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娆月君墨染名 王妃她身怀绝技整本阅读最新章节更新

admin
20945
文章
2
评论
2020年9月29日10:06:22 评论 11 views

花娆月君墨染名 王妃她身怀绝技整本阅读最新章节更新,花娆月君墨染小说叫什么名字?花娆月君墨染小说名为《王妃她身怀绝技》,又名《戏精王妃》,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很精彩。花娆月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悲催的事实,自己居然穿越了,还成了一个弃妃。身穿大红袍,看起来是新婚当天,原主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花娆月正想要逃走的时候,遇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美男子,谁曾想这美男就是自己的相公君墨染!

王妃她身怀绝技

>>王妃她身怀绝技整本阅读最新章节更新<<

王妃她身怀绝技章节阅读

梅侧妃喝了一口燕窝,还惦记着花娆月的燕窝,连忙笑着道:今天这大厨房的燕窝做得真是不错,姐姐快趁热喝了吧。

花娆月瞥了眼面前的燕窝,却是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妹妹既然喜欢喝,那就多喝一些,本王妃今日胃不舒服,不想吃东西。

这话瞬间让梅侧妃的脸色难看起来,合着演了半天,她还是不中计啊!

梅侧妃强压下心底的怒气,艰难地扯了扯唇角:既然姐姐不喜欢喝燕窝,那就喝杯茶吧。

梅侧妃说着意有所指地看了眼冬儿,冬儿立刻会意地福了福身,很快便端着一杯热茶,送到了花娆月面前。

花娆月瞥了眼那热茶,依旧没有要动的意思,妖娆地用帕子扇了扇香风,哎,今早本王妃有些反胃,怕是不太方便喝这茶。

花娆月这话一出,梅侧妃的脸色瞬间从黑变白:你你

旁边的连翘和铃兰,还有冬儿和秋儿也都惊呆了。

王妃这是怀孕了!

梅侧妃又惊又怒地瞪着花娆月的肚子,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而且可能是因为受了刺激,肚子都开始痛了起来。

看她们都消化得差不多了,花娆月挥着帕子羞涩地笑了笑:可能是昨夜和王爷着了凉,有些受寒了。

众人瞬间一脸懵逼,那这到底是怀孕还是没怀孕呢!

梅侧妃听着花娆月的解释,那肚子里的气又多了一层,肚子更加痛了起来。

这该死的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花娆月玩得差不多了,妖妖娆娆地站起身:时间也不早了,侧妃妹妹若是吃得差不多,那边准备准备启程吧。

梅侧妃不甘心地看向桌上的热茶和燕窝:这一路奔波,姐姐真的不要吃点东西吗?

花娆月皮笑肉不笑地冲她扯了扯唇:本王妃什么都不想吃呢,侧妃妹妹还是自己多吃点吧。

梅侧妃被气得一阵青一阵白,肚子痛得终于绷不住了。

磞!一声巨响,梅侧妃顿时如是石雕一样僵在当场。与此同时,众人还闻到一股恶臭,几乎是同时,几人齐刷刷地往后退了一步。

梅侧妃这会儿的脸色真是比屎糊了还难看,她难堪地抬眸看着花娆月眼里嘲讽的笑意,顿时像疯了一样指着她:是你!你害我!?

花娆月闻言,眼里的嘲讽更甚了:侧妃妹妹说的什么话,本王妃怎么可能害你,这里的东西可都是你赏梅苑的,本王妃没有带来一样东西,侧妃妹妹这话也太冤枉本王妃了。

就是你!就是你!梅侧妃十分肯定是花娆月,这种被下药的感觉她太熟悉了。她一定是被人下药的了。

花娆月的脸色冷了下来,目光沉沉地看向梅侧妃:侧妃妹妹说这话可得有证据啊,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本王妃给你下了药。

花娆月,你竟敢给本宫下药,本宫一定要告诉王爷!梅侧妃肚子又是一阵阵痛,她捂着肚子死瞪着花娆月。

梅侧妃这话没有让花娆月害怕,倒是让冬儿吓了一跳。

这个梅侧妃是疯了吧,她忘了自己也下了药了吗?

