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娆月君墨染目录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大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admin
20979
文章
2
评论
2020年9月29日16:19:34 评论 21 views

花娆月君墨染目录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大阅读小说最新章节,《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的小说已经大结局了,本书的作者是醉风流,又名《王妃她身怀绝技》,讲述了一段爱情故事,一本穿越重生小说。花娆月心想没有比自己跟倒霉的人了,穿越的狗血剧情被自己撞见就算了,你说重生在一个名门小姐身上就忍忍得了,偏要魂穿到一个被抛弃的新娘的身上。而自己的相公君墨染,虽然拥有一副绝美的面容,却是个残废王爷!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大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大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戏精王妃章节阅读

梅侧妃一听这话,便立刻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那本宫也不可能自己给自己下药,如果是本宫下的药,那本宫怎么可能自己吃?

花娆月挑着眉,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你怕是想给本王妃下药的吧,结果你的人没把药下明白,你为了引诱本王妃自己先喝了燕窝羹,没想到燕窝羹里面就有泻药,所以才中了招。

花娆月这话像是一箭戳在了梅侧妃的心上,梅侧妃下意识地看向了冬儿。

感觉到梅侧妃的目光,冬儿顿时又郁卒了。

这个蠢女人真的是

君墨染和花娆月同时看向趴在地上一声不吭的冬儿。

梅侧妃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连忙收回目光看向陆医师:敢问陆医师,这所有东西里面的泻药都一样吗?

君墨染闻言,下意识地看了眼花娆月。

花娆月却是一点儿也不紧张。

陆医师又回身仔细检查了一遍,才躬身道:全都一样!

梅侧妃顿时像疯了一样,冲向冬儿:你个贱婢,竟敢给本宫下药,本宫打死你个贱婢!

冬儿被梅侧妃给吓死了,当然她不是怕疼,而是被她这么一暴露,自己可是全完了。

梅侧妃想到自己在君墨染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丑,更加气得恨不得杀了冬儿,下手又狠又辣,打得冬儿脑袋嗡嗡作响。

冬儿捏紧拳头,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出手,余光瞥到某人警告的目光,顿时又松了气,趴在地上任梅侧妃打骂。

君墨染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梅侧妃住手,顿时没耐心了,大喝一声: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梅侧妃心里一突,高抬的手终于停住,转身便扑到君墨染脚边哭诉道:都是这个贱婢做的,请王爷为臣妾做主!

君墨染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冬儿,冷漠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君墨染问话,冬儿身子一颤,连忙紧张地晃了晃脑袋:不是,不是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是冤枉的。

没想到冬儿竟然还敢狡辩,梅侧妃顿时更加怒了,转身又冲过去给了她两巴掌:你个贱婢,都是你撺掇本宫给王妃下药,还说这样本宫才能单独跟王爷去荆州,都是你出了馊主意,结果你却连燕窝羹里都下了药,害得本宫丢尽了脸面,本宫现在就掐死你!

梅侧妃越说越激动,伸手就去掐冬儿的脖子。

冬儿碍于旁边的压力,却不敢反抗,只能喊冤:奴婢冤枉,是梅侧妃冤枉奴婢,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梅侧妃这么一闹,大家基本都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一定是梅侧妃想要单独跟王爷去荆州,所以便想办法给王妃下药,结果王妃聪明,没有上当,反倒是她自己喝了被下了药的燕窝羹,这才在人前丢了这么大的丑。

至于这主意到底是梅侧妃出的,还是这个丫鬟出的?似乎也没什么重要的了。

毕竟这是梅侧妃肯定是知情的,而且还有陷害王妃的心,要知道王爷可是很宠王妃的,刚刚还为了一个称呼,打了梅侧妃一个巴掌,如今知道梅侧妃给王妃下药,不知道要怎么罚她了。

果然,众人看向君墨染的时候,君墨染的脸色已经黑得都快滴下水来了,他阴鸷地瞪着梅侧妃,愤怒地冷喝道:苏月梅,你好大的胆子!

