨染一看她的动作就知道她想干什么,看了眼离清。

离清也是会意地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银块,丢给小二。

谢谢客官!小二接了银子,立刻兴奋地道谢。

这两位果然是贵人啊,这赏钱一赏就是半两。

小的这就去给后院的两位准备吃的。小二笑眯眯地便退下了。

这客栈他以前来过几次,对他们的特色吃食,君墨染也是知道不少:这叫灌汤馒头,知道怎么吃吗?

君墨染说着夹起一个灌汤馒头,放到面前的醋碟里沾了沾,然后夹到碗里用筷子戳一个小口,先吸了里面的汤汁,然后才开始吃肉和皮。

必须先戳个洞,要不然立刻的汤汁会飙出来。君墨染一边吃,还一边叫花娆月。

花娆月一头黑线,什么灌汤馒头,分明就是汤包吗?

花娆月连筷子都没用,直接拎起一个汤包便直接塞到嘴里了。

君墨染看她这吃法,顿时呆若木鸡。

好次!轻轻一咬,满口,爆浆的感觉太爽了。

抬眸看到君墨染呆愣的样子,花娆月干笑道:臣妾觉得这样整个吞,汤汁就不会洒出去了,一点儿都不浪费。

君墨染一头黑线:这不烫吗?

花娆月得意地扬了扬眉:所以啊,臣妾一直没下手,就是在等它凉一点儿啊。

这才过完年,正是冷的时候呢,这汤包一会儿就不烫了。

君墨染的脸色又不好了,敢情她一直不动筷子,不是在听他讲话,而是在等汤包凉啊。

而且她又没用筷子。

君墨染思忖间,花娆月又抓了两个吃了:好次啊,这汤包的味道真不错。

这古代纯天然的食材,就是比现代的好吃。

小二,再来两笼汤包。不对,两笼灌汤馒头。怕小二听不懂,花娆月连忙改了名字。

就来!小二到后院送完吃的,一回来就听到花娆月喊话,连忙应了。

汤包?君墨染皱眉,觉得她说的这词挺新鲜。

花娆月身子一僵,干笑着解释:哦,我给它取了个新名字,这灌汤馒头太长了,若是再加上前缀,比如什么蟹黄灌汤馒头,鲜肉灌汤馒头,鲜虾灌汤馒头,太长让人记不住,换成汤包又好记,又好听,蟹黄汤包,鲜肉汤包,鲜虾汤包,您看多好记。

君墨染一脸无语地看着花娆月,完全不觉得好记。

端着两笼灌汤馒头的小二,听了花娆月的话,倒是新奇得很:客官说的名字确实好记,小的会跟掌柜提一提。还有蟹黄灌汤馒头和鲜虾灌汤馒头,听着也是极好吃的,小的一会儿去问下厨师,看看能不能做出来。

识货啊!花娆月心情好,笑着点了点他。

这蟹黄汤包可是金陵一绝呢,鲜虾也不用说,绝对好吃!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赘婿天帝萧逸全文结局男女主角在一起吗 穿越重生

赘婿天帝萧逸全文结局男女主角在一起吗

赘婿天帝萧逸全文结局男女主角在一起吗,赘婿天帝萧逸小说正在更新中,小说讲述了萧逸在被萧家放弃之后被迫入赘方家,成为了方家一个耻辱的存在,方家知道他只是一个被萧家放弃的废物,更是恼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