花娆月却是一点儿也不怕梅侧妃的威胁,冷哼一声道:既然侧妃妹妹非要认为本王妃下药,那就请王爷来评评理。

说着,花娆月看向铃兰:去请王爷来。

铃兰福了福身,立刻便去请人了。

听到花娆月要去请君墨染,梅侧妃也终于想到自己干了什么事,这才真急了。

花娆月又看向连翘:你去把这后院的妹妹们都请来,让她们也看看咱们的侧妃是什么样子!

连翘看了眼梅侧妃的模样,唇角扬起讥笑,也立刻去了。

花娆月,你真是恶毒啊!听她还要去请其他人,梅侧妃那煞白的脸顿时都气得有点红了。

花娆月眯眼看了梅侧妃一眼:你应该庆幸你现在恶臭无比,本王妃这巴掌打下去都嫌手脏。

花娆月这话顿时提醒了梅侧妃,想到自己身上如今污秽不堪,恶臭无比,梅侧妃立刻焦急地看向冬儿和秋儿:快,快扶本宫进去换衣!

她不能让王爷看到她这副样子,绝对不能!

冬儿一头黑线,这个没脑筋的女人,不是应该先把燕窝和茶处理了吗?

冬儿看了眼秋儿:扶娘娘换衣服。

冬儿说着,自己就走到石桌前想要去拿桌上的茶盏和燕窝。

啪的一下,没等冬儿靠近,花娆月便一脚将冬儿踹了出去。

冬儿吓了一跳,连忙跪了下来:王妃息怒,奴婢是想给王妃换杯热茶,茶凉了。

花娆月冷脸看着冬儿:没听到刚刚本王妃说不想喝茶吗?这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是证据,谁碰谁死!

冬儿身子一颤,顿时再不敢有任何想法了。

梅侧妃此刻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瞪了眼想要上前又不敢上前的秋儿急道:贱婢,还不快扶本宫进去。

秋儿身子一抖,立刻屏住呼吸上前,可是还没等她靠前,又听噗的一声巨响。

呕!秋儿再也忍不住地扭头就吐。

花娆月和冬儿也是呼吸一窒,花娆月连忙捂鼻退后,冬儿跪着不敢动,却是立刻屏住了呼吸。

裤裆里塞了个满满当当,梅侧妃此刻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偏偏就在此时,连翘领着兰夫人和花清雨过来了。

两人一进院子便闻到了一股难言的恶臭。

这是什么味道?兰夫人最是爱洁,已经闻到那味道顿时趴在墙边作呕起来。

花清雨也是差点没吐了,见花娆月在院子里,连忙快走两步走到她身边,关切道:五妹妹,没事吧!

花娆月屏着呼吸不想说话,只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表示有事的不是自己。

梅侧妃见这么多人都来了,真是恨不得将自己塞到地缝里去。

很快,君墨染也到了。

离落和铃兰闻着那味道都是差点作呕,倒是君墨染面不改色,仿佛没有闻到那味道似的,只担忧地看了眼花娆月。

见君墨染也来了,梅侧妃这会儿真的想死了,如果面前有把剑,她会毫不犹豫地戳上去。

怎么回事?君墨染瞥了眼狼狈地跌坐在地上的梅侧妃,皱眉问道。

见君墨染问话,梅侧妃立刻先发制人地朝君墨染扑去。

那恶臭如旋风般袭来,铃兰和离落忍着没吐,这会儿也狂呕起来。

怕梅侧妃碰到君墨染,花娆月连忙上前,将君墨染的轮椅拉到后面。

梅侧妃扑了个空,一下跌到地上就开始哭诉:求王爷为臣妾做主,王妃为了不让臣妾随您去荆州,故意给臣妾下泻药,如今臣妾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众人听完梅侧妃说的,全都齐刷刷看向花娆月。

君墨染也朝花娆月看过去。

她是单独跟他去?只要她跟他说,他肯定会应,怎么还需要她亲自来下药呢,就算要下药,那也该让离落来啊。

花娆月给了君墨染一个安抚的眼神,才看着梅侧妃冷声道:正好王爷来了,那就让王爷为我们做主,今日梅侧妃说是备了早膳,请臣妾来用膳,臣妾想着今日便要和梅侧妃一起陪王爷去荆州了,想着应该培养培养感情便应了。

臣妾来了,梅侧妃倒是热情,又给臣妾盛燕窝羹,又给臣妾端热茶,臣妾礼尚往来,也给梅侧妃盛了一碗燕窝羹,结果她就拉裤子了。

花娆月说到这里,众人顿时恍然地看向梅侧妃。

竟然是拉裤子了,这也太臭了。

看着大家嫌恶的目光,梅侧妃直接羞愤地大哭起来:王爷,您听到了,就是这个女人,她害臣妾。

君墨染一听这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掌嘴!