突然被点名,梅侧妃身子猛地抖了一下,然后委屈巴巴地看向君墨染:王爷,真的是这个贱婢揣度臣妾的,臣妾不是故意的,而且王妃也没中招,王爷就饶臣妾这一次吧,臣妾再也不敢了。

君墨染黑沉脸,气得火冒三丈:这是理由吗?别人没中招,你就能当自己没做过了吗?

花娆月在一旁,十分赞同地点着脑袋。

这话真不错,就算她聪明自己没中招,那也不能磨灭她曾经犯下的恶行啊!

没想到这家伙的三观还挺正啊。

梅侧妃闻言更委屈了:可是可是臣妾已经受到惩罚了,臣妾今日丢尽了脸面,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那是你自己自作自受!君墨染毫不留情地冷哼:你若是不想害人,又怎么会自食恶果,如今丢尽脸面,也全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他无情的话就好像无数冰锥,全都插到了她心思,痛得她脸上煞白。

王爷梅侧妃一脸哀怨地看着君墨染,眼泪不受控制地滑了下来。

君墨染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转眸看向地上的冬儿。

花娆月见状开口道:这侍女不像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丫鬟是个机灵的,刚刚她还想消灭证据呢。相比梅侧妃,她可聪明多了,或许梅侧妃说的是真的也不一定,很有可能就是这丫鬟撺掇的,要不然以梅侧妃那愚蠢的脑袋,哪里想得到这么多。

冬儿没想到花娆月这时候会开口,顿时心中一凛,想要开口反驳,却被君墨染的眼神给震到,一句话也没敢说。

君墨染冷脸看着冬儿,直接下令:来人,把这贱婢给本王拖下去杖毙!

冬儿倏地瞪大了眼睛,拼命摇头:不关奴婢的事,奴婢真的是冤枉的。

冬儿说着又去拉梅侧妃:娘娘,奴婢可是为您做了不少事,您不能这么对奴婢啊!

梅侧妃显然也被君墨染那句杖毙给吓傻了,此刻她自顾都不暇了,哪里还能管得了冬儿。

离落很快便上前,将冬儿拖了出去。

很快,院外便响起了杖打的声音。

啪!啪!啪外面每打一下,梅侧妃的心就跟着颤一下,身子也忍不住跟着抖一下。

她怕死了,冬儿的惩罚是杖毙,那王爷会怎么罚她?

外面,冬儿刚开始还在喊冤,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只听到哼哼声了。

又是一会儿,离落便拖着冬儿的尸身进来:王爷,人死了。

扔去乱葬岗!君墨染冷漠道。

花娆月皱眉,提了一句:烧了吧,尸体乱扔,容易引发瘟疫。

君墨染看了她一眼,便接话道:那就扔到乱葬岗,一起烧了。

是。离落应了,连忙带着人将冬儿的尸身拖了下去。

解决了冬儿,君墨染又看向梅侧妃,梅侧妃顿时吓得瑟瑟发抖起来:王爷,您饶了臣妾吧,臣妾再也不敢了。

君墨染嫌恶地看了她一眼:梅侧妃意图谋害王妃,即日起贬为侍妾。

王爷梅侧妃大惊,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他竟然要夺了她的妃位。

兰夫人和花清雨也是震惊不已,显然也没想到君墨染会将梅侧妃贬为侍妾,要知道梅侧妃的妃位可是皇上赐的,而且她是镇国公府的千金,虽然是庶女,可是却也是世家贵女,这样的惩罚委实太重了些。

花娆月也没想到君墨染会夺了梅侧妃的妃位,听说这梅侧妃以前还是挺受宠的,王府的中馈一直都是她在打理,在王府的地位不在她之下。

这突然把她贬为侍妾,可谓是直接将她从天上拉到地上了。

此事本王会上报朝廷,自今日起苏月梅禁足赏梅苑,府中中馈移交王妃。君墨染不理会梅侧妃,冷漠道。

梅侧妃像是失了魂一样,跌坐在地上。

为什么?不就是给花娆月下了点泻药吗?花娆月都没有吃,为什么要夺她的妃位和她的掌管中馈的权利?

君墨染又扫了眼其他人:你们也好自为之,若是让本王发现谁敢在背后动王妃的心思,这位和贱婢便是你们的下场。

妾身不敢!

奴婢不敢!在场的人闻言立刻躬身表态。

君墨染看向花娆月:我们回去。

花娆月点了点头,上前推着君墨染便出了赏梅苑。

众人见状,也纷纷离开了。

很快赏梅苑便只剩下梅夫人和秋儿,秋儿颤抖着身子,不敢上前也不敢说话。

那么能说会道的冬儿都被打死了,那她要怎么办?

花娆月走出好远好远,才终于长舒了口气:唔憋死我了,也太他妈臭了!

君墨染一头黑线地看着她:不许说脏话。

花娆月:

花娆月灵动地眸子转了转,立刻屁颠颠地凑了过去:王爷,您刚刚可是因为臣妾,才夺了苏月梅的妃位的?

君墨染嗔了她一眼:你说呢!

他不为了她,又是为了谁?

花娆月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俏脸登时一红:这苏月梅可是上面那位赐给你的,侧妃之位也是记入金册的,您就这么撤了她的妃位上面能同意吗?

自从知道他介意皇帝之后,她就尽量避免在他面前提皇帝两个字了。

君墨染嘲讽地冷哼一声:他会同意的。

花娆月愣愣地眨眨眼,没听懂他的意思。

君墨染戏谑看着她:你是他的奸细,本王这般宠你,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会不同意?

花娆月眼角狂抽一下,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不过苏月梅是镇国公府的庶女吧,您撤了她的侧妃之位,这镇国公不会找您的麻烦吗?花娆月还是有些担心。

君墨染不屑地冷哼一声:那只老狐狸,无利不起早,如今本王早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这庶女已是弃子,他如何还会来管。

花娆月愣愣地点了点头,怎么感觉好复杂啊,她果然还是不适合宅斗啊!

你是不是给她下药了?这不是疑问,也不是猜测,君墨染语气十分笃定。

花娆月瞬间被噎了下,冲着君墨染干笑道:这可不能怪我呀,是她自己非要给我下药,我又不傻,当然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君墨染倒是没有生气,只挑眉道:所以你在燕窝羹和热茶里重新下了药。

花娆月眸子一亮,顿时佩服得看向君墨染:王爷,您好厉害啊!这都能猜到。

君墨染不以为意地扬了扬眉,这还不简单吗?她不可能提前知道苏月梅要给她下药,也不可能提前准备了一模一样的药去赏梅苑,如今那燕窝羹和茶碗里被下了一样的药,那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花娆月目光晶亮地看着君墨染:王爷实在是太聪明了,那泻药是我之前炼制以防万一的。谁知道我今天去赏梅苑那苏月梅竟然给我下药,我又不傻,她一撅屁股我就知道她想干什么,索性在那汤碗里重新下了药,那茶盏里我也重新下了药,我的药药性更大,直接盖过了苏月梅下的药,所以陆医师才只检查到我下的药。

看着她那骄傲的小表情,君墨染不知自己是该气还是该笑了。

见君墨染不说话,花娆月又有些心虚了:那,这可不能怪我啊,是她自己要害我的,我只是自保而已,这不算犯错吧。

君墨染盯了她许久,突然开口:那药你还有吗?

花娆月瞬间呆若木鸡:你要干嘛?

你要是多就多给点本王。对泻药莫名执着的某人,怎么感觉她的药比较好用呢!

花娆月又呆了,不懂他要泻药做什么?不过还是从怀里摸出一个小药瓶递给他:这是剩下的,你如果要很多,等我闲了可以多炼两罐给你。

君墨染倒是很不客气地收到怀里,看着花娆月道:你都准备好了吗?咱们一会儿可要出发了。

花娆月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我没什么可准备的,就一个小包袱,还有一坛子药酒。

听到小包袱,君墨染的心思瞬间又沉了下去:既然准备好了,便出发吧,简漠北已经在等我们了。

花娆月一脸惊讶:怎么简大人也跟咱们一起去吗?

君墨染奇怪地看她一眼:九皇爷是他的外祖,他自然是要去的。

花娆月怔愣了片刻,恍然地点了点头:原来简大人也是皇亲。难怪能跟君墨染混到一起呢。

不过刚解决了一个苏月梅,现在又多了个简漠北,那她还有没有机会跑路了?