离落闻言顿时一脸苦逼,这么臭,他下不去手啊!

梅侧妃则是不可置信地看着君墨染,错的明明是花娆月,他竟然要掌她的嘴!

在君墨染那幽冷的目光扫过来之前,离落屏住呼吸,上前就是一巴掌,狠狠甩在了梅侧妃脸上。

梅侧妃的半边脸顿时肿了老高。

冬儿和秋儿全都吓死了,垂着脑袋一声不敢吭。

君墨染沉着脸,看着梅侧妃冷冷道:本王早就告诫过你,要记得尊卑有别!

梅侧妃闭上眼睛,顿时流下两行屈辱的泪水。

尊卑有别?可她也是他的侧妃啊!

兰夫人和花清雨也没想到君墨染就因为梅侧妃一句对花娆月不敬的话,就让人对梅侧妃掴掌。

要知道梅侧妃可是一直掌管王府中馈,算是很受宠了。没想到如今这位新入府的王妃更加得宠。

花清雨深沉的目光,从花娆月身上移到君墨染身上,又从君墨染身上移到花娆月身上。

花娆月说过君墨染对她的宠爱都是假的,可是现在看来这未必不是真的。但是君墨染既然喜欢花娆月,为什么不宠幸她?

或许还真如花娆月想的那样,君墨染的腿是真的废了,怕是连那里也不中用了,所以才没有真的宠幸花娆月。

如今这场对决,无论结果如何,这位梅侧妃都算是输得彻彻底底了。

梅侧妃既失了君墨染的宠爱,又失了掌家的威严,这事要是传出去只怕整个府里的丫鬟小厮以及那些管事都会看不起她。

花清雨想着又看向花娆月。

这个女人好像突然之间变厉害了!

又或者她以前一直在藏着,在扮猪吃老虎!

继续!君墨染冷漠地看着梅侧妃。

梅侧妃之前吃过一次教训,再不敢放肆,只哭着道:臣妾好心请王妃过来用早膳,结果王妃却给臣妾下泻药,请王爷为臣妾做主。

君墨染又看向花娆月,声音柔和地牵起她的手:王妃想要单独跟本王去荆州?

君墨染看花娆月的目光比起刚刚面对梅侧妃的冷漠,不知道暖了多少度。

众人看着君墨染对花娆月的态度,都是无奈得很。

看来王爷什么都还没问,便已经偏向王妃了。

梅侧妃更是气哭了,这算什么,对她就冷言冷语,对花娆月就温声细语,还有他不是该责问她为什么要给她下药吗?这算什么问题。

花娆月扬了扬眉,也不瞒他:臣妾的确是想单独跟王爷去荆州。

君墨染听了这话非但没有生气,似乎还很开心,直接满口答应:好,那王妃便和本王单独去荆州!

梅侧妃听到这话,直接气到绝倒了,不甘心地大喊道:王爷,您不能这么偏心王妃啊,王妃故意给臣妾下泻药,就是为了独占王爷,请王爷为臣妾做主。

君墨染一头黑线地看着梅侧妃:本王就是愿意被王妃独占怎么了?

众人:

离落:王爷,您可适可而止吧!

梅侧妃口中一口腥点,差点气到吐血。

饶是花娆月这般厚脸皮,也被君墨染这护短护得不好意思起来,咳咳王爷,臣妾虽然想要单独跟王爷去荆州给九皇爷祝寿,可臣妾也尊重王爷的决定,绝没有给梅侧妃下过什么药?请王爷明察。

见她还抵赖,梅侧妃不服气地喊了起来:就是你

梅侧妃一嗓子喊过去,君墨染那幽冷的眼神便又扫了过来,梅侧妃吓了一跳,连忙放低了声音,委屈道:明明就是王妃给臣妾下药,王爷为何如此不公?