不管了,出去总比留在王府的机会多,而且就算跑不掉出去玩玩也是好的。

花娆月想着便笑嘻嘻地看向君墨染:王爷,时辰不早了,咱们出发吧。

君墨染点了点头,任由她推着进回了墨影轩。

花娆月拿了她的小包袱,又让离落帮她拿了酒坛,才推着君墨染出了王府。

燕王府外,简漠北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见他们过来,简漠北连忙让人放下矮凳:梅侧妃呢,怎么还不出来?

她不去了,就咱们几个。没等君墨染说话,花娆月便冲他眨了眨眼。

简漠北明白过来,朝着花娆月竖了竖大拇指。

离落将君墨染抱上马车,花娆月和简漠北也跟着上了马车。

车夫驾车出城,离清离落跟在马车旁边,连翘和铃兰则是坐了后面的一辆小马车。

简漠北瞥了眼花娆月脚边的绒布盒子,好奇地伸手:这是什么?

啪!花娆月猛地拍开简漠北的手,瞪他一眼:别动,这是我准备送给你外祖的寿礼。

那一声外祖让简漠北的脸色僵了僵,不过他更好奇那盒子里的东西,准备了什么,这么神秘!

昨天刚酿的药酒。花娆月也不瞒他,实在是她怕他太好奇,给她打开,那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昨天刚酿的药酒?!

简漠北哭笑不得地看向花娆月:小王妃,你这也太没诚意了吧!

昨天刚酿上,这能就拿去给人当寿礼了?

你就由她胡闹啊?简漠北又转向君墨染。

这寿礼送出去,怕是要被人耻笑吧!

君墨染不以为意地扬了扬眉,完全不觉得花娆月是在胡闹!而且他的女人就算是真胡闹,他也能兜着。

花娆月更是直接白他一眼:不懂什么,我既然能拿它当寿礼,那就自有我的妙法。

简漠北倒是好奇:什么妙法?

我干嘛告诉你!花娆月瞪了他一眼,还不忘警告他:我警告你啊,你这几天可都不能碰我的盒子,万一出了气,拿可就功亏一篑了。

简漠北再次好奇地看向那盒子。一个盒子还能出气?难道她把就直接倒这盒子里了?这也不可能啊!

两人说话间,君墨染已经煮上了茶。

闻着那袅袅茶香,花娆月眼角眉梢狂抽了下。

王爷就是王爷,真会享受。

漫漫长路,无聊得很,君墨染不如来盘棋如何?简漠北看着君墨染道。

君墨染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

简漠北立刻高兴地摆上了棋盘,两人你来我往,倒是下得挺带劲,倒把花娆月无聊死了。

花娆月盯着那黑白棋子,眼皮直耷拉。

这简直比看书还让人犯困呢!

君墨染虽然在下棋,可是心思却都在旁边小鸡啄米似点头的花娆月身上。

见君墨染一直瞄花娆月,简漠北也朝花娆月看去,见她竟然看棋看得睡着了,简漠北顿时有些无语了:小王妃可会下棋,不如你跟王爷下一局。

花娆月闻言顿时清醒,呆愣地看着简漠北:你说什么?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大全文手机版阅读 古代言情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大全文手机版阅读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大全文手机版阅读,《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是一本穿越女强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胜邪和般若,由作者拂风旖旎精心创作,主要讲述,女主胜邪本是21世纪隐门的修炼天才,...
沈清婉傅玉珩小说完整版阅读 古代言情

沈清婉傅玉珩小说完整版阅读

沈清婉傅玉珩小说完整版阅读,沈清婉傅玉珩的小说已经完结了,这本小说名为《玉骨天香染国色》,又名《绾君心》,由作者七哥精心编写,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傅玉珩忌惮于沈家的兵权,无...
绾君心by七哥全章节阅读 古代言情

绾君心by七哥全章节阅读

绾君心by七哥全章节阅读,《绾君心》小说的作者是七哥,主人公是沈清婉傅玉珩,又名《玉骨天香染国色》,是一本古代宫斗言情小说。一入深宫深似海,爹爹明明告诉沈清婉是皇上要娶自己,可皇上...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