君墨染的脸色又不好了,花娆月也是冷着脸哼了一声:梅侧妃这是非要冤枉本王妃了,既然你非要咬着本王妃不放,那咱们就来论一论。

花娆月这话一出,冬儿心头猛地一跳,顿时就哀怨地看了眼梅侧妃。

真是个蠢女人,本来技不如人就算了,却非要咬着别人不放,这下怕是麻烦了。

冬儿急得不行,下意识地往院子某处看去,却被冷厉地瞪了回来。

冬儿顿时吓得不行,连忙重新垂下脑袋。

梅侧妃其实现在也有那么一点点后悔了,可是想到自己没用得逞,可是花娆月却实实在在给自己下了药,顿时又硬气起来。

花娆月看了眼梅侧妃那自信的样子,唇角再次扬起一抹嘲讽的讥笑。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蠢,跟这种蠢女人做对手,她都有点鄙视自己了。

花娆月不再理会梅侧妃,抬眸看向众人,大家也都看到了,今天本王妃是空手来赏梅苑的,这石桌上的东西全是梅侧妃准备的,本王妃只是礼尚往来地盛一碗燕窝羹给梅侧妃,她自己吃了拉裤子,倒怪起本王妃来,本王妃还怀疑她给本王妃下药呢。

花娆月说着又一脸委屈地看向君墨染:王爷,臣妾今天差一点儿就着了梅侧妃的道,不能跟王爷一起去荆州给九皇爷祝寿了,王爷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虽然知道这丫头在演戏,不过君墨染还是心疼了,沉着脸瞪向梅侧妃:可有此事?

梅侧妃哪里肯认,连忙跟着脖子道:王爷冤枉,臣妾根本没有给她下药,若真是臣妾下的药,臣妾能自己喝吗?

反正梅侧妃是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在燕窝和茶里下药的,她必须得一口咬定是花娆月干的,否则她就真的没机会去荆州了,而且还会受到惩罚。依着王爷对这个女人的宠爱,她要是承认了,怕是要倒大霉。

下没下药让府医一验便知。不等君墨染开口,花娆月便冷声道。

梅侧妃闻言,心猛地一沉,瞬间就紧张起来。

冬儿也是紧张得一身是汗。

离落!君墨染将梅侧妃的表情看在眼里,吩咐离落,去请陆医师。

是。离落连忙应了,转身就去请人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离落便带着陆医师过来了。

闻到那股恶臭,陆医师微蹙了蹙眉,下意识地看向梅侧妃。

梅侧妃连忙羞愤地别过眼。

陆医师还搞不清楚状况,先上前行了礼:参见王爷。

君墨染朝那石台努了努下巴:去把桌上的东西检查一下。

是。陆医师闻言便上前检查起来,很快他便发现了问题,也明白了为什么会有恶臭了。

陆医师转向君墨染禀报道:启禀王爷,这燕窝羹和茶里都有强烈泻药。

梅侧妃闻言顿时慌乱不已,立刻梗着脖子道:是本宫喝的那碗燕窝羹里有泻药。

花娆月扬了扬眉,却是老神在在地看向陆医师:告诉她,是哪里的燕窝羹里有问题。

陆医师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躬身回禀:所有的燕窝羹里都有问题,应该是有人在燕窝羹汤碗里下了药,所有两个小碗里都有问题。

梅侧妃瞬间呆了,不可置信地看着那石桌上的汤碗:这怎么可能?

汤碗里怎么会有泻药?是冬儿搞错了,还是花娆月把药下在了汤碗里。

冬儿也是吓呆了,汤碗里怎么会有泻药,她明明是将泻药下在了汤碗里的。

花娆月却是得意起来,高抬着下巴斜睨着梅侧妃:大家都听到了,燕窝羹的汤碗和茶里面都有强烈泻药,本王妃就只给梅侧妃盛了一碗燕窝羹。而且那燕窝和茶都是给本王妃吃的,本王妃总不可能自己给自己下药吧!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富少归来叶修目录阅读无弹出 言情小说

富少归来叶修目录阅读无弹出

富少归来叶修目录阅读无弹出,富少归来叶修最新章节目录在哪看?小说故事中叶修为主角的小说书名是《富少归来》,小说讲述了叶修从豪门少爷变成了小小龙隐村中的一个普通少年,他跟随神秘老人的...
万古天墓萧逸大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言情小说

万古天墓萧逸大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万古天墓萧逸大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万古天墓萧逸的故事中,萧逸的体内一直被封印着一个万古天墓,在封印的作用下,萧逸的修为不见增长,更是在狠毒阴险的亲生哥哥的设计中,被关押在萧家无法与